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25.html


恰好叶扬的目光看过来,清澈沉静如同月下的幽泉。

袁博惊呆了,所有熟悉的感觉像潮水一样扑面而来。

“你……”他刚想张口,叶扬已经移开了目光,和几个“追风战士”钻进了直升机。

所有的“雪鹰”战士都注视着他们的身影,目光里充满了崇拜和敬畏。

袁博的反应挺快,一把抓住了准备跟着黑衣战士离开的雪千羽。

“你刚才叫那个人什么?”袁博激动得声音都变了。

“我叫了什么?”雪千羽歪着小脑袋笑了,“噢,我喊的是‘耶,哥哥’,有什么不对吗?他就是我的哥哥啊!”

袁博颓然放下手,脸上满是浓浓的失落。

“对不起,我有些激动了……我以为是他……怎么可能呢?他已经死了……”袁博喃喃不已,语无伦次。

雪千羽知道袁博说的是谁,可是她不能告诉他真相。她轻轻拉起袁博的手,笑道:“经历过这次磨难,我们也算是患难与共的朋友了,以后,我就叫你‘袁哥哥’吧?”

袁博笑道:“求之不得,有你这样冰雪聪明的妹妹,我可是捡了一个天大的便宜呢!”

“真的?”雪千羽脸上乐开了花,笑道:“‘女娲一号’的事儿你也答应了?”

“当然,全都按你说的办!”袁博笑得很是爽朗,几日的相处,他已经很了解这个清纯美丽的少女,他相信,雪千羽不会拿“女娲一号”去牟取暴利,而是把它用到绝对有价值的地方。

“袁哥哥,一言为定!”雪千羽笑着和袁博击了一下掌,然后转身跑向了直升机,“叶哥哥,等等我!”

袁博立刻傻眼了,他这次可是听得一清二楚。

雪千寻看着贺岩笑道:“我也该走了,免得你看着心烦。不过,别忘了叫甘宁向我报到!”

“滚你的!”贺岩刚骂了一句,忽然想起了什么,惊异道:“喂,你就这么走了?把所有的烂摊子都扔给我?”

雪千寻回过头,笑道:“别忘了,电视里都是警察收拾烂摊子的!”

贺岩看着雪千寻的背影,无奈地摇摇头,笑了。

一抹曙光铺在“小笠原”号甲板上,有一种惊心动魄的美丽。

袁博刚从警察局出来,等在外面的沈蓉就哭着扎进了他的怀里。

几天不见,沈蓉明显瘦多了,袁博失踪的这几日,把这个多情的女孩儿折磨得花容惨淡憔悴不堪。

“浩然还好吧?”袁博轻轻拭去沈蓉腮边的泪水,问道。

“好多了,我昨天才去看过他,又能贫嘴了!”沈蓉想起郑浩然的无赖样,不由笑了起来。

“我们去看看他吧!”袁博心里很着急,在警察局听说郑浩然的事儿后,他恨不得一步飞到郑浩然的身边。

于泽缠绵于病榻,叶扬死了,昔日的兄弟只剩下一个郑浩然,又出了这么大的事儿,他心里如何不急?

沈蓉自然清楚袁博和郑浩然的感情,二话没说,拉起袁博就直奔医院。

刚到病房门口,袁博突然停下了脚步。

病房里,梅馨月把削好的苹果一小块一小块慢慢喂给郑浩然,动作轻盈而温柔,脸上的红潮如蔽天的朝霞。

郑浩然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着梅馨月,脸上的幸福光芒万丈。

袁博不愿打扰郑浩然和梅馨月的幸福时光,他向沈蓉做了个鬼脸,准备悄悄离去。

梅馨月似乎听到了动静,回过头,正好看到袁博正蹑手蹑脚往后退,惊喜地大叫道:“袁博,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袁博和沈蓉见被发现了,只好硬着头皮走进了病房。

“臭小子,这两天你死到哪里去了?”郑浩然的眼圈儿红了。

“臭小子,我两天不在,你居然被人揍成这样?”袁博的眼泪也掉了下来。

两双大手紧紧握在一起,劫后重逢,恍若一场噩梦,两个人不禁嘘唏不止。

看到两个男人这个样子,梅馨月心思玲珑,知道他们两个有话说,悄悄拉起沈蓉,躲了出去。

说起这几天的事儿,两个人又哭又笑。

郑浩然想起了金泽明,恨恨道:“若是叶扬还活着,我一定要他宰了金泽明那个王八蛋!”

袁博的脸色忽然变得很奇异,怔怔地看着窗外,却没有出声。

“喂,袁博,你怎么啦?”郑浩然吓了一跳。

“老袁,你说人能不能死而复生?”停了半晌,袁博像梦呓似的问道。

“说什么呢?袁博,做了几天人质,吓傻了吧?”郑浩然不以为然地笑道。

“我——看见叶扬了!”袁博突然说道。

“袁博,你疯了?”郑浩然大声惊叫起来,他被袁博的表情吓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