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日之间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存在争议是无法回避的事实




资料图:《海国记》佚文手稿






资料图:钓鱼岛归属铁证《海国记》



3月7日,中国外交部长杨洁篪,在全国人大举行的记者会上谈到,中方已多次要求日方切实防止再次发生类似去年发生的那样的事件,从而维护两国关系的大局。那么,这段时间,日本方面是怎样做的呢?


户籍迁移为哪般据近日日本共同社等媒体报道,从2011年1月至2月20日,共有约570余名日本民众申请将户籍转入北方四岛(俄罗斯称南千岛群岛)、竹岛(韩国称独岛)、尖阁列岛(即我钓鱼岛)等有争议岛礁。其中约有20名日本市民(多为靠近钓鱼岛的日本冲绳县石垣市市民)要求将户籍迁移到钓鱼岛上,藉此宣示日本对钓鱼岛的所谓“主权领有”。


无独有偶,2011年1月10日,日本海上保安厅向去年9月钓鱼岛“撞船事件”中的中方船长提出1429万日元的索赔要求,作为在事件中两艘日本巡逻船的修理费。另外,进入2011年后,菅直人内阁的主要成员,从内阁官房长官到外务大臣,仍然在反复对外强硬宣称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菅直人本人就在新年伊始的日本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声称,钓鱼岛“一直处于日本政府的实际控制状态”,“这一切一直没有改变,以后也不会”。


事实上,类似的“反攻倒算”动向在风波未止的2010年后半期就已出现了。例如,日本政府在2010年年底决定在2011年3月将其周边的25个岛屿国有化(登记为“国家财产”),以作为“划定大陆架面积和确保海底资源的据点”。这些岛屿之中就包括中日之间存有主权争议的钓鱼岛。同期,日本文部科学省要求将所谓“尖阁列岛(即我钓鱼岛)是日本固有领土”写入日本教科书。此外还有,新《防卫计划大纲》出台的当天即2010年12月17日,冲绳县石垣市议会通过条例,将每年的1月14日设立为该市的“尖阁列岛开拓日”。


如此这般,连同每年2月7日的“北方领土日”(日俄之间的争议岛屿)、2月22日的“竹岛日”(日韩之间的争议岛屿),日本在有争议的岛屿问题上都有了敏感的“纪念日”。日本的这些对外“表演”,说起来目的并不复杂,无非是混淆是非,对外扰乱国际试听,对内满足右翼保守势力的心理诉求以及部分不明真相的国民的民族主义情绪。就钓鱼岛问题而言,还有刻意制造可以依据国内法处理“事件”、以及钓鱼岛主权无争议等假象的目的。


“一国的棋子”与“双边的毒瘤” 日本想使用钓鱼岛这颗战略棋子谋取本国安全利益的最大化,但实际上这颗棋子只能是嵌在中日关系上的一块毒瘤,最终深受其害的恰恰会是日本自身。钓鱼岛“撞船事件”被用来制造防华口实钓鱼岛“撞船事件”为日本制定防华倾向浓厚的新防卫大纲提供了所谓“依据”,为日本右翼保守势力集团排斥异己而通过亲美防华的安保方针铺平了道路。


日本的新防卫大纲,比以前任何一次防卫大纲都突出强调“岛屿防卫”并规划了实际措施。新大纲宣称,为对付所谓岛屿遭受攻击的事态,加强西南群岛的防卫态势,日本将增加潜艇、导弹防御系统,提高快速反应能力,在不设防的离岛(远离本岛的偏僻小岛)适当部署部队,确保在周边海域的海空优势,随时应对同时或连续发生的多种事态。正如日本主流媒体所解读的那样,很明显这些防卫西南群岛的所有措施——前出部署、正面盯防和岛链围堵,几乎都是用来针对中国的。钓鱼岛“撞船事件”逐渐平息之后,日本仍然不忘以“事件之鉴”散布“中国威胁论”,在临近钓鱼岛的海域大搞日美联合军事演习,企图利用日美军事同盟来威慑和防范中国。


近年来,日本有意识地增强了对西南岛屿的关注,并且在多次军事演习中均进行了所谓的“夺岛演习”,而钓鱼岛被认为正是其假想岛屿之一。继2010年 12月日美联合举行史上最大规模的代号为“利剑”的军事演习后,今年1~2月日美又举行了多场或多或少都与所谓的“岛屿”相关的大型军演。除此之外,日美 与印度还将于今年4月再度进行代号为“马拉巴尔”的联合军事演习,演习的地点位于靠近钓鱼岛的冲绳海域。下一个目标:驻守钓鱼岛?


