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1-2-3你好,华贵军校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69.html


洛E



宁静之章(第1章):开始学员生活



第2话:雍容华贵



1-2-3你好,华贵军校



淡黄心形领T恤下搭浅褐七分格子裤和白色运动鞋,不习惯无遮拦的视野,徐辰枫还是选择了一幅无框无度数的白边休闲镜戴上,感觉自在多了,至少不用时常去抚弄散落眉间挠眼的发丝。张霄舟蓄发三月有余,哦不,确切的说,是他懒得花时间修剪,没有头带环系约束索性就扎起了小辫,米色长袖开襟衬衫,两边随意卷起的碎花袖口高矮不一,暗色调牛仔裤下那双登山用厚底鞋,也让他的身高终于可以和兄弟们平起平坐,突破了180公分这道心理上的马其诺防线。两缕清新优雅风,尽情彰显着帅气。时尚达人卢娜亲手为穿什么都显味儿的师弟精心挑选的这两套夏装,让天赐长相本就堪称绝杀级英俊的辰枫和霄舟,刚踏步下车便引来华贵军校校门周围众多学生的一片低声惊呼,大部分都是些小女生,说她们小,非指年龄只论身高,学姐也须仰望,方能一睹真容。

而随后走下车厢的两个男人,更是瞬间聚焦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张翼轸上身只一件纯黑紧身背心打底,外加下面一条宽裤脚条纹短裤,两块防暴盾似的钢铁胸肌,在头顶炎炎烈日之下比阳光还要刺眼夺目,手中抓拿着一件深红色布制中袖外套,让人们不禁纷纷设想,他要是再穿上这件外衣,将是怎样一种光景,钢铁与鲜血的最纯正诠释?毛宗翰虽然同样拥有一身结实健硕的雄壮肌肉,不过他可不比翼轸那么嚣张,穿着打扮明显低调许多,没有丝毫暴露欲望:灰色无袖圆领衫,外面敞披一件同色系连帽外套,不嫌热、喜包裹、恋帽癖,这些都是狙击手岗位为他落下的职业病,什么都追求简单实用,挑选了最宽松的运动裤只因系绳方便不用皮带,脚下和翼轸一样都是凉鞋,区别在于,宗翰穿得有袜子,而翼轸从不知袜子为何物。

“喂,你看到没?好酷哦……”

“嗯啊嗯啊!前面两个是气质型的帅哥,后面两个是力量美的型男……他们是谁啊,来报道的新生吗?”

“不知道诶,该不会是偶像剧演员来拍外景的吧,呵呵。”

霄舟隐约听见不远处几个女学生的八卦议论,心里犯起嘀咕:自己这是干嘛来了,上学?有必要如此招惹眼球么……师姐你要展示自己华丽的变装手法,也不能让我们来军校走T台现眼啊?

所有女生的目光都被驻足校门口那几道高大身影所拐骗,剩下男生们的注意力只能全部转而集中在刚刚惊艳下车的一位美丽女士身上,能将一向如变色龙般和环境融为一体、丝毫不惹人注意的几个师弟,打扮得如此光鲜亮眼,卢娜自己的装束自然不会不潮:纯白色开襟衫只有那形如羽翼的左肩寸袖,黑花铅笔裤外套装饰用半透明雪纺超短裙,黑白双色的拼接,极具观感的质地,加上朋克味的蓬松长发,不需金玉首饰多余点缀,已然洋溢迷人浪漫气息,这让本就美貌无岁月约束的“庐山无真面”更觉年轻十岁,十八岁妙龄少女般青春无限。

于进校处负责接送新生前往登记处报道的学长们,只当一行五人都为报名,赶紧过来招呼。几个学长醉翁之意不在酒,不好意思直接搭讪卢娜,便说帮众人提拿行李,不怪走在最前面的霄舟目中无人,实在是面前这位还没自己肩高的学长,其理由扯淡扯也要有水平才行哪,这么多年军队生活,除了把会爆炸的东东赶紧丢给别人,自己还从未让谁帮忙提拿过东西呢。霄舟无语中连句客套话都懒得施舍,将运动用提袋往肩上一甩,先砸了身后辰枫一个趔趄,然后径直走过矮个学长。辰枫莫名挨这一下,要将包裹留在手中,以便找机会“还礼”,对学长们“好意”,同样置若罔闻。两个面善的尚且如此,谁还敢开口朝紧随其后、铁汉般的翼轸和宗翰说话?难保不被当场做掉……眼看四个嚣张的家伙大摇大摆、傍若无人地背影远去,心想终于可以“顺利成章”向走在最后的卢娜献殷勤了,不过,学长们一脸谄媚之笑容却很快凝固,当近距离感受到自己与面前这位美女178公分的身高差距后……而且,她手上除了一把精美的花边纸扇外,根本就别无它物!

