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55年1月15日下午,毛泽东在中南海驻地丰泽园召集刘少奇、周恩来、朱德、陈云、彭德怀、彭真、邓小平、李富春、陈毅、聂荣臻、薄一波等中央领导,主持召开了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专门讨论创建我国原子能事业。


这是一次绝密会议。会议没有文字记录,也没有拍摄照片,目前唯一可资参考的是1955年1月14日周恩来总理在约见李四光、钱三强谈话后写给毛主席的报告,以及上世纪80年代中期为编写《当代中国的核工业》一书由亲身经历这次会议的时任地质部党组书记、常务副部长的刘杰和著名科学家钱三强同志所作的回忆。


毛泽东主持会议。会场气氛自始至终活跃而热烈。会议听取了著名物理学家钱三强、地质学家李四光介绍核物理和铀矿地质学的工作汇报。会议经过研究讨论,最后做出了发展原子能事业、研制原子弹的决定。这天,自然就成了共和国历史上极为重要、具有特殊意义的一天。而 1月15日 也就自然成了中国核工业创建纪念日。


毛泽东落座前同李四光、钱三强握手,他笑着开宗明义地说:“今天,我们这些人当小学生,就原子能有关问题,请你们来上一课。” 显然,领袖们是想从科学家这里得到可靠的依据,然后再确定决心。


期间,毛泽东看着放在桌上的铀矿石,十分疑惑地询问:“你怎样证明它是铀矿啊?”


为了形象直观地介绍对核辐射的测量,钱三强还对铀矿标本作了放射性的演示。他把带去的事先准备好的自制盖革计数器放到会议桌上,又把一块铀矿石装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从桌旁走过。这时,只听盖革计数器马上发出“咯啦”“咯啦”的声响。


在亲眼观看了汇报人带着放射性探测仪进行探测演示发出嘎嘎响声之后,毛泽东开心地笑了,他信服而自豪地笑言:“我们发现铀矿了。”接着,他又以肯定的口吻充满希望地说:“现在我们有了铀矿,我们现在有很多的铀矿还没有发现,还没有勘探啊,我相信我们中国还有很多的铀矿,我们国家也要发展原子能。”


他说 “解放以来,我们也训练了一些人,科学研究也有了一定的基础,创造了一定的条件。过去几年其他事情很多,还来不及抓这件事。这件事总是要抓的。现在到时候了,该抓了。只要排上日程,认真抓一下,一定可以搞起来。”


接下来,毛泽东深思熟虑地指出:“我们今天要比昨天更强大,我们不仅要有更多的飞机大炮,还要有原于弹。在今天的世界上,要不受人家欺负,就不能没有这个东西。”


随后,毛泽东看了看在座的各位,发问道:“你们看怎么样?”稍许停顿后胸有成竹地强调说:“苏联方面已经来信,愿意给我们提供援助。现在苏联对我们援助,我们一定要搞好!我们自己干,也一定能干好,我们只要有人,又有资源,什么奇迹都可以创造出来!”


就在这次会议之后,一系列变化开始悄悄发生。中国的原子能事业在极其困难的条件下走过一条艰苦卓绝的道路。


在不到十年间的1964年10月 16 日 15时,中国第一颗原子弹成功爆破,发出了惊天动地的巨响!


正如1988年邓小平同志在谈到我国必须发展自己的高科技、在世界高科技领域占有一席之地时所特别指出的 “如果60年代以来中国没有原子弹、氢弹,没有发射卫星,中国就不能叫有重要影响的大国,就没有现在这样的国际地位。”


1983年,中国第一座核电站——秦山核电站动工兴建,这座30万千瓦核电站只引进了部分关键技术,其余均为中国自行设计、自行施工、自行制造。接着,主要引进法国设备的大亚湾核电站也开始建设。


秦山核电站和大亚湾核电站相继于九十年代建成,并投入安全运营。在此之后,大亚湾核电基地又续建新的一组100万千瓦双堆核电站;秦山核电基地也续建二期、三期工程。在江苏连云港,引进俄罗斯技术的田湾核电站正在施工之中。辽宁、山东、福建、海南、江西、湖南等省也在积极筹建核电站。


