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然乌湖畔的“军车医院”

——记在中印自卫反击战军车维修站的日子

作者:殷光远

2010年10月27日初稿

前言

1962年中印自卫反击战结束,距今已48年;追忆往昔,有许许多多的参战官兵值得描绘、有许许多多的战斗场景值得记录;而作为当年参战的一员,笔者将通过在然乌湖畔“军车医院”的亲身经历,真实地记录下对那段艰苦岁月的记忆以及汽车部队在后勤保障工作中所做出的贡献,并以此缅怀为保卫祖国领土完整、维护民族尊严而献出宝贵生命的战友们。

西藏军区昌都军分区直属汽车连的基层指挥员和汽车驾驶兵,在高原钢铁运输线上,夜以继日的将武器弹药及军需物资运往察隅前线;在急造军用公路上行进,做到人、车、物“三安全”是极其不易的,正如丁盛将军所说:“如一辆载人的军车翻了,就损失一个排的兵力。”

值此回望解放西藏六十周年之际,谨通过此文展示我军汽车部队在中印边境这一战阵舞台上的威武雄壮,再次聆听中国革命战争史上辉煌的乐章。

本文中所叙的汽车连徐洪业上士班长、李旭如中尉技术副连长、艾应全下士副驾驶等战友,因参战期间挨冻受饿、积劳成疾,都已相继离世;笔者本人今已年过古稀,现健在的陈向臣中尉助理、王开泰中尉副连长、廖学海大尉指导员等均已入耄耋之年。

目录

一、 兵马未动 辎重现行

二、 然乌湖站 地处要塞

三、 湖畔兵营 水电保障

四、 军制工薪 和谐共管

五、 投身前沿 火线入党

六、 正义之师 大获全胜

七、 凯旋而归 撤站复建

八、 表现突出 荣膺五好

一、 兵马未动 辎重先行

1962年5月中旬汽车连廖学海大尉指全导员和王志良大尉连长参加昌都

军分区召开的边防工作会议。

在此,有必要先将廖学海指导员和王志良连长的情况介绍于后:廖学海是四川乐至县迥澜镇人,生于1925年9月15日,1938年小学毕业,1944年初中毕业,同年考入成都省立制革职业学校(半公费)。为了抗击日寇,打败日本狗强盗,他以天下兴亡匹夫有责的满腔的革命热情,弃笔投戍,于1945年4月,在成都考入陆军汽车驾驶教育第二团,该团驻贵州毕节;1945年9月,又调到云南昆明汽车驾驶学校学习汽车驾驶;1946年3月,随中国远征军到越南河内,接受日本投降后移交的丰田车,时任驾驶兵;1948年8月,中国远征军国驻于广西南宁,编为独立汽车13营,任驾驶兵;1948年12月,在淮海战役中被解放,在安徽自愿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任汽车驾驶兵;1950年6月29日,在西南军区汽车2团5连,经李桃山、李福栓二位介绍,光荣的加入中国共产党;1951年4月至1953年4月,在西南军区汽车2团5连相继任一排班长、副排长、排长;1953年9月,在四川邛崃安仁镇,西藏军区干部学校政治队,学习政治理论业务知识3个月;1954年3月至1955年3月相继任西南军区汽车17团7连副指导员和政治指导员;1956年实行军衔制时,被授被予中尉军衔。

1957年8月,西藏军区(据和平解放西藏17条协议,解放军于1951年10月26日,在阿沛.阿旺晋美等上层人物及拉萨市各界人民的热烈欢迎下,人民解放军在拉萨市举行隆重的入城仪式。1952年2月10日,在拉萨孜仲林卡,举行西藏军区成立大会上宣读了1952年1月18日,中央军委任命西藏军区领导人的名单:张国华为司令员、谭冠三为政委、阿沛,阿旺晋美为副司令员、王其梅为副政委、李觉为参谋长、刘振国为政治部主任。)昌都警备司令部(由14,15师和18军的后司合并而成,1959年3月开全面平叛后,并在全藏实行民主改革,根据形势的需要,昌都警司更名为昌都军分区。)直属汽车连成立,首任中尉政治导员;1958年晋升为上尉政治导员,1961年晋升为大尉政治指导员。

