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然乌湖畔的“军车医院”(二)

老兵光远 收藏 22 20426
导读:五、 投身前沿 火线入党 由于然察军用急造公路在素有“世界屋脊”之称的西藏高原,于1961年底才修竣的,路况非常差;前线的参战部队要在高山密林中攀登爬行,后勤保障的汽车部队则要在军用急造公路与大山脉中穿行,而前往东段参战的153团5连、130师338团,更要翻越海拔5300m的达秋拉山方能到达瓦弄作战区域。 载着人员、装备要爬行翻越米拉山、酉西山、怒江山的车辆,不论是前苏联的嘎斯51型,还是美国产的大道奇T234型,都会因为路长坡陡、空气稀薄,发动机充气量少又时间处于低速行驶高速运转,频繁出现“开锅

五、 投身前沿 火线入党

由于然察军用急造公路在素有“世界屋脊”之称的西藏高原,于1961年底才修竣的,路况非常差;前线的参战部队要在高山密林中攀登爬行,后勤保障的汽车部队则要在军用急造公路与大山脉中穿行,而前往东段参战的153团5连、130师338团,更要翻越海拔5300m的达秋拉山方能到达瓦弄作战区域。

载着人员、装备要爬行翻越米拉山、酉西山、怒江山的车辆,不论是前苏联的嘎斯51型,还是美国产的大道奇T234型,都会因为路长坡陡、空气稀薄,发动机充气量少又时间处于低速行驶高速运转,频繁出现“开锅”现象,随之而来的便是散热片损坏、散热器胶管老化破裂……

然察公路的颠簸会使大小客货车辆(当时部队首长乘坐的是嘎斯69型小轿车和美国小吉普)的横直拉杆的和尚头松动、半轴螺丝断损、前后钢板折断、轮胎被各种奇形怪状的路基石顶穿、油箱因颠簸振动而磨破,这些故障对运行车辆 而言少一个螺丝钉都会影响行车安全,对汽车修理工来说仅仅是“小菜一碟”。

经常义往返察隅、昌都、成都、拉萨的数百辆次途径然乌的车辆,几乎每天都会有十辆八辆的进站维修,全部由我统筹安排,调度修理工和车、钳、铣、铇、焊、锻、胎各工种工作,并且以身作则,夜以继日的抢修过往车辆,保证武器弹药、军需物资和主副食品能顺利运抵察隅前线。

昌都军分区各级首长经常来视察、指导工作,汽修站的野外作业情况屡受好评。为此,汽车连党支部于1962年8月10日,在然乌汽修站专门召开支部大会,研讨我火线入党的问题。在会上,党支部书记廖学海将我的工作表现和思想状态向与会的支委、党员进行了全面的介绍后,接着说:“现在请在座的同志对殷光远同志入党一事发表意见。”






李旭如中尉技术副连长首先发言:“对殷光远同志在汽修班的工作情况谈以下几点:他不仅能以身作则地完成汽修工作,而且还能全面统筹安排全站各工种的工作,保证了全站完成军运任务的协调性;他能吃大苦耐大劳树大德,汽修过程中出现的难啃的硬骨头,他自己默默地去攻克技术上的难关;他在技术上是全面的,1957年从总后驻渝办汽车技术学校毕业后,分配到汽车连工作至今,有丰富的汽修实践与经验,1960年全军学习南京军区的郭兴福中尉副连长(郭兴福是1948年参加解放军)的教学法,他参加了西藏军区在拉萨举办的汽车部队技术大比武。1961年任昌都军分区后勤部汽车驾驶员教导队的汽车理论教员兼修理助教,负责汽车理论与实践的培训。教导队在邦达草原进行野外汽,车驾驶教练期间,地方国营劳改农场有一台“红旗”拖拉机的发动机无法启动,经几名拖拉机维修高手检修未果;殷光远同志被请去会诊,研判后认定为发动机压缩比偏低所致,更换气缸垫后,柴油发动机立即正常启动了;在场的藏族领导伸出大拇指不停地感激的说:金珠玛米,亚莫!亚莫!!(大意是解放军好)从此以后,教导队全体干部与学员都知道殷教员的技术真棒。