2011年1月24日,菅直人首相在国会的施政方针演说中特别提到,新防卫大纲“将加强对西南地区、岛礁的应对能力。为加强海上保安,要加快更 新大型巡视船等来努力充实体制。研究加强海上警察权”。实际上,在此之前,日本防卫省已决定在冲绳县的与那国岛、石垣岛、宫古岛等岛屿部署陆上自卫队了。 今后,日本是否会直接针对钓鱼岛加强军力部署值得关注。日本觉得在与韩国和俄罗斯实际控制的岛屿争端问题上吃亏又丢脸,其外交政策也遭到来自国内的多方批 判。


那么,“失之北隅、取之西南”,日本很容易推导出如下一厢情愿的结论:三大领土争议中,就剩下一块在日本的实际控制中,所以需要抓紧实施“控制 工程”;现在不对钓鱼岛进一步加紧控制,难保将来不会出现闪失;而如果对钓鱼岛真正加强了实际控制,中国也会无可奈何,吞下苦果。


当前,日本对钓鱼岛的所谓“主权”管理,主要是通过海上保安厅的巡逻舰进行“常态巡逻”,在空中配置P3C飞机进行不定时巡逻。与此同时,海上 自卫队还要出动2~3艘军舰在岛屿周围海域巡航,从而组成由中心到外围、由海上到空中的多层次立体防护网。自钓鱼岛“撞船事件”发生以后,加快对钓鱼岛的 有效控制,对日本的有些人而言不仅紧要,而且急迫,从其官方到学界、媒体都不乏对钓鱼岛进行加紧有效控制的主张。例如,时任外相前原诚司等民主党议员、薮 中三十二等前外务省高官、北冈伸一等知名专家学者,都公开主张加强实际控制措施,甚至主张要在钓鱼岛上常驻自卫队。他们认为,岛上现在只有一些灯塔之类的 设施,而常态的巡视警戒活动并不能确保对岛屿的有效控制。他们称,钓鱼岛列岛中最大的钓鱼岛有四平方多公里,至多可以常驻上百人的警备部队,至少也可以实 现有人值守的态势。


小岛遮不住,毕竟大局重中日之间在钓鱼岛主权问题上存在争议是无法回避的事实。缘其如此,才有昔日中日两国领导人之间“搁置争议、共同开发”的默契。然而,日本民主党上台后却高调否认双方存在“搁置争议”的政治默契,而且不计后果地依照日本国内法拘留了中国船长。


个中原因复杂,关键的一点是政治互信和协调机制的缺失;其次还有民主党的一些年轻政治家对中日关系历史缺乏深刻的理解和长远的考虑,对中日领导 人过去在钓鱼岛问题上的高度智慧没有足够的认识和尊重。日本不但在钓鱼岛问题上联美制华,还常常利用一切可能的多边场合,将钓鱼岛争端“国际化”,特别是 联合一些与中国存在领土主权争议的东南亚国家,意图组织针对中国的斗争联盟和包围圈。中国的立场是“邻有所恶、我有不为”,以君子的态度慎思慎处有关问 题。


反观日本,计较于眼前所得,精明于局部打算,常常蚕食巧取,得寸进尺。正因为如此,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的挑动和算计才能如愿得逞,美国用钓鱼岛 的一条小鱼不但绑住了日本,甚至也困住了中日两条大鱼。 “撞船事件”撞出了中日关系的“内伤”,要使伤口愈合还需付出较长时期的艰苦努力。但现在,中国方面还看不到日本有任何积极的和建设性的举措。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