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三十七章妖风迫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日军上下看到李聚并没有死在岳星明的手中,也没有看到新八军四分五裂,他们把李聚恨得是咬牙切齿……!也难解心头的旷天奇恨。为了应付李聚的强势出现,日军在华中武汉司令部召开了紧急的军事会议,这一次参加武汉军事会议的主要人物是:南京派遣军司令长官松井石根,参谋长横山勇。华中方面军司令长官烟俊六一,十一军军长冈村宁次,华北方面军司令长官寺内寿一,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和华中方面军师、旅团长以上的军事将士将领召开的军事紧急会议。

日军华中司令长官烟俊六一看到整个会场是一片死气沉沉,日军将领是面面相觑,均不吭声,他奋然站起身来说道:“现在我们大日本帝国是处于胜利、失势和生死存亡的紧急关头,虽然帝国的军队目前在中国的军事情况是非常紧张,但只要我们的将领指挥运用适当,帝国勇士的三军用命,我们在中国的局势,也可以逆转的。今天你们大家有什么好的想法和建意,应该向帝国谈出来,以挽回当前帝国的军事危机。”

日本十一军新上任的总参谋长川岛芳子看到没有人吭声,她马上站起来身来说道:“帝国军队在长沙会战中的小青山战役的下来,在湘北、湘南、丹凤岭、皖南云岭和雨溪镇,帝国的军队川信师团、铃木师团、华中武汉长江一舰队、华中空军联队和恒定师团都先后遭到中国军队的重创,死伤惨重。现在帝国军队都存在一种恐“聚”怔。只要与李聚沾上号的队伍,帝国军队就已经有“未战先惧”的余悸,完全没有刚踏上支那土地时的那种气贯长虹,势如破竹的帝国精神。我们要想挽回帝国目前的局势,还是只有一个目标,那就是消灭李聚”。

“川岛小姐,你也在湘北、湘南领教了李聚的厉害。更不说现在李聚掌握了一支攻防兼备,军事实力强大的新八军。帝国要消灭李聚是谈何容易。”一名日军前线旅团长站起来反驳川岛芳子道。意思是你婆娘领教了李聚的厉害,还敢说我们前线的将士不用命,你这是在侮辱我们帝国军人。

“这一个来历不明的李聚自从在成都市出现后,到现在的大别山战区,只有半年的时间内,李聚的势力和影响力就如日中天,仿佛他成为中国除了国民党和共产党之外的第三大势力。李聚一日不除,都将是帝国的心腹大患,将会影响到我们帝国在华的侵略利益。”华北方面军司令长官寺内寿一根据他掌握的李聚情报,是忧虑叹息说道。

“司令官阁下,在中国地方派系的军队里有晋军、桂军、川军和滇军,这些部队都比李聚的实力强大。还有蒋介石政府都有铲除消灭李聚之意,在北山事件中,李聚和新四军一起反击忠义救国军,在新八军成立后,为了保护中共延安的人,击毙了孙城辉,而他这一次为了争夺新八军的控制权,又枪杀岳星明,这一连串的事情说明,李聚是国民政府中的另类,是跟蒋介石政府是水火不相容。可以说李聚在中国已树下太多的敌人,就是不用我们动手,李聚在中国也是死路一条。”一名刚从日本九洲本岛到中国的师团长是一脸不屑说道。