善于总结经验,团结同志。维修站的少数职工是部队的混合编制,拿工资吃饭,着装随意,思想有些涣散。例如,焊工杨成恩,在焊修汽车连自编20号嘎斯51型车的油箱时,没有按操作程序用烧碱浸泡清洗油箱,而是仅用湖水简单清洗后便对漏处施焊,导致油箱爆炸冲上天空50余米,所幸未造成人员伤亡。针对这一事件,殷光远同志召开站务会,研讨、总结了对特殊工种在野外操作的安全措施,尤其是电焊、锻造工种,同时要求大家在使用液压千斤顶时,切勿用砖头、石块而应使用木板垫起高机,并将车轮用三角木碾好后方能进行拆修工作。

在政治思想工作先行的情况下,他能以人为本,适当照顾职工返昌与家人团聚,使现役军人和职工团结一致,搞好军运,抗击印军入侵起到了应有的作用。”

汽材员陈顺童接着发言:“作为殷光远同志的入党介绍人,我对他的状况较为了解,我非常认同李旭如支委的说法;现在谈点我个人对殷光远同志的看法:该同志一贯认真学习毛主席的‘老三篇’、《解放军报》、《解放军文艺》、《高原战士报》、《汽车与公路》等政治性、技术性、文艺性的报刊书籍,还主编了《高原汽车兵》的话戏,反映了长期战斗在川藏高原钢铁运输线上的汽车兵,与天斗、与地斗、与叛匪斗的勇往直前的大无畏战斗精神,该节目在1959年12月昌警宣传科组织的文艺汇演上荣获三等创作与演出艺术奖;他报道的昌都驻军帮助藏族同胞收割青稞的文章也在《高原战士报》上发表,文章虽小却反映出了真切的军民鱼水情;此外,他还在《汽车与公路》杂志上发表了一篇题为《对嘎斯51型汽车盘式手制动的修理体会》一文,由此可见,该同志具有又红又专的思想品德和技术能力,我完全同意他入党。”

接着,王开泰中尉副连长、四排代理排长裴应宏、修理班老党员锻工李禄发、二排徐洪业班长等也相继作了发言,他们都一致肯定我在反右斗争、平息叛乱的军运中,立场坚定、工作积极,团结同志,经常为全连朗读社论文章并编写连队板报;尤其是这次在然乌湖汽修站,为过往参战的故障军车不分昼夜地进行抢修,作出了突出贡献,大家都异口同声的说:“同意殷光远同志入党。”

最后,我的入党介绍人、党支部书记——廖学海指导员作了总结性发言:“殷光远同志是1956年总后驻渝办汽车技术学校招收的学兵,该学校是为全军的汽车部队培训维修人员,要求达到3-4级工的技术水平并能独立工作;1957年毕业后分配到昌警汽车修理排(也称汽修所),在经历了57年的反右斗争、58年的大跃进、人民公社以及三年自然灾害等全国性的政治运动后,与他一起分到汽车连、步兵157团的少数同志在政治风浪中被大浪淘沙了,而他在这些政治运动中立场坚定,在平叛斗争中也是十分积极的。

汽车修理排缩编为班,仍然是工薪制人员与现役军人混合编制,工种齐全,职工欧阳德同志为斑长,他为中士副班长,欧调汽修厂后,他晋升为上士班长,能大胆管理并处理好职工与现役军人的工作与思想。

技术上,无论是实践还是理论他都是拔尖的。在努力学习“老三篇”的基础上,以政治挂帅,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掌握革命的方向盘。1960年,西藏军区举办大比武、参观军队及地方汽修厂的技术革新,昌警只派出两人到拉萨,其中一位便是殷光远同志:1961年,昌警成立汽车驾驶教导分队,殷光远同志任教员,主要为汽车连、昌警所辖的各步兵部队培训汽车驾驶员,他较好地掌握了这些城市兵的特点,采取因人施教的方法,在汽车理论与修理教学中,获得学员、车管科、教导分队负责人的一致好评;1962年4月,全军对汽车、坦克、军械现役军人展开技术等级评定,由于他爱阅读学习技术刊物与书籍,如《汽车与公路》、《苏联汽车修理手册》等,并能学以致用,被评为昌警汽车部队唯一的一名五级汽车修理工。总之,殷光远同志在汽车理论与修理技术上是一个又红又专的全面人才,尤其在此次中印反击战的军运保障工作中,更加凸显出他在野外组织汽修的管理技术水平与全面组织能力。我的补充意见谈完了,在座各位若没有不同意见,就请殷光远同志发表感言,随后举手表决。”

