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肖生


這次日本東北的大地震,把台灣人的心都震到與日本人一起,同悲同喜。


報紙與電視媒體,連篇累牘地報導震災的最新消息;台灣搶世界各國之先,捐款2億8千萬日幣,至今在日本網上傳為美談;台灣藝人還編歌,齊聲合唱為日本災民祈福,連馬總統也應邀在歌中說了幾句話;某在野黨立委主張台灣應該降半旗以示哀悼,甚至批評馬總統不該在日本震災發生時到台東洗澡云云。


台灣朝野對於鄰國遭遇的橫禍,何啻仁至義盡,就差沒披麻帶孝。


有看倌道:「台灣信教的多,見到鄰國發生天災,大家起了慈悲心,也是情理之中嘛!」這話固然沒錯,但見著台灣上下同此一慟,規格之大,總讓小生覺得裡頭頗有值得玩味處。


是因為日本震災死人太多了?


日本東北地震迄今,統計出來的數據,死亡連同失蹤者,一萬六千人。以日本戶政單位的效率,這個數據恐怕變化不會太大,日後死亡人數就算增加,也只是把失蹤變成死亡,大概不超過兩萬人的規模。


當年印度洋大海嘯,死人卅萬。受害的也大多是鄰國。台灣有人主張降半旗了嗎?


汶川大地震,光是學生就死了三萬。台灣有人主張降半旗了嗎?


是因為與日本經貿關係密切?


小生自有印象以來,台灣對日貿易始終處於逆差,最新數據是三百億美元,至今沒看到逆轉的趨勢。也就是說,日本人一直在賺台灣的錢。


相反地,台灣對大陸貿易一直處於順差,去年的統計數據為八百多億美元。


我們賺飽了大陸的錢,大陸汶川的大地震,台灣藝人編了甚麼歌了?


有看倌說:「不肖生你這神經病!***拿飛彈對著我們,日本人沒有,我們當然要同情日本。」


這位看倌稍安勿躁。***只是把飛彈端出來,還沒真打;***至今沒鬥過、殺過台灣人,倒是日本人佔領台灣時真殺了幾萬人,這帳得怎麼算?


對於台灣上下的熱情關懷,日本人自然是銘感五內。小生看了一下日本網友寫的評論,「除了感謝還是感謝」,不,是「除了感謝,還有些飄飄欲仙」。感謝之外,不忘吃我們一下豆腐,說「台灣親日是聞名的」。


好了,說我們親日,我們認了;那你日本親台否?所以小生認為,台灣的親日,近乎無條件。所謂的無條件就是說:日本人再不把台灣當回事、再把台灣視若無物,台灣人仍是親日。


在台灣,「日本」是一個符號。這符號代表了「好」。台灣滿街的髮型設計屋,十有八九標榜日式,儘管誰也說不出來日式的髮型到底是個啥。小生前一陣子見到超市擺放了一包「素雞」,也說是「日本的」,至今莞爾。


「日本」這符號還代表「流行」。台灣人愛取洋名字,這已經不稀奇;但連東洋名字也拿來充數,這就堪稱一絕。小生認識一個台灣姑娘,問她取了啥洋名,她說自己是「TOMOKO」,小生看她的本名,遍尋不著她名字裡「李淑芬」三字與「TOMOKO」的聯繫。


「日本」這個符號還代表「美」。對於台灣小姐,你可以這樣稱讚:「妳長得好像日本女孩喔」,小生敢與網上諸君打賭:這效果絕對正面。哪個不識相、甚至不怕死的網友可以試試,當面說一個台灣小姐「妳長得好日本味」與「妳長得好台灣味」,比較一下反應,必能驗證小生此言不虛。


日本的經濟不振已經將近廿年了。日資企業在台灣招人,起薪並不高;赴日工作也不容易,但日文一直都是台灣人熱衷學習的第二外國語。台灣人對日文的喜好,遠非經濟效益可以說明。小生也學日文、也留日,但最終仍在歐美公司工作,十幾年下來,日文對小生形同雞肋。對於其他前仆後繼學日文的台灣同好,小生至今參不透動機。


正因為日本二字在台灣,是這麼一個擁有眾多美好意義的符號,所以台灣人會對日本的震災加倍感同身受。對,小生沒說錯,是「加倍」感同身受。不只要捐錢、不只要表達慰問,還要藝人大合唱、叫嚷降半旗。只因震垮了日本,就等於震跨了台灣人心目中的伊甸園。


小生也捐了錢,只因小生當初留學日本領的是日本公費,如今有能力了,於情於理該還給人。但對於台灣草木同悲的反應,一頭霧水之餘,試著歸納理由如上述。愛讀小生文章的大陸網上諸君,也別那麼奇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