王志良连长系江苏省宜兴人,1949年8月,参加中国人民解放军,在西南军区汽车17团5连历任班长、排长、副连长、连长等职。1956年被授予中尉军衔,1957年8月,西藏军区昌都警备区直属汽义车连成立,首任汽车连中尉连长。1958年晋升为上尉连长,1961年晋升为大尉连长。其间于1959年6月1日,王志良上尉连长在连本部(昌都)带领22辆满载战备物资的苏联嗄斯51型汽车安全抵达邦达草原的汽车兵之家--邦达兵站。由153团1连护送车队,并由153团卫进才副团长任总指挥,将物资送到波密县(札木)。经过两天两夜行车及与叛匪战斗,终于把战备物资安全运到波密,解救被匪徒围攻的札木县委机关及驻在那甲里的158团1连1排人员。1959年1月4日,札木县委机关曾被叛乱武装约1000余人,围攻了7天7夜。那里叛匪的嚣张气焰可想而知了。王连长此次率领汽车部队,园满地完成此次任务,他受到昌警司令部嘉奖表扬。

返回驻地后,由廖学海指导员在全连军人大会上传达了边防工作会议精神:“最近蒋介石叫嚣要反攻大陆,印军在边境也活动频繁,常入侵我边境挑衅,并悍然进入‘麦克马洪线’以北。为制止印军入侵,必须教训它,对它实施反击!”

廖学海指导员接着详细诠释了“麦克马洪线”的由来与边界问题:“所谓‘麦克马洪线’是1914年西藏代表团与印度政府外交秘书亨利•麦克马洪爵士在德里所做一桩未经授权的秘密交易的产物:麦克马洪以威逼利诱(表示支持西藏反对中一国政府)的手段,说服西藏代表团同意了一种边界的划法——把边界向北推移了大约100km。

1929年,英国政府在其出版的《西藏高原与周围国家的地图》中,第一次改变过去中国主张的传统习惯边界线的相同的画法,用未经标定的符号,画出了‘麦克马洪线’(如图-1所示),由此可见,‘麦克马洪线’是非法的、失效的,但也从此埋下了中印两国边界争端的祸根。对于这条非法的‘麦克马洪线’,中国历届政府从未承认。

图1,“麦克马洪线”

1959年9月8日,周恩来总理在给印度尼赫鲁总理的信中指出:英国企图抹煞中印之间长期形成的传统习惯线,用割裂中国领土、扩大英属印度领土的办法,来达到帝国主义侵略的目的。中国绝不承认所谓的‘麦克马洪线’。

然而,从1951年2月至1957年,尼赫鲁无理要求的中国领土总面积约有12.5万km2,相当于一个福建省的面积。

1961年至1962年9月,印军先后在西段边境的我国领土上设立了43个入侵据点;其入侵军事侦察活动多达120余次。

1962年6月,印军再次越过‘麦克马洪线’,入侵山南地区错那县的克节朗河谷,打死打伤我边防官兵47人……”

这次会议传达的第五天,廖指导员与王连长又前往军分区参加军事会议,大家估计可能是总参与军区结合边防的问题;次日,中士文书谭德友通知我到连部,廖指导员、王连长找我谈话。

图2,廖学海大尉指导员

“殷班长同志,”刚一坐下,廖指导员就开始讲话了:“前几天你也听了军分区边防工作会议精神,现在又有一些新的情况。从古至今的战争经验都是‘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根据最新指示,中央军委确定了‘政治重于军事,补给重于战斗’的方针,参战部队兵力装备务求精干、适用,一切给养必须由内地供给,由于路途长、道路少,需要若干军车及骡马运输。”

“根据上级指示,军分区后办及车管科决定,由物资计划科和汽车连在然乌湖畔组建军需物资转运站和汽车维修站——这个站设在距然乌湖兵站5km左右的三岔路处,既是昌都至拉萨的必经之地,也是昌都、拉萨往察隅(距离察隅约270km)的必经之处,不仅是离东段中印边境最近的地方,更是聚集粮弹的军事要塞。”廖指导员接着讲。

“物资运转由计划科中尉助理陈向臣(河南三门峡人,生于1929年10月11日,1949年11月参军,1955年入党,一直在昌都军分区从事物资管理工作)负责,同时,陈助理还兼管一个由驻守在江达的153团5连抽调的警卫排,同时负责物资装卸和站岗放哨。维修站这边,经连党支部研究决定,你是技术全面的老班长,由你负责汽车维修站的工作,主要任务是对本连参战的100余辆汽车以及所有过往军车进行维修检查。”

