飞针战神 正文 第十七章:山洞历险

白龙123 收藏 4 3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size][/URL] 上文书说到逸飞针慑贼尼,为民除霸,为公安机关在村民中赢得了口碑。第一特警小组队员收队回营,和其他队员绘声绘色地谈论起刚才出警惊险刺激的一幕幕。   公万生说:“我从来没遇过武功这么高的人,还是个老太太呢,我看要论单打独斗,咱们特警队没人能比得上她。简直神了,那招数,”公万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04.html


上文书说到逸飞针慑贼尼,为民除霸,为公安机关在村民中赢得了口碑。第一特警小组队员收队回营,和其他队员绘声绘色地谈论起刚才出警惊险刺激的一幕幕。


公万生说:“我从来没遇过武功这么高的人,还是个老太太呢,我看要论单打独斗,咱们特警队没人能比得上她。简直神了,那招数,”公万生边说边比划,“概括起来就三个字------”


“哪三个字呀?你快说呀。”一帮年轻的特警围着公万生,都等他下文,可公万生卖起关子来,讲到这偏不往下说了。


“奇、快、绝!”逸飞不等公万生发话,先插话说。


“唉,逸飞,你真是的,这么早说破干什么。我的一包烟没了。”公万生讪笑着。他本来想吊一下胃口,跟队里新上来的几个“嫩头青”(新招来的几个年轻特警队员)唬一包烟抽呢。


“你呀,就知道骗新警。有那时间好好练练功夫,别一到真格的时候啥忙也帮不上,让人家一个老太太打得屁滚尿流的。”逸飞也取笑他。


大伙哄笑一团,乐得前仰后合。公万生看逸飞揭了他的短儿,脸红脖子粗,干嘎巴俩下嘴嘟囔说:“上次抓外籍逃犯,要不是我和他们在树上周旋,你能立功吗?!我得着什么了,光给个破嘉奖。”


“你有功,我的大英雄,行了吧。”


“这还像话。”


“像‘画’早就贴墙上了喽------”


“回来就闲扯淡,逸飞,快领你小组的人到大会议室去,王局长在那等着呢。”杨大海大队长从外面进来,一脸的“阶级斗争”,吆喝逸飞道。


一看队长这脸色,大家知道又有了让队长烦心的案子,麻溜地往三楼会议室跑。


这里得简单跟看官描述一下,这华城县虽然不大,但城中有山,是城北面猛龙山的余脉,名为龙潭山,七十年代,在全国上下打倒美帝国主义等一切纸老虎的时候,按照毛主席他老人家“深挖洞、广积粮、不称霸”的政治和军事战略,华城县曾在那个贫困的年代动用了全县的民力、物力,在龙潭山的内部地下几十米深处,修建了一个规模浩大的防空(主要是防原子弹)的军事工程。山里几乎全被掏空,里面四通八达,有几处洞口都能开进汽车和坦克,城市中应有的生活必须设施,洞里差不多都有,什么医院、宿舍、粮库、水站、电站、能源站,一旦原子战争爆发,足够全城人在里面过上一年半载。现代人看这座耗资巨大一直没派上用场的“无用”工程,大多会嗤之以鼻,实际上当年的这种做法未必就错:一来可让美帝国主义知道中国不怕原子弹;二来让国人壮了胆气,敢于和武装到牙齿的霸权主义叫板;三来真要是发生原子战争,这个工程也的确能保护很多人的生命。所以现代人站在今天的角度发“马后炮”,评论这个工程建设的没有必要,那只是没有价值的空谈。


八十年代末,华城县人防办曾经想利用这个防空工程为民造福,因陋就简地修了一个地下停车场、一个雪糕厂,包给个人经营,后来都因经营不善倒闭。事情就出在这两个废弃的企业上。原来县人防办怕出问题,防止不法之徒将山洞作为藏身之所,将所有洞口全部封死,多少年没人能进洞,也没出什么事儿。可就在两个企业倒闭后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山洞里连发十余起强奸案件。公安局向人防办通报了此事,人防办也曾经为此封堵过山洞大门,但不知为何又被人挖开。原本造福于人的工程,现在却成了藏污纳垢之所。