“感谢大家充分、,离肯定我的成绩,如果说我有成绩也是党的培养和同志们帮助的结果,其实我没有那么完美,还有很多不足之处……今后,不管能否批准我入党,作为军人,我要在中印反击战中冲锋陷阵,不能让军装沾上污点。我要更加努力的学习毛主席的著作,学习《中国共产党党章》,承认党的纲领和章程,认真履行党员的义务,以共产党员的标准,严格要求自己,用毛泽东思想武装头脑,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不惜牺牲个人利益,为实现共产主义事业奋斗终身。”

我以非常激动的心情表态后,廖学海指导员环顾了坐在帐篷里参加支部大会的党员同志们说:“现对殷光远同志入党一事进行表决,预备党员不举手(只有发言权,无表决权),正式党员请举手。”

“在座的正式党员全部举手通过”。汽车连党支部组织委员,1948年入伍的王开泰中尉副连长,在清点举手的正式党员后说。廖学梅大尉指导员在支部大会上说:“殷光远同志入党表决已全票通过,虽是火线入党,也应该按程序报后勤党委审批,如上级党委批准,其党龄以一1962年8月10日开始计算,现宣布散会”

六、正义之师 大获全胜

凡参加中印边境地区自卫反击战的指战员们都知道这场战争。是在喀喇昆仑山和喜马拉雅山地区的特殊环境下进行的。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高原严寒,地形险峻,气候恶劣,交通不便,人烟稀少,经济落后的条件下作战的典型战例!称之为“世界屋脊之战”。东段作战地区,山高谷窄,路险林密,翻越大山峻岭,涉急流险滩,穿芒芒原野,气候多变。西段作战地区,平均海拔4500米,主要山峰在6000米以上,地表裸露,终年积雪,严重缺氧,气候酷寒。这些,气候条件和气候环境,严重影响着军队作战行动,部队集结,机动,指挥和协调困难。战地容量小,容易发生非战争减员,武器技术性能难以正常发挥,后勤供给十分困难。为此,战胜恶劣的自然环境,成为夺取战争胜利的关键。

印军自以为技术水平好,动用直升飞机和火车参战,后方运输线短,后备兵团机动快,补给方便,号称“是打遍欧亚的劲旅”。

因为印军在边境处于有利条件,所以,印度政府早就在制造舆论及进行军事部署。印度总理尼赫鲁常说的西起不丹边境向东延至西藏察隅的所谓“麦克马洪线”。中国历届政府从未承认。1959年9月8日,周恩来总理在给尼赫鲁的行文中说:中国政府绝对不承认所谓的“麦克马洪线”。其间尼赫鲁在1951年2月至1957年间,以无理要求一中国领土总面积约有12.5万平方公里,相当于一个福建省的面积!

印军从19,61年至1962年9月,先后在中印边境东西段的兵力部署如下:

东段有第七旅4个营部署在克节朗地区,炮兵第四旅两个步营配属在棒山口、达旺地区,第四师战术司令部及1个营位于吉糖、下地地区,第五旅8个营分布在“苏班里地区”,“酉安边区”和“鲁希特”,第四军军部和第四师师部位于提斯普尔,第62旅等等。

西段有114旅以五个营分散布置在边境全线。其中1300人分布在入侵的43个据点,旅部及1个营驻于列城。

印军在这场战争中的指挥军官有第7旅旅长季-普-达尔准将,第62旅旅长希尔-辛格准将,第4军军长考尔中将……….

印度位于亚洲次大陆,面积2974700平方公里,二战胜利之前为英国的殖民地。有10个大民族个几十个小民族。印度族占百分之四十六点三,印度语,英语为官方语言。公民主要信奉印度教,***教,***和佛教等。西北部为山区,与我国西藏的察隅、瓦弄边境接壤。

印度是世界文明古国之一,1947年8月13日宣布独立。第一任总统是拉金德拉•普拉萨德(1884年~1963年)。1950年1月26日,建立共和国,全称印度共和国,第一任总理为贾瓦哈拉尔•尼赫鲁(1889年~1964年)。首都新德里,现人口约8亿。

印度陸军原是英国殖民地军队。沿袭英军的基本制度,其部队带有浓厚的封建和殖民主义色彩,而印军又是资产阶级的雇佣军队。参加过二战,在北非、南欧、东南亚诸城作过战,自吹嘘为打遍欧亚的劲旅,尤其是与我军作战的第4师号称“王牌部队”。是印军编制、装备、训练的试点部队。