“哟,都是些好车诶。”霄舟瞅眼路旁所停车辆,心想也只有在这个地方、这个时间,才能看到如此之多挂着“成”开头红字牌照的豪车。

辰枫对此见怪不怪,“嗯哼,都是那些送自己子女来读书的首长座驾吧……”

“座驾?我看这条路上像是摆满了他们的棺材!”霄舟抱以冷笑,“天下乌鸦一般黑,那些从小被锦衣玉食供养的军官子弟,是拉到前线战场去消灭啤酒的么?”

“啪”的一声脆响,卢娜抄起扇子径直朝霄舟后脑落下,活像在切西瓜:“口无遮拦!你的意思是说,师父创办的学校和外面社会一个风气?”

霄舟一路上被敲打得已经麻木了,头都没回:“难道不是么?我们几个从来没有正经读过书,都能到这里来进修,还不是仰仗师父、师母的关系和面子?”

“哼,你们以为自己已经被录取了吗?”卢娜笑师弟想得简单,“不管是谁,有怎样的背景、多显赫的身家,这里统统不认!你们四个,只有一年的试读时间,学习各种理论知识,明年的这个时候,所有本届新生都必须参加学校的统一审核考试,以决定你们是否有资格继续留在这里学习进修,当然,这个考试,有书面的笔试,也有非书面的模拟任务及日常生活训练状态评估,可以说,从各人踏进校门的那一刻起,为期一年的时刻审核就已经开始了。你们能顺利入学,那是因为学校愿意为所有具备军人潜质的学子敞开大门,而那些军官子弟,其父母给予的唯一助力,就是所谓的这个‘潜质’,毕竟是军旅家庭,自幼耳濡目染,多少有些特别。不过,一年以后,谁都只能用自己手里的成绩说话,届时,再不会有人高谈阔论自己的父母当年是何等何等的英雄,毕竟,就算血统可以继承,信念和能力却未必……”

“原来如此,这么说来,小寒现在岂不是正在接受他的续读审核?”辰枫听完师姐介绍,想起先自己一年来此就读的兄弟、同属“十二天象”的ThundeR——凌小寒,难怪之前他在电话中说自己要参加一个重要考试、遗憾不能第一时间来接兄弟们叙旧。

“没错。你们兄弟五个,只能晚点再聚首了。”卢娜心想他们一年多没见,对此多少会有些失望吧?谁知霄舟突然“嘿嘿”一笑……最先感觉不妙的是辰枫,赶紧问丫又想干啥坏事。霄舟也不隐瞒:“我们让小寒复读一年,和兄弟伙些一块儿毕业怎么样啊?”翼轸闻言连忙拍手附和:“好主意,搅黄他的考试!顺便我们也摸摸底,究竟要审核些什么,提前为明年做准备。”

卢娜脸上三条竖线、一滴冷汗,手中折扇早到,当场打醒两个姓张的鸟人:“你们少给我乱搞!小寒他就读于科技学院的战地医疗系,本来就比你们多一年的学习课程。如果顺利的话,你们五兄弟,还能一起毕业。所以,好好努力,别给师父和师母丢脸、也别让我失望哦?”

难得卢娜说有所期待,众人也难得不想打诨,身为“十二天象”成员,纵然年轻,却已经历风雨无数,恍惚岁月,能力给予自尊自信:“师姐放心!”