杨大海今天要研究的重大案情就是在一天前,三名在山上游玩的女中学生被一蒙面男子用木棍劫持到漆黑的山洞里,先是把三名少女殴打一通,强令她们脱光了衣服,站成一排,每人以手举蜡烛为他施暴照亮,丧心病狂的恶徒先是用烟头烫烧少女的下体,而后挨个实施强奸犯罪。案后,三名少女的精神和身体受到严重侵害,两名少女因惊吓过度入院治疗。


“一年内发生了十多起强奸案件,现在就破了两起,是一个建筑工地的民工干的,人抓起来了,可案子仍然照发不断,本月15日发生的这宗强奸案件,涉及三个女学生,现在弄得两个住了院。群众怨声载道,骂我们警察是吃干饭的。这几天内如果再抓不到案犯,我看我们这些被人民群众称作‘保护神’的同志们,集体辞职算了!”局长王新泰面色难看地望着与会人员说。他停顿了一下又说道:“虽然你们特警不负责大要案的侦破,但你们也有失职之处,对县辖区尤其是山上的巡逻防范不到位,警力摆布不到位,给案犯以可乘之机了嘛。”


“这其他警种也有------”杨大海说了半句,想为自己的特警队争辩几句,觑见局长虎着脸瞪他,余下的话又憋了回去。


“所有警种都别闲着,都像猴似的给我看山,年前不能再发一起。再发一起我没法儿向华城的老百姓交待。在你们特警里,挑点儿尖兵,定点蹲守,山洞里山洞外都得有人,争取抓捕‘现行’(即实施现行犯罪的犯罪嫌疑人)。对了,可以派两个女特警,诱敌出现,再当场实施抓捕。”王新泰边思索边部署。


“那王局长你得跟行政科说一下,给我们弄点棉大衣,山洞里太冷。我们大队库存棉大衣不够。”杨大海见缝插针说。


“就你事儿多。要什么你说,我都给你。可有一条,要是抓不到人,破不了案,有你好看的。”


第二天上午,特警队员们依计行事,女特警张薇、钱玉玲化装成女学生,在龙潭山上遛达,林罡、张玉虎、周长生等人化装成上山的游人远远地跟在后面尾随。逸飞被派了最重的活儿,他带着公万生、刘侃、宗瑞龙等人进入山洞内搜索。山上的这组队员一上午下来毫无收获,案犯象是察觉了什么,踪影不见;进入山洞的逸飞这组队员,从早上进洞,到中午还没出来,杨大海用对讲机喊,竟然联系不上,只好又派出一组队员,由老警姜洪生带队,进洞寻找吴逸飞他们。过了不到半个时辰姜洪生就出来了,他跟杨大海汇报说里面像迷宫似的四通八达,岔道太多,没法儿找,怕自己这组也得迷失在里面。惹得杨大海火了,一通臭骂:“让你进去不是找人,是救人,吴逸飞他们肯定遇到难事儿了。人没救出来,你出来干什么,给我回去再找!”杨大海骂完也觉得哪不对,又喊他回来说:“这回进洞时带着警犬和防毒面具,把队里所有警戒带都拿着,把带头留在洞口,走到哪都拉上带子,按带找人,按带回来,自己也别走丢了。”姜洪生应诺去了。


单说吴逸飞这组队员,他们究竟去了哪里呢?何以半天时间没出来呢,难道是遭遇什么不测了吗?


