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站幸福,刚刚起步! – 铁血网

这一站幸福,刚刚起步!

1988年,我出生于一个下雪的日子。于是,我有了一个好听的名字:李雪。


在无忧无虑的孩童时期,我唯一要做的事情就是把自己小小的手伸进每天都早出晚归的父母怀里。然后就是撒娇,嬉笑。虽然从小我就知道,这个家庭并没有邻居的生活过的好。但,只要妈妈爸爸还有我能生活在一起,那我的生活就是最幸福最快乐的。呵呵,现在想想,我还真是从小就很懂得知足啊。12年很平静的过去了,12年来我并没有出落的如花似玉,可是健健康康从未得过大病。妈妈总是说,健康是福,健康比什么都好。因此,我每次考试后得了鸭蛋,都以健康比什么都好“苦口婆心”的劝妈妈不要打我的小屁屁。

因此也总是屡屡“躲过一劫”。然而,意想不到的事情却突如其来的发生了。现在我已经不能明确的说出那天的日期。可是从这一天起,我知道我已经不是健康的人了。因为从那时起,我总是会突然的抽搐。而我的身高再也没有长过,而且也一天天的消瘦下来。妈妈总是偷偷的流泪,我知道他在心疼我。

初中毕业后,因为学习成绩太差,我没有继续上学。本来打算去饭店打工,可是因为我的身高太小再加上太瘦了,没有饭店肯要我。这个时候我才知道社会是多么的现实,也是多么的冷漠。就在我一筹莫展的时候,二姨介绍我去朋友家开的婚纱影楼工作。去时二姨让我隐瞒病情,因此我也从未对其他人提过我的事情。很快,我在婚纱影楼店熟悉了下来。老板人很好,因为是二姨的朋友,所以也算是对我格外关照吧。时间久了,我知道了很多婚纱影楼的内幕,其实很多婚纱说是对客户免费提供,但其实免费提供的婚纱不仅都脏到不行,而且款式也是最差的,这个时候你会问我,那婚纱店不能让客户满意还怎么挣钱啊?您别急啊,橱窗里也会挂上很多好看的婚纱,尤其是在和那些免费提供的婚纱相比之下就更显得漂亮了。但你可千万别觉得,这是影楼店主们良心发现,其实,他们会劝你去试穿那些婚纱,在你打扮的漂漂亮亮后,再往镜子前一照,你自己也满意,工作人员们就更会在你身边说些溢美之词,然而问题又来了!你可千万别觉这婚纱也是让你们免费享用的。你不付钱就别想穿,而你一旦动摇了,那天价般的婚纱也会只会让你穿一下,记住,觉得不会属于你一个人。都说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在婚纱影楼工作的日子里,我有时也会悄悄的试穿那些美丽的婚纱,想象着自己有一天也会步入婚姻的天堂,可是这些衣服在自己的身上都大的跟睡袍一样,根本谈不上美感!这时,生活又一次硬生生的给了我一个巴掌,我又一次意识到自己有病,身材小!时间一点点的过去,妈妈开始不停的催促我找个男朋友结婚,然而我意识到自己“娇小玲珑”怎么会找到一个合意的人呢。

又过了三年,我和崔鹏结识了,这个时候我早已辞去了影楼店的工作,多年来省吃俭用,用积攒下来的钱开了一家饰品店,收入不错,我知道女人只有自己能挣钱了,腰板才能硬起来,我只有更加坚强,才能弥补我身体上的缺陷。崔鹏大我6岁,人很朴实厚道,家里的环境也还算不错,父母都在,有两个姐姐,自己有房子,收入也很稳定。我和崔鹏虽然不能说是一见钟情,但一天天积累下来,感情也比想象中进展的快很多。对于我的病情,父母本来让我隐瞒,可是我还对崔鹏实话实说了,为此崔鹏有很长时间没有联系我,我虽然感到失望,但我也能理解,凭崔鹏的条件找一个更好的绝对没有问题。于是我又心如止水的奔赴我的事业,没想到的是,半个月过去后,崔鹏来接我去看新房!在车上他跟我说,他早就听说我有病,但没想到我能跟他承认。他说在那时起他就知道他心里想要的是我!接下来就是我们忙碌而幸福的筹备婚礼。因为先前知道婚纱影楼的黑色内幕,我并没有对此有太大的期望,可是崔鹏考虑到我的身材,如果去影楼随便挑选肯定不会太美。于是他执意要为买一件。其实我怎么会不知道我穿上那些大大的婚纱是有多么滑稽呢。

可是一考虑到买婚纱,金钱的问题,真是让我望而却步。第二天崔鹏带我去卡蒂娜婚纱店,说是听以前的童鞋介绍到那里的。只卖不租,品质绝对得到保证,正好符合我们的要求。但我在心里还是小小的嘀咕着,那样的话,价钱也一定不菲!到了店里,令我意外的是价钱并没有想象中的昂贵,而且,老板娘亲自出马,为我量身定做。在剪裁上,老板娘一再强调要按照客人的身材特点,挖掘客人的独特美丽!我在心中苦笑,这样的身材怎么会有什么独特的美丽可以挖掘呢!不久,我的婚纱就定制好了。我和崔鹏去试婚纱那天,我简直不敢相信镜子面前的人是我!我知道很多人会觉得我在打广告乱煽情,可是我真很想感谢卡蒂娜婚纱专卖店,我到现在还记得,婚礼那天,崔鹏他妈妈乐的合不拢嘴,还对很多亲友们说,是他们崔鹏有福气,找了这么漂亮的媳妇!从崔鹏母亲眼里,我看到了真正的满意!记得当天崔鹏的远方表妹还跑来问我,我“好身材”的秘诀是什么?是不是为了漂亮刻意减肥!竟然还向我讨要起减肥秘方来了!

回想起原先种种,O(∩_∩)O~人生真是很奇妙的际遇啊!现在的我除了幸福还是幸福。而我知道我的幸福才刚刚开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