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身边的她——我的娃儿他妈!(参赛)(玉龙追梦军团)

在3.8妇女节之际,瑾以此文献给我相濡以沫,风雨同舟,同甘共苦共患难20年的娃儿他妈!

————题记




对于一个男人的结发夫妻,有很多种叫法,官场上叫太太,军队里叫夫人,有点档次叫妻子,普通百姓叫老婆。可是,我生活在底层,一个农民,卖烧饼的,就叫娃儿他妈。

叫娃儿妈妈很亲切,很实在。比如,我卖烧饼收摊回家,问邻居:“我娃儿他妈哪里去了?”邻居会很热情的往旁边一指:“在那边,小卖部打酱油!”


那一年,我23岁,经历了初恋,二恋,三恋后,工作无依靠,爱情无着落,在家里侍弄着我的一亩三分地。有一天没有烟钱,在地里拔了一筐蒜苗去街上卖,刚刚到街上,遇到一个铁哥们,他和我一样,刚刚失恋,上街来卖了几个鸡蛋,要请我喝酒,一斤老白干下肚,我去菜市场,已经没有地方摆摊了。跌跌闯闯,晃晃荡荡,我提着一筐蒜苗在菜市场转。猛不然撞在一个人身上,抬头一看,是一个眉清目秀的高个子女孩。说高个子是针对我而言,因为我只有一米五,而这个女孩看起来有一米七。我忙嚅嚅连声的赔不是:“对不起,对不起,我没有看到!”

女孩腼腆的一笑,问我蒜苗好多钱一斤,她全要了。我心里一喜,这不,我烟钱有望了!

“你帮我提我大姐家吧,就在街边。”姑娘对我说。

我红着脸问她(其实我喝了酒,脸本来就是红的):“可以先给我一块钱卖烟吗?”

我接个钱买包烟,慌忙点燃一支抽上。

姑娘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跟。来到她大姐那里,我的妈呀,原来是我们一个村的,她大姐女儿还是我的同学,今天出嫁,办九大碗。同学今天出嫁,我可没钱送礼,红着脸不敢收蒜苗钱。同学也帮我打圆场,说:“你读了13年的书,村上你的毛笔字写得最好,帮我写喜字和喜联吧!”

我的强项来了,铺纸研磨,刷刷刷,一挥而就。那姑娘是我同学的小姨妈,看我写毛笔字,不时地问这问那,读了好多书啊,今年几岁了啊,做什么事情啊,家里怎样啊?问来问去,问了几个月,她的户口居然落进了我家的户口!

户口进了我家,我们的感情也在升华!感情升华来,升华去,一年多后,她就当了我的娃儿他妈,哈哈哈哈······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的娃儿他妈文化不高,可是知道有文化的好处。结婚后,我们生活很无赖,有时买盐巴都要等母鸡下蛋,从牙缝里抠一点钱,娃儿他妈都要买一些养殖方面的书给我看,原来娃儿他妈早有打算,村里河边有一百多亩闲置的鱼塘,娃儿他妈早就和村里说好了,要承包下来。

承包鱼塘后,我们经营得很好,我们每天卖鱼都数不赢票子。

钱一多了,村民就眼红了,有一次打渔,村民们来疯抢,我挺起自己一米五的个子和他们打了一场,当然,吃亏的肯定是我我!后来我进了医院,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终于捡回一条小命。鱼塘也不敢搞了,就转了出去。

娃儿他妈是凉山人,劝我去她们那里发展,说那里的人民憨厚朴实,生意好做,于是我们举家来到娃儿他妈这里。娃儿他妈的娘家人对我们很好,帮我们在城里买了房子,我找不到合适的事情,就在家门口摆了个烧饼摊,还好,生意不错,一家人就这么和和美美的过着日子。我们一家人很幸福,我也很满足,有时候想着想着,我就笑出声来,惹得顾客也莫名其妙的跟着我笑!


