卡扎菲目前正在做两件事情:打败从2月中旬开始揭竿而起的叛军;披露法国总统萨科齐的秘闻。

连日来,忠于卡扎菲的利比亚军队收复了叛军控制的一些城市。如今,在叛军的大本营班加西,卡扎菲的军队几乎兵临城下。班加西是利比亚全国委员会的总部所在地,法国是最早承认该委员会是“利比亚人民唯一合法代表”的国家。

正是因为法国等欧盟国家的空洞支持,才让利比亚叛军匆匆揭竿而起开始军事冒险,事实上他们并没有做好准备。

在胜利唾手可得的时候,卡扎菲开始在电视上露面,宣称“我的朋友萨科齐一定是疯了”。卡扎菲的儿子赛义夫在接受欧洲媒体采访时披露,利比亚曾经资助了萨科齐2007年的总统竞选活动。他说:“是我们支持了他的竞选活动,我们拥有证据。我们准备披露这些证据。我们要做的第一件事是让这个小丑把钱归还给利比亚人民。我们帮助他是希望他能对利比亚人民好一些,但他让我们失望了。”

卡扎菲父子的这一态度显然与巴黎的立场有关。法国是第一个承认利比亚全国委员会的国家,而且是推动对利比亚进行军事干涉的主要国家,法国还与英国积极在联合国安理会推动在剩比弧设立禁飞区。绝大多数分析人士都认为,萨科齐的单边行动太过草率了。

在很多年里,卡扎菲曾一直是“自由世界的敌人”,是“国际恐怖主义”的幕后黑手。数年前,西方国家向利比亚伸出了和解之手,其背景却是利润丰厚的石油贸易和军火贸易。这其中不乏世界民主国家的典范、跨国公司、银行、国家元首和政府首脑、欧盟等地区重要集团,当然还有华盛顿。但在利比亚动乱后,这些角色纷纷支持利比亚叛军,就连当年接受卡扎菲巨额报酬在利比亚进行演出的文艺界人士都宣称要与其划清界限,捐出从利比亚政府得到的报酬。

利比亚领导人卡扎菲撕下了半个世界的面具,并再次让已经令人失望的、不公正的国际秩序蒙羞。突尼斯和埃及动乱取得的成效让利比亚反对派萌生幻想。但西方国家在是否进行国际干涉问题上的讨价还价却成为他们的噩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