放眼远眺这座即将“收容”自己四年的高等军事学府,有种莫名的奇妙感觉,这里,似乎是起点,又似乎是终点:长近三公里的柏油大道两旁红枫侍立、赤叶铺路,被师生们形象的称为“赤道”,从校门口一直蜿蜒通往全自动化主教学楼区,整个校园布局,前段大体呈带状,每隔百米便设有车辆减速带的唯一通路,如山间溪流般先后蛇形绕过学生公寓、老师宿舍、露天沙地足球场、大礼堂、行政楼、校用停车场,然后以内部教学园园门处的人工湖为中心,五星棱角般分散为五条上坡道,分别通向海军学院、陆军学院、空军学院、科技学院以及高达十二层的综合教学楼,四个独立学院都设有专属教学楼和相关配套设施以及各种训练场地,尤其以所属科技学院的巨型球形建筑“星学基地”最为亮眼,听说内部还设有磁悬浮和无重力适应房。在综合教学楼左侧,是规模极大的双层学生食堂,可容纳全校师生同时就餐,第二食堂则被安放在带有露天篮球场及健身器材的学生公寓内。学生食堂正对面,是封闭式大型体育馆,内设人工草皮足球场一个、室内减震板篮球场两个,排球、网球、羽毛球、乒乓球等各种主流运动场地也是一应俱全,甚至还有壁球室和可供高台跳水的游泳场。体育馆旁是两栋三层高的图书馆,“新图”也可以说是学生机房,内部配备每座一台电脑,用于免费浏览电子书及上网查询资料,当然,只能连接校用专属网络;“老图”则是典型意义上的图书室,方便学生借阅各种书籍,海纳百川的书库由学校专员负责定时更新,保证学生在全封闭管理环境下,能及时收获外界新书信息。接着是付费网吧,网络自由无限制,这栋可以说是专供娱乐放松用的建筑,由于其紧挨新老俩“图”,加上其存在性质相对堕落,所以被学生们戏称为“柏拉图”。下来是讲义院和小礼堂,相比豪华的大礼堂用来承办大型及正式活动,小礼堂则多用于彩排和学生会组织的会内节目。而在新图书馆到小礼堂的建筑范围对面,也就是毗邻学生食堂的地方,有一座占地面积不小的红砖四合院,这是十多年前遗留下来、现正准备重新翻修改建的老宿舍,由于楼体及设施严重老化,已无师生在此居住,院外铁门终年紧锁,被学校列为不准入内的危险禁地之一;说起禁地之一,就不得不说禁地之二,在综合教学楼后的松山上有一秃峰,可以鸟瞰整个校园全貌,故而每年都有几个上去吹风的秀逗学生失足滚落下来,好在下面山体坡面够长、坡度平缓,所以一个没死,鉴于屡教不听、在冬天都还有人乐此不疲的去当“雪球”,学校毅然决定,在年内将这座秃峰周边移植上人工草坪,改造成滑草场,雪天还可以作滑雪场使,让大家安全放心的尽情去滚……当然,在计划完工前,这里仍然是禁地;禁地之三,内部教学院“放射中心”的人工湖泊——“鸣”湖,这里并非禁止驻足,毕竟各种观赏植被将其装裹如天然公园般环境优美,是个“专门”为情侣准备的好去处,但是,禁止游泳,特别是严禁冬泳!有损学校形象不说,谁都知道里面安装湖底风景灯及其供电系统,还是有人义无反顾的往下跳,某年就电麻痹一个差点当场淹死,好不容易救了上来在送医途中又被冻个半残,“鸣”湖故而在校内亦作“冥”湖……

花了个多小时,方才大致领略了一番华贵军校庞大却不失细腻的精美布置,赞叹之余,霄舟不禁又开始联想,说这学校的总体结构,怎么像是仙女用的魔法棒啊?一根长棍子上面插个五角星!辰枫回应说丫是安徒生童话看多了……学校的设施于路都在吸引着一行五人的眼球,而一行五人于路都在吸引着在校师生的眼球,来到行政楼,卢娜让四个师弟在楼下等会儿,自己先去校长办公室看看师母在不在然后再领大家去报名,师姐刚离开几分钟,霄舟便等得不耐烦了,百无聊赖中从鼓囊的运动提包内掏出一个篮球拍拍打打,同样酷爱此项运动的辰枫见后眼睛一亮,刚才路过学生公寓,见里面的篮球架全塑钢打造,篮网都是刚换上崭新的,不去摧残一下,自己心里实在憋得慌,便提议先去篮球场运动运动?霄舟自然是正合心意,翼轸和宗翰虽然不善篮球,然也不喜无聊,索性陪二人一溜小跑地杀奔学生公寓,完全忘了卢娜上去前故意像叮嘱小孩子般的吩咐:乖,都不要到处乱跑,小心迷路,姐姐回来给你们带糖吃……

