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英雄 第三章 八、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0.html


庞锐独坐街心公园一隅,看过新闻,他更加理解傅光明的良苦用心,有了负重如山之感。

当今社会,很多人都在用金钱衡量自己的生命最大值,更有一些人很少主动考虑为捍卫民族的核心利益承担一点责任,他们认为战争与自己无关,掏几个税金就可以尽情享受先辈用生命酿造的和平之酒,从来没有考虑和平还能消费多少年,是否该维护和继续酿造和平之酒。

一些价值观已经集体偏移、集体迷茫,关注个体在社会中的命运得失,却不顾集体、公众利益,甚至反感、削弱公众利益,丢弃社会安全这种根本利益。

庞锐早已不是当初那个极端好战、选择被称之为“神之最可憎者”的战神阿瑞斯为网名,驰骋网坛的懵懂少年。虽入伍后为维护他心中那座水晶般的殿堂,为了理想、责任、使命,一次次对他眼中的陈规陋习发起挑战,在头上高悬起一把又一把“达摩克斯之剑”,但悬挂利剑的马鬃毕竟从未断过。

可这一次他要对许多人的麻木发起挑战,很有可能会斩断所有马鬃,他会身陷囹圄会身败名裂家庭破碎,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会站在道德的审判台上供人唾弃。但他仍决定冲锋,做一名血透战袍的悍卒,做一名完美的殉道者。

笔记本电脑桌面上的手机图形晃动起来,战区总医院打来电话,庞锐解除拦阻程序,听筒中一片嘈杂,有人在哭喊着什么,一个女声急促地问:“请问是庞锐庞科长吗?”

“您是?”

“我是战区总医院内科护士长,周医生情绪失控,要出院去找女儿,傅部长暂时无法赶到,我听周医生说起这个号码,所以……”

“我马上到!”庞锐跑出街心公园跳上一辆出租车,一辆黑色轿车立刻跟了上去。

车上,庞锐不停地拨打电话,通过查号台找到4号科教楼的电话号码,又通过科教楼找到外教公寓楼的电话,费尽周折终于把电话打进了傅正的公寓。


傅正赶到医院,庞锐、护士已搀扶着周三妹在病房楼外等待。她边搀着妈妈回病房,边迭声向众人道歉,最后才把目光投向庞锐,微微一笑表示感谢。庞锐也是微微一笑,笑得没有任何含义。

在周三妹眼中,庞锐是为她找回女儿的功臣,把傅正为她剥的香蕉塞给了他。庞锐也没推辞,当着傅正的面大嚼,但傅正视而不见,重新剥了一只递给周三妹。

两人已是成熟理智的成年人,即使有当年那桩婚姻羁绊,反应也不至如此冷淡。傅正生性豁达开朗,是什么原因让她十年后仍有怨气。当年,庞锐苦苦寻觅傅正无果,曾怀疑她是否爱过自己,今天的冷淡在他心中逐渐变成了寒气,“清河事件”绝对另有隐情。

“三妹……”傅光明步履匆匆闯了进来,傅正垂下眼帘起身去了卫生间,温馨的气氛瞬间凝固。

傅光明的目光在傅正背影上扫过,愧疚地说:“三妹,对不起,我这就走。”

周三妹紧绷的面容逐渐放松,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下床去追,庞锐连忙搀扶,被她一把推开:“小庞,我跟你傅叔有话说,你不要跟过来。”

庞锐心中的那股寒气变成了怒气,敲敲卫生间房门说:“小正,你出来!傅部长、周阿姨苦苦等了你十年,十年了,什么样的伤口也该愈合……”

房门猛地被拉开,傅正面无表情地说:“这是我的家事!”

傅正眼中有一丝雾气,庞锐的满腔激愤瞬间化为乌有,请求说:“傅部长老了,给他一个机会……”

傅正不想纠缠,绕过他向门口走去。

“我有事先走!”庞锐抢先拉开房门,路过安全通道,不由自主停住脚步。他听到周三妹低声说:“老头子,明天我想让嫚儿陪我回家,你暂时不要回家好吗?”

“能不能出院要听医生的意见。”傅光明声音低沉地说,“马上要演习,我这几天要下部队,暂时不能回家。”

“我也是医生,知道自己的病。”周三妹叹口气说,“老头子,让你受委屈了。”

“没啥,我欠嫚儿的。”

庞锐心头一跳,莫非当年傅光明对傅正做了些什么?听到安全通道内响起脚步声,他慌忙避开了。


王强回到他位于北郊命名为“左堡”的别墅,掩好卧室房门,打开隐藏在壁橱中的暗门,沿环形楼梯走进地下室,验过指纹、瞳膜又打开一道厚重的钢门,走进一个数字化的监控中心。

“assistant!”王强坐在主控台后说,“安保情况。”

电脑语音回答:“正常!”

“1号位!”

“正常!”伴着电脑语音回答,主屏幕上出现的是空无一人的林雪寒别墅。

“2号位。”

“正常!”

袁孟出现在大屏幕上,他蜷缩在角落中一动不动。其他几个显示屏上显示出袁孟在不同时间段活动的图像。

王强登录网赛网站浏览阿瑞斯的个人主页,阿瑞斯没有在线值守,守擂程序任人攻击。已有数百人铩羽而归,但仍有近百人还在围攻。

“接入网赛端口,1、2号服务器伺服。”王强化名登录网络大赛参赛网页,调用几个黑客程序反复搜索阿瑞斯的守擂程序寻找可进入的端口。

不到五分钟的时间,程序搜索出近百万个漏洞。王强兴致盎然地选择几个漏洞试探,系统提示这是镜像文件无法攻击。如逐一试探,近百万个漏洞需要十几天的时间,同时试探则需要一个服务器集群支持。

王强思索许久,找不到让存在百万漏洞的程序成功运行的办法,忍不住哈哈大笑,“阿瑞斯,这个人绝对是阿瑞斯!”