印度政府继承与扩大英帝国主义的衣钵挑起边境战争。在1962年10月2日,尼赫鲁总理在新德里声称:印度政府要以军事力量对付中国。12日他公开下令,要把中国军队从印军侵占的中国领土上全部“清除掉”。14日,印度国防部长又声称:要同中国打到最后一个人、最后一枪一弹。紧接着,他又乘飞机赶到靠近中国边界东段大量增兵。17日、18日,印军入侵我国东段与西段边境,向我边防部队进行猛烈炮击,挑起了大规模的边界武装冲突。

毛主席指示:对印军的入侵,决不退让,力争避免流血,犬牙交错,长期武装共处……

中央军委对反击作战指出:军事指挥工作,政治动员工作,后勤保障工作,务必精心策划,周密组织,切实做好。冈时指出,此次,同印度反动派作战,事关国威军威,务求初战必胜,只能打好,不能打坏。

根据毛主席及中央军委的指示,西藏军区组成了“西藏军区前线指挥部”。其指挥成员有西藏军区司令员张国华、副司令员邓少东、赵文进、司令部参谋长石伴樵,政治部主任吕义山、后勤部副部长于一星等,主要负责东段指挥。

在东段,西藏军区前指指挥8个步兵团,3个炮兵团的兵力,向达旺河以南西山口——邦迪拉地区反击。

为加强东段地区的作战指挥,组成昌都地区的丁指。由54军军长丁盛、副军长韦绕泰、军副政委钟池、政治主任兰亦农、昌都军分区司令员郄晋武和130师师长董占林等组成(简称“丁指”)。指挥4个团的兵力,向瓦弄反击。西藏山南、林芝分区部队,在东段中部地区反击,以配合主要方向作战。

在西段以新疆边防部队组成“新疆军区康西瓦指挥部”。由新疆军区少将副司令员何家富负责指挥,新疆军区前指指挥1个步兵团的主力,在班公洛地区反击。

陆军130师师长董占林,于1962年11月3日到察隅,又于14日与昌都军分区司令员郄晋武一同到前沿现场勘察。1962年11月6日,陆军54军军长丁盛 将军 抵达 察隅。“丁指”决定388团副团长姜显臣、153团团长盛嗣勤等,分别带电台渗入侦察印军纵深,了解道路和印军的部署。

陆军130师、昌都军分区前指所辖部队及其他的部队,于1962年11月16日4时发起战斗。与此冈时,陸军134师、135师分别以炮兵部队配合以上部队攻击瓦弄(瓦弄早在1942年即为英帝 国主义侵占,印度独立后,又驻军强占,印军以一个连的兵力据 守,印度政府挑起边界争端后,又逐步增兵进犯。1962年入侵“麦克马洪线”以北的呷林公等地并设哨所)。对入侵中印边境东段中方瓦弄地区的印军11旅进行自卫反击作战。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以上三个作战区域是在三个不同的时段进行反击的。即是在1962年6月、10月至11月发生在中国和印度边境的战争。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历时80天。我军在西段全部清除了印军入侵的43个据点。东段则进到了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以南靠近传统习惯线附近地区。










图7,张国华中将司令员(图左)与新疆军区少将副司令员何家产(图右)合影

在中印反击战中,我军全歼印军3个旅,基本歼灭印军3个军。另歼印军5个旅各一部。俘印军第7旅旅长季•普•达尔准将。击毙印军第62旅旅长希尔•辛格准将。据有关部门的统计歼灭印军8900余人,其中俘敌502名,缴获各种火炮300余门,坦克10辆,汽车400辆,“水獭式”运输机2架,苏制米格4型直升飞机1架,各种枪6300余支(挺),及其它许多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在整个反击战中,我军共伤亡2400余人。

这场战争,以我军获全胜。正如西德《世界报》所说:“简直像风卷残叶那样击败印军。”印军惨败而告终,使第一任总统和总理无法向印度人民交待,两位相继于1963年、1964年活活气死,命归西天。

1962年12月1日始,我军回撤至1959年11月7日,中印双方实际控制线,我侧20KM以内。

中共中央和毛主席决定在中印边境进反击战,完全是处于迫不得已,打是为和平,不打又不能和,打不赢也不能和,打过头又影响和,是把军事斗争、政治斗争、外交斗争结合起来。作到有理、有节、有利取得了胜利。

