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城烽火 第三十章 重关险隘路不通 顿开金锁走蛟龙 第三十章(4)一路顺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174.html


吕信文指挥的这场战斗进行得异常顺利,全歼伪军两个班,没有伤亡一兵一卒就胜利的结束了。不过,这中间也出现了一个小小的意外,这个意外是那个被俘虏的伪军班长给制造出来的。

在当时,伪军排长带领着一个班的伪军驾船到了河中心的时候,吕信文就指挥着岸上的战士一起开了火,两挺歪把子机枪和数十支步枪全都瞄准着河中的小船打了过去,一时间枪声大震,响彻云天。

那个伪军班长一开始被吕信文拘执着,毫无转圜的余地,却一直在心里转动着逃跑的念头。他的心里清楚,自己的小命攥在了抗日救国军的手里总不如自己把握着实在,便左顾右盼地要寻找机会逃跑。

等他见到吕信文指挥着部队阻击河中小船上的伪军一分神的当儿,猛然地涌身一跳就向河里滚了下去。他自持自己是从小在河边长大的,水性良好,便想在滚到河里以后顺流东下,脱了这个是非之地。

其时,吕信文正指挥着打到兴头上,一梭子子弹刚刚搂完,还没有来得及换弹匣,突然见到伪军班长向河里跃了下去,信手一枪就向伪军班长打了过去,一搂扳机却打了一个空枪。

这个时候,要换弹匣已然来不及,吕信文急中生智,信手就把腰间的匕首给抽了出来,随即一抖手就甩了出去。那伪军班长在快要接近水面的时候,流矢般的匕首恰好追近了他的身旁,一下子深深地没入了他的后背,痛得他凄厉地惨叫了一声便钻入了水底。

听到伪军班长的惨叫回传到耳际,吕信文胸中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了下来。他知道,凡是在这次偷袭战斗中与八爷朝过相的伪军只要有一个活下来,都会对八爷的人身安全造成严重的危害,是绝不能留活口的,后悔自己没有及早下手!

他的心里非常清楚,时下河中的结冰刚刚化过没有几天,深夜里的河水依然冰冷彻骨,不要说一个身负重伤的人没入水下,就是一个身体强健的人裹着全身的棉衣坠入河中也是难以求生的,他的心中一片释然。

对于那十几个被八爷用重手法点了穴道的伪军,他是再放心不过的了,因为八爷已经悄悄地告诉过他,过不了一个时辰,那些伪军就会成为僵尸了!

他在自己的额头抹了一把冷汗,再回首向着伴随在自己身旁的八爷看去,只见八爷正晃着旱烟袋朝他笑呢!这笑,是对他这个年轻后辈的赞许!


吕信文登上南岸以后,关切地向康洪恩、孔冠奎、汤敬渊等人问道:“咱们的弟兄没有什么损伤吧?”

孔冠奎笑呵呵地抢先应道:“你这一问纯粹是多余的,咱们就是在二鬼子的屁股后面打了一阵乱枪,吊毛也没伤到一根,你就放心好了!”

康洪恩道:“过了河以后就再也没有什么阻碍了,你们也收拾收拾快点回去吧,没得等敌人的增援部队赶上来,还得再缠磨着打上一仗!”他记得伪军排长的那句话,所以有些担心。

吕信文笑道:“你们先走你们的好了,浪费了这么多的子弹,咱也不能拍拍屁股就这样两手空空地走了,就是没有驴偷,咱也得拔上两根木橛子呀!”

“告辞!”孔冠奎拱了拱手,率先大踏步地向南走了下去。在其后面,康洪恩和汤敬渊及其随行的十个战士也跟着隐没在了茫茫的夜色之中。

吕信文看着小分队远去的背影,扬手喊道:“一路顺风,一路顺风!”


目送着小分队的身影远去,吕信文催促着手下的战士打扫过战场,将伪军的武器弹药和生活物资席卷一空,率领着得胜之军乘船返回了北岸,集合起所有的人马一路向着黑龙港奔去。

中途,走到了四埝村的村旁,吕信文与八爷拱手辞行,谢道:“今天全靠了老前辈扶助,这一仗可让我们这些做晚辈的露了大脸了!”

八爷摇着烟袋杆笑道:“看你说的,你小子就不要客气了,快带着弟兄们回去跟大当家的复命去吧!”又道:“当了一辈子的土匪,老子今天总算也干了一件正经事儿,这一辈子也不算白活了!你快走吧!”