傅光明在一家24小时营业的超市采购好原材料,回家在厨房中摆开“战场”,切菜、调馅、和面,忙得不亦乐乎。驾驶员自告奋勇要帮忙擀饺子皮,刚走进厨房就被赶了出来,站在门口抓耳挠腮地看着傅光明忙碌。

傅光明调的饺子馅香气四溢,驾驶员吞下口水说:“傅部长,真香啊!”

“是饺子馅香,什么傅部长香,别给我添乱,看电视去!”傅光明赶走驾驶员独自忙碌,不多时,一只只同样大小弯月般的大肚饺子,在白瓷盘内列出整齐的方队。

傅光明点上一支烟端详着饺子,慈祥的目光中包含着无限期待。

驾驶员眼馋地问:“傅部长,饺子什么时候吃?”

“明天吃。”傅光明去卧室拿了几件换洗衣服说,“我们走。”

傅光明走到门外用饱含慈爱的目光再次深情地看一眼那些如工艺品般的饺子,缓缓关上房门。


林雪寒心情兴奋无法入睡,打不通庞锐的电话,忍不住又去刷新“home”。邮箱中有一封新邮件,兴致勃勃地打开,邮件内有两张照片。林雪寒一眼认出照片上的人是傅正,两人婚后去给傅光明拜年时,她见过傅正的照片。照片上,傅正正跑向庞锐搀扶着的周三妹,另一张是傅正与一个十来岁小男孩的合影,小男孩的长相与庞锐很像。

与庞锐相恋后,他坦诚地告诉了她一切,林雪寒虽然能感觉到庞锐并没有真正把傅正从心底抹去,但看到照片还是哑然失笑。

在这个时代合成照片是件非常简单的事情,傅正一走十年,她的妈妈为此患上了抑郁症,怎么会突然在江都出现?即使是真的,偷拍这种做法也令人不齿。但很快林雪寒就隐隐觉得不对,这个邮箱是她与庞锐的私密空间,外人怎么可能知道,这样做的目的何在,即使两人婚姻破裂又能为发信人带来什么好处?

傅正!林雪寒心头一跳,再次拨打庞锐的手机,这次终于拨通,她温柔地问:“锐哥,我回家了,你在哪儿?”

“战区医院,周阿姨病了,傅部长工作忙,我过来照顾一下。”

林雪寒说:“我过去吧?我照顾阿姨方便一些。”

“谢谢丫头,阿姨病情平稳了,我正准备回家。”

“那好,我等你。”林雪寒挂了电话,心中疑虑又添几分。虽然庞锐与傅正离婚后与傅家再无任何关系,但庞锐始终把傅光明夫妇当成父母一样对待。林雪寒也敬重傅光明的为人,周三妹病后她常去照顾,但这一次却被拒绝了。

莫非傅正旧情未了回国了?如果真是这样,那这封邮件就很有目的性,甚至就是傅正所发。那张她与小男孩的照片,很显然在寓意他们有孩子……

林雪寒突然哑然轻笑,意识到自己疑心重的毛病又犯了。她未受过良好教育,也无人相助,今天的成就、经商经验,完全是吃一堑长一智的结果。源于此,造成她自我保护意识超强,多疑、不信任别人,又极度渴望真诚,渴望别人对她毫无隐瞒绝对信任的性格。庞锐曾多次说起她这个性格上的缺点,劝她要学会信任,要换一个角度想问题。

林雪寒试着从另一个角度考虑问题,她了解庞锐,相信庞锐,他为人清高,有责任心,睿智,眼光长远,即使小男孩真是他们的孩子,或许会让他们接触频繁一些,但绝不会成为庞锐离她而去的纽带。

林雪寒笑了,突然有些看不起傅正,傻女人才干这种没水准的事情。她想删除邮件,但想了想,从维护家庭的角度出发,还是保留了邮件。

庞锐带着满腹疑虑回到家,在门口站了站调整一下情绪,才打开房门,客厅中粉红色的灯光让人备感温馨。庞锐心中暗叹,也许不久之后这里将会充满争吵。

林雪寒突然从门后扑出来抱住了他的脖子,庞锐嗔怪:“不想活了,我受过特战培训……”

“杀了我吧!”林雪寒狂热地拥吻,庞锐激烈地回应着。


从“阿瑞斯”显身,左宵亭就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待在网监室,既盼望着“雅典娜”露面,又担心他们趁机干些什么勾当,两人的互联网技术无人比拟,完全可以在神不知鬼不觉中完成情报交换。

直到特护组报告庞锐与傅正见面,他才匆忙去了技侦处。间谍组织果然再未使用手机基站内的通讯装置,看似与庞锐、傅正见面有关系,但又查无实证。直觉告诉左宵亭,手机基站这条线索希望渺茫了。明天,军地双方领导就此案召开电视电话会议,总不能把这些推测、判断当做案情进展进行汇报。一次次无果而终,到处疑点重重,左宵亭越发焦虑。

安宁推开房门,眨眨眼,等左宵亭走出房门,兴奋地耳语说:“左副厅长,边境发来消息,X混在一群武装毒贩中越境被击毙。”

左宵亭眉梢一挑,命令:“你马上赶过去,一定要查清他此行目的!”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