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东北人对日本地震的感想(估计精英不喜)(转载)

伴随这日本大地震,不可避免的也反映出河友对日本鬼子的心情了。有弹冠相庆的,理解。有无所谓的,理解。可能也有如丧考妣的,应该不多吧。我还是觉得大多数中国人对日本鬼子应该没什么好印象。至于那些所谓精英,反正大家都知道就那么回事儿吧。他们不会喜欢我的观点的。

也有人给日本祈福的,从人性的角度,我理解并赞同,但放在日本鬼子头上,我还是觉得怪怪的。咱中国人对日本鬼子不落井下石就已经算以德报怨了。再说首先得先是人,然后才有人性这一说。

我对日本鬼子是个什么心情呢?挺复杂的,其实主要还是准确的把这种心情表述出来很复杂。因为我不是那么极端的人,我也不否认日本鬼子的个体也有表现好的时候。但是如果日本鬼子都死光了我除了庆幸也不会有什么难过,从人性的角度可能唏嘘一下,不过放在日本鬼子头上也不过就是唏嘘一下而已。一个没有日本的世界该是多美好啊。

我过了愤青的年纪了,如果谈及历史,河里的人都懂,我主要说说我身边的事儿。

我老家那里是当年日本鬼子细菌部队的重灾区之一,宛平的抗战纪念馆有个大图,标注了日本鬼子细菌部队的战地,我们那里很不幸的榜上有名。

比如说鼠疫,这个东西传播很快的,而离我最近的鼠疫区只有不到两公里。那是个小山包,边上是个村子,打光复以后政府就把小山包封了,并且反复消毒,不间断监测,因为那地方当年是鼠疫重灾区。我高考那年,村子里两农民闲来无事不知道为了什么在小山包上挖来挖去,回来后就发烧了,家人送医院就诊,医生发现是鼠疫。然后,好莱坞大片里的镜头出现了。防疫的人跑来跑去,防化部队紧急驻扎,武警部队封锁村庄和附近道路。。。

河里的人来自全国各地,但有几个地方依然常驻防化部队的?我们那里就是之一,即使随着老毛子的倒掉很多驻防部队都撤编了,防化部队依然没走,就是因为这个历史原因。可能有人奇怪为什么病人一到医院医生就知道是鼠疫?县级医院夜里急诊的业务素质也就那么回事儿,谁敢擅自发疫情警报啊。原因其实也简单,家属说病人去过那个山包,大夫就有怀疑了,因为是疫区,平时一直是有教育的,关键时刻就用得上。另外,地方防疫系统是24小时值班的,专门研究这些东西。太具体的信息政府没有公布,还是不够透明,但是小地方大家都认识,口口相传的大概信息也不差。

这里说说防疫吧。我们那个小地方,市中心是个小广场,好像中国的城市都这样。广场边上是个会堂,好像全国的城市都这样。那么会堂边上是什么呢?一般就是核心政府机关吧。而我们那里在市中心会堂旁边第一栋政府大楼的一层就是防疫的值班单位,24小时门开着,有人值守。我一个表嫂就在防疫部门,即使是和平日久加上官僚主义,这个日夜值守制度还是执行了几十年,常年加班值班,很辛苦。中学的时候每天下晚自习走会堂门口那条路,就看见防疫的那层楼永远是灯火通明。

非典以后,对于紧急重大疫情国家有了明确规定,事发后2小时报县级政府,县级2小时报地区,地区2小时报省,省1小时同时报卫生部和国务院,就是说,如果现在再发生这个事儿,最多7小时,胡温就得到正式汇报了。

再说说鼠疫,根据我粗浅的知识,鼠疫这东西放现在是可以医治的,关键就是传染速度太快,就是说防治速度得比传播速度快才好。所以,只要不放松警惕,鼠疫是可防的。鼠疫初期症状和很多疾病都差不多,发烧什么的,如果医生没有心理准备就容易误诊或者耽误就诊时间,然后在医院更容易快速传播。所以说到底,鼠疫之类的防治就是以防为主,防住了就没什么事儿。

当年那个村子就是迅速别隔离,挨个过筛子检查,种的瓜地也全部被毁,全村大面积消毒,交通也中断。后来没发生什么事儿。幸好没发生什么事儿,否则我高考都要耽误了,因为当时已经有应对事态扩大的准备了,就是全城隔离了,还是有些恐怖的。

高二那年,夏天,炎热的天气诱发了一种疫情,不是鼠疫,但名字我忘记了,也是日本鬼子撤离时留下的。全市三天放假,学生不上课,工人不上班,所有人就忙着一件事,紧急打疫苗。当地储备的疫苗不够,那年代的财力和储备条件不可能常年准备那么多疫苗,都是从长春北京等地紧急调运的。一时间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姥姥拿辈人就不少亲戚死于鼠疫及日本鬼子的屠杀,至今说起来仍然是气愤难平。我父亲当年的单位建新办公室,工地上一锹下去就全是白骨,日本鬼子的鼠疫坑,就是日本鬼子用鼠疫感染中国人后集中埋了以来。当年苏军打关东军的时候,有几百号正宗红军在我们那里专门负责日本鬼子的化学战和细菌战部队,后来这支正宗红军死了很多人。我们当地人在广场边上给苏军立了一个纪念碑,至今仍然在闹市里矗立。当年苏军里有很多是白军,不比日本鬼子强多少,老百姓至今仍在骂。但对于死在这里的死在日本鬼子化学战细菌战手段里的红军,当地人还是感激的。

我家里有人死于日本鬼子的毒手,我自己几次差点被日本鬼子留下的生化武器祸害,对我们来说日本鬼子不仅仅是历史,更是现实。如果那次鼠疫没控制住,我的人生肯定改变。如果几次出现的疫情没控制住,我的生命可能都已经改变。换做是任何人,来说说什么要宽容大度要以德报怨来试试?