“腾香君,你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你刚从帝国总部来到中国,完全不知道李聚的厉害,我们在中国成都的时候,一次次颠覆蒋介石政府的行动就是被李聚所破坏的。从中国“长沙会战”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里,帝国军队在追击李聚的战斗中就死伤四万多人。飞机近百架,完全超过了“淞沪会战”、“武汉会战”的军事损失。李聚在中国虽然还没有拥兵几十万,可是他有别于中国其他地方的军事将领。现在的中国虽然处于民族统一的抗战,但国民党和共产党之间是貌合神离,矛盾突出。近一年的时间内,国共摩擦就挑起数百起。而国民党的内部也是矛盾尖锐,蒋介石嫡系部队和地方杂牌部队之间的矛盾是互相倾轧,互相观望,互相利用,指挥不统一。而李聚的来历虽然是至今未解,但他超出党派的理念,更能让中国亿万民众接受,李聚的行为不仅得到中国人民的认可,也得到西方国家政府的认同,李聚在得到了中国亿万民众和西方国家的强烈支持和帮助,才敢一次次的与蒋介石政府是针锋相对。他才能躲过蒋介石政府对他的一次次的迫害和我们大日本帝国对他的一次次的追杀。从这一次李聚敢枪杀岳星明的事情来看。可以说李聚现在的影响力超越了中国的地方派系军队,直追国共两党。”川岛芳子说道。

“川岛小姐说得一点不错,这一次李聚枪杀了蒋介石和顾祝同的反共高参岳星明,就让蒋介石和顾祝同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顾祝同更是气得伤心欲绝,气得病倒在床上。就看出李聚的高明和他的厉害之处。虽然这一次李聚枪杀岳星明,是李聚与蒋介石内部矛盾加剧的结果,但李聚的这一招也刚刚破解了我们帝国挑起中国内战的战略阴谋计划。如今的国民党三战区的各部队都在是驻足观望,不敢再挑起消灭皖南新四军的战争。李聚这一招“杀一儆猴”不仅威慑三战区的各军,还把我们辛辛苦苦筹划了大半年的军事战略阴谋计划粉碎啦!”侵华头子松井石根咬牙切齿说道。

由于中国整个战局的急剧变化,日军多个精锐师团相继遭到重创和歼灭,特别是恒定师团被中国军队歼灭的之快,完全超乎日本派遣军司令部的意料之外。这迫使日本侵略者不得不考虑如何应付未来战争的问题。于是日本鬼子泡制了一份一九四一年的军事战略进攻计划书,并故意泄露给蒋介石政府,以便挑起蒋介石政府的反共本质,挑起中国的国共之间的内战,得到破坏我国统一抗日之目的,谁知日本千辛万苦的战略计划,又被李聚的一个不小心破坏啦!以杀岳星明告终。

“所以这一次如果帝国不能先行消灭李聚,帝国就不能挑起蒋介石的军队消灭新四军之目的,也就是说我们挑不起中国国共之间的内战,还有如果说让皖南的新四军叶挺部北渡长江成功,那么中国最坚决的两支抗日民族部队新四军和新八军的超强联合,那将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噩梦,也是帝国最不愿意看到的事情,那将是我们侵华战争的转折点。”华北方面军参谋长板垣征四郎忧心肿肿的说道,板垣征四郎还没有用失败的两个字眼。从这些事情可以看出来,日本多么希望蒋介石挑起国共之间的内战,这样他们才能顺利占领整个中国 。

“新四军和新八军的强强联合,不但是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噩梦,也是蒋介石政府心中的沉痛。但从李聚枪杀岳星明后,在中国无异是一场军事大地震,迫使蒋介石在三战区的军队不敢再轻举妄动。而蒋介石和顾祝同肯定比我们还要更加怨恨李聚,但是这一个李聚在中国的力量是微不足道,可是蒋介石和顾祝同等人都明白李聚的背后有两股更强大的势力,那就是中国的亿万民众和西方国家政府的战略支持。所以我们只要消灭李聚,就能挑起中国的国共内战,我们大日本帝国在中国的一切困难将会迎刃而解。”十一军军长冈村宁次分析说道。 我枪杀岳星明,也没有想到会震慑三战区的反动军队,看来这一件事是利大于弊,至少一点我在新八军也站稳发脚,得到大部份军事将领的支持……!