1962年12月6日,根据“丁指”的指示,昌都军分区后勤部为配合中印双方,在12月13日,交换伤俘的问题。特命令昌都分区汽车连组织20辆车到察隅。其任务有三点:一是在昌都载有关医护、翻译、保卫人员等到察隅俘虏营,为双方交换人员作好各项准备工作。二是将印军的伤俘人员运送到接近瓦弄飞机场,交给印军的接收人员。三是将我军参加伤俘交换的工作人员及我军的伤病员载运回昌都,并将伤员送到陸军75军医院进行治疗。

汽车连受命后,由大尉连长王志良和大尉指导员廖学梅紧急召开连务会研究决定。由王开泰中尉副连长带队,执行此次任务的20辆汽车,随王副连长执行此次任务的有1958年内江入伍的一排雷登明上士班长,二排1956年泸洲入伍的徐洪业上士班长,三排1958年从威远入伍的黄君良上士班长,杨全辉下士,还有1961年由彭县入伍的高中生游全义下士是黄班长的副驾驶员。统一为苏联的嘎斯51型汽车。因察隅是急造军用公路。路窄不好会车,我军汽车部队内部军事交通规则规定:往返于然察公路的各类车型,不分左右行车,不分下坡车让上坡车,不分车队让单车(首长乘座的指挥车例外),一律重车靠山,空车靠路边,视其路面宽窄,在有人员指挥的情况下,可重车先行,亦可空车先行。因此,只能用机动性灵活的苏式嘎斯51型汽车。并指示王开泰副连长所带车队,一定要去看望,然乌汽修站的同志们,了解汽修站的有关情况。

王开泰中尉副连长是云南省晋宁县人,于1948年9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延安革命圣地、西北军区汽车13团,18团都是任汽车部队的驾驶兵,在部队服役期间,由于作战勇敢,工作积极肯干,出色完成工作任务,于1956年7月11日加入中国共产党。曾先后荣立二等功一次,三等功三次。







图8,王开泰副连长个人照片

1951年王开泰同志所在西南军区所辖的汽车18团被汽车16团、17团各分3个连,被撤消。他又到汽车17团7连当驾驶兵,在支援西藏的运输任务中,西南军区在汽车部队开展安全超额立功受奖运动。此次,运动的主要指标是:一是必须超额完成部队下达的运输任务;二是必须做到人、车、物资三安全;三是要延长车辆使用寿命,超额完成行驶里程;四是要尽量节约油、材料。……由于他严格按上述标准要求自己,努力完成运输任务,在这次运动中,超额完成指标荣立二等功。在汽车17团只有两人立二等功,他是其中之一,与此同时,交通部授予他二等奖章一枚。








图9,王开泰同志获二等奖章

王开泰副连长是一位老练的汽车驾驶兵出身兼作基层军交运输队伍的指挥员。他长期战斗在西藏高原的钢铁运输线。汽车连党支部坚信他能顺利完成运送印军战俘等任务。

王开泰副连长所"带的20辆车,披星载月,日夜兼程,汽车兵手握方旋动的方向盘。以对党和人民的赤胆忠心,于1962年12月10日安全抵达察隅。经“中国红十字会”统筹安排,将20辆车给予统一指挥,载送印军伤俘人员到瓦弄机场附近。






图10,红十字会在欢送印军回国

1962年12月13日,中印双方交换伤俘,部队全部武装进入隐藏的工事内,做好安全保卫工作,凡是机场负责移交伤俘的工作人员,无论是领导、医护、翻译、保卫等,都穿着从内地赶运来的“中国红十字会”的服装,佩戴着中国红十字会袖套。

因为“红十字会”是国际性救死扶伤的救济团体,战争时期救护伤员,和平时期拯救遭受灾难、陷入困境、苦于疾病的人们。它的创始人是瑞士人亨利•杜南。在他的呼吁下,1864年在瑞士日内瓦举行国际会议,决定设定红十字会。会徽是白色旗正中缀一鲜红的十字,这是为了纪念杜南和他的祖国对创立该组织所出的贡献。中国红十字会成立于1904年,1919年加入国际红十字会。今天,是中印双方交换伤员的仪式,所以,彼此应戴上具有国际性的红十字标志的袖套。