我的娃儿他妈很懂事,对我很宽容。我的烧饼摊做好了,闲暇时我也写点诗歌,散文什么的,经常在刊物上发点豆腐块。这下好了,就这么个小县城,我的名气大了,烧饼更好卖了!文化馆经常叫我去开会,又结识了很多男男女女的文学朋友,经常聚会。

有一个县报的女记者,刚刚大学出来,对文学发了疯。每每写点东西就要来找我斧正,一来二去,我们的感情好像有点深入了,当时我已经是两个娃儿的爸爸了,可是有些感情是难以控制的啊。有一天,女记者给我打电话,要我去公园,说有几首写给我的诗,要让我看看,我二话没有说,撂下烧饼摊就骑起那辆除了铃铛不响哪里都在想的自行车去了公园。

女记者的诗很露骨,说是写给我的,其实就是爱情表白。我们高兴的谈天说地,谈理想,谈事业,谈爱情······不知不觉公园里的路灯亮了,我们忘情的拥在一起。猛然,我感觉到我的娃儿他妈的身影在我眼前闪了一下,吓得我忙不迭地骑车回家。回家后不久,娃儿他妈回来了,脸色不好看,可是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问我吃饭没有?我不好意思地上床蒙头就睡,晚上,娃儿他妈对我说:“你是两个娃儿的爸爸了,应该懂事了!”然后什么都没有说。一直到现在也没有说什么,我知道娃儿他妈在给我面子,我每每一想起来就感到无地自容,经常在心里暗暗发誓,今后在也不正眼看一下女孩子。当然,看我的娃儿他妈例外!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我的娃儿他妈很爱我,尽管她言语很少,我却经常感受到她给我的爱。我们很相爱,可是牙齿和舌头也有咬住的时候。有一次为了一件小事,我们吵了起来,我甩门准备出去找朋友喝酒,娃儿他妈在气头上,用脚踢了下门,把我的手压在门缝上,疼得我汗水直流。我强忍做泪水出去喝酒,回来后,下了我一大跳,娃儿他妈的手掌里穿着一根打毛衣的针。我忙把娃儿他妈送医院。事后我问她,为什么那么傻?她腼腆的说:“压你的手了,你肉疼,我心疼,只有让自己的肉疼来减轻心疼啊!”唉,多可爱的娃儿他妈啊!


我的娃儿他妈对我的身体很是照顾,对我在朋友面前的形象也很是保护。这么多年来,我的身体从刚刚结婚时的瘦瘦弱弱,到现在的精精壮壮,都是娃儿他妈长期照料的结果。我喜欢喝酒,经常酩酊大醉,娃儿他妈总是劝我,开导我。可是,我这么夜听不进,改不了。记得有一次,有朋自远方来,我们喝了三天三夜,我人已经消瘦得不成人形。晚上,朋友去睡觉了,从来不喝酒的娃儿他妈问我:“喝酒有什么用?”我没有回答,娃儿他妈就拿去酒柜里的一瓶60度的二锅头一饮而尽,吓得我出了一身冷汗。当然,娃儿他妈醉了,说了一晚上的胡话,不过口口声声都是:“你能喝,我也能喝!”就这样,通过娃儿他妈身体力行的开导,我现在就喝点养身酒,再也不敢烂酒了!


我的娃儿他妈对儿女的教育也很细心,很严厉。由于我要守烧饼摊,儿女的教育基本上落在娃儿他妈的身上。文化不高的娃儿他妈也看儿女的课本,不懂就问,经常去讨教儿女的科任老师,到现在,也能写点东西,有时候,她陪同儿女一起写作文,我看了看,还是很有水平了。娃儿他妈还对我说,我写点什么东西,都是豆腐块,她今后要写我们一家人的是,要写长篇小说!呵呵呵呵······


我们的幸福还在延续,我们的小日子还在好好的过,有一天我问娃儿他妈:“下辈子我在也不叫你娃儿他妈了?”

“为什么?”娃儿他妈一脸不高兴。

我坏坏的说:“下辈子我要长本事,不烤烧饼了,我要叫你太太,叫你夫人······”

“我不喜欢!”娃儿他妈说,“你还是叫我娃儿他妈!”

哈哈哈哈,我这傻傻的而又可爱的娃儿他妈啊!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2011.3.19.19:42于潜心斋!

本文内容于 2011/3/20 13:41:50 被周朝阳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