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一个二野普通战士的回忆录(之三十五。在扎木)[参赛]

点击了解更多野战军的故事





录入者按语:

我爷爷参军时的部队是现在149师446团的前身----刘邓大军的“老九团”,后来的番号是“中野一纵二十旅五十九团”,渡江前整编为“二野五兵团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进军西藏时“西南军区十八军五十二师一五五团”,后来是“西藏军区五十二师一五五团”。五八年爷爷得了高原病回到西藏军区川办。老部队在文革中和五十军一四九师对换番号并换防到四川乐山、眉山地区,就成为了直到今天的中国陆军一四九师四四六团。爷爷在七、八十年代经常到乐山去“回娘家”看望。爷爷一辈子对老部队怀有深厚感情,一九八三年爷爷由于眼睛(心脏病、糖尿病并发症)看不见了,在家休息。用毛笔写大字在废报纸上,由我奶奶用钢笔誊写到笔记本上,成就了这个回忆录。所以这个本子来之不易,在爷爷去世十一周年祭日里我和我父亲决定把这个回忆录发到铁血上,以表示对爷爷的纪念和对中国人民解放军的热爱。并以我爷爷的回忆录来参加铁血中国历史版主办的“野战军故事”的征文活动。



三十五. 在扎木

一九五四年十一月我们来到了扎木,在这里我们团要建立营房长期驻扎下去。为什么我们要驻在这个地方呢?因为这里位于昌都、拉萨之间,向南靠近我国与印度的边界线,是个军事要地。又有康藏公路,昌都和拉萨发生了情况可以机动,所以军区把我们师安排到这里。

在这我还要交代一下,自从拉萨通车之后,我们这个师又重新进行了调整。原来的五十二师师部,改为西藏江孜分工委,我们这个师的一五四、一五五两个团和五十三师一五七团合并为一个师,为五十三师,师长是黄作军同志。师部和我们团驻扎木,一五四驻松宗,一五七驻琼多宗。

部队刚到时仍然住帐篷,这里是西藏气候比较好的地方。有无边无际的原始森林,有一条穿越森林的河流与公路,两旁是长满青松翠柏的高山,我们团和师部就选择在两山之间的河谷中扎下营寨。河北岸是波密地区分工委。我们驻河南岸,为了两岸交通方便,在河上架了一座木桥供来往行人和车辆通行。

扎木确实是个好地方,站在驻地举目四望,山顶上是终年不化的皑皑白雪,山腰是苍松翠柏,山下是桃树和灌木丛,一到春天桃花开放时,似一片五彩缤纷的世界。漫步到林间可以听到悦耳的松涛声和百鸟朝凤的鸣声,森林中各种野兽,如獐子、鹿、山羊、野兔,还有狗熊、豹子,象个天然动物园。小溪穿过森林,里面有无数成群的小鱼,游来游去,它们不怕人,得意洋洋自由自在。林中各种野花芳香美丽,有惹人喜爱的百合花、和山茶花,还有很多叫不上名字五颜六色的花。也出贵重药材天麻、灵芝草,总之我对扎木印象是很好的。

我们团要在此地长期驻扎,大兴土木建造自己住的营房。建设对我们并不陌生,但建造营房却是第一次。困难是有的,如营房的图纸设计、建筑材料、工具的缺乏等等。我们这个部队是战斗队、又是工作队,在困难面前从不畏缩。部队有的是人才,发挥群众的智慧,为修路出过力的工程技术设计人员担负了设计营房的任务。为修路建立的铁工班又为建造营房制造各种工具,建筑材料因地制宜。我们营房的特点以木质结构为主,要材料又建造了砖瓦窑,自己动手烧砖瓦,在建筑营房上我们又要创造奇迹。

在正式营房没有动工前,我们先建造了些临时房屋。这种房子是用不太粗的木料做成房架,周围的墙是用竹竿加松枝编成房顶用木板一块压一块,象盖瓦一样。或把过去用的帐篷搭在上面遮住天上下的雨雪。房子里面用木棍搭成床,在上面铺上从山上打回来的细松枝和草,这就是我们进藏以来第一次住上了有床的房屋,睡在上面感到格外舒适。

当然这是苦惯了的人得到一点比以前有了点改善的感觉,其实这种房子在下雨时还不断漏雨,下雪时从板缝里吹进不少的飞雪,墙挡不住风吹的嗖嗖响。就是这种房子也比住帐篷好了多少倍。曾记得在一九五六年初我的妻子代永秀,不远数千里从四川成都来到西藏看望我,在卫生连长谢朝举和同志们的关怀下,为我们俩让出一间房子,成了我们的团聚洞房。当天夜里大风怒吼、大雪飘飘,而我们住在这种别致的房子里却感到温暖如春。

一九五五年我们在扎木进入了紧张的营建施工,部队大部分进入森林伐木。这里是一片林海,大的有几个人合围才能抱住的大树,棵棵大树高耸入云遮天盖日。战士们砍开荆棘用锯子和斧头砍伐着大树,林中一片伐木的梆梆声和锯子的沙沙声,不时传来树倒的哗啦声。战士们早出晚归奋战在林海深处。有的战士将伐倒的树皮剥下来截成一节节木材,有的连把木材再加工成木板,运木组的同志将木料由林中运往堆料场,大家干的热火朝天。