“为保证战场供给,西藏军区抽调后勤部副政委徐爱民、昌都军分区副司令员岳宗等干部,以昌都军分区和54军130师后勤部为基础,组建丁指(丁盛将军指挥部)后勤部;由岳宗任部长、苗丕一、钟池任副政委,130师政治部主任杨汉年也担任重要职务,形成强有力的后方指挥机构,统一组织实施后方配置、动员民工民畜、调动运输力量、筹运物资和给养弹药。”

图3,丁盛将军戎装照(生于1913卒于1999年)

“与此同时,总后渝办和成都军区后勤部,将组织汽车第17团、第20团及54军共计838台车辆,担负起公路运输的任务;而担任非公路运输的有从130师抽调出的5个步兵营1800余人、民工7169人、民畜835匹、骡马634匹,总人数已超过前线作战部队,切实做到保障有力!”


图4,人畜运送各类军需物资

“此外,还有130师的388团、389团、390团、炮兵团以及步兵153团、军分区加强营、独立营的零星车辆,估计过往然乌湖物转与汽修站的军车将达1000辆以上。”

“这就是历代兵家常言的:‘兵马未动,粮秣先行’啊!”廖指导员感叹道。

这时,王志良连长说话了:“古代战争的粮草是通过人背马驮而行的,现代战争的武器弹药和军需物资则必须通过汽车运输的方式完成先行,眼下印度军队的运输线短、交通方便,还有瓦弄机场,后备兵团机动快,补给便利;而我军在青藏高原上既无铁路又无军用机场(当时仅在当雄有一个军民混用的小机场),车辆运输就显得尤为重要了,我参战部队尤其需要依靠车辆来运送兵员和军需物资。”

“刚才廖指导员已将在然乌湖建物转及汽修站的目的意义都说了,这是我军从中央军委、总后、成都军区、前指、丁指乃至整个指挥机构,为战胜印军从战略上采取的保障措施,希望你能完成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

“是!服从连首长的决定,坚决完成任务!”我情绪激昂的高声回答,毕竟,独当一面肩挑重担的机会不是人人可得的。

图4,作者殷光远戎装照

二、然乌湖站 地处要塞


1962年6月10日左右,昌都军分区直辖的加强汽车连修理班的柴油发电机组、车钳铣铇锻焊等各工种随工程车,与一、二排运送军需的一共35辆嘎斯51型汽车,在廖学海指导员的带领下前往察隅。

车队从昌都出发行至酉西兵站住宿。这个兵站有天然温泉,还设有男女浴室,过往军车的司乘人员都会在此沐浴。第二天,车队出发,开始翻越酉西山,远远望去,长长的车队像一条巨龙盘旋于山间;车队爬上山顶后,旋即浩浩荡荡地奔驰在一望无际的邦达大草原上。此时的大草原,正是花草盛开的季节,湛蓝的天空下,遍野兰花绿草,黑色的牦牛和白色的藏绵羊悠然自得地啃食着青草,偶尔能听见藏族姑娘放牧牛羊的吆喝声——好一幅“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绝美画卷!这不正是自1959年平叛实行民主改革后,百万农奴翻身得解放,邦达草原耀金光的新气象吗?!

中午时分,车队抵达邦达兵站,并在此用餐。邦达兵站是昌萨之间一个中型兵站,设有医务室、收发报室、加油库等,车辆在站内加油、加水和例行检视后,便沿着“之”字形道路,翻越怒 江山后,向然乌方向驶去……

怒江从西向东横贯西藏全境,流经云南,汇入缅甸;江面宽100余米,水深达20余米,波浪翻腾,其声如雷;西岸有冷曲河流入怒江,有延绵长达7km的悬崖绝壁。从前过怒江的唯一工具就是用竹篾拧成手腕粗的竹溜索,并横挂于两岸的大石头或木桩上。

然乌路段是1953年修筑川藏公路的重点工程。为突破怒江天堑,怒江,从西向东横贯西藏全境,流经云南,汇入缅甸。两岸悬岩绝壁,水流湍急,波浪翻腾。凿通然乌沟石峡,我军架设了一座长达87米,距江面33米高,跨越怒江的钢索桥,期间伤亡数十人。西藏军区中将政委谭冠三同志为此桥题词:“深山峡谷显好汉,怒江两岸出英雄。”

