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这次日本的大地震,许多日本人面对世纪大灾难,仍然保持井然有序、临危不乱的冷静态度,令全球世人感到不可思议和佩服。但是日本东京电力公司,却在核电危机处理上,一再隐瞒,避重就轻,幅射危机不断地扩大,招致欧美核电家的批评,身为官方机构与市井百姓的表现,差别如此之大,究竟那个才是真正的日本,成为这次震灾、核灾外,另一个引人注目的话题。


日本东京电力公司的失误,让日本首相菅直人不能不破口大骂,日本媒体更是对其千夫所指,但像东京电力公司这种官僚体制的保守、封闭和颟顸,在日本社会早就是人尽皆知的弊端,菅直人所属的民主党,2009年就是以改善官僚政治为诉求之一,成功地政党轮替,但这两三年下来,却显示民主党还是不敌日本强大的官僚体制,成为日本政治和决策上无法前进的巨大阻力。


一些行政学者都认为,全日本大约36万国家公务员,比其它国家的公务员,对国家政策更有影响力,而官僚政治在日本,一度也被认为发挥积极作用,日本经济起飞的时代,官僚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但在日本面对经济衰退和老龄化新挑战时,官僚政治弊端逐渐暴露出来,公务员往往按既定程序行事,根本跟不上时代的变化。民主党在选举时,重批日本的官僚政治,就是呼应民意的看法。


民主党为了所谓的官僚政治,民主党党魁鸠山由纪夫不惜承诺,一旦当选首相,将让至少100名议员出任省厅高层职位,鸠山还说,要夺回财务省编制财政预算的权力,一些政府的补贴将由政府直接以现金形式送到受援者手中,而不是由前官僚管理的组织发放等等。


但如今看来,好像还是官僚政治战胜了这些政治人物,民主党的许多重大失败政策,例如收回美军基地、钓鱼岛事件,都被认为是政治人物主导下出的大错误,那些安稳的官僚公务员,只要坐着等看好戏就行了。

别小看了这些日本的官僚,在同样的单位,死守一个位置十数年,一切情况摸得一清二楚,存心杯葛,一定会让日本政治人物吃暗亏,像日剧“Change”里演的首相办公室里的旧官僚,可都是活生生的例子,而真如戏里的木村拓栽首相一样,刺破官僚的把戏,现实里可不是容易的事,戏里的结果只是反应了编剧或者日本老百姓的期望。东京电力公司在重大核灾公安时,连首相都管不了,组织黑洞何其大,可想而知。



这次日本地震,日本人的冷静和秩序,以及媒体的自制,都是台湾人要学习的地方,但也不必像二、三十年前信奉“日本第一”的“疯”潮一样,盲目地推崇。毕竟如果日本真的那么行,就不会出现十年、廿年的经济泡沫,失业率节节高升,去年还痛失世界第二经济体的宝座。尤其像日本的这种官僚政治,台湾的公务员真的不必学了吧。



看日本真的不必带有太多感情,明治维新的进步和做事彻底,可以让日本这个小国家成为世界强国,主导了两次世界大战。但大家也不要忘了日本做坏事时,坏到可以在战争时去杀韩国的皇后,可以把中国人当活体实验样本,这也不是任何国家可以做得出来的。凡事都有好坏两面,不偏不倚,去芜存菁才是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