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中央社”报道,日本地震发生后,传出利用募集救援基金名义进行诈骗、或乔装成电力或煤气公司职员进入民宅检修索费,及在网络上架设假红十字会网站募款等,利用震灾诈欺事件层出不穷。


据“每日新闻”今天报导,日本警察厅在网站上呼吁民众提防这类诈欺手法。警察厅指出,歹徒假冒实际存在的著名财团法人名义,发出要求捐款的传真,也有乔装成公寓管理业者,诳称“必须进行耐震断路器工程”等名义骗取现金案例。

此外,网络上也出现大量要求把善款汇至虚假团体账户的电邮。


在首都东京地区,警视厅生活安全部指出,震灾后假冒电力或煤气公司职员,进入民宅检查水电煤气后索取高额费用、或以筹募救援金名义传真至各家庭要求汇款的诈骗事件层出不穷,实际被骗走现金的案例也不少,警视厅呼吁民众提防这类诈骗事件。

警视厅生活安全部指出,乔装成东京电力公司职员的1名男子,16日上午造访东京都内1名70多岁老妇的住宅,声称进行震灾后检查,于确认断路器等后,要求支付1万日圆检查费。老妇付钱后,男子宣称“收据稍后会送达”即离去。


“产经新闻”报导,利用同样手法,也有人假冒东京煤气公司职员,进入民宅确认热水器电源等索费案例。报导说,利用传真募集救援款项的诈欺事件也不少,手法是以“灾害紧急救援基金”等名称,假冒实际存在财团法人名义,把窜改汇款账户的传单传真至家户。日本警视厅生活安全部指出,地震发生后一段时间,利用善心诈骗案例增加,是预料中的事,呼吁民众如果发现可疑情况,就近通报警方。


此外,在日本南部的福冈县内,从14日到17日发生多起以支持灾民名义,要求捐出贵重首饰等案例。福冈县警方指出,16日傍晚6时左右,一名20多岁男子访问大牟田市84岁老太太的住宅,出示带来的项链,声称“这是别人捐出来的物品,发生大震灾后希望能捐出值钱首饰”。


老太太不疑有他,随即交给男子2条项链。此外14日当天也有人打电话,要求丰前市1名80岁老妇捐出戒指,但遭她拒绝。福冈县警方呼吁民众,遇到可疑电话或来访者,立刻与亲人或警方连络。日本网络钓鱼对策协会今天发出紧急通报,提醒大众留意网络上已出现乔装成日本红十字会的钓鱼网站。据该对策协会指出,日本红十字会已证实与此一网站毫无瓜葛。



地震发生已经过去一周了,灾区目前没有电力,没有燃油供应,一位100岁的日本老人在逃过大海啸的袭击,却在寒冷的夜晚,被冰冻夺去了生命。宫崎县警方发表的消息说,位于该县气仙沼市一个中学避难所里,这位100岁的老太太于两天前,在早晨没有醒来。她的身上只有一条薄薄的毛毯。当天夜里的气温是零下1度。警方发表的消息说,这位老人是因为体温低下而去世的。换言之,是被冻死的。到昨夜为止,已经有23名灾民在九死一生之后,却在避难所中死去。地震发生已经进入第七天,但是灾区依然缺少燃油和药品,许多避难所一天每人只能供应2个饭团。这个号称富得流油的发达国家,现在却像回到了石器时代。


此次日本东北部发生巨大的地震、海啸灾情,至今已经进入第七天,但是在灾区见到的救难以及救援行动,都异常的松散,缺乏效率,物资缺乏到让灾民挨饿度日,似乎与日本的国力太不成比例。仙台国际机场及其周边还可见到一些自卫队的车辆及人员,临近的灾区名取市则是连这些都没有,海啸过后的世纪末景象,就一直像电影布景一样地摆在那边。失踪者的确切数字和找寻效率也慢慢吞吞的令人难以置信。


更令人难以想象的是物资匮乏的状态,不要说灾区,连临近灾区的市镇,也一样缺油、缺粮、缺水。问题是,海啸受灾区固然长达五、六百公里,但是海啸的特点是不能深入内陆,一般而言两、三公里就很了不起了。换句话说,主要道路并未损毁,运送如汽油、水或干粮等救济物资到灾区或周边地区,不应该是很困难的事。但是从受灾区南端直上仙台市长达两百公里一路上所见都是加油站无油可卖而歇业,大小超市货架上饮水、米粮几乎都付阙如。不要说灾民饿到快撑不下去,连非灾区的民众也缺乏粮食等民生物资,这确实让人觉得匪夷所思。而且,在福岛县以下的灾区,见不到任何外国驰援的迹象。从这些方面可以看出,日本人拘小节而无大义,表面上彬彬有礼,秩序井然,一片“高素质”的景象,可是他们透着冷血和冷漠,对别人甚至对自己亲属的生死都不关心,自私的一塌糊涂。也没见灾民互救,近在咫尺的邻居被困,理都不理,要等几天后自卫队来了才告诉,远在800里外的东京人,忙着抢购囤积食物,丝毫不想灾区人食不果腹的惨境。还有的人急急忙忙办理手续出国,一走了之。


反观南亚海啸发生后,亚齐省省会大亚齐市虽然满目疮痍,但国际救援物资两天后就到达,在废墟中免费发放干净饮水、粮食,灾民都能得到很好照顾。亚齐机场更变成临时救难物资集散中心,饮水、食物、干粮堆得满坑满谷,直升机整日不停起降将救援物资空投到灾区。但此次的日本震灾却看不到同样画面,受困灾民无计可施在地上排出大大的“SOS”字样。日本国土交通省的解释是,沿着海岸的灾区渔港都严重受损,目前也在全力修复,釜石港将于十六日起使用,届时救援物资就可以从海上运进灾区。但震灾发生七天了,还有许多民众挨饿,作为经济大国和发达国家的日本,是出了什么问题吗?更吊诡的现象是,日本的高官也极少在灾区出现,好像这么大的灾难与他们无关似的。


此次地震本身由于震源远在离仙台140多公里的海上(离东京则有三百多公里),所以地震本身对日本没什么影响,真正的影响是随后的海啸,但海啸对陆地的影响距离只是数公里,也就是说每个县市真正的直接灾区都只有临近海岸的数公里宽度,可是为什么这些城市大部分未受到海啸冲击的地区也缺水、缺食物、缺汽油、缺物资呢?而且未受灾的民众、救助安置的灾民都安安静静,规规矩矩地待在指定的避难处、家里,政府机构在平静地上班,记者在认真地报道。结果是灾民们只能惨绝人寰认真地待在原地,等着数量极为有限的自卫队、救助队施以极为有限的帮助,的确让人非常闹不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