这时我已被提升为医助调往卫生连。每天巡回在森林工地为战士们的安全施工随时进行监督,也为他们在工地诊病包扎施工中的伤口。营建施工也是很危险的,有时不小心也会造成重大的伤亡事故。有一次炮兵连从山上往下放木料,木头象擂木一样从山上滚下来,一个排长没有躲闪及将腿撞断。还有在树倒的时候躲闪不及丧了命的战士。为了爱护战士,团里提出了安全第一的施工口号,对不执行安全规程盲目施工的干部进行批评教育。

为了加快施工进度团里号召大家提合理化建议,开展革命竞赛。只要有号召战士们就会献智慧。我们施工地区水利条件好,战士们要让水为我们出力,发明了“水锯”。利用河水的落差带动园盘锯,解木板既减轻了战士们的劳动又提高了功效,水锯可以日夜不停地工作大大加快了工程进度。在剥树皮上,三连战士蔡光荣创造了快速剥皮法,为全团所利用。由于我们开展了先进的施工方法,在全师我们团施工进度最快质量最好,受到了师和军区首长的嘉奖。除为自己团建造营房之外,又为师部和陆军医院建造了房屋。

我们建造的房子几乎全是木质结构,房架是木头的、墙壁也是木板、外面是鱼鳞板内壁是内墙板、天花板、地板、自上而下无不是板。只有房顶上是我们炮兵营烧的瓦,在我们没有烧瓦之前,西藏从来没有见过砖瓦,这也是解放军为西藏人民在砖瓦技术上的一大贡献,结束了西藏自古以来无砖瓦的历史。

随着时间的前进,我们的营房象神话般的奇迹出现在扎木的山谷河川之中,一片片新房图画一样绘制在这块沉睡的土地上。到五五年底大部分营房已经落成,团里为军官盖了“军官宿舍”、“军官食堂”、俱乐部、办公大楼、大礼堂,战士们也住进了宽敞明亮的营房。为了使全体干部战士生活的更美好,我们团还为大家做了家具、床、桌子、椅子。这也是自力更生,利用战士中当过木匠的人做家具。扎木森林中有的是漆树,工兵连的战士担任割漆任务,这个任务也是艰巨的。割漆战士每天背着漆筒、手拿割漆的刀、穿越在林中,割出乳白色的生漆再用小筒固定在割出的漆树口子上,让漆汁流入小筒内,再一筒筒收集起来背回营区。因为漆汁是一种毒性很大的物质,特别是生漆很多人对它有过敏反应。凡是割漆的战士无不中漆毒,脸上手上起漆痱子、流黄水、眼肿的只有一条缝,仍坚持上山割漆。在漆家具时,要用颜料打底子,我们没有。到内地买一要花钱二要时间,我们为了节约钱省时间,就在林中采集一种紫红色的野果“醋柳子”将汁挤出来涂在做好的家具上,再上漆,光泽非常鲜艳。

我们靠两只手创造了满好舒适的环境,为国家节省了大量资金。这是党领导的正确、战士们的努力。“人人都有两只手,劳动起来样样有”,我们用战斗解放劳苦人民,用劳动创造美好生活。

在扎木是我一生中最幸运的一年。这一年中,我被提升为少尉军官,助理军医。又接受了党和国家为参加解放战争颁发的“解放战争奖章”和证书。到五六年五月又提升为中尉军医,营卫生所长。还有一件喜事,我妻子在探望我之后生下了我们第一个孩子。

在扎木也是我学习进步的一年,团里成立了文化夜校,我不间断地到校学习。对初中语文、数学进行了系统学习,被学校评为优秀学员,并得到物资奖励。在业务学习上也有较大的进步,师团两极每星期都安排有业务学习。还有军队制度改革的学习中,我也取得了优秀成绩,得到了“军旗前照相”和几本哲学著作一个笔记本的奖励。

总之五五年、五六年是我感到最愉快、进步最大的年代。

一九五七年,西藏上层反动份子发动了康区叛乱。拉萨昌都两地情况紧急,为了保住昌都和拉萨,上级决定“舍线保点,收缩战线”的战略,决定放弃扎木。一五四团回昌都,一五五、一五七团到拉萨保卫军区和拉萨工委。接到命令后我们乘车星夜前往。经营了两年的扎木营房也被放弃了,后来被叛匪放火全部给烧掉了。我在五七年又执行了一次到内地送复员战士的任务,回到了四川。当我完成任务回西藏时患了高山适应不全症。


(上节:通车拉萨http://bbs.tiexue.net/post_4956930_1.html

下节:平息康区叛乱http://bbs.tiexue.net/post_4958822_1.html)






=============================================================================================

共和国野战军,他们是现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他们是共和国抗美援朝,维护祖国统一的先锋。我们特向全体铁血网友发出征文邀请,您或你身边的亲友有些什么关于野战军的经历故事,欢迎写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更有机会赢取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65式指北针(地质罗盘仪) 哈光正品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23 19:47:52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