川藏、青藏公路同时在1954年12月25日通往拉萨,满载着筑路功臣和粮食物资的350辆汽车从川藏、青藏两条公路汇集在拉萨布达拉宫前的广场上。受,到西藏党政军3万人 热烈欢迎,修筑公路的领导人陈明义、穰明德、慕生忠与筑路功臣们一一握手问侯。并宣读毛主席的题词:“庆贺康藏、青藏两公路的通车,巩固各族人民的团结,建设祖国。”川藏公路,全长3176公里,为4级公路。然乌兵站已于1954年10月1日设立,主要为西藏军区所辖的汽车16团、17团及总后渝办、成都军区所指挥的汽车19团、20团和其它汽车部队的过往提供食宿服务。而今,为反击印军的入侵设置的军转与汽车维修站,是在原然乌兵站前5km左右向东左侧,位于由昌都至拉萨或昌都至察隅的三岔路口,也就是然乌至察隅公路(以下简称“然察公路”)的起点,两地相距约270km。

1961年以前,前往察隅是无路可行的,只有从然乌兵站骑马翻越德姆拉雪山,沿察隅河岸大约需要7天时间才能到察隅。而然察公路是在1959年3月20日,拉萨平叛战斗打响后,国务院于3月28日宣布坚决彻底地平息西藏叛乱;为了使川、滇部队迅速到达作战区域,西藏军区抽调了步兵153团、156团、162团、157团等部队抢修出来的。当时抢修的主要是几条急用军需公路:邦达至宁静、青泥洞至贡觉、夏雅至边坎、然乌至察隅,昌都警备司令部为此成立了一个修路办公室,专门负责组织、指挥这四条公路的施工;随后,为加快然察公路的修建进度,昌警撤消了修路办公室,成立了南线(即然察线)修路指挥所,由昌警后勤部副部长周成富任指挥长,曾任昌警政治部组织科长和162团政委的孙从善担任修指政委;后期,孙从善政委被另委重任,由陆军75医院政委沈克忠接任修指政委一职,直至然察公路全线通车,修指撤销。

察隅位于“世界屋脊”西藏高原的东南部,气候温和,四季如春;汹涌的察隅河贯穿全境,四周崇山环抱,森林茂密,沿河两岸遍布农田,生产水稻和青稞,有“西藏的江南”之美誉。它与印度、缅甸交界,面积约16万平方公里,边界线长达500多km;那里居住着藏、珞巴、俅族和僜人,由于僜人居于深山老林之中,被污为“野人”,称为“那伙”(即大耳朵,是轻蔑的意思),毫无政治地位可言。

察隅县是1961年3月由原桑昂曲宗改名而来,当时由昌警153团、156团驻守。

由于然察公路是急造军用公路,弯急坡陡,且冰雪路段较多,真可谓“雪域天路”。刚开始通车时,只能过往前苏联产的嘎斯51型汽车,遇上坡路段车前需人拉车后要人推,因此,步兵部队专门在急弯陡坡处推拉过往军车;到中印自卫反击战时,然察公路基本可以通行美国产大道奇T234型汽车。当然,由于战事的需要,1962年仍在持续然察公路延伸、截弯取直、加宽路面以及桥梁、涵洞的修筑工程。

作为基层士官(维修站内除工薪制人员外,一律是上士军衔的士官)对这场反击战的耗时是无法预测的,不知是一年半载还是三、五年就能完结,总之是心中没底。在动员会上,廖指导员对这场战争提出了两点要求:“一是要保密,所有家信往来中一律不准涉及战争内容;二要做好超期服役的思想准备。”此次来然乌的都是超期服役的汽修老兵,大家唯一清楚的就是:后勤指示在此安营扎寨,是展示军队的威严也是国家的威严,并且牢记着毛主席在1939年9月答中央社记者时说过的一句话:“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为保卫祖国边防不受侵犯、保卫祖国疆土完整,一定要把印军打回“麦克马洪线”以南,彻底打败尼赫鲁这个侵略者!

抵达然乌湖,廖指导员指挥卸下了站务人员及设备,安排我们进行安装调试后,又带着满载军需品的38辆嘎斯51型汽车向察隅方向绝尘而去……

三、 湖畔兵营 水电保

图5,军需物资装车出发

1962年6月20日,我主持召开了第一次站务会,要求大家按照我军野外汽车维修作业标准,对汽修设备进行安装调试。随即,同志们满怀热情齐心协力地投入工作。经过对车床、钻床、钳工台、氧电焊设备的安装、锻工房的布置以及柴油发电机组的安装调试,6月25日,汽修站的柴油发电机组开始正常供电了。

