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打九天前,咱们一衣带水的东邻“友邦”发生了大地震之后,在网上随意点击,都能看到铺天盖地的图片和文字,说那“友邦”之地的民众很淡定,很具素质。他们经过了这场生死悬于一线之间的大难之后,依然如故地带着一张不悲不喜、荣辱不惊的脸孔,彬彬有礼、温良恭谦,井然有序地排着队或等待撤退、等待被救;或领取食物;或者,干脆便是在超市的收银台前大包小包地等结账付款……

然后,我们的不少很“精英”的同胞就要捶胸顿足了,就要惊羡不已了,就要哀我等庸人愚民的不争了,言辞凿凿地说:这就是差距,这就是我们的劣根,这就是我们近两三百年来所以落后的根本原因,等等等等。言下之意,此等事也就是放在了“友邦”民众的身上,要是换作我等庸人愚民,大致就一定会痛哭流涕,怨声载道,更一定会乱成一锅滚粥了。

这就让人颇有点不解了,且不说三年前我们也确曾遭遇过汶川之灾,也没有因此就怨声载道,更没有乱成一锅滚粥;只说那些“友邦”民众的临场表现,就真地是一种群体素质极高的体现了吗?很没来由地就想起了小品中王小利的那句“我,我保证不哭行吗?”——敢情这保证不哭,竟然就是一个人或者一个民族莫大的优点了?

以我看来,“友邦”民众那不惊不诧的淡定表现,一,不是优点;二、不是缺点;三、这只是特点。

因为民族是由具体的、许多个个体的人所组成的,所以,这民族原本就和个体的人一样,也具有不同的性格和特点。这性格和特点和该民族的地理条件、历史经历、经济状况、人文环境等众多的因素有关,其逐渐形成的过程,可就更是个相当复杂、不是三言两语便能表述清楚的事了。

东邻“友邦”地处火山、地震、海啸等自然灾害的多发地,又缺少矿产之类的自然资源(一言蔽之,算是鸟不拉屎的一块地吧),而人口又众多,是世界上难得的几个过亿民族之一。这里的人,要说为了生存,为了争一点有限的财物资源动辄就会舞刀弄枪地动粗,原也不奇怪,可以理解。明治维新之后,他们开始将目光放向了远处,自己人变得团结起来,凭着他们的踏实、肯干、隐忍、聪明(这可真真是人家的优点),走上了富强之路。问题是虽然富了点,却还是摆脱不了岛国上多灾又少物的命运,遂向外扩张侵略,想实现他们真正的大国梦想;然而侵略总是有伤天理的,所以结局很惨,我就不多说了。

从这简短的叙述中,我们倒也不难看出这是个什么样性格和特点的民族,即肯干、踏实却又野心勃勃;隐忍却又排外;谦和(对内)却又冷漠(对外);自卑(对自己岛国的条件)却又自大(对自己今天的经济),真地是一个矛盾的高度结合体。

这一性格恰如同一个出生贫寒,住得又闭塞,却偏偏还挺肯干,凭自己的本事挣到了几个钱的暴发户,生怕人看不起,又打心眼里看不起别人,以彬彬有礼的外表遮掩了冷漠无情的内心,以点头哈腰的热情礼貌来掩饰其高度的戒备和警惕。——震后那些“友邦”民众的表现,不正是那种性格特征的高度写照吗?

所以说,就算哭又怎么啦?痛时喊两嗓子,并不表明你就不是条汉子!

而别的民族的特点,我们又有什么非得向其学习的必要呢?打一比方:西方人吃的牛排是半生不熟的,这就是他们的特点;我们又何必听到据说生牛排更营养的传言,便也学着吃生的呢?如果我吃不了,边吃这生牛排边还吞几颗氧氟沙星,“精英”们是不是也认为这就是我的劣根性了呢?

话题再扯远一点。我向来认为: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优秀的民族——没有之一,因为纵观历史,其他和我们同时出道的民族,大体都“挂”了,都知道今天的印度人已和古印度人两样了,今天的埃及人也早不是古埃及那回事了,什么条顿、维京、巴比伦之类除了看书或者玩游戏,我更是很少听说;为什么我们中华民族却经历了五千年的风风雨雨,出过那么多的败类混蛋,并让那么多的胡人外虏侵略过,其文化和人脉还是一代一代地传承下来了呢?如果只有劣根性,我们是不是也早就歇菜了?

所以烦请“精英”们动辄要以劣根性来指责我等庸人愚民时,顺带也提一下什么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魂,什么才是我们中华民族特有的特质和优点,要知道,那才是我们民族几经风雨都长盛不衰的真正原因所在!

我只知道一点,起码这种所谓的淡定,绝对不是我们的民族之魂,装大尾巴狼毫无意义,故不学也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