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89.html


下午,在回城的公路上,孙耀章驾驶轿车以中速的速度行驶着,这时他心里十分高兴,他从何金刚那里得到了很多有价值的情况,并和贾局长逐一进行核实,取得了大量的证据,以王文桐为首的犯罪团伙已显露出来,他们烧杀抢掠无恶不作,已严重扰乱社会治安,不杀、不抓不足以平民愤,他从心眼里佩服郑万江的判断。

这时,在一个路口处,看见有一个靓丽姑娘在连连地向他的汽车招手,那表情很是焦急,好像发生了什么重大事情,孙耀章把车停在她身边,问道:“小姐,发生了什么事?需要我帮助吗?”

“警察大哥,请赶紧帮帮忙,我同车来的妹妹犯病了,我的车又坏了,在路上抛了锚,真是急死我了,拦了好几辆车都没有停。”那个女人急切地说。

孙耀章顺着她手指的方向,果然有一辆黑色的轿车停在路口处,机盖子敞开着。孙耀章看着女人着急的样子,说道:“小姐,你不要着急,我是警察,会想办法帮助你的,咱们共同过去看看。”

那个女人拉着孙耀章的手,急步来到轿车前,孙耀章从轿车的挡风玻璃看到一个年轻姑娘,正躺在车的后排座上,双目紧闭,嘴里吐着白沫,全身不停地颤抖着,孙耀章一看,认为是突发了急病,急忙拉开了车门。

孙耀章说:“小姐,你怎么了?”说着用手试了试那个姑娘的气息,感觉到姑娘地呼吸有些急促,孙耀章意识到病情严重,急需到医院治疗,动手要抱起她。

然而,就在这时,这姑娘突然睁开了双眼,张开猩红的小嘴,紧紧咬住了孙耀章的右手,他感到一阵钻心的疼痛,姑娘又立刻用双手抓住孙耀章的领口,整个身子不由扑倒在那姑娘的身上。

这时,他发现姑娘的前胸袒露着,孙耀章脑子里“嗡”地一下,意识到被人暗算了,挣扎着想起身,这是只觉的双腿一阵剧烈地疼痛,身子不由自主地再次扑倒在姑娘身上,车外的那个姑娘“猛”的用车门卡住了他的双腿,拿出相机对着车里拍了照,她这一动作迅速而麻利。

然后,大声地朝四外喊道:“快来人呀,有人抢劫了,快来人呀,有人被强暴啦。”顿时有几个女赶来围住了轿车。

车里,孙耀章制服那个姑娘,一只手紧紧攥住她的双手,为她带上了手铐,使她不能动弹,用力扯出了双腿,同时将车门锁住,座到驾驶位置上,企图把车开走,只有尽快离开这个地方,他才能把事情说清楚,但是他没有打着发动机,知道有人从中做了手脚。

没有办法,他急忙用手机拨通了紧急救援电话,这是一个内部紧急救援号码,局里的同志接到后会在极短的时间内赶到。他知道自己遇到了无法说清的突发事件,现在是人赃俱获,只有等事情调查清楚了,才能证明自己的清白,他目前只有等待。他不能莽撞的行事,稍有不慎,那样更会给人抓住把柄,自己就是跳到黄河也洗不清。

此时,车外已聚集了几个女人,她们用力地敲打着轿车,有一个中年妇女找来一块石头,就要砸汽车的挡风玻璃,孙耀章冷静地观察着事态的发展,他知道,他此时万万不能动手,无疑会把事态扩大,也不能对手无寸铁的无辜人动手。

如果那样,他就更无法为自己辩解了,他心里十分明白,这是有人精心为他设的一个圈套。其目的是什么,他无从知道。现在就是被这些人打死,他也不能动手,这些人不明真相,说不定会有什么过激的行为,因为他是一名警察,那样会造成严重的后果,就在这紧急时刻,警车赶到了。

孙耀章长长地出了一口气,从警车里下来四名公安人员,他们首先稳定了车外的人们,孙耀章打开了车门,下了车,就在这时,有人大声喊道:“打死这个大流氓,打……”人群中一阵骚动,公安人员急忙进行了制止,驱散了愤怒的人群。他们为孙耀章带上了手铐,孙耀章没有说什么,他知道,他此刻说什么也没有用。事实明摆着,谁都会认为他图谋不轨,企图强暴车里的女人,局里的同志不得不这样做,不然会引起公愤,到时不好收场。公安人员让车里的那个女人穿好衣服,向现场的人仔细询问了情况,连同一起的那个女人回到了公安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