医院的医护人员给印军伤俘换上新衣服、新帽子、给伤俘重新换了药和抱扎,还给部份伤俘理发、乱脸。他们显得更精神,有的伤俘走不动,工作人员把他们抬到机场,伤俘集中机场后,发给每人一听饼干和2.5kg水果糖。给吸烟者发2盒“上海牌”香烟。

在机场,有的伤俘握着医护的手,含着热泪说:“谢谢你们救了我的命,你们是大大的恩人,我要告诉我的妻子和儿子,中国人民是我们的朋友,要世世代代友好!”有的伤俘还拿出全家合影,送给护理人员留念。

在当日1时左右,印方接伤俘的3架苏式米格直升飞机慢慢地降落在瓦弄机场,飞机编号为:B1591、592、593。14日,印方又飞来6架米格直升飞机,作昨天的3架外,另3架的编号为:B2535、587、594。是以印度“红十字会”出现,两次共接伤俘180余人,其余伤俘暂留瓦弄,仍由我方负责。当记者问伤俘的生活、治疗情况时,他们异口同声的回答:“中国人民对我们像亲人一样,吃的是大米饭和油饼,细心给我们治疗,当中国人的俘虏真幸福”。有的俘虏还说:“如果尼赫鲁还要叫我们来打中国,我们就插白旗投降,因为你们对我们太好了”。还有一个印军的少校军官与俘虏营的管理人员临别时说:“我们有两个想不到,一个想不到我们印军会这样快被你们消灭;第两个想不到人民解放军的政策会这样好”。也有人发誓:“我是一个印度人,恒河的水是最纯洁的,我可以捧着恒河的水向中国人民发誓,我们在中国的生活是最愉快的、最美好的。就是尼赫鲁在场,我也敢当面对他这样讲”。有的握着我们战士的手说:“中国军队说话算话!”也有的喊着:“中印人民友好万岁!”

1962年12月21日,我军将在瓦弄自卫反击战中所缴获的飞机、大炮、各种武器弹药移交给印军。并遵照军委的命令,驻守在瓦弄等地的部队交接后,昌都军分区加强营最后撤离的重武器分队于1962年12月30日,撤至“麦克马洪线”以北沙马哨所。直接回我军实际控制线20km以外。

法国报纸也评论说:“中国军队和印度军队打仗,只是教训它而已,印度军队根本不是中国军队的对手,它以惨败而告终。”

此次战役,西 藏军区昌都 军分区,参加自卫反击战的部队,为发扬军威,发扬国威,为捍卫祖国边防而壮烈牺牲的干、战、民,加强营共计有38人。其中有机枪2连连长范志成、排1长杨邦钦、 陈玉章、班长欧治明、李道修、肖明生、支前民工拉等。负伤人员有56名,3连副连长严林森的膝盖骨被打碎,1连丁朝胜被截去一条腿,,,,,,。

陆军54军130师390团的5连战土 陈代富在东段瓦弄地区的战斗中,全班有的负伤, 有的牺性了,只剩下班长和他两个了。他要求用爆破简上去炸印军的地堡,班长同意了。他手持爆破同很勇敢、很灵活的绕到后面去,跳到敌地堡上找到一个地方将爆破筒插下去,印军还不知道这是什么新式武器,印度鬼往上顶,他在上面硬往下 压,压下去一瞬间拉导火纯,只听轰隆一声巨响,地堡内的数名印军全部送上西天。

陈代富身负3处伤,他很英勇,国防部授予他全国战斗英雄称号。他是继抗 美援朝战争之后的黄继光式的英雄。

事实证明,中国人民是不可欺侮的,中国人民解放军是有力量打败敢于入侵我国 领土的任何侵略者,让其有来无回。真是:“不愧为伟大的人民,不愧为伟大的军队”。


七、 凯旋而归 撤站复建

中印边境自卫反击战是在特定的历史条件下发生的,它不同于中国的抗日战争,和人民解放战争也不同于抗美援朝战争。

这场战争是印度企图以武力解决边界争端引起的。是政治军事仗。我国政府一贯立张以平等协商互谅互让,和不解决边界争端,而印度尼赫鲁政府则坚持扩张主义立场,执意以武力实现其领土要求,这就决定了这场战争具有很强的政治、军事、外交斗争融为一体,交织进行,决定军事行动的打、停、进、撤;军事上的胜利,又为政治、外交斗争创造了有利条件,进而争取以打促谈,以打促和及相对的和平稳定。

