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

———中国远征军,古来征战几人回. 一段被历史遗忘的战征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修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修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修我甲兵。与子偕行。

——《诗经_秦风_无衣》


时下,《中国远征军》正在各大卫视热播。该剧以中国组建远征军入缅抗击日军侵略为背景,史诗般全景再现了当年中国远征军的作战历程.把我们带入了60年多前那段惨烈而悲壮,甚至不为人所周知的那个时代。

其实对于中国远征军,乃至新一军,兰姆伽,密支那等这些词对于我来说并不陌生,因为在我年少时这些番号和地名就经常回响在我的耳畔。在这里我不得不提到一个人,那就是我的爷爷。当年中国远征军新38师新一军的一员。

爷爷1923年出身于四川北部一小镇,在本地读完小学后先后到南充重庆等地求学。1940年在抗日救国的感照下,原本打算和同学一起投奔延安的爷爷在重庆毅然投笔投戎.后被编入新38师入缅参战.参加过仁安羌解救战.之后随部撤往印度,在兰姆伽进行整训.并先后参加了密支那,八莫等战役.1945年日本投降后进驻广州,其间还接受过一个日本工厂的投降.1946年新一军开赴东北参加内战.据他老人家回忆,四平之战期间因和同学不愿意打内战,与共军交战时大家都朝天开枪.四平战役后与当时很多学生军退伍返回原籍.解放后参加当地土改工作队.土改结束继续在当地任教.2001年因病逝世.

川人自古血性,保家爱国。据史料记载,抗战全面爆发后,川军七个集团军,另有一军一师一旅共40余万人,先后开赴抗战前线浴血奋战. 此后四川每年向前方输送青壮军人,人数居全国之冠.1943年是抗战最艰苦的阶段,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令四川在1个月内征4万五千名优秀知识分子当兵,飞印缅补充远征军。四川无数大中学生和公教人员群情激昂“泣请从军”,很快就有4万多人奔赴前线. “一寸山河一寸血,十万青年十万军”是那个年代最激昂最富有时代感的口号.

从中国军队入缅算起,中缅印大战历时3年零3月,中国投入兵力总计40万人,伤亡接近20万人。中国远征军用鲜血和生命书写了抗日战争史上极为悲壮的一笔。

战后在缅甸,经常会看到日本人前来悼念他们当年在战场上死掉的士兵,日本人甚至连他们的战马都修有纪念碑.而我们呢,在很长一段时间内这段历史不被人提起甚至渐渐遗忘。数以万计为国捐躯的将士长眠在异国他乡。没有墓碑,没有名字,甚至不被人知晓。而活着的老兵,零散的分布在滇缅和其他一些地方.他们中的大部分在平凡.寂寥.酸楚.清苦中度过余生。

这是一段不能忘却的历史,这是一群应该被我们牢记的中国军人,他们是民族的脊梁,他们是民族的英雄。翻开这一段封尘的记忆,让我们追忆往事,珍惜和平. 同样,英雄也应得到尊重和关怀。白骨早已化成泥土,历史常留我们心中。

请大家记住这支充满传奇,悲壮,英勇的部队吧,它组建于民族最危亡的时刻,胜利之后又迅速消失在历史的长河中,以至60年来多极少被人提起。或许若干年后你会在你的后代面前讲述起这段历史.与他们一起俯案在地图上找到同古,仁安羌.找到孟拱河谷.密支那.找到怒江.腾冲,松山,还有那茫茫野人山。。。。。。

中国远征军,一个响彻在滇缅青山绿水间的名字,用生命和尊严弹奏一曲铁血远征曲.让我们再一次重温那支军歌,追寻他们的足迹。

君不见,汉终军,弱冠系虏请长缨,

君不见,班定远,绝域轻骑催战云!

男儿应是重危行,岂让儒冠误此生?

况乃国危若累卵,羽檄争驰无少停!

弃我昔时笔,著我战时衿,

一呼同志逾十万,高唱战歌齐从军。

齐从军,净胡尘,誓扫倭奴不顾身!

忍情轻断思家念,慷慨捧出报国心。

昂然含笑赴沙场,大旗招展日无光,

气吹太白入昂月,力挽长矢射天狼。

采石一载复金陵,冀鲁吉黑次第平,

破波楼船出辽海,蔽天铁鸟扑东京!

一夜捣碎倭奴穴,太平洋水尽赤色,

富士山头扬汉旗,樱花树下醉胡妾。

归来夹道万人看,朵朵鲜花掷马前,

门楣生辉笑白发,闾里欢腾骄红颜。

国史明标第一功,中华从此号长雄,

尚留余威惩不义,要使环球人类同沐大汉风!

谨以此贴献给那些无论信仰.无论国籍.无论党派.有名的.无名的。。。为了中华民族独立和解放做出英勇贡献的人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