“该死的李聚为什么令我们这样头痛啊。” 一个个日军将帅是哑口无言。

“我有一个办法对付中国,挑起中国的内战。”日本侵略者的刨子手们的眼睛是一齐刷向川岛芳子这个女魔头。我日的臭婆娘的烂脑壳不知又想出了什么阴谋诡计。川岛芳子在众目睽睽之下,站起身来,不慌不忙地说道;“皖南的新四军叶挺部北渡长江在即,我们只要赶在皖南新四军行动之前,对新八军的李聚部队发起进攻,帝国就能挑起蒋介石和顾祝同隐藏在内心的反共罪恶。”

“川岛小姐,你能不能把事情讲清楚一点。”日军华中方面军司令长官烟俊六一听了后,他的心里是不由为之一振。川岛芳子的话也把其他的日军将领的耳朵一个个的竖起,并想继续听川岛芳子的高谈讲解。

川岛芳子看到她成了众人的焦点,成了日本岛国的救星,她是更加神采**,不可一世。早知道川岛芳子是这样的恶毒,老子把她臭婆娘骑在跨下,边打边日,干死那臭婆娘。

“虽然新八军的势力强大,我们不能一举消灭李聚,但只要我们大日本帝国的军队摆出一副志在消灭李聚的势头,蒋介石看见我们在围攻、消灭他的心腹大患李聚,这也必然会涌起蒋介石和顾祝同等人进攻新四军的野心之目的。所以我们调动两个师团的兵力,大举进攻新八军,做不怕牺牲,做到志在消灭李聚的样子,只要我们牢牢地把李聚的新八军拖在大别山一线。你们想蒋介石和顾祝同会错过这一个黄金机会吗!他们肯定要抓紧时间,调集一切可用的军事力量,消灭皖南的新四军。只要蒋介石进攻皖南的新四军,这必然会挑起中国国共军队之间内战,只要国共之间内战的爆发,不管以后李聚倒向中国的何方,中国自然会自相残杀,内耗下去……。这样就打开了我们大日本帝国的胜利之战略之门。” 川岛芳子不愧为日本一流的军事情报专家,把国共之间的矛盾,把李聚与蒋介石之间的矛盾是分析的头头是道。就连冈村宁次和土肥原这样的军事情报专家也对川岛芳子敬佩不已。

川岛芳子一说完,小日本鬼子是一齐鼓掌、叫好!

烟俊六一听到川岛芳子的分析后,兴奋的站起身来,对华中方面军的日军将领说道;“中国的内乱,帝国的胜利在此一举。希望你们不怕牺牲,排除万难,完成大日本帝国交给你们的神圣而又光荣的任务!”

“嗨。”

同时经过他们一起协商,决定由华北方面军出动两个师团在平汉一线牵制中国二战区阎西山的部队和中国五战区李宗仁的部队。南京方面军则出动两个师团部署在长江一线,主要是分隔新四军和新八军之间的军事联系,也是阻止中国的东南部队增援中国的三战区。日本派遣军司令部决定对中国华中地区增派四个师团的兵力威慑九战区,另外派出两个精锐师团直接对新八军发起强攻。会议过后,日本军部还向外界打出了“对伤害大日本帝国威信的李聚,发起惩罚性的讨伐” 的口号。

这个时候日本在华中的军事实力达到四个军十一个师团,三个混成装甲旅团,两个重装坦克师,总兵力得到三十八点六万人,八个飞行联队,飞机七百五十架。三个舰队,共计十九万三千吨的强大兵力。

但是日本鬼子的这一次重中之重还是要拖住和消灭李聚的新八军,主要的军事力量是由华中方面军的日军担任。烟俊六一又走到巨幅军事地图前,他那冷酷的、锐利得象鹰一样的魔眼注视着军用地图。他的眼睛一直注视着新八军的驻地滩县。

烟俊六一明白大本营的战略意图后,于是命令华中方面军第三军的矶谷师团和佐腾师团沿平汉线,直插新八军的腹地。而十一军的山下师团和仲野师团从滩县的东南方向进攻新八军,两路日军是齐头并进,得到夹击包围新八军之势。在松井石根、冈村宁次和土肥原的推荐下,川岛芳子由军参谋长升为东路进攻总指挥官,率领山下师团和仲野师团进攻新八军……!