除了保证工程车用电、各工种设备用电外,警卫排和炊事班都有电灯照明,然乌湖边出现了灯火辉煌的壮观。周边居住的藏胞充满好奇又非常羡慕地说:“金珠玛米的‘铁牦牛’常见,金珠玛米帐篷内外都有‘夜明珠’,有生以来第一次看见。”此后,就有“逛然乌湖之歌”:雪山升红太阳,然乌湖泮闪金光。翻身农奴巧打扮,成群结队逛乌湖。年轻男女在前面走,阿爸阿妈在后赶得汗呀,汗直淌!一心想看看然乌湖泮的新气象,迈开大步紧呀紧跟上呀。为啥在树林里布满了蜘蛛网呀?然乌湖泮金珠玛米日夜发电忙。机器响来个个仗蓬亮,然乌湖畔日夜放光芒……

图6,军需物资运送到位

金珠玛米在中印反击战中,建立的“铁牦牛”修理站,柴油机组日夜发电忙。维修站夜间闪亮的、跃眼的灯光,虽不敢与重庆、成都霓红灯相比,但在西藏高原的深山老林里,却是一个吸引眼球的亮点。

经过通师(藏语翻译)说明这里驻扎的是解放军的“军车医院”。金珠玛米为保卫祖国 边疆不被印军侵占,“铁牦牛”是不分白天 黑夜往察隅前线指挥部奔跑。札西爷爷、嗄玛、央姬等听懂了通师的话,仔细看了这里的情况后说:“原来三五成群的来看星落棋布的电灯,现在知道你们是为反击印军的侵略而来然乌。我们翻身农奴也要组织支前民工队伍,帮助解放军运送物资到前线,共同打败印度鬼子,誓死捍卫祖国的边疆”。

藏胞通过观灯,知道情况后,拥跃参加反击印军,这真是军民一家,同仇敌慨,视看天下谁能敌。我们才知道这些藏胞都是慕名前来“观灯”的——是啊,当夜色降临时,汽修站,内闪亮夺目的灯光在这人迹罕至的地方绝对称得上是一颗颗耀眼的夜明珠!

西藏高原天寒地冻,要想选一个水源充足的地方是非常不易的。青藏高原湖泊众多,一般是内陆湖居多,排水湖少,咸水湖多,淡水湖少。然乌湖恰好就是在海拔4km高的低洼狭长地段,由于冰川、雪水溶化后形成的一个内陆淡水排水湖,溢出的湖水部分流往波密。这一地区无工业生产,是藏族游牧民生活的地域,环境无污染,水质也不错。

而这个选址在野外的物转和汽车维修站恰恰满足了长期供水的需求,因此大家都十分高兴。毕竟,汽车维修工作不可避免地成天与油打交道:牙箱黑油、发动机机油、黄油以及各种沾油零部件,尤其是在野外,所有维修都是在无保沟的状况下进行的,在泥地里摸爬拆装,身上的尘土油污可想而知,要想保持良好的个人卫生,满足官兵的驻守生活需求,离开水是万万不行的。

当时野战部队的洗浴没有澡堂,更不用说热水喷淋了;要想洗澡必须得拿着军用帆布桶去炊事班舀一些热水,然后找个稍微隐蔽的地方自己用瓢舀水冲洗。后来到了8、9月份,在工作不忙的正午时分,且有阳光照射的条件下,还可以到然乌湖边简单的洗洗澡或是在湖边浅水区游游泳。

因此,昌都军分区在战时将物转与汽修站设在此地具有远见卓识的重大战略意义。

四、军制工薪 和谐共管

昌警的直属汽车连成立于1957年8月,由西藏军区驻昌都的汽车17团各连抽调官兵组成,当时汽车连是5个排的编制,分别是4个汽车驾驶排、1个汽车修理所。首任连长中尉王志良来自汽车17团5连,指导员中尉廖学海来自汽车17团7连,一排长是1948年入伍的河北邢台人许身生少尉,二排长是1949年入伍的贵州都匀苗族彭彧少尉,三排由1948年9月参军的云南晋宁人王开泰担任代理排长,四排则是1948年参军的裴应宏任代理排长,汽修所长是1949年入伍的河南开封人王成章少尉;而除少数驾驶兵和汽修兵是1956年入伍的义务兵之外,各排的副排长、班长、驾驶兵、修理班长、电工、配制工种等人员均为工薪制人员,这也是组建汽车连时上级批准的合理的混合编制。

