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关闭
关闭

扫码订阅

步入通胀时期的政府债券正在失去对投资者的吸引力,约3万亿美元规模的中国外汇储备亦在试图调整其美国债券投资策略。业界从其近期持续减持之举中“嗅”出些许端倪。

日,美国财政部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今年1月份中国减持美国国债54亿美元,这是中国连续第三个月减持美国国债,共抛售206亿美元。其中,中国一改上月增持美国长期国债53.9亿美元,为减持74.75亿美元。

美惊呆:中国终于出手减持美债3万亿

美惊呆:中国终于出手减持美债3万亿

中国外储连续三个月减持美国国债尚不多见,而不久前,全球最大的债券基金管理公司太平洋(601099,股吧)投资管理公司(PIMCO)全部抛售了其所持美国国债。曾有过PIMCO“血统”的中国外储首席投资官朱长虹如何践行其一贯的债券投资逻辑呢?

不过,“中国不可能放弃配置美国国债,PIMCO的言行未必就是真理,对中国也不具示范效应。”3月15日,一位接近决策层人士表示。

“抛长购短”债?

美国TIC数据显示,1月份,中国大幅减持长期美国国债74.75亿美元,但增持机构债37.18亿美元,最终仍减持37.89亿美元美国长债;但总体上减持美国国债54亿美元。

这可能只是中国外储在有限选择下的一个小转身:控制增量,用到期的新钱购买短债,即长债换短,降低平均周期。

美惊呆:中国终于出手减持美债3万亿

美惊呆:中国终于出手减持美债3万亿

独立经济学家谢国忠观察到中国外储投资策略的这种微调,他说,美国国债已经步入熊市,虽说债券投资操作变得越来越难,但至少要开始调整结构久期。

据谢国忠分析,目前中国外储的做法是降低平均周期,长期国债到期后,再用新钱买短债,降低平均周期,换言之是长债换短。目前,受日本地震影响,避险资金或许会暂时推高美国国债价格,但接下来政府债券很可能会进入熊市。“比较好的投资选择或是换股票吧。”他说。

事实上,中国外储的债券投资策略调整较为明显,如TIC显示,去年10、11、12三个月来,中国共增持美国长期国债132.71亿美元,减持机构长期债券65.04亿美元。不过,进入1月,中国外储却反向操作,减持美国长期国债74.75亿美元,增持机构债37.18亿美元。

工银瑞信基金首席经济学家陈超说,调整是必然,政府债券是对抗通缩时必配的资产组合,通胀起来之际,反而股票看涨,美国股市回报率相对较高,那么就意味着政府债券未来几年的收益不会太高。投资者避险情绪下降,自然会适当减持政府债券。

不过,一位接近央行人士说,对中国外储来说,目前还没有比美国国债更合适的投资品种;也无需拘泥于细节,增持或减持都是正常的市场操作,业界对于减持无需做过多的解读。

但是,此次“小转身”让人联想起2010年中国外储对美国债券“高抛低吸”的两次战役,如去年5、6月份减持美国国债,以及7、8、9月的连续增持。

其时,5、6月份间正值美国10年期国债收益率下降,价格走高之际,外管局开始幅度不小的减持。在去年6月中国减持美国国债240亿美元,其中,抛售的长期国债高达212.23亿美元。

值得注意的是,彼时PIMCO与中国外储的投资方向颇为一致。PIMCO也由于收益率大幅下跌,该公司联席首席投资官、有“债券天王”之称的比尔·格罗斯于去年7月份减持了美国政府相关债券,同时加大了新兴市场债券投资比重。

而此次PIMCO抛售美国国债的决定被投资专业人士称为符合逻辑的明智之举,甚至猜测此举或导致更多投资者效仿,格罗斯称当前美国国债收益率对投资者已无吸引力。

但由于美国TIC数据略有滞后,人们还看不到中国外储2月的投资操作;因此很难判断PIMCO与中国外储在新一轮的减持操作中,孰先孰后。

通胀周期下的外储策略

美国国债对中国巨额外储来言是爱恨交加。某种程度上,无奈的中国外储也只可能是小小转身。因为没有哪个市场与经济体可以 “消受”得了庞然大物一般的中国外储。

现在的关键问题是,随着经济周期的变化,政府债券不再被投资者视为必配的资产组合,伴随着加息预期升起,政府债券或就此疲软不振。中国外储自然不会听之任之,但其操作又不能对债券市场产生大的影响。因此,摆在决策者面前的难题是,特殊经济周期下,外储投资战役如何打下去?

