虎贲铁军 卷一 无名小卒 第一章 悍卒 第三十四节

韭菜煎鸡蛋 收藏 5 14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size][/URL] 第三十四节 郑浦生看着石头满是惊讶的脸庞,却是苦笑着说道:“石头,只是让你暂代而已,不管怎么说,拖到援军上来,我们活着撤下去才是现在最主要的事情。等到了罗店,以我们连队现在的折损情况来看,会不会被编入其他的连队还不好说呢。” “可是……连长,老伯他们比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三十四节


郑浦生看着石头满是惊讶的脸庞,却是苦笑着说道:“石头,只是让你暂代而已,不管怎么说,拖到援军上来,我们活着撤下去才是现在最主要的事情。等到了罗店,以我们连队现在的折损情况来看,会不会被编入其他的连队还不好说呢。”

“可是……连长,老伯他们比我更加合适……”石头无奈的将目光放到了老孟的身上,随便又看了一眼柱子和陈大斧。

“不要可是不可是的了,现在是在打仗,不是平时论资排辈的时候,现在3连还没有解散,我还是连长,这是命令,你给我遵照执行就行了。”郑浦生明显没有耐心给石头解释下去了,说完之后,立即朝二排的阵地上走去,也不知道是真的去查看战前准备,还是为了躲避石头的骚扰。

要说起来,石头可真是个另类,别人一听到升官了,高兴都还来不及,他却是连个小小的班长都不愿意干,这种诡异的情况,正好又碰到郑浦生的心情极差,自然懒的再多说几句了。

众人默默的在阵地上休息着,日军的飞机轰炸没有到来,这让他们难得的可以欣赏一下清晨的天空,呼吸一下稍显清新的空气,可惜的是,不知道是最近一段时间的天气情况不好,还是战争的硝烟太过激烈,原本应该蓝蓝的天空,此刻蒙着一层厚厚的黑雾,看起来阴沉的很,也压抑的很,而至于空气是否真的清新,对于这些鼻子已经被异味刺激的失去了感觉的人来说,根本就是一件对牛弹琴的事情,所凭的只能是一种虚无飘渺的感觉。

“孟老头,你那还有水没?”刚刚晋升为一排长的许强在二班的阵地上转了一圈之后又回到了一班这里,并且毫不客气的朝老孟开口问道。

“排座,您老人家现在威风了,怎么不去跟二班的人要水喝?”老孟边上的陈大斧讽刺着说道。

许强瞪了陈大斧一眼,一屁股坐回了地上,然后张嘴骂道:“排座?排座个屁啊,一个排加起来就是一个加强班的人数,这也能算上一个排?”

陈大斧嘿嘿笑道:“现在是一个加强班,回到罗店,人数不就补齐了,到时候您老人家可就威风了,啧啧,排长啊,那得挂少尉军官的衔了。”

许强听到陈大斧的声音,不由抬头看了看四周,然后奇怪问道:“石头,还有其他人呢?”

石头一边漫不经心的用匕首在子弹头上刻着印痕,一边想着心事,听到许强的声音,顿时吓了一跳,然后惊讶的说道:“班长你回来了,你刚叫我?”

一旁的小山东小心翼翼的拉了拉石头的衣袖,轻声说道:“石头哥,班长现在升任一排长了。”

“咳,什么排长不排长的,要没有石头,我们几个还不知道躺哪去了,石头啊,刚连长不是说了一排每个班补齐8个人吗?怎么这只有我们这几张老面孔啊。”一旁的许强对着石头面带笑容,显得颇为和气。

“人?不知道啊?我一直就呆在这,没有人过来啊。”石头茫然的说着,不解的看着许强。

“呃,算了,我去找连长问问吧。”许强一起到石头脑子坏掉的事情,又想到这家伙来他们班也没有几天,肯定也不懂其中的一些规定,顿时将所有事情都包揽下来,摇晃着起身就要去找连长。

“排座,不要水了?”老孟奇怪的看了他一眼,轻声的反问道。

“给我留着点,等我把人领回来再说。”说完许强拍了拍屁股就走了,只留下一班的几个颓废家伙缩在壕沟里,无奈的消磨着时光。

小山东则是仰天叹道:“什么时候会有人送饭上来啊!”