时近中午,几个精神好的学员放弃休息时间,身穿陆军迷彩短袖T恤、顶着大热天火灼的阳光,正在篮球场上挥汗如雨。辰枫四人步入学生公寓,径直走向球场,让原本拼杀得正起劲儿的众人几乎同时停止了身体动作,看着这边的陌生面孔。

四个篮球场地,却只有区区几人留恋,真是可惜啊……霄舟持球走到一个无人的篮球架下,指着篮圈问翼轸能摸到不?没等翼轸试比有多高,早想活动活动筋骨的辰枫鬼魅般快速插到篮下,轻舒猿臂鬼手,将霄舟手里的球掏到自己掌中,后退两步,再猛一提速俯冲,左右虚晃、转身过人,在霄舟和翼轸还未来得及反应的目光中留下一道“S”形淡雅闪电,突然急停后仰跳投,脚尖尚未落地,篮球便已滑过指尖,在空中画出一记优美弧线,应声入网。

辰枫小过把瘾,将球扔给霄舟,只见他两步运出三分线外,原地拔起就轰,那道乖张抛物线的端点处,篮球顺着食指指向精确落圈,然后是霄舟的招牌手势:拇指、食指和中指所比划出的“三”,象征他永远是“三分冰雹”制造者的那个手势,过了半场,都在打击范围。

“飞一个?”辰枫说罢,捡起球顺着霄舟的方向作欲抛状,霄舟一笑,疾速冲向篮球架,在翼轸面前猛然腾空而起,188公分的翼轸,视野高度中的影像,竟然只是霄舟滑翔在空中的腰身!

霄舟单手挂于篮筐,球架正在不住摇晃……可是,球呢?

还在某人手中。

辰枫阴谋得逞地奸笑,然后一个直指霄舟脑袋的抛投,精确将其击落!

见霄舟落地后死命追打辰枫,坐在一边只看不动的宗翰自言自语地解说:“这是一个,混球。”

翼轸单手抓起辰枫丢下的球,虽然从来不曾接触过这玩意儿,不过,那种肆虐篮板的感觉,看起来还不错?

追逐中的辰枫和霄舟,仿佛听到身后传来一阵炮弹划破空气的翱翔声,紧接着一声震天动地的巨响!回头一看,整个篮板在刹那间已经碎成了八瓣,“爆炸”所形成的破片,和空中的翼轸一并砸下……

“Oh...Fuck!”

辰枫和霄舟愣在原地,不约发出同样的咒骂,而宗翰早在翼轸穿凉鞋都能飞起来的时候,便闭上了双眼,他不忍目睹脆弱球架的悲惨命运。

……

卢娜挽邀起师母臂弯、像只温柔小猫般依偎着一身正装的雍容校长,同步走下行政楼,听卢娜说到即将来此入学的小师弟们正在楼下恭候,雍容施施然一笑,预言这绝不可能,那帮牛犊子等人从来不超过三分钟……果不出师母所料被放了鸽子,走出大楼,卢娜只看见自己托霄舟保管的那把折扇挂在门前树上上吊,而四个脚底抹油的家伙早就溜得没影儿了!

“该死的小鬼!看我一会儿抓到了怎么收拾你们!”心爱的折扇被画上一个鬼脸还附带“螃蟹”的签名,见后难忍火大的卢娜咆哮中已经完全忘记了身旁师母的存在。

“哎哟哟……怎么还是这个火爆脾气哪,小雨?”雍容摸摸卢娜几被气昏的脑袋,还是喜欢昵称她的代号,从小喊惯了。

卢娜正待解释那群小子有多么可恶多招人恨,还没等她开口,几名女学员兴冲冲地跑过,端着满满当当的饭盒便朝学生公寓奔去……

“听说有几个帅哥正在公寓球场乱飞呢,还把篮球架给扣跨了!”