就在日军磨刀火火的时候,这时在国民党三战区的上饶司令部。顾祝同他今天是谢门绝客,他是一个人坐在办公室里的沙发上痛苦、悲观失望、垂头、掩面、深思。嘴巴上的香烟是一支连着一支,地上的烟头是密密麻麻甩了一地。他的不仅牙齿吸得焦黄,夹香烟的两根手指也是漆黑一片。

顾祝同想到他自从抗日战争爆发以来,就升任国民党三战区的司令长官以来,就肩负蒋委员长和国民政府的重托,守护长江中下游一线,迟滞日本侵略者对中华锦绣河山的进攻,并阻止削弱新四军的军事实力的扩张。为了达到消灭新四军之目的,党国部队甚至是不惜挑起“平江惨案”、“竹沟惨案”、“镇江惨案”的大大小小的国共摩擦数十起。但中共新四军不但没有被党国的军队所消灭,反而从一九三七年的一万余人发展到如今的十万余人。

特别是在去年的十月十日,江北新四军陈毅的部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敢在黄桥地区歼灭我军韩德勤部的一万两千多人,共匪并占领苏中、苏北的重要地区黄桥。而我作为中国三战区的最高司令长官,我是更愧对于蒋委员长和何应钦国防部长对我的厚爱和支持。

但这一回不知来历的李聚为什么得到了国民政府的重用,这家伙是不思党国对他的栽培,他反而也跟着中共新四军是兴风作浪,在北山地区,李聚和新四军消灭了三战区筹建两年多的忠义救国军,还消灭了我军反共的精锐部队国民党的四十师大部。不仅消弱了我三战区的反共军事实力,还把中共延安的影响力在世界上是迅速的扩大,也使我们国民政府的声誉是严重的受损。李聚你为什么要跟党国作对……!顾祝同对我是恨得咬牙切齿。

更可恶的是,李聚你不仅枪杀了我忠义救国军的纵队司令孙城辉,还把对我一直忠心耿耿,追随了我多年的党国精英岳星明枪毙。李聚此仇不报非君子,我一定会把你碎尸万段,方解我的心头之大恨。这些仇恨在顾祝同的心头是无限涌起。加上他的神态现在是疯狂至极,只见他身体从沙发上一下弹跳了起来,差一点点,就把钢筋水泥的房顶撞了一个洞。当他的身体回落下来后,他挥起一脚,愤怒地踢在桌子上,只见桌子上的茶杯,是全部散落在地上,是一片狼藉。

然后顾祝同是双手抱着头,瘫痪在地上,嘴中还不停地说道:“为什么会这样……!老天为什么要如此的折磨我。”

顾祝同泪流满面可能想到的是,现在离皖南的新四军北渡长江的时间已剩下不到三天的时间啦!自从岳星明被李聚这一个臭小子枪毙后,整个新八军在李聚的掌控之中,而他们也虎视眈眈注视着我整个三战区的各支部队。而我们的这一些军队又不思党国的利益,不思党国对他们的栽培和重望,一个个象缩头乌龟一样的“畏缩不前”,气煞我也……!难道说一月四日是任由皖南的新四军这一个心腹大患北渡长江成功,任由他们与江北的新四军陈毅部会合。任由李聚这一个跳梁小丑在我们的面前是继续狂妄嚣张,不杀李聚,不消灭皖南的新四军。我们三战区的脸面何存……党国的脸面又何存啊!

顾祝同想到他当兵几十年,所向披靡,为党国立下了盖世奇功,想不到今天统率几十万大军,却栽到李聚这样一个无名小辈之中,想到这里他又仰天长叹吼叫道。 顾祝同这样悲痛欲绝,是害怕他在蒋介石和何应钦的面前失宠,还有汤恩伯等人对他这一个战区司令官的位置是虎视眈眈了很久……!