1959年3月28日,国务院宣布全面平息西藏叛乱。为了加强高原汽车部队的维修力量,保障车辆的正常运行,总后驻渝办事处从重庆401厂、成都402厂抽调各工种支援昌警汽车修理厂和汽车修理班。

此次到然乌湖汽修站的工薪人员有钳工张顺财、柴油发电机组的骆先武、氧电焊工杨清荣等,他们都是1953年以前参军的老同志,转业分配在重庆401厂工作,抽调出来后,按照汽车驾驶员、汽车修理工的技术等级领薪;义务兵则只有津贴,老兵则按照超期服役年限拿补贴。

工薪制人员在部队享受的是现役军官待遇,因此基本上都是有家室的,例如张顺财的家属就住在汽车连营房,也正为如此,他们在思想意识方面就没有军人那么纯粹了。

记得有一次修理54军130师338团汽车连的一辆报修车,该车后半轴螺丝断裂,我就将后轮毂拆下抱到工程车上,请张顺财用电工台钻将断螺丝取出,以便换加大的螺柱;结果,他不但没有做好,反而发起了脾气,并将后轮毂扔到工程车右后侧的棘草中——在野战状态下这种撂担子的行为是严重违反军纪军规的。而此次338团汽车连是从成都运送军用物资到察隅,除了一辆押队车在等待保修车外,其余车辆已先行驶往察隅,由于修好保修车后还要追赶前面的车队,因此,押队车的中士王班长心急火燎。见此情景,我只好把张顺财的问题暂时搁置一边,自己将后轮毂重新抬上工程车,凭借着在军校学习的车、钳、铣、铇、焊等基础知识,钻取断螺柱,配制加大的新螺栓,忙到深夜2点左右,终于修好了这辆车,王班长匆忙道过一声谢,便领着两辆车风驰电掣向察隅方向赶去。

随后,我将张顺财同志的工作表现及过往汽车驾驶兵反映的一些情况,向王志良连长和廖学海指导员作了汇报。两位连领导决定立即召开站务会,组织大家学习毛主席《为人民服务》,再次强调“我们这个队伍完全是为着解放人民的,是彻底地为人民的利益工作的。”

与此同时,又组织大家了解了印度尼赫鲁总理的扩张主义和所谓的“前进政策”。尼赫鲁常说:“我已侵占的地方是我的,我没有侵占的地方也是我的;昨天我侵占你一寸,今天我就要侵占你一尺。”1962年4月起,印度就在中印边界西段的中国境内,先后设立了43个军事据点;并在东段部署了1个军部、1个师部、4个旅部、21个步兵营。印度《闪电》报还于同年7月7日发表文章,欢呼并祝贺尼赫鲁总理取得了“拿破仑式的大胆的规划所取得的独一无二的胜利。”针对印度当局的疯狂叫嚣,毛主席说:“对印军的入侵,决不退让,力争避免流血。”

就这样,通过一系列的学习,使全站15名人员的政治思想觉悟有了明显提高。然乌野外汽修站首先要保障昌都分区汽车连,其次是总后渝办汽车20团、成都军区汽车17团、54军、西藏军区汽车16团等数千辆汽车;凡有故障的车辆,经检修后,或前往察隅前线,或返成都、拉萨、昌都归队。大家充分认识到:在然乌拿榔头扳手维修过往参战车辆,与步兵端起冲锋枪、机枪、火箭筒在察隅前线打印度“毛子”一样的重要,保卫祖国边疆不受印军的侵占,是部分“蓝马褂还是黄军装”的。

连领导还提出:在管理中要适当照顾职工人员,对个别穿蓝衣服的职工,不仅要在思想上帮助,更要在生活上关心;我们都是来自五湖四海,为了打赢中印反击战的共同目标走到然乌湖来的。他们都是有家室的人,在昌都时“老婆孩子热炕头”,现在来到野外,与家人分居,其思想不愉快是可以理解的。于是,我就向王连长和廖指导员提出建议并被采纳执行:职工每工作15天,就可以搭乘汽车返昌都与家人团聚两天。

经过一系列的学习以及解决他们生活中的实际问题,在管理工作中,做到人性化、政治思想工作经常化,充分发挥他们技术力量骨干的作用,保证了战斗团体的安定团结,使大家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

然乌湖畔的“军车医院”(一)

然乌湖畔的“军车医院”(一)

然乌湖畔的“军车医院”(一)

然乌湖畔的“军车医院”(一)

然乌湖畔的“军车医院”(一)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