1962年11月21日—24日,中印边界中国边防部队队按到毛主席签署的命令,其电文如下:西藏军区前指、军区、丁指、康指、新疆军区并成都、兰州、北京军区;为进一步争取政治上的主动,中央决定我国政府发表声明,宣布为了促成中印边界问题的解决,我军决定从1962年11月22日零时起,主动停火,并于12月1日开始,主动撤回到1959年11月7日双方实际控制线内侧的20km地区。

“丁指‘将这场战争的精神动及毛主席签署的撤军命令,传达给昌都军分区司令部,分区后勤部要求汽车连组织车队将在然鸟 物转及汽车维站的物资、工程车、柴油发电机组、有关机器设备、人员等,全部撤回昌都归建。

1962年12月20日昌都军分区汽车连廖学海大尉指导员,亲自带领38辆苏式嘎斯51型车,由昌都至察隅,再将在察隅的有关部队、后勤保障部队、然乌物转与汽修站等人物运返昌都各复位归建。

廖学海大尉指导员在然乌往察隅方向行驶中,遇见从察隅向然乌行驶的总后渝办的汽车20团的40辆大道奇车队,他们拉运的是54军130师388团的部队返成都方向。两个不同车型的汽车部队在窄路相逢,由于然察公路是急造军用路,会军十分困难,困于在无法前进与倒退之中,在这状况下,只有找当地藏族同胞来加宽路面,使进、出察隅的车队能会车,因为所有部队是撤离之势,凡进察隅的车队是空车而去重车返昌,38辆车没装载食物,因昌都至然乌沿途均有汽车兵站食宿,没有估计在此受堵,整整堵停两天,车队无食品充饥,又困又饿,真是饥寒交迫,经找通师(藏语翻译者)与修路的藏胞协商,买了一点糌粑弄成稀糊糊吃,挖鱼腥草当菜又当饭,廖指导员用吃海椒提神,在部队及藏胞的共同努力下,终将这段相堵的路段加宽 ,在人员指挥下逐个会车,终于各自往相反的方向行驶,从然乌到察隅只需两天行程的时间,结果四天才到达察隅,虽然这四天吃尽了千辛万苦,总算人、车安全的到达察隅指挥所。

1962年12月24日,廖指导员所带的车回然乌物转与汽车维修站主动将陈向臣中尉助理员。153团5连在然乌的警卫排、汽修站 的工程车、设备、人员全部运载回昌都归建。


八、表现突出 荣膺五好

中印边境东段瓦弄地区的反击战仅历时80天,以我军获全胜,印军的惨败而告终。

凡参加中印自卫反击战的部队都要总结经验,评功论奖。现仅就 昌都军分区在 东段瓦弄战役,参战的部队,就评出2 等功连队2个,3等功连队3个,2 等功排2个,3 等功排7个,2等功班5个,3 等功班6个。个人1等功5名,其中肖明生(烈士)被国防部授予“战斗英雄”称号,追认为中共正式党员。2等功42名,3 等功156名;火线入党37名,火线入团23名。

后勤保障工作却是历时半年之久,我军的后勤补给工作基本是源于内地,路线长,只有川藏线及然乌至察隅的粗糙 公路,汽车部队将武器弹药和军用物资运到察隅后,再由骡马运输及民工将上述军队用品送到前线部队,西藏在60年代无铁路,我军驻防的察隅地区无飞机场,全靠汽车、人力与骡马运输,运输手段落后,难度大。

基于上述情况,为达到保障有力,昌都分区后办及汽车连根据上级的指示,从1962年6月份,便在然乌建立了物转及汽车修理站,据完全统计,昌都地区共计11个县,党政机关动员6500多名支前民工及153团运输连的800匹骡马日夜抡运作战物资,仅管如此,仍不能满足前方所需,鉴此,153团又调500余人接力运输物资到前线。真正做到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我军终于在很短的时间内,打败了在二战中,同德、意、日、法西斯军队作过战,号称“打遍欧亚的劲旅”,其参战部队主力印军第四军军长考尔中将于11月17日中午乘直升飞机,还亲临瓦弄视察,第四军11旅的库锅盎,廊尔喀(尼泊尔雇佣兵)饧 克和道格拉斯号称“红鹰”的精锐部队。