中国于1984年正式加入国际原子能机构,并先后同十多个国家签订了和平利用核能的合作协定,同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开展了核技术方面的合作与经贸往来。中国还积极参与国际间防止核扩散的行动,在核出口中,中国一贯坚持用于和平目的,接受国际原子能机构安全监督。中国的做法受到国际社会的普遍赞赏。


专家告诉我们,一座1000MW e 没有采用污染控制技术的煤电厂每年平均产生并排入大气约44000吨硫氧化物和22000吨氮氧化物,另外还有含重金属和放射性的320000吨灰尘 含400吨有毒重金属 。与之相反,一座同样1000MW e 的核电厂,根本不释放有害气体和其他污染物,它所引起的电站工作人员人均辐射剂量比乘飞机旅行所引起的还低。每年只产生约30吨乏燃料和800吨中低放废物。


核电是安全的能源,这已是世界能源界一致公认的结论。自1986年切尔诺贝利事故之后,再无一例类似核事故发生。这种高度安全的运行纪录,在能源工业发展史上,包括常规电厂、煤矿、油井、水坝等,是绝无仅有的。


然而, 3月11日的日本大地震影响,该国两座核电站的5个机组停转,日本政府为此已宣布“核能紧急事态”,并于12日首次确认福岛核电站出现泄漏,大批居民被疏散。


核泄漏一般的情况对人员的影响表现在核辐射,也叫做放射性物质,放射性物质可通过呼吸吸入,皮肤伤口及消化道吸收进入体内,引起内辐射,y辐射可穿透一定距离被机体吸收,使人员受到外照射伤害。身体接受的辐射能量越多,其放射病症状越严重,致癌、致畸风险越大。


据环保部网站消息,环境保护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总工程师柴国旱17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中国的核电站在设计中充分考虑了防震和防海啸能力,所有新建核电厂都考虑了预防和缓解超设计基准事故(包括严重事故)的措施,中国的核电站是安全的。


根据中国核安全法规HAF102-2004的要求,国内所有新建核电厂都考虑了预防和缓解超设计基准事故(包括严重事故)的措施。我国新建核电厂在预防和缓解严重事故方面已做了许多改进,其安全性能满足国际原子能机构和我国现行核安全法规的要求,具有较高的安全水平。


日本强震后的核泄漏对有核国家敲响了警钟,专家称福岛核电站"放射性烟羽"或将遍布北半球。虽然所含的辐射量非常低,不会危害人体健康。但中国及周边国家居民疯狂抢购碘盐却隐现了人们对核辐射的极度担忧。这使得人们对核工业的发展质疑更多。而在中国思考能源安全问题的大背景下,核电再度被置于聚光灯下。


在人们纷纷议论国外传统的核电站技术是否安全之时,中国自主研发的第四代技术的核电站,本月底或者下月上旬有望在山东荣成开工建设,整个项目加上科研的投资达50亿元,建设期约4年。


中国环境保护部核与辐射安全中心、核安全设备监管技术中心主任田佳树表示,我国核电站“门槛”比世界平均水平要高,核电站的选址也更加保守、安全,所选厂址均远离火山、地震多发和高发区,避开地质断裂带和人口稠密区。核岛坐落完整的基岩上,抗震标准、防洪标准等都做到“高一级”的设防。


有业内人士指出,此次日本地震及福岛核泄漏事件,正好为我国核电建设敲响警钟,并且使得我国核电建设规划更加关注第四代核电技术的研发和应用。


从长远看,核能是资源无限的能源。如果裂变堆采用铀钚循环的技术路线发展快中子增殖堆,由于快堆能把铀 238转变为可裂变材料钚 239,从而把天然铀的利用率从热中子堆的1%左右提高到60%—70%,则全世界铀资源将可供人类数千年之需。在更长远的将来,能源开发将更多地寄希望于受控热核反应即核聚变堆的应用。热核反应技术如果获得突破,聚变反应堆核电站一旦商用成功,将可望为人类“永远”解决能源需求问题。


1955年的1月15日,当一代伟人毛泽东在中南海主持召开中共中央书记处扩大会议时,更多考虑的是国家强大与国防安全。我们虽然不知他老人家当时是否预见到当今中国与世界所面临的能源紧张和能源安全,但却可以欣喜的告慰他的在天英灵,在新的历史时期,中国在越来越多的领域和平利用核事业支持国家的发展和建设,使之在保障国防安全和能源安全方面都做出新的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