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亚樵(1887年-1936年9月20日),字玉清,民国时期著名刺客,出生于安徽合肥磨店乡(磨店乡也是晚清重臣李鸿章的出生地),其父王荫堂是一位医生。


王亚樵早年参加同盟会,武昌起义后,曾与乡人李元甫、王传柱等在庐州举事响应,后失败,亡命上海,在上海组织安徽同乡成立同乡会,并以此为基础,创建斧头帮,与黄金荣、杜月笙等互争地盘。在江苏军阀齐燮元与浙江军阀卢永祥的混战中,王亚樵支持卢永祥,并于1923年11月12日组织手下刺杀了齐燮元任命的淞沪上海警察厅厅长徐国梁。之后王亚樵接受卢永祥的任命赴湖州任浙江纵队司令,其门生有后来的军统头目戴笠、国军将领胡宗南。


卢永祥被齐燮元、孙传芳打败,王亚樵先后流亡广东、香港,后又返回上海,“4·12”事件后王亚樵对蒋介石非常不满,1931年7月23日,王亚樵策划了在上海北火车站刺杀宋子文,因派出的刺客将宋的秘书唐腴庐误为宋本人刺死,使宋子文逃过一劫。之后王亚樵又策划在庐山刺杀蒋介石,因蒋戒备森严未果。


淞沪抗战期间,王亚樵积极配合十九路军抗战,派水手携水雷炸伤日舰“出云”号。淞沪停战后,王亚樵与朝鲜志士尹奉吉合作,于1932年4月29日在上海虹口公园日本天皇诞辰庆典会场放置炸弹,河端贞次(日本驻沪居民团行政委员长)当场被炸死;白川义则(陆军大将,一二八事变日本上海派遣军司令)身中多枚弹片重伤,送院后死亡;植田谦吉(陆军中将,第九师团长,后任关东军总司令)被炸断一腿;重光葵(日本驻华公使,后任日本外相)被炸断一腿;野村吉三郎(海军中将,第三舰队司令)被炸瞎一眼。


1933年,蔡廷锴、李济深等发动福建事变另立政府,与蒋介石中央对抗,王亚樵于是赴福州参加。福建事变失败后,王亚樵与华克之等人再次筹划刺杀蒋介石,1935年11月1日,国民党中央四届六中全会召开期间,华克之、孙凤鸣等以记者身份混入会场行刺,但蒋介石当时未到场,孙凤鸣于是改向汪精卫行刺,对其连击三枪。


蒋介石对此非常震怒,要求军统戴笠缉拿王亚樵,王的部下余立奎等人相继被捕,王亚樵不得已出逃广西,投奔李济深,李济深将其安排在梧州自己的老家中避难,军统一时鞭长莫及。戴笠后来以10万大洋及释放余立奎为条件买通了余立奎之妻余婉君,1936年9月20日,余婉君赴梧州约王亚樵见面,王不知有诈如约前来,被埋伏在四周的军统特务枪杀。


这位具有爱国心、讲义气的抗日反蒋锄奸的传奇人物,由于其采取的是极端手段,故人们对他的看法褒贬不一。听说王亚樵被杀身亡,蒋介石如释重负,而还在延安窑洞里的毛泽东则评价王亚樵“杀敌无罪,抗日有功。小节欠检点,大事不糊涂”。




在风雨飘摇的近代,乱世中横空杀出―条好汉,此人来自安徽,一百把斧头将上海滩杀得昏天黑地,这个神秘的人物行踪飘忽、神出鬼没,屡屡出于不凡。


封建余孽他杀,党政要人他杀,日本鬼子他杀,贪官污吏他杀,汉奸特务更是他的下酒小菜。他挥刀举枪马不停蹄,一路畅通杀得好不潇洒,从合肥杀到上海,从上海杀到南京,从南京杀到武汉、福州、香港、南宁……一言以蔽之,天上飞的地下走的。上至达官贵人下到爪牙爬虫,没有他不敢杀的。


民国刺案:


直系军阀派任的股沪警察厅长徐国梁在上海浴室被刺;


国民党军事委员会委员长蒋介石在庐山险道枪击,亏他老蒋命大.


