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 正文 三十四。通车拉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90.html

三十四. 通车拉萨

伟大领袖毛主席发出号召“公路走南路、五四年通到拉萨”的指示象强劲的东风推动着全体指战员。加紧施工日夜奋战,同时开展施工技术革新、苦干加巧干、吸取了大量合理化建议、使工程进度更加提前。

我由内地执行任务回团之后,就投入了紧张的修路工作。不久就与从昌都向前修路的五十三、五十四师在林芝地区的巴河桥胜利会师了。至此康藏公路基本上可以通到拉萨河边的蔡宗,离拉萨尚有二十多公里。军区首长为了让公路提前通车,又调我们团到拉萨郊区施工,待行通车典礼时,参加拉萨举行的通车典礼仪式。

在巴河桥与兄弟部队会师,是在两岸部队施工中间隔着一条河,待桥工队架起了桥,东西线的部队互相奔向对方。互相高呼向“老大哥”学习的口号响彻云霄。互问辛苦,互赠送了礼品,真象许久不见的亲生兄弟一样。为了庆祝会师,我还在“战旗”报上写了一篇《向东线老大哥学习》的文章。主要内容是我的亲身体会,东线兄弟部队对我路过他们那里时,为我们让帐篷、招待我们吃饭、为我们上山采摘桃子的一段故事。因为文章赶上了当时的需要被登了出来,还给了我两块银元的稿费,年终“战旗”报评选模范通讯员时我又得了一份奖品。

在巴河桥东西线会师之后,公路可以通到拉萨附近的拉萨河边----蔡宗。要通到拉萨城还有一段路没有修,这个任务又落在我们团的身上,这次到拉萨郊区修路是大家非常高兴担任的任务。因为拉萨是西藏首府,很多同志自进藏以来还没有到过拉萨,能在不执行任务的同时看一看拉萨城是战士们向往以久的事,这次如愿了。

到了拉萨领导非常重视我们的到来,张国华司令员和潭冠三政委亲自在拉萨十多公里的拉萨河对岸迎接我们。口里不断地说着“同志们辛苦了”,战士们多数回答说“为人民服务”。有个炊事员不知所措的回答“不辛苦”。更有不懂事的人在首长说:“你们辛苦了”!他很自得地“嗯!嗯”。首长向他握手,他只是憨吃吃地笑。可见从山沟里开出来的部队受教育太少。好在首长不见怪,事后团首长批评了这次不懂礼貌的现象。

在拉萨筑路期间我团纪律严明,不准随便上街,不准私自上街买东西,特别不准到外国商人经营的商店买东西。日用品都由单位派专人集体购买。经过四年艰苦卓绝的辛勤劳动,长达两千三百多公里的康(川)藏公路终于在一九五四年十月十四日全线通车了。与此同时通车的还有青(海)藏公路,跨过昆仑山、穿过大草原也通车到拉萨。两条公路通到拉萨,使古老的拉萨城披上了节日的盛装。到处张灯结彩、敲锣打鼓、市民打着彩旗站立在公路两旁、文工团、宣传队打着腰鼓、擂着大鼓在迎接披红结彩的第一辆彩车。中央代表张经武同志为通车典礼剪了彩,以彩车为前导的汽车队一辆接一辆的缓缓前进,车上满载着筑路大军。宣传车上锣鼓声和路旁群众欢呼声响彻拉萨城,战士们脸上挂着喜悦的笑容,迎接着内地来的亲人----慰问团。这次慰问团的规模相当大,有北京来的总政文工团,有西南军区派来的慰问团,还有西北军区派来的代表西北军区首长的慰问团。有现代剧、也有京剧、河南挷子、陕西的秦腔、杂技团、电影队、各种曲艺应有尽有。这下我们饱开眼福,有时一天要看几场节目。记得有一次看演出,是三营胡副营长值星,他给大家讲会场纪律时宣布“同志们,今天这个晚会是白天演出的”!引起大家一片舆论。这说明了我们的干部文化低、用词不当。内地来的慰问团为我们带来了很多慰问品,有修筑康藏公路纪念章、印有保卫西南边疆建设国防字样的绒衣、慰问袋、笔记本、枕巾、钢笔、丝手帕等十多样东西。辛勤的劳动换来了西藏和内地交通缩短了时间,援藏物资可以通过汽车运输,军队补给品再不受西藏反动上层分子的卡,加强了边疆国防巩固,全国人民也给予了我们筑路部队崇高的荣誉。至此我胸前佩带了第七颗光辉的纪念章。

康藏公路通车之后,我们部队要返回波密地区----扎木。到那里去修建营房长期驻扎,在乘车返回扎木的途中,在翻过列拉山下山之后,我营机枪连有一辆车开到五号桥附近天渐渐地黑了。车行在刚修好的泥土路上尘雾很大,驾驶员一个不小心,把一辆车开到了公路旁边的小河里,全车翻了个四轮朝天。有的同志从车厢里摔了出来掉在河里,有的被扣在车下面,更惨的是靠车前面的五个同志压在车厢板下被活活压死了。其中有机枪连五班班长,这个同志在修筑康藏公路开荒生产中累立功劳。特别有一次遇难未死使我记忆犹新。他在西藏拉母一次带领班上几个同志过河打柴,去时河被冰封住了,从冰面上走过去很顺利。当打完柴每人背上背了一大捆柴,他又背的特别多,他个子又大。回来时天气已暖,河上的冰已开始溶化。大家走在上面冰上发出吱吱的响声,虽有危险但都过来了。唯有他一个走到河中间,冰承受不住他的重量,哗啦一声塌了一个大窟窿,把他漏了下去。眼见得他被河水吞没了,大家正在着急没法救他的时候,这个硬汉子在下游不远的地方被水冲开的一个冰窟窿中又冒出头来,在大家的救护下他才免于死难。没料到在修完了路返防 扎木他被翻车压死,真是可惜。

在发生车祸的时候,因营部的车在前面,我们到太昭宿营后才知道后面的车出了事故。我连夜赶回到出事地点,遇难的五个同志还在车下面压着,受伤的同志有的骨折,有的划破了皮肉,经急救后回到太昭。死难烈士用车用千斤顶起抬出后已是尸碎身凉四肢僵硬了。只好把他们用白布包裹了全身,趁夜间埋葬在太昭一个山坡上。为什么在夜间埋葬呢?因为西藏的民族习惯,人死后是不准埋葬的。他们施行“天葬”将人的尸体割成碎块让天上飞的老鹰吃个精光,这样就算死者升入了“天堂 ”。如果他们看到汉族将尸体埋入地下,就会在我们离开之后,将尸体刨出来,按照他们的风俗习惯办理。所以我们在夜间不让藏民知道将同志的尸体埋掉。

经过三天的乘车我们到达了目的地----扎木。在取得通车拉萨的胜利中,我们送走了一九五四年。迎来了一九五五年建设营房的新任务。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