这时“咣”一声,门开了,顾祝同抬起痛苦愤怒的头,双眼望着他漂亮的女秘书康采妮小姐进来。

唐采妮看到顾祝同瘫痪在地上,赶紧放下手中的文件,她弯下腰去,把瘫痪在地上的顾祝同扶了起来。把顾祝同扶坐在真皮沙发上。并把房中的炉子加了几块木炭,顿时司令部的办公室里又暖和起来。唐采妮又给顾祝同泡了一杯“龙井毛峰茶”。把桌子上的香烟给顾祝同点燃一支,递在他的嘴巴上。

有这样漂亮,温柔的女秘书服务,就是巴适、安逸。

“总座,李聚把岳长官的尸体送回来啦!我们现在该怎么处理。”

“什么?”顾祝同的眼睛一悚,意思是李聚小儿,你还敢拿岳星明的尸体来气我。难道说我一个堂堂的战区司令长官硬是拿你李聚没有办法吗。

“总座,这是李聚给您的电报,他在电报里说道,他杀岳长官也是迫不得已,他是为了新八军成长,为了民族军队的抗日士气,李聚请您原谅他鲁莽行为。”唐采妮拿着电报读道。

顾祝同看也没有看电报一眼,就把李聚发给他的道歉电报,愤怒的撕得过稀烂。简直没有一个当官的豁达大度。我都不知道顾祝同凭那一点本事当上了中国战区司令长官的!但是我知道有一点,就是顾祝同对反共、反民族利益的执着、顽固不化。

顾祝同是双眼仰着天,心中深感愧疚,双手打着自己的脸说道:“都怨我,都怨我,星明为什么当初我要送你到新八军当参谋长,如果你不去新八军,你就不会死在李聚这一个卑鄙无耻,心狠手辣的小人手里,星明是我害了你……!我要为你报仇雪恨,让李聚死无葬身之地。”你说顾祝同的样子是给他的女秘书看呢,但他顽固反共头子的眼里还是含着两滴泪水。

康采妮赶紧劝止:“总座您……!”她把顾祝同打脸的手捉住。

康采妮二十二、三岁的样子,身高是一米六五左右,皮肤白皙润滑,圆脸,明亮的大眼睛,粉红的小嘴很动人,康采妮穿着黄制昵军服、军裤,却使臀部更加有曲线感,胸乳更加丰硕。顾祝同这时反手把康采妮的小手儿抓在手上。

康采妮的脸色不由红润起来,胸部起伏的非常厉害,仿佛胸前的两只玉兔就要跳出来似的,她的双腿紧摒着,声音好象有一点儿咽哽。她站起身来想要离开,却不料这一下她和顾祝同是贴得更近。顾祝同看到采妮的秋波眼神,在异样中似乎出现渴望,还是康采妮屈服于顾祝同的淫威。

顾祝同把一只手放在康采妮的腰间上,看到采妮没有责怪和反抗,顾祝同是心跳加速,用他的双臂把采妮的腰间抱起,他的一张臭嘴是马上印在采妮的小嘴上。采妮无力的双手似乎要表达她不是一个随便的女人和维护一个女人的自尊。

“总座,我知道您痛苦,知道您需要发泄,采妮愿意分担总座的一切痛苦。”

我“咔”,美女妹妹要献身也该给我们年青人吗!干嘛要把身体牺牲在顾祝同老不退火的跨下。康采妮的双手抱紧顾祝同的肩。好象怕失去什么似的,还张开她的小嘴。一个漂亮妹妹的香吻是不能随便给一个老男人的吗!如果我在场的话,我就肯定要问采妮是不是顾祝同逼迫你,你告诉我实话,我两拳头打死这一个老龟儿子。真是老天没有长眼,这样漂亮的女秘书竟然被顾祝同蹂躏……!