逸飞这组队员都是年轻人,仗着自己都有一身功夫,都是初生牛犊天不怕地不怕,进洞时也没做太多的准备,只带着强光手电和一些枪械。按照计划,是让他们这组在山洞里搜索一番,看有没有在此藏身的案犯,然后隐蔽在洞口附近,择机抓捕案犯。逸飞不是华城县人,以前也听说过防空工程,但从来没进去过。今天一进洞,觉得特新奇、特神秘。好家伙,这洞可不是普通的山洞,洞口像超市大门,洞内宽敞处能并排过三辆解放汽车,洞内最高处距离地面有二十来米,圆弧的顶部非常平坦。因为年久失修,洞地面破损较多,坑坑洼洼的。逸飞他们兴致很高,在洞口处发现了有人住过的痕迹,吃剩下的罐头瓶子、烧过火的灰烬、几堆铺好的稻草、扔得满地的蜡烛。逸飞让大家不要触碰这些东西,他说刑警一定出过现场,还有可能再回来勘验。一帮不知深浅的年轻人边走边搜索,都感到格外新鲜,不知不觉走进去纵深二十余里,这一路上他们除了发现一些废弃的麻袋、铁桶和到处乱窜的老鼠之外,再没发现什么东西。走到后来强光手电都用没电了,他们就捡些木棍点着了当火把,继续往里走,也没有返回的念头。他们天真地认为龙潭山才多大,很快就能找到山洞的尽头,把洞内情况摸清了再回来。也许在他们心中,还有一种探险的愿望,支持他们坚定信心往里走。


公万生是鬼精灵,鬼点子多,他身上常备一个指南针,一个美国造的ZIPPO防风打火机。一到岔路口他就拿出指南针来,测算方位,然后一比划,大家就相信他指的路。他们一路误打误撞,真还就选对了路线。这个工程在七十年代是绝密,故而今天也找不到山洞内构造分布的图纸。逸飞他们走着走着感觉有点不对劲儿了。


逸飞说:“走了这么半天,怎么还没到头儿,是不是走错了路线?”


“相信我小诸葛,绝对不会。”公万生自吹自擂,十分肯定地说。


“那怎么还走不到头?”


“这------,这山洞就这么设计的吧。”


“看着像是出城了。”


“那肯定,我们现在是顺着山脉走,八成到了猛龙山里了。”


“得了,我得报告一下方位,省得队长着急。”可逸飞操起对讲机喊了半天,连个应声也没有。刘侃说:“山洞里这么深,怕是影响了信号发送。”


“不行咱们原路返回吧。”宗瑞龙最谨慎,他提议说。


“没完成任务就回去,不让老警们笑话咱们才怪。怕什么,接着走前人的伟大工程,我不信它能是‘万里长城’。”公万生不同意。


逸飞此时也是进退两难,一怕通讯已中断,联系不上队长怕他着急;二怕前面有什么危险伤到队员。自己是组长,担着责任。现在黑灯瞎火的,前路难测,怎么办呢?他怪自己进洞时考虑不周,更想不到这山洞里大有玄机,别有洞天。


“再走十分钟看看,不行再回去。”公万生坚持说。


“也罢,就再走十分钟,不行就回去。”逸飞看了一下夜光表说。逸飞哪里能料到,就因为多走了十分钟,引出了一场骇人心魄的人蛇大战。


逸飞他们往前走,越走越难行,这里像是人工山洞连接上了原来自然的山洞,又像是两个山之间连接的狭窄山洞。山洞墙体上有很大的裂缝,地面泥泞难行,有的地方还有暗坑。


走了五分钟,逸飞想打退堂鼓,又怕公万生笑话他这个组长。只好硬着头皮走在前面。头上不时漏下灰尘、积水,还要用木棍划拉尘封多年的蛛网,地面坑大的时候,大家还要互相牵手才能过去。正走呢,火把突然无声无息地熄灭了。大家全都立定站住,屏住呼吸,有点儿紧张。


“我可听说深洞里有一氧化碳,我们可别中了毒,不行回去吧。”宗瑞龙又提醒大家说。


“嚓”的一声,公万生打着了防风打火机说:“扯蛋,打火机能打着,就没事儿。”


