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52.html


宣太后见楚军四十万北渡黄河,阻住齐军南下救援,即向晋城、济源秦军发起攻击令,晋城、济源三十万秦军两路进击焦作(今河南焦作市),韩赵联军抵挡不住,只好退守新乡(今河南新乡市)。韩王一面命令百姓老的(五十五岁以上的男女)少的(十五岁以下的男女)全部撤退到赵国的安阳地带,一面命令十五到五十五岁的不分男女全面皆兵,死守新乡,与新乡共存亡,一面又急书赵、齐两国。

赵王接书有些后悔对众大臣说:“本王当初就是担心楚军势大,赵、齐联手会把楚军引过黄河,现在真是骑虎难下了。”有臣说:“大王事到如今,只好全力一拼了,要不然魏、韩两地就尽归秦国了,而我们两次劳师动众却什么都得不到。大王可约齐王各增兵二十万,迫使楚军退回黄河,楚军一退,秦军就败,那时魏、韩两地不就都是大王的了。楚国本无利益,碍着与秦是盟友,未必就会倾国相拼。大王可修书郑太后,诉说赵楚友谊。”于是赵王一面约齐王各自增兵二十万,同时调保定十万大军回邯郸;一面修书郑太后。

齐王接到齐军受阻濮阳的消息和韩王赵王的书信对众大臣说:“哎!楚军势大,难图。”

有臣说:“大王不可气绥,齐国不能两次劳师动众都什么没得到,大王可与赵王一起增加重兵,不信楚军不退。楚军退秦就败,那时赵得魏,齐得韩,又有威名。我得知,楚秦联盟,是以黄河为界,魏、韩黄河以南的国土楚国都已得到,郑太后没理由在没有任何利益的情况下,举倾国之兵与齐、赵斗得两败俱伤,大王可一边发兵,一边修书郑太后诉说齐、楚过去的友谊。”齐王于是一边修书郑太后,一边令滨州、东营、德州的二十万兵马向聊城开拔。

楚国郑太后早有准备,晋城、济源三十秦军一进击焦作,郑太后就八百里快马,命郑翔率南阳一军北进驻荥阳,昭汉率襄阳一军北进驻南阳,昭明率江夏、汉口一军北移进驻襄阳,云程率荥阳一军东移进驻开封;二十万去年退到后勤运输队伍的伤老兵集结于中牟待命。这时,驻扎在开封的是昭阳、云程三军三十万马步军。

郑太后见了齐王书信丢到一边对来使说:“秦乃楚的盟友,秦与韩魏对决,与赵齐何干?赵齐若退兵,本宫自然退兵。自楚军北渡黄河以来,楚军只是拦住齐军进击秦军而已,楚与赵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故本宫命楚军不要先攻击赵,若赵敢先击楚,楚军自然不客气了。你们五个人围攻我的盟友一个人,不觉得过份吗?你们说秦要灭韩、魏,那么请问齐赵两国,数十年前,韩哀侯伙同魏侯灭我郑国,齐、赵那时为什么不出来制止,主持公道呢?今你等以重兵相逼,莫非认为本宫可欺否?我说了,楚、赵向来是井水不犯河水,若赵敢先击楚,那时百万楚军云集邯郸,赵王可别后悔哦!”宣太后闻悉,遂命秦军加紧攻打新乡。

郑太后闻讯赵王调保定大军回邯郸,邯郸二十万赵军南下安阳,齐王调滨州东营德州的二十万兵马到聊城向濮阳开拔。随即命令:昭阳、云程三十万大军渡过黄河,昭阳率二十万大军直插鹤壁(现河南鹤壁市),方扬率十万大军北进濮阳与唐襄会合,云程率十万大军驻守封丘渡口。又令:项楚、刘阳、尹都四路四十万大军出济宁、滕州、临沂、日照攻打齐国的泰安和莱芜,牵制齐军主力。

一场更大规模的七国会战就要爆发了,战场分四处:一是在山西的晋中(太原),秦军与魏、赵、燕联军各四十万对峙;二是在河南的新乡,秦军三十万对抗韩、赵联军三十万;三是在河南的濮阳,齐、赵联军六十万对抗楚军六十万;四是山东的泰安、莱芜,楚军四十万对齐军三十三万(泰安、莱芜原来只有二十三万守军,楚军北上进击,齐王命淄博十五万齐军增援)。总的看来似乎是势均力敌,其实不然。因齐、赵、魏、韩、燕五国联军已到强弩之末,而楚、秦则不然。

赵国全国总兵力才六十万,已先后出动了五十万军队,只剩保定十万大军回守邯郸。齐国总兵力九十万,临沂、巨野一战,被楚军斩杀近二十万,再怎么补充也就八十多万了,两次投到濮阳是四十万,三十八万在泰安、莱芜与楚军四十万对抗,国内已空虚无兵力可派了。燕国还有三十五万,但太远投不进来。韩魏已奄奄一息,也就这么多了。

秦国全国一百万军队,晋中、新乡两处与联军平衡对抗才投入七十万,还有三十万,呂梁、临汾五万秦军随时可以加入进击晋中,停留在安邑的秦军也随时可以加入进击新乡。楚国两百万军队,洛阳、南阳、襄樊、荆州、郑州七十万军队一直保留,楚军北渡黄河的大军七十万,六十万与联军对抗,还有十万在封丘守护闲着,罗湘十万大军也在荷泽闲着待命,也许正是这二十万大军决定最后的胜负。由此可以看出,最多对峙半年,就会分出胜败了。

再说昭阳、云程三十万楚军渡过黄河,新乡韩、赵联军急忙收缩兵力,将原阳、延津韩军撤回新乡。殊不知昭阳率二十万大军直插鹤壁,方扬率十万大军北进濮阳与唐襄会合,新乡联军不敢拦截。从邯郸正开往濮阳的二十万赵军闻讯二十万楚军奔鹤壁,急忙调转方向开往安阳拦截楚军北进。从聊城开来的二十万齐军到达濮阳的清丰(现清丰县),方扬的十万楚军也到了中召(现中召乡)。这时,濮阳齐军和楚军各为四十万形成对峙,鹤壁二十万楚军和安阳二十万赵军形成据城对峙,新乡的三十万韩、赵联军却被三十万秦军打得只能招架,不能还手,秦军步步逼近。安阳、濮阳的赵、齐两军均被楚军拦截住,无法南下。

山东的东南部,项楚的二十万楚军分两路,一路从滕州出发和从济宁出发的尹都一军合击泰安(泰安市),一路从临沂出发和从日照出发的刘阳一军合击莱芜(莱芜市),泰安、莱芜两地齐军只有二十三万,齐王听到告急,急令都城守军十五万开赴泰安、莱芜抵挡楚军,这样,四十万楚军与三十八万齐军在泰安、莱芜也处于对峙状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