顾祝同的双手和臭嘴是继续侵犯唐采妮,唐采妮受到顾祝同的性侵犯,她只有皱了皱眉头,她在顾祝同的淫威下,现在的她是欲哭无泪,求助无门。眼看顾祝同的阴谋诡计正要得逞时。几声急促的敲门声传来,真是“险中之险”。漂亮的女秘书就差一点点就失去女人的宝贵贞操。顾祝同赶快穿好他掉下去的裤子,收拾起他的丑陋之像。

他“咳嗽”了几声,坐在他的司令长官的宝坐上,一本正经喊道:“进来。”

“顾总长官,林待卫长求见。”办公室警卫连连长居仁平手持着林尉的名片,进来报告说道。

“不见、不见,我说过今天一律不见客,难道说你们全部把我的话,是搞忘记了吗!”顾祝同愤怒的发火大骂道。这林尉和居仁平来的不时候,正撞在顾祝同的枪口上和火候上,又一不小心破坏了顾祝同安逸的好事,他不发火才怪呢!

原来顾祝同知道岳星明之死的消息后,就对林尉是心怀不满啦。想到林尉虽然身为蒋委员长的钦差大臣,但你在新八军,却被一个小小的李聚唬住。李聚在你的面前,枪杀了我们党国的精英岳星明,你都不想办法阻止,你还算是什么钦差大臣。看来岳星明之死,顾祝同连林尉都怨恨上啦!还是顾祝同因为他位高权重,他是看不起一个小小的少将待卫长。

“对不起林待卫长,顾总司令长官的头,今天痛的是非常之厉害。他今天不想见客人,你就先请回去吧。等顾总长官的病好了,我马上通知你。”居仁平来到司令部的大门口对林尉说道。这当差的不好当,遇上蛮横无理的长官,就是几头受气。

“想不到墨三兄连我这一个医生都不想见啦。墨三兄的病是心病,心病就需要心来医,居连长你再去告诉墨三兄,我是带着蒋委员长的治病良方来给他治病的。”林尉也很怒火道。想到他还是一个堂堂的钦差大臣吗!李聚对我蛮横无理,但我和李聚不是同一条路上的人。而我和你顾祝同是同身为蒋委员长的门生,你顾祝同龟儿子今天竟然敢这样对我,如果不是为了党国的利益,老子操你顾墨三的祖宗十八代。

这时顾祝同的手正放在康采妮的身上,想用他的淫欲来化解他内心的痛苦。但此时传来“咚、咚”的敲门声。

康采妮打开房门,顾祝同看到又是居仁平,不由破口大骂道:“你是不是不听我的命令,还是把我的话当成耳边风啦!卫兵,把居仁平押下去”。顾祝同向门外的卫兵大声令道。

“墨三兄,您今天何别发这么大的火吗!是我叫居连长来通报的。”林尉这时也气冲冲的进了顾祝同的办公室说道。

“原来是林待卫长,欢迎、欢迎。康秘书,你赶快给林待卫长沏一壶好茶来。”久经官场的顾祝同果然是不同凡响,愤怒的神色马上转变为和蔼可亲,彬彬有礼,平易近人。不知道他的为人,还以为他是一个难得的好长官。

林尉赶紧把一份小日本的军事情报递给顾祝同,顾祝同一看到情报的标题是《对伤害大日本帝国威信的李聚发起惩罚性的讨伐》,顾祝同的脸上马上变的是心花怒放,眼睛是笑成了豌豆角儿。

“林待卫长,你给我带来了急时雨啊!皖南的新四军,李聚臭小子,你们这一次将死无葬身之地。”

“墨三兄,这一次有了日本鬼子帮我们的大忙,我们勿必消灭皖南的新四军和李聚这两个心腹之大患,为党国解忧,为委员长解忧。但是我们这一次的行动,一定要小心谨慎,策划万全才方能成功啊。”林尉向顾祝同告诫道。

“这一回请蒋委员长和何部长放心,我们一定置之死地而后己,完成党国交给我们的艰巨任务。”顾祝同和林尉两个人马上关门闭户,坐在一起商议怎么消灭李聚和皖南的新四军部队……!主要的议题是如何把李聚引到战区司令部开会,一举将李聚等人击毙,扫清对皖南作战计划的最大障碍。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