逸飞刚悬起来的心又落下来,一看是火把上落上了水,被浸灭的。


他伸手向公万生要打火机,一转瞬的工夫,猛然发现身体右面狭窄的石缝里有蓝荧荧的光亮,正一点点儿悄无声息地向他靠近。


“有蛇!快往回跑。”逸飞迅速准确地做出了判断,下命令道。


大家一听,吓得汗毛倒竖,纷纷回头跑路。逸飞知道山洞内不能开枪,开枪会形成跳弹伤到自己。他急忙从腰间抽出飞针,倒褪着慢慢向后走,眼睛盯紧了面前四团亮闪闪的蓝光。他看不清蛇具体有多长多大,但仅凭蛇眼发出的亮光和咝咝的吐信声,就能断定不是普通的小蛇。


怪就怪逸飞他们来到了平时没有人到的地方,惊动了两条正在交尾的大蛇。蛇出于本能,要向逸飞他们发起攻击。深山里的大蛇非常凶猛,它们面对不速之客,把他们当成了入侵者,交替向走在最后的逸飞发起了攻击。


说时迟,那时快,逸飞右手一扬,两枚飞针撒出去,射向不远外的两点蓝光——蛇的眼睛,


深山大蛇颇有灵性,也知道摆首躲闪,但距离如此之近,洞内又没有光线,加之逸飞救战友心切,针的力道用了十成,大蛇哪里能躲得过,蛇首刚有躲闪的意念,针已到了,“噗”的一声,一枚针灭了一点蓝光,另一枚针走空。针刺入蛇首,蛇疼得满地翻滚,尾巴甩在石壁上啪啪响。


另一条大蛇见爱侣受伤,狂怒至极,尾巴在石壁上拍出啪啪的声响,两点蓝光升得很高,放射出愤怒的火焰。


逸飞眼见两枚飞针发出去只灭了一点蓝光,心下大骇,又见两点蓝光升起,知道大事不妙,心想这一定是母蛇要发动更猛的攻击了。他左手摸出飞针再发,因为惊慌,加之山洞狭窄,左手肘碰在洞壁上,飞针偏离方向走空,打在洞壁上冒出点点火星。两点蓝光转眼就到了,蛇头挟带着寒风奔他面部咬来。逸飞急将口中飞针犹如连珠一般吐出,也不管射没射到,连着打了两个后滚翻,回头再看,那枚口内飞针救了他一命,针虽然没有伤到蛇的眼睛,但刺在了蛇首上,让母蛇知道了对手厉害,稍停顿了一下攻击。逸飞不敢恋战,爬起来撒腿就跑,再看本组的那几个人,都在玩命的狂蹽呢,就恨爹妈少生了两条腿。跑出十几米远,宗瑞龙“妈呀”一声掉到一个深坑里,逸飞急忙站住伸手拽他。幸喜母蛇未追到,逸飞与公万生将宗瑞龙拉上来,大家一路慌慌张张,像苍蝇似的沿来时山洞往回跑。过了几个岔路口,逸飞估计母蛇不能追上来了,才让大家喘口气,点燃了火把,再往回走。走着走着,发现走错了路,公万生重新辨别了方向,才找到来时的路。


大家惊魂未定,突然听到狼狗兴奋的叫声。


宗瑞龙恐惧地说:“不好,又来狼了,这回死定了。”


公万生耳朵尖,他听了听说:“你是让蛇吓蒙了吧。那是咱警队警犬欢欢的声音。一定是老姜他们找咱们来了。”


果不其然,不到一分钟,警犬欢欢率先冲过来,兴奋地冲着后面大呼小叫,一伙人带着防毒面具打着强光手电过来,摘下面具一看,正是姜洪生小组的全体队员。


姜洪生大口喘着粗气,抱怨说:“一帮小毛孩子,钻到哪去了,让我们这通好找。”------


这正是:防空洞里案频发,暗隐凶蛇叠害加。绝技逸飞能制恶,点燃火把继侦查。


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