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码订阅

台湾《今周刊》专栏作家刘黎儿长期定居日本,在日本大地震之后台媒取得她的第一手观察,她亲身经历世纪大地震之后写下的观察与心得摘录如下:

现场直击 人民优良素质遭无能政府贱用

日本经历世纪大地震,因为平日就有充分的准备,也没有噬血的媒体,尽管政府领导人无能,但日本人仍能耐心面对巨灾,有条不紊地展开复旧作业,也赢得国际的尊敬。

日本3月11日发生了芮氏规模9的大地震,是人口密集的先进国家,首次发生如此大规模的灾难。大家于镜头前看到日本的现况,在感到悲痛的同时,却也为日本人民井然有序的应对,而赞叹不已。

世人首次了解,原来日本平时就有如此周详的地震、海啸对策,而且平时就有因应灾难的各种联络系统;国民在发生如此重大的灾变之后,居然能忍住悲痛,没有呼天抢地的嚎哭,而是沉着面对,展现临危不乱的高素质,而敬业、热忱的援救、复旧作业也让世人钦佩。但另一方面,日本政府也有许多失策以及慌乱,正好可以当各国的反面教材。

人民平时准备充足 井然有序

地震发生当天,我在距离新宿不远的中野车站旁的一处书店暨购物中心,东京其实地震强度不如东北地区,不过也是1923年关东大地震后最严重的一次。在办公大楼里工作的人员马上不慌不乱地从楼梯下楼,而不利用电梯,随后购物中心马上广播,请各部门负责安全的员工回报其负责区域的人、物损伤状况。这些负责安全的员工其实也是一般店员,在紧急时刻都会接手保安的任务。

此时各处列车都随即靠站,并请客人下车,检查车、轨状态。原本人潮拥挤的车站也在乘客合作状况下,迅速无声地完成撤离,瞬间净空。东京各处街道上则出现人潮,大家拿出手机确认家人安否,但表情从容。

最值得一提的是,不论NHK(日本广播公司)或民间电视台,播报灾情新闻时声调都力求平静,没有尖叫或煽情语调,惨不忍睹的灾情还需要夸张的报导吗?也鲜见不由分说地直摄罹难家属恸哭的摄影镜头,或硬要访问已经悲痛不堪的灾民,所有报导主要目的,都是把灾害降到最低,并且提供救援、防止二次灾害或余震的灾害,这样的媒体也是营造灾后沉着气氛的重要功臣。

内阁昏庸 对策慢了好几拍

而且为多提供震灾相关消息,各电视台也都采取非常体制,二十四小时播出与地震相关的消息,NHK连大河连续剧等都停播,且民间台也都自动不播出广告。各台情形不同,但单单12、13日的周末,每家损失广告大约5亿到10亿日圆,直到14日才陆续插入少量广告,电视台损失惨重,但对整个日本而言是值得的。

这次灾害对策层峰的日本政府,则显得十分昏庸无能,菅直人只想利用地震延长政权寿命,没有真正担当起总指挥官的责任,连带让各省厅的大臣、官员等也都手足无措,每个对策都慢了好几拍。自卫队派遣计划一改再改,幸好防卫省原本就有国内外救灾经验,在首相指示前,就已经先派机侦察灾区,比日本政府或媒体都更早掌握东北状态,各界都对菅内阁对这次灾情反应的迟钝,非常惊讶。

尤其惨重的是福岛核电事故,菅内阁在11日地震海啸发生后,即使美国等国一再呼吁,要注意核电紧急发电系统无法运作的严重问题,美军甚至表示愿意帮忙输送冷却水,菅内阁却一直没有优先处理。因此,日本好几处原子炉的氢爆还会持续,造成历史性的核电灾难,这都不像核电先进国日本所该发生的。

最致命的是菅内阁完全听任东京电力公司摆布,实施所谓“计划停电”,造成首都大混乱,让日本社会、经济快要瘫痪,还愚蠢地限制有如生命线的电车运转,减少至3成到5成以下,要求民众尽量不要上班、上学,等于扼杀此时想力求复兴的日本经济活力。日本人的优良素质,遭无能政府贱用!

发表评论
发表评论

网友评论仅供其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铁血立场。

全部评论
加载更多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