更可恨的是日本鬼子根本不承认有这些事情,拒绝把当时生化武器的部署图交出来,这样的直接后果就是我们根本不知道都有哪些地方是疫区,永远只能是被动防御,如果日本鬼子承认历史把当时的计划交出来,凭中国的实力根治几十年前的那些东西根本没问题。要知道日本鬼子留下这些生化武器是有预谋有计划的,他们就是故意要留下这些东西祸害中国人的。

这些年随着城市开发的扩大,很多野地也开始施工,结果疫情和疑似疫情越来越多。我们当地人的生活经验发现,我们那里有很多疾病的发生率都比外地高很多。比如说红斑狼疮,免疫系统疾病,我们那里很多人都有,包括我亲戚。这东西在我们那里属于常见疾病。换做是所谓的精英,我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要觉得没有享受够皇军的雨露天恩啊,MLGB的。

这次一地震,我们那里就流传了一条短信,“热烈庆祝日本大地震”。我知道这种说法会让某些高尚人士不安,觉得我们素质低下,心胸狭窄等等。日本鬼子是什么?他们不是人,只不过是会学人话的人形牲口,甚至连牲口都不如,起码牲口也有感情。

我岳母,多么平和的老中医啊,一辈子没和人吵过架,连猫啊狗啊的都没打过没骂过,她老人家看电视新闻后脱口而出的就是“活该,日本鬼子终于有报应了”。她老人家的姨就是死于鼠疫。

我性格其实是比较平和的,我一般不想说太极端的话,这个帖子我也是犹豫了才写的,因为犹豫,所以絮絮叨叨,文采也不好。我虽然不会逢人便说日本鬼子该死,但我赞同这种观点,我只是没那么极端的表达出来而已。

再说所谓人性问题,我们不是没有人性,而是面对蛇蝎牲口没必要讲人性。让那些个精英死于日本鬼子的毒手然后看看他们是否还要替鬼子唱赞歌?让他们被鬼子凌辱然后再看看是否还对鬼子以德报怨?什么东西!

我只是个小打工仔,汶川的时候我捐了一千,不算多,但我说过如果是为了解放台湾或者南海问题我可以捐一万甚至更多,如果是为了消灭日本鬼子我可以卖房子。日本鬼子侵华战争结束了么?不,绝对没有,至今我们仍然被毒害!

恳请各位记住历史,更记住现实吧。唉~~~~~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热门评论

那不是地震,是南京城三十万的野鬼在颤抖;也不是海啸,是东三省流浪的孤魂在咆哮;更不是什么核辐射,是731部队科技发展的后代找到了根。你们祈什么福?他们有靖国神社罩着呢!你们捐什么款?甲午战争的赔款都还没花完!你们救什么助?他们钓鱼岛都有能力布防!出来混总是要还的! ( 中国人你就传,是中国人就别删)


我作为一个中国人。

我没有忘记9.18

我没有忘记7.7事变

我没有忘记鬼子731部队。

我没有忘记南京拿30多万的冤魂。

我没有忘记日本人对我们国家所做过的一切一切。

砖家们 叫兽们 汉奸们 精英们 你们还记得多少?

你们除开嘴巴叫叫你们那大日本蝗军万岁,哦对了你们还能在铁血发发你们那主子是多么多么的好,多么多么的强。

东北大哥说的好。

这次日本大地震我最开始不知道,还是我爷爷打电话告诉我的,我还记得我爷爷说的,日本人终于来报应了。

说不上为什么我从心里仇视日本人,这可能是受到爷爷的影响,我爷爷是八路军老战士,打过小日本,也打过GMD,上过朝鲜。


本文内容于 2011/3/21 13:41:39 被小编a7编辑

12楼梦宇

我只是个小打工仔,汶川的时候我捐了一千,不算多,但我说过如果是为了解放台湾或者南海问题我可以捐一万甚至更多,如果是为了消灭日本鬼子我可以卖房子。日本鬼子侵华战争结束了么?不,绝对没有,至今我们仍然被毒害!


这段话说的好!作为沈阳人,我与作者有着同样的感受,尤其每次开车路过918纪念碑的时候!

14楼336633

我也这么认为小鬼子就是变态民族,核电站都那样了还不封堆,自己有事了,好象非要周边的国家陪着一起完蛋!我不好过,大家都别好过,这就是典型的鬼子心态。真他妈的变态。龟田二狗子同志,该醒了。

对于小鬼子,没有趁它病要它命就是最大的人道了!


再帮它?门都没有!


不支持帮这批不是东西的东西!


不想说畜生,因为在我的印象里叫小鬼子畜生都是高抬了它们!它们就不是东西!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