“是不是真的啊?太暴力太疯狂了吧……”

“帅哥满天飞?好好玩哦,我们快赶回去看看。”

卢娜一听便知始作俑者是谁!军区球架没虐待够,又跑这儿来搞破坏!卢娜恳求师母主持公道的眼神好像在说:他们,不容我不生气啊……

雍容似乎对几个弟子初来乍到就敢“胡作非为”的大无畏精神并不恼火,反而觉得很是有趣,不过也需一视同仁进行“严惩”,顺带安抚神经已经绷断的卢娜:“他们入校的第一件事,就是修理篮球架,呵呵。”

卢娜为师母撑起遮阳伞,跟随壮观的人流,来到学生公寓,找了个不惹眼的地方,在树荫下纳凉,也好亲眼看看这几个惹眼又惹事的家伙,是如何在入学的第一天便吸引了这么黑压压一票人强势围观篮球场的。

听闻有不速之客前来“踢场”、匆忙集结赶来“压台面”的华贵军校校篮球队成员,一眼望去个个人高马大,连控球后卫的海拔都在180公分以上……他们提议辰枫和霄舟来次全场对话,说是切磋球艺,实则是为在全球百分之八十以上女学员的集体围观中,展现一下自己华丽的球技,期望借此迎来一方喝彩。

辰枫和霄舟本对此不屑一顾,不过对方那挑衅的眼神着实令人不爽,翼轸更是已经想生吞活人了!辰枫为免闹出人命,遂赶紧接受了对手的挑战,还是在球场上分输赢吧。不过,就算加上不怎么熟悉篮球规则的翼轸和宗翰,本队也还差一个人哪,这时候要是万海川师兄在就好了,他的球风虽然不敢恭维,不过让在球场上以小动作使坏出名的那阵“阴风”教训一下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人也不错……

周围的男学员似乎没谁愿意临时加入、和这些刚踏入校园就在全校女生面前出尽风头的男人组成一队,辰枫将眼镜一摘,靠,少一个人照样打,有什么大不了的?

正当辰枫决定以四人应战的时候,一个高大身影挤出人群,同样先将金丝眼镜取下,说道:“我和你们一起吧,就当是给新生长脸!”

辰枫仰头一望,居然是路上被翼轸撞飞的那个郑哲俊?!原来他也是华贵军校的大一新生,来得正好:“哇噢,这回有意思了,你丫多高啊?”

“差3公分2米,加上鞋就够了。”哲俊笑笑,先给路上不打不相识的翼轸一个招呼,“合作愉快,亡命司机。”

翼轸毫不记仇地闻言大笑,回个手势:彼此彼此。

霄舟一看这阵容,绝对是统治级的!虽然翼轸和宗翰不怎么会打篮球,不过以他们的身板、力量和气势,只需要负责抢篮板和帽人就够了!得分就交给自己和辰枫吧,再加上这位1米97的高个儿猛男,简直就是如虎添翼,现在,让对手好好体会一下:那种炮弹在头顶穿梭的恐怖滋味!

控球后卫辰枫,得分后卫霄舟,小前锋宗翰,大前锋翼轸,中锋哲俊。多年以后,谁都在怀念这套完美组合,以及这段无忧无虑的青葱岁月,我们,好想再在一起,打场球……

华贵军校校队的队员身高平均,都在180公分到190公分之间,比身材,双方还算是旗鼓相当、平分秋色,不过,论各项身体机能、意识及默契程度,两边完全不在一个档次。这点,从比赛一开始便显露无遗:

篮球,给我们信心;球场,就像是战场。斗志,激情,团队之中的无间合作和不问任何缘由的彼此信任,这些,不是胜利的全部,只是不败的必须。

跳球?校队中锋只见哲俊起跳,完全不见裁判所抛之球,就连视线中的阳光都被他庞大却轻盈的身躯完全遮掩!哲俊将球勾给身高臂长的翼轸,而左右辰枫和霄舟两路黑影已经光速脱离了中圈!正当两道闪电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分别插至篮下两边空位、回头等待来传之球时,翼轸一个抛手雷的标准动作,皮球在空中悠然划出一道拱桥,直奔底线线外而去……

“靠!你丫打飞机啊?”辰枫本以为这球必然出界,可当他看见霄舟飞翔的身影时,迅速停止了抱怨并预判好他唯一的传球路线,霄舟轻松将球接挽在掌中,整个身体都已飞出底线之外,亏他还能滞空中半转身先观察了众人的位置再将球勾回篮筐,霄舟刚刚落地站稳,辰枫已经箭步起飞,折叠臂空接单手扣!