许强找到连长的时候,这个昨晚刚经历过血战的连长,正在大发雷霆,看着一名陌生的士兵消失在远端的壕沟中,郑浦生抬起一脚狠狠的踢在了壕沟上,不过,郑连长显然忘记了他昨晚的巨大消耗,浑身酸疼的关节加上这用力的一脚,顿时牵一发而动全身,整个人痛苦的抱着脚蹲到了地上。

看着班长这副痛苦模样,一旁的许强和二排长周远互望了一眼,两人都保持默契的默不作声,就像是没有看到面前的一切一样。

“他娘的,这他妈的打的什么窝囊仗,就我们这点人还要求守到下午?真当小鬼子是白痴啊。”郑浦生放声大骂着,然后又抱着脚掌哎哟了起来,显得痛苦不堪。

一旁的两个排长闻声顿时变色,两个人不可思议的几乎同声说道:“连长,没听错吧。”

“听错?我他娘的前后问了三遍,你说老子有没有听错,下午?整个团只剩下三四百号人了,还能守到下午?小鬼子的一次进攻都不知道能不能挡住了。”郑浦生此刻一改往常的儒雅和镇定,整个人似乎要被气炸了,此刻的表情话语,活活的就是原先的一排长附身。

许强毕竟刚从班长升任排长,此刻老实的呆在一旁没有发表意见,而周远作为三个排长中仅剩的一个则不同了,这个时候沉吟了一下问道:“连长,那轻重机枪和弹药方面有补给没?”

“弹药?轻重机枪?”郑浦生气极而笑,瞪大了眼睛说道:“哦,忘了说了,我现在是一营长了,你升任3连长,至于2排长职务,从下面挑个班长替一下吧。”

周远也傻了眼了,不可思议的问道:“就这个?”

“妈的,真不知道上面的人怎么想的,这是在打仗拼命,就算一下子给老子升到团长、旅长,没有人,我拿个屁去挡小鬼子啊!”郑浦生恨恨然骂着,然后干脆抱着脚坐回了壕沟里面,整个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模样了。

许强无奈的抓了抓头,虽然已经是排长了,但显然对于指挥作战方面的事情,还轮不到他来操心,看郑浦生不吭声了,顿时小心翼翼的问道:“那个,连长,一排的人员还没有补充到位,是不是我现在将人领回去?”

“问你们连长,老子现在是一营长了,还有2个连长要操心呢!”郑浦生没好气的说着,然后气冲冲的站起来,便朝隔壁1连2连的阵地上去了,只剩下许强和周远在那里大眼瞪着小眼。

“二排……呃,连长,这个人员调动的事怎么说?”许强急忙的朝周远身旁靠了靠,像是极为生怕连这位主也要跑掉一样。

周远则苦笑的拍了拍许强的肩膀,一脸无奈的说道:“老许,这些事情都是‘连长’一手安排的,我到现在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打算的。”不过想到自己此刻已经是连长了,这个连队虽然折损严重,但还是他所指挥的不是,顿时皱了皱眉头说道:“这样吧,先把原先3排剩下的几个弟兄补充给你们一排,人手不够的话,我也没办法了,我还得各补充一个排长和班长啊。”

许强这个时候是逮到一个是一个啊,一想到3排除了这个老排长之外还剩下4个人,连忙点头说道:“连长,就这么说定了,我现在就把人带回去,小鬼子说不准啥时候就上来了。”

看着周远点头同意,许强心中一喜,随即又想到了什么,转头问道:“那个,连长,弟兄的干粮和水都用完了,什么时候后面能送饭上来?”

周远只觉得此刻头大无比,双手抱头一声惨叫,然后愤然骂道:“你先回去,我去找营长要去……”

许强带着4个浑身伤疤的人回到了一排,至于周连长如何去跟郑营长要补给,那是他们这些长官的事情,他现在要操心的是,如何将这个相当于加强班的一排给打理好,说起来,他的这个一排,如今可真是一个加强班了,连他在内一共15人,说起来都寒酸啊,但他能有什么办法?

至于这4个人,当然也挺好分配,本着平均分配的原则,一班二班各补充2个,大家都不吃亏。

但当一班的老孟等人看到许强带来的人后,几个人顿时火了,要不是碍于新来两名弟兄的面,他们准会对着许强一顿破口大骂,但许强是什么人,他的经验之老道,对于人情世顾之洞察,又岂会落于他的这班手下之后,眼看情形不对,当即毫不犹豫撤向了二班的阵地。

看着石头颇有兴趣的打量着面前两个血淋淋的年轻人,老孟无奈的说道:“我叫老孟,这个是我们的班长石头,这是小山东,这是机枪手柱子,副机枪手陈大斧,两位小兄弟也都互相认识下吧。”

只见这两个年轻人此刻的目光几乎同时落在了石头的身上,然后脸上颇有兴奋神色的纷纷说道:“我叫李文光,我叫刘文锋。”

老孟看着他们两个与小山东差不多单薄的身躯以及比石头大不了多少的脸庞,顿时轻叹着问道:“你们两个年纪都不大吧。”

“我今年虚21”李文光腼腆的说着。

“我23”一旁的刘文锋也接着说道,声音中气十足,听起来颇有气势。

而一直没有吭声的石头,这个时候却插嘴说道:“你们两个都练过功夫?”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