考尔中将没有想到印军所谓和“红鹰”精锐部队,会被我军打得落花流水,这个“欧亚的劲旅”以惨败而告馨,正如美国《基督都科学箴言扱》:“中国打印度简直像小刀切油一样”。香港《南华早扱》:“林彪元帅证明世界上最大的堡壘只不过是小小的障碍,一下子就可以推开”。

在我军取得完全彻底的胜利后,根据中央的有关指示,“丁指”命令相关的参战部队撤离察隅。

仅54军130师的388、389、390三团,134师、135师部份参战部队、还不谈135团,分区独立营,分区加强营等部队,从1962年12月上旬开始撤往昌都、成都、重庆。其汽车部队就有总后 的汽车17团、汽车19团、昌都军分区汽车连、上述各步兵部队的汽车连等。往返于察隅—然乌—昌都—成都—重庆。

然乌汽车维修站是在上述部队凯旋而归后,我们才最后撤站归建。

在中印边境自卫反 击战的全过程中,不论陆军部队和汽车部队的军人,而军人,是一个铁骨铮铮的名字,一个值得我们骄傲的名字。从1927年8月1日的南昌起义开始,为北上抗日过草地爬雪山行程25000里的长征路上的红军 队伍中的军人。在抗日战争期的八路军中的军人,打败日本侵略军,在解放战争时百万雄师横渡长江,直捣 蒋家王 巢的军人,在抗美援朝战争中,于1950年10月20日,朝鲜的首都平壤被打着“联合国军”旗号的美军侵占。以苏联为首的社会主义政营首脑人物---斯大林同志说:“北朝只能在中国东北建立流亡政府”。中国人民志愿军于1950年10月19日,38军军长粱兴初率军入朝抗美,在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的统一指挥下,在很短的时间内不仅夺 回被美军侵占的平壤,而且雄纠纠气昂昂地打败美国野心狼,这就是“最可爱的人“---中国人民志 愿军的代名词。1962年的中印自卫反击战,是为了打败尼赫鲁的侵略野心。作为一名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军人,以服从命令是军人的一天职,一切行动听指挥,逝死捍卫祖国的边疆不受侵犯,保卫西藏的民主改革成果。这就是人民的子弟兵,英雄的高原汽车兵,不愧伟大的军队。

凡参加中印反击战的军人,不论是在前线的参战部队和为中印反击战的后勤保障部队,都要总结经验,评功摆好,各班、排、推荐到连,再由连部统筹评选,当时有三等功、二等功、五好战士,认为五好战士是最好者(西藏部队加一条遵守民族政策好)。实际上是最全面的六好战士,但统称五好战士,我在中印反击战之前,以及反击战取得史无前例的战绩之后,前后历时半年之久,我及所带的汽修小分队为往返于然察公路上的数以千计的车辆排忧解难,吃苦耐劳,为后勤保障工作,做好了重大贡献,经党支部评为五好战士,上报后办审批。


笔后语

笔者虽然亲身经历了中印自卫反击战的全过程,为力求资料翔实,在写作过程中,本人又亲自登门拜访、电话采访依然健在的曾参战的老首长及战友,取得了非常珍贵的历史资料与照片,例如,时任指导员的廖学海大尉、副连长王开泰中尉、物资计划科陈向臣中尉助理员等,他们都是中印之战的基层指挥员,亲临其境;其中王开泰副连长带队运送印军战俘,提供了我军运送印军战俘归国的图片。现在,廖学海与王开泰两老均已年逾80,享受副局级离休干部待遇,幸福地安享晚年。

游全义下士是1961年入伍的城市兵,在汽车连三排跟八班长黄君良共同驾驶寅8-29-52号嘎斯51型汽车,经常单车行驶,运送爆炸材料前往扩宽延伸然察公路,有时也会从昌都送军事文件到拉萨的西藏军区。

笔者在此向所有提供资料及照片的老首长、老战友们致以诚挚的谢意!并向在这场战役中英勇杀敌、壮烈牺牲的战友们表达衷心的缅怀与敬仰!

让八一军旗永远在我们脑海中飘扬,让军号声永远在心中荡漾!!!

作者地址:成都市武侯祠大街89号

邮 编:610041

邮 箱:

电 话:028—85500790;15982474234

作 者:殷光远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24 10:15:13 被小编Z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7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2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