“八爷保重!”吕信文拱了拱手,撤身向前走去,旋风般地融入了行进中的大队人马之中,一行人马似一股清风飘向了黑龙港。


在吕信文率领着所部人马驾船回返的时候,西边的枪声还在噼里啪啦地响个不停。吕信文双手叉着腰站在船头上,享受着夜风的清凉,嘴里情不自禁地叨咕着:“这个‘金钱豹子’,还打上了瘾了!”


庄青山率领着所部一营人马二更过后就赶到了伪军原来的驻防地点,可是左搜右看,就是不见有敌人的踪迹。他不禁疑惑了起来:“难道昨天夜里这么一打就把这些二鬼子给打怕了,都跑了不成?”

他想想又觉得不大对头:“既然鬼子汉奸决意要把黑龙港里的抗日救国军给困死在港里,又调动了这么多的人马,下了这么大的本钱,怎么会因为这么一点点风吹草动就缩回去做乌龟呢?”

念及此处,他赶紧把手下几个功夫高手给叫到了近前,吩咐道:“你们几个远远地到四下里探探风,看看鬼子汉奸是不是在给咱下套儿啊!”又道:“你们分一两个人到河筒子里也给我看一看,速来回报!”

看着几个负责侦察的战士匆匆散去,庄青山吩咐手下各连的连长立即就地构建阻击阵地,把一连摆在了最前沿,把二、三两个连的大队人马安置在了前沿阵地后的三百米之外。他自己留在前沿阵地直接指挥。


昨天夜里一场追击战,井松岭的人马损失了一大半儿,可以说是损兵折将大败亏输,可他不但没有受到惩处,反而升了官儿,当上了连长。伍代雄介说他是忠勇有加,敢于追击前来偷袭的土八路,应该大大的奖赏。

其实,他在昨天夜里之所以大败亏输,完全是因为他狭隘的报复心理在作怪,又那里是什么忠勇有加了;只不过这小子的运气好,反而因祸得福了。

伍代雄介并没有夸口,昨天夜里寇家庄和井松岭这里守卫的出港便道路口枪声一打响,日伪军的增援人马就马上出动了。就在井松岭等伪军被打得抱头鼠窜的时候,援军很快就赶了过来。

可是,由于井松岭所部伪军追击得太过深入,战斗结束的又快,增援过来的日伪军赶到以后一枪也没有捞到放,吕信文、庄青山早已经率领所部人马撤退回黑龙港里去了。

在伍代雄介的授意下,次日上午,董祥荣亲自赶到了井松岭所部驻地,不但宣布了对他升任连长的命令,还给他增派了两个排的兵力,鼓励他鼓足勇气坚守阵地再立新功,一定要把土八路给死死地封锁在黑龙港里。

井松岭虽然脸上受了点擦伤,心里正感到晦气,可董祥荣来了以后又给他升官儿又给他增兵,一下子把他给高兴坏了。他信誓旦旦地保证说,一定要竭尽全力把出港的路口给把好,绝对不再让土八路越雷池一步!

等到董祥荣一走,他就在肚子里打起了自己的鬼主意:为了防止再被抗日救国军偷袭,他把原来残存的二十来个伪军安置在了河筒子里的坡地上,又把新增派过来的两个排远远地分派到了路口两边去驻防。

在他想来,土八路要想出港,势必要先上河岸再寻出路,或是渡河,或是沿着河岸绕行;只要一登上河岸,河岸上埋伏的伪军马上可以依托地势展开正面阻击,等到枪声一响来,两翼上埋伏的伪军就可以出其不意地包抄上来,把土八路打个措手不及。

这一次他打定了主意,如果再遇有土八路来偷袭,就是死了亲娘老子他也不展开追击了,有道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为了自己今后好升官发财享受荣华富贵,他不能再给自己的脖子上栓套儿了!

如此说来,他的鬼算盘打得不算是不精,可还是让庄青山给识破了。等到出去侦察的几个战士摸清了伪军的布防情况回来一一做了汇报,庄青山不由得恍然大悟,心道:“我说是的吗,鬼子汉奸是不会轻易撤兵的!”

可是,庄青山虽然对井松岭所部伪军的布防情况弄了个明明白白,却不知道井松岭的肚子里究竟是怎么想的,他还打着诱敌深入防守反击的老主意呢!

这一场战斗还没有打,就充满了难以预料的变数,究竟敌我双方在这一场战斗谁胜谁负,那就要看双方的指挥员谁更能够临机应变了!


庄青山这一仗又是怎样指挥着打得呢?


——一路顺风破牢笼,缩头乌龟不显踪!欲知后事任何,请见下回分解!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