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大亚湾核电站位于深圳市龙岗区大鹏半岛,是中国大陆建成的第二座核电站,也是大陆首座使用国外技术和资金建设的核电站。1994年投入商业运行。此后,在大亚湾核电站之侧又建设了岭澳核电站,两者相距1.2公里,共同组成一个大型核电基地。

大亚湾核电基地是中国目前在运行核电装机容量最大的核电基地。两座核电站共四台百万千瓦级压水堆核电机组,年发电能力近300亿千瓦时。大亚湾核电站所生产的电力70%输往香港,约占香港社会用电总量的四分之一,30%输往南方电网。

“为何从未给我们做辐射检查?”“核电站是否储备‘死士’”?日本福岛核电站泄漏事故发生后,位于深圳大鹏的大亚湾核电站也成为关注焦点,当地居民更是担心。昨日下午,大亚湾核电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戴庆宇、核安全专家周建平、核辐射防护专家姚一正、核电应急专家韩敏与核电站周围130余名居民代表首度面对面解疑。他们表示,大亚湾核电站设计标准比福岛核电站先进20年,监测发现当地海水质量跟建核电站之前没任何变化,大亚湾居民可放心游泳吃海鲜。

昨日下午,大亚湾核电站有关负责人及核安全专家与核电站周围130余名居民代表首度面对面解疑。并通报了核电站安全情况。

大亚湾设计标准比福岛先进20年

通报说,日本福岛核电站采用的是上世纪60年代设计标准的沸水堆技术。目前国内包括大亚湾核电站在内的运行核电站普遍采用的是压水堆技术,属于上世纪80年代从国外引进的第二代改进型压水堆技术,其安全性多年来得到了持续改进和验证。

比福岛核电站安全壳大得多

通报说,福岛核电站采用的是40年前的技术,没有安全壳。虽然在2001年前后通过改造增加了一个内层安全壳,但其容量与大亚湾的安全壳相比要小得多,承受放射性物质释放的能力要小得多。大亚湾安全壳设计有氢气消除系统和喷淋冷却降压系统,可以降低安全壳中的氢气浓度,防止氢爆。

选址十里挑一 地壳安全稳定

通报说,大亚湾核电站在选址上充分考虑了地震的稳定性要求和海啸的影响。大亚湾核电基地厂址是从广东沿海地区十多个备选厂址中优选出来的,厂区周围历史上没出现过超过5级的地震,20公里范围内没有6级以上的地震能动层,地壳安全稳定。同时,我国海岸记录到的海啸最高在0.5米以下。

即使失去全部电源也能冷却堆芯

通报说,大亚湾核电站即使失去全部厂内外电源,也能通过自带的气动给水泵和蒸汽排放的形式维持对堆芯的冷却。核电站内装备有为应对丧失应急柴油发电机的全厂公用的第五台柴油发电机。

居民发问

日本地震后你们在做什么

核电站:成立专项组跟进信息,做好防水淹等预案

居民:这两天很多人抢购盐,吃盐能不能防核辐射?

韩敏(核电应急专家):福岛核电站虽然发生部分放射性物质向外释放,但因事发地点离大亚湾及周边地区有3000海里的距离,发生核辐射的可能性比较小。此外,虽然盐里面含有碘,但含量小,即使有核辐射,基本不起作用。

居民:去大亚湾海上捕鱼有没有影响?

周建平(核安全专家):大亚湾周边的环境我们有各种各样的监测手段,环保部门也有一套监测系统,我们曾经从海水的取样进行对比,监测发现海水质量跟建大亚湾核电站之前没任何变化。所以居民可以放心去游泳去吃海鲜,我自己也在享受这些东西。

居民:为什么核电站建成到现在,没有给我们体检一下?

戴庆宇(大亚湾核电运营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原党委书记):其实阳光也有辐射。我们自己也没做辐射检查。在核电站周边有19个监测站,结果证明核电站并没泄漏,跟建站之前的资源本体是一致的。

居民:昨天发生山火,搞得我们整个村的人都跑了,都担心是核电站出问题。核电站这么封闭,我们进入很难,生活安全度到底有多高?

戴庆宇:这是个问题,我们一直在研究,需要跟政府一起来研究解决。不过昨天的山火并不在核电站的范围内,是在周边地区,过火面积不大,并且很快被扑灭,起火原因公安部门已介入调查。

居民:日本地震后你们在做什么?

韩敏:保证基础安全运行,成立专项组跟进相关信息,做好预案准备,比如防水淹的预案。大亚湾基地的生产很安全,设备很高端。三年来我们总共发电30亿万度,并没有发生过一例非计划性的自动停机停堆。主要是把握住安全发电、团队协助、诚信透明、追求卓越等四个原则。

居民:对核泄漏如何防范我们根本不知道,你们怎么进行普及?

戴庆宇:本来核电站有一部分资料,但发得并不多,希望借这个机会多搞一点,这个建议我回去后会向核电站方面提议。

答记者问

万一大亚湾核泄漏,居民该怎么办

核电站:关门窗,听广播看电视,撤离,政府储有大量碘片

记者:万一大亚湾发生核泄漏,居民应该怎么办?

韩敏:把自己隐蔽起来,关上门窗,听广播看电视;然后进行撤离,一般是5公里内,在隔壁街道葵涌虎地排村有一个污染检测站,可以在那附近及时了解相关信息。我们也会跟附近部队立刻联系,增加营救车辆;政府目前储存有大量的碘片,如果出现意外,会给市民发放这些东西。

记者:去年大亚湾也曾被怀疑核泄漏,香港媒体报道后内地媒体才跟踪,大气辐射监控信息能否向居民或媒体及时通报?

戴庆宇:澄清一下,那是燃料棒破损,并没造成外泄。我们聘请了一批香港知名人士作为核电站咨询委员会的委员,是他们把消息泄露出去,然后一些媒体炒作,实际上并没有那么严重。因为我们对外发布消息都要向国家核安全局汇报,由国家核安全局掌握。不过信息公布是个好建议,但一周公布一次太密,我们争取向上级部门申请,一个月向市民公布一次。

记者:日本福岛留下50名死士,大亚湾是否有这样的储备人才?

周建平:大亚湾有应急值班队员、运行人员、解救人员,这些人员都是经过严格培训的,若发生意外,有关人员会在现场进行落实相关措施。我们肯定比日本福岛做得更好,日本自卫队的队员开始什么都没做到。

韩敏:我们一年365天都有应急指挥人员在值班,每年还有2―3次的综合性应急演练,这些应急指挥人员是从核电站几千人中挑选出来的,先由领导提名,再经过审核,培训的时候我们已经讲清楚,出现意外情况,他们需要达到什么样的要求。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