哲俊只随便一跳、翼轸就顺手一抛、宗翰压根没动过,辰枫和跑回身边的霄舟轻击一掌,留下对方五名队员呆愣原地、相视无语,短暂的寂静后,球场四周突然爆发出一阵海啸般的呐喊欢呼声:

“天哪!他们个个都能灌篮啊?”

“刚才那种传接球方式不会是他们的战术吧……”

“好帅噢!”

听着场边一浪高过一浪的尖叫声,校队的控球后卫心中颇不是滋味,运球中稍不留神,面前骤然晃过霄舟阴险的咧嘴一笑,击地还未弹回手中的篮球已经被他凌空顺走,回头呆望霄舟快攻的背影,口中喃喃自语:“我的心脏啊!不带这样吓人的!”

三分线外一脚急刹,霄舟本欲拔起直接就投了,却惊见一个身影早杀篮下,那速度,可不是他庞大的身躯本该拥有的!霄舟的动作纯粹是出于艺术,转身,背对篮筐,在三分线上即兴将球往后一抛,然后顺手指着背后那个方向:看,轰炸机!飞行中的篮球不偏不倚,落点路线正好在哲俊与篮筐的中间,篮球架毫无疑问必将再次遭受“炮火”的无情洗礼,而且还是双手暴扣!

往后的比赛,完全就是一边倒,辰枫神准无偏的中投和霄舟激光制导的三分,外加二人精妙的穿针引线、输送“炮弹”,让翼轸、宗翰和哲俊三个重量级高炮手一阵又一阵的对篮筐进行着不间断的狂轰滥炸!直到开赛已有十分钟,校队才勉强攻入一球,翼轸还因未将对方连人带球一起盖下而顿足不已:“啧……居然让他们进球了。”霄舟听后张大了嘴:“你以为这是踢足球啊,你是门将可以不让人得分?”辰枫笑着一巴掌拍在翼轸屁股上:“帽球就好了,别去帽人哈?”翼轸跑在二人背后嘀咕:“帽球有什么好玩儿的?”而和翼轸一样从未打过正式比赛的宗翰,凭借意识、一个接一个没收攻防两边的篮板球,偶尔自己也试着远投一个,没想到居然还是空心!看来对射击的感觉和狙击手的天赋,到哪都有用武之地。

难得一个失误,让校队队员终于有机会持球单人快攻,不过,身后疾风怒涛追卷而至的霄舟,在对手上篮把球抛出正要落下的一刹,已经将其狠狠摁在了篮板上,抓球落地、转瞬启动,在所有球员还在往这边跑的时候,霄舟离弦箭般逆向射出:先一个360度转身运球过人;接着在对方身前180度背转,右手将球从对方右侧塞过,再一个180度转向,身体从对方左侧溜走接球,好个篮球场上的人球分过;最后用击地穿裆球突破,面前就只剩下对方篮下中锋这一道屏障了;凭借身高优势,对手勉强阻挡着霄舟托球入筐的线路,两人彼此腾空跳起,身体在空中明显感觉接触,可这时,霄舟竟然泥鳅一般滑走了!空中360度转身,避开对方纠缠,霄舟背对篮筐,球在手中一转,悠然抛射而出……

高挑的抛物线,几乎垂直入网,霄舟“降落”后仍在惯性的作用下原地转了一圈。

和兄弟队友一一击掌的同时,霄舟毫无顾忌地放声狂吼!这肆虐宣泄的声音,很快被四周如潮涌来的掌声雷动所淹没……

“我一直在担心,他们成长的环境,或许会让他们失去同龄人所拥有的很多东西,过早经历那些无可避免的生离死别,从而变得如IcE那般铁血冷酷、不近人情……”雍容看到弟子们在球场上尽情展现着自我,由衷感到欣慰,“现在,见他们同样拥有属于自己的欢乐,我就放心了,这比什么都重要……”

雍容提及的那个人,让卢娜终于明白了师母多年来的良苦用心,为什么她对年纪最小的几个弟子自幼宽容,丝毫不介意他们行事的随心所欲,反而认为那是一种真实的自我。

因为,曾经的师兄IcE,在北冰洋深寒海渊之中,那永远无法抹去的伤痕……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