日本驻华公使重光葵一条大腿失踪,从此金鸡独立;


财政部部长宋子文在上海沪西站死里逃生,终生布下阴影,


日本海军第三舰队旗舰“出云”号在浦东被炸;


日军侵华早期最高司令官白川大将在所谓“淞沪战争祝捷大会”被炸出5米多远,命归西天;


汪伪政府外文次长唐有壬签定卖国协定惹祸杀身;


大汉奸汪精卫在国民党六中全会会场连中三枪,留下后来致命的伤;


张学良引咎辞职来到上海戒烟,“迎接”他的是一枚取去引信的炸弹。这是警告使东北3000万同胞沦为奴隶的民族罪人张学良,希望他能重整军队,与日寇决一死战。


他,就是被日本人称为"人间魔鬼"的斧头帮帮主王亚樵。


沈醉先生曾风趣地说:世人都怕魔鬼,但魔鬼怕王亚樵。蒋介石一提这个人,假牙就发酸;戴笠若是听说这个人又露面了。第一个反应就是检查门窗是否关好。而汪精卫的肋巴骨硬是被王亚樵这三个字活活敲断的。连上海滩超级恶霸黄金荣、杜月笙一类流氓泰斗遇上王亚樵,也得赶紧绕着道儿走。


三十年代在上海从事地下工作、王亚憔的重要助手之一、建国后任国务院某部负责人的华克之后来也曾说过:“……王亚憔既未通读‘马克思列宁主义’,也不相信‘神与国家’。他有平等思想,同情劳动人民,否认一切权威。为了救人一难,不借倾家荡产,万金一掷;听人家几句恭维,也可拔刀相助,不计后果。他是一个精神旷达,乱七八糟的好汉....."


此人极具传奇色彩也颇具个性,早期参加同盟会,同国民党政客、安徽咨建设厅长张秋白有过工作关系,但王亚樵对张的为人极为鄙视,曾警告张秋白要永远同他保持一里路的距离,若是见面,定揍不饶。一天,张秋白外出,适遇王亚樵走来,躲避不及,好硬着头皮往前走,并推出一副诌笑同王亚樵打招呼。王破口大骂:“混帐东西,竟敢跟我走在一条路上”举起拐杖便打将过去,张秋白―言不发,抱头鼠窜。


一九二五年以后,王亚樵因随卢永详参加直皖大战兵败回到上海,加入了国民党。一次部分党员在霞飞路召开会议。王亚樵与上海警备司令杨虎意见不一发生冲突,因王个子矮小,竟爬上凳子抽了杨虎两个巴掌,这位握兵千万的司令深知王亚樵难对付,不敢还手,悻悻窘极。


王亚憔的刀枪几乎触动了中国大地上他所能光顾的所有的阴暗角落,也因此遭受了来自日、伪、特、帮数重势力的围追捕杀,蒋介石悬常百万收购王亚樵的人头;汪伪政权派出特务层层布防,欲置王亚樵于乱枪之中;日本谍报机关步步紧迫,屡没陷阱引诱王亚樵投身罗网。钦差杀手戴笠(曾是王的结拜义弟,是王举荐他入黄埔学习)针对王亚樵足智多谋刚烈勇猛而又善感多情的特点,深知强攻难以得手,逐采用阴险卑鄙的手段将他骗杀。


1936年3月,戴笠亲自带领20多名特务前往香港,追杀王亚樵。王亚樵带着20多名亲信骨干悄悄潜往广西梧州。


戴笠追捕未果便把魔爪伸向他的部下,以绑票的方式把王的部下余立奎从香港抓到南京,关进了监狱。9月间,余立奎的小老婆余婉君突然由香港来到梧州,对王亚樵说,她在香港生活困难,要求来梧州居住,以便就近得到王亚樵的接济。余立奎是跟随王亚樵多年的老部下,淞沪抗战时曾任第19路军补充团团长。王亚樵念余立奎是追随自己多年的老部下,至今仍在狱中,就同意了余婉君的要求,让她搬到梧州居住。余婉君的突然到来,并且有许多令人生疑的言行,引起了同志的怀疑,他们都提醒王亚樵要对她特别注意。王亚樵则不以为然,他认为余婉君是余立奎的亲属,不能过疑,否则对不起朋友。王亚樵哪里料得到,余婉君此时已为戴笠所收买。


原来,自余立奎被捕后,余婉君和孩子居住在香港,生活费用由王亚樵提供,所以余婉君知道王亚樵在梧州的地址。戴笠手下的特务侦知这一消息后,用10万元收买了余婉君,特务们还答应捉到王亚樵后即释放余立奎。余婉君为重利诱惑而出卖了王亚樵。她奉戴笠的命令来梧州找到王亚樵后,便在暗中向特务们报告王亚樵的行踪。


9月20日,余婉君假说有事,约王亚樵到她家去商谈。王亚樵不知是计,只身前往。这时,戴笠手下10多名特务埋伏在余婉君的住处。王亚樵一进门,特务便向他脸上撒了一包石灰。王亚樵双眼被石灰灼烧得不能睁开,但仍顽强地空手与特务们搏斗。10多个特务一拥而上,对王亚樵枪击、刀刺。王亚樵身中5枪,被刺3刀,当场殒命。特务们杀死王亚樵后,又残忍地用刀剥下王亚樵的面皮,拿回去向戴笠表功。在撤退途中,为了灭口,特务们又杀死了余婉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