中国人民银行研究生部部务委员会副主席汤敏认为,在世界经济开始复苏时,很可能出现一个世界范围内的通货膨胀。此情况下,通过传统的国际货币之间的互相转换并不能规避外汇储备的投资风险。

目前的外汇储备资产中包括美元、欧元、日元等多种货币,投资于各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的政府类、机构类、公司类等多种金融产品。就此,外管局表示,多元化投资组合中,不同货币、不同资产类别之间此消彼长、互补平衡的效果明显。

汤敏建议,不妨选择一些政治上较稳定,又有着丰富自然资源的发展中国家,以投资基础设施开路,配以资源开发、进出口加工等以企业群主导的多种投资合作模式。

也有人提议用外储去海外购买实物,央行副行长、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近日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的经济观察会上则表示,去海外购买石油、铁矿石、兼并土地等,可谓“知易行难”,因在现货市场上买大宗商品,会迅速抬高其价格,而这些商品的容量与我国外储的容量相比太小,购买实物短时间内仍有限。

也因此,中国外储或只能在金融市场上“大象起舞”,美国国债或是最不坏的选择。

香港沃德资产管理公司董事局主席卢麒元说,美元进入加息通道,债券收益率将生变,现在是减持美国国债的时候;但基于中国大规模的现状,不可能完全跟进,只能把握债券收益时点,择机“对冲”。令人担心的是,在欧洲债券方面,旨在稳定局面的外储在反向操作大量增持。“但现在真不是持有任何政府债券的时机。”

国家行政学院决策咨询部副主任陈炳才说,这是个无解的命题,试想让外储投哪里呢?币种结构限制了中国的选择很有限,把美元换出来并非明智之举,因为哪个市场也不及美元市场大,除了欧洲,但欧元似乎更不及美元安全。

建行银行高级研究员赵庆明说,TIC数据未必一定准确,其不像会计数据那么精确;更多时候,我们的判断是和数据“躲猫猫”,外储尽量不让业界知道美元资产持有量。他估计全球外储结构中,美元资产占比65%-70%之间,欧元30%,其他10%左右。

中国外储的结构也大致如此。他建议,不妨在存量方面实现保值,卡住增量,调整存量结构。不过,币种多元化的困难在于需根据不同国家不同币种未来走势,以及资产形式不同趋势适时调整。

而不久前,外管局对外透露其外储经营策略——坚持长期、战略的眼光,综合考虑国家对外支付、国际货币和金融体系的发展趋势、主要国家经济和金融市场潜力等多种因素,优化配置货币和资产结构并适时调整。

目前,“我国外储形成以美元、欧元等国际主要货币为主体,适度分散化、较为稳定的多元化货币结构,既可以满足对外支付和资产配置的需要,也可以利用不同货币组合来分散风险。”外管局称。

值得注意的是,外管局并不使用外部基准,其投资基准确定了货币、资产、期限和产品分布的结构和比例,是其投资过程中衡量某项资产或投资组合构成与收益的重要参照指标。

据此,外管局认为,与国内外同行业水平相比,其外储经营管理的策略研究、投资决策、交易执行体系、业绩评价、风险管理和内部控制架构均处于前列,已经较为成熟和完善。

外管局的“十二五”外储运营目标是,进一步深入研究和评估外汇储备经营的风险承受力,继续加大对投资领域、产品和工具的研究,坚持长期战略性的投资理念,在审慎评估的基础上稳步推进多元化投资。

不过,“通胀经济周期下,把这些钱交给巴菲特,可能也很难跑赢市场。”赵庆明说。

谢国忠说,问题症结是回到原点——加大汇率弹性,减缓资金流入和外储投资压力。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