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军飞行员在万米高空处置座舱失去密封险情

新华网南京3月9日电 (张玉清、李开强、伍轶)在万米高空,战机座舱突然失去密封,南京军区空军航空兵某部飞行大队大队长杨帆处变不惊,成功处置了这起重大险情。


2月26日下午,南空某机场,航空兵某部组织的新一轮跨昼夜飞行训练拉开序幕。


飞行大队大队长杨帆驾驶国产新型战机升空,实施对抗空战综合课目训练。


15时42分,杨帆完成某特技动作后,突然听到座舱盖发出“噗噗”放气声。抬头观察,只见座舱盖已后移,露出指头宽的缝隙。


杨帆扫了一眼高度表,10001米!


万米高空,气流、温度、气压、含氧量都对人体形成严重威胁。在中外航空史上,由于座舱盖失去密封导致座舱盖脱落,甚至机毁人亡的事例并不鲜见。


杨帆有1400多小时飞行经历,多次执行重大任务,处置过不少特情。但像今天这样的特情,他还是第一次遭遇。


杨帆冷静地检查座舱系统仪表和参数后,果断决定下降高度,紧急迫降。他立即向指挥所报告,请示返场。


“下面有飞机,暂不能下降高度,请与塔台指挥员直接联系。”指挥所指令杨帆。杨帆从容向塔台指挥员报告特情。


“注意保持速度。”塔台指挥员及时将同一空域的其他飞机调配开,命令杨帆下降高度返场。


此时,由于舱外冷空气与舱内暖湿空气相遇,导致座舱内温度迅速下降,且雾气弥漫。处于缺氧状态的杨帆放低坐椅,改用纯氧模式呼吸。


座舱内气流发出巨大的声响,杨帆感到耳膜阵阵刺痛。“不要用力鼓耳朵,多做吞咽动作。”指挥员不断提醒,让他注意保持飞行状态。


“明白!”杨帆边回答,边缓缓放减速板,调整油量,减小下降率。


突然,一股强气流袭来,飞机开始颤抖。杨帆一拉驾驶杆,飞机擦着气流的边缘下滑,巧妙错开了气流袭击。


空中的恶劣环境让杨帆感到心跳加快、恶心、乏力。1分钟、2分钟……他顽强坚持着,地面人员焦急等待着。


6000米、4000米、3000米……飞机终于加入航线,对准跑道保持状态下滑。


15时51分,减速伞在跑道绽开,飞机顺利落地!


事后,经检查组鉴定:座舱盖向后移动约1厘米,系座舱盖操纵开关故障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