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父亲亲历的四野凯旋(参赛)

点击了解更多野战军的故事




我父亲亲历的四野凯旋


四野的百万大军南下后,长江以北地区基本没有部队了。因此,广西战役结束后,四野的许多部队撤往北方。我向父亲问起这段情况,他向我讲述了他们38军凯旋的一些故事。


自从我们进驻百色地区后,再就没有战事了,部队就地休整。

百色是广西的西大门,也是连接云南的重要通道。最早解放这里的是我们三十八军的一五一师。他们和一一四师奉命进军云南,我们部队来到百色接防。这里的人民政权已经建立,当地人民正在共产党的带领下,恢复生产,建设家乡。我们一路看到的都是人民群众安居乐业,和平安定的景象。

在风景如画的右江之畔,我们的战士们享受着久违的宁静。广西全境解放了,周围已经没有了敌军。在这里大家安顿下来了,数千里征战的疲惫也逐步得到缓解。连队驻扎后,我们安排战士们洗澡、换衣服、理发,让大家干干净净的休整。回顾几年来我们从中国的最北端的东北,一步一步地走到了中国的最南面的广西,今后还能往哪里去呢?在闲暇之时,我和郭连长来到江边散步,我们常聊起部队下一步的去向问题。这时,全国只剩下台湾、海南岛、西藏没解放,似乎已经无仗可打了。


我们连驻在一个较大的村子,这里的村子和北方的完全不一样。当地村庄有一种奇怪的景象,家家户户都养着猴子看家,就像北方地区家家养狗一样。猴子拴着长长的铁链,遇到外人进门,它会一下子窜上去,抓来人的脸。开始我们的战士不了解,被猴子抓的满脸是血。与乡亲们熟悉后,和他们商量把拴猴子的铁链收短一些,这样猴子窜出来就抓不到人了。这些看门的猴子很厉害,也很有趣。

另外,这里山上有很多野猴子,成群结队的在山上戏耍,还经常出来和人逗闹。一次,我们的战士上山砍柴,砍好的柴堆放在山坡上,没想到柴棍被猴子抢光了,气的战士们哭笑不得。后来老乡告诉我们,猴子很喜欢模仿人的动作,他教我们对付猴子的招数:让战士捡些柴棍逐渐码放一堆……一会儿,猴子们也学着把捡来的柴棍码放一堆。很快柴堆就堆好啦!原来猴子是在模仿人的动作哩!


在百色休整了一段时间,部队接到出发的命令。我们沿着来时的路线返回,再到柳州集结。大家都猜测可能又有大的任务。

告别了乡亲们,部队又开始了行军。临行前,司务长买了一只小猴子,它跳在战士的背包上,顽皮的蹦来跳去,给连队行军带来了不少乐趣。这样的行军,是我参军以来最轻松的,没有敌情,没有作战任务,大家边走边欣赏沿途的风景。

行军途中,我们渐渐发现有一些国民党的俘虏在尾随部队,开始的时候只有三五成群,后来越来越多。我们部队行军,他们就跟在后面走。我们宿营在村里,他们就呆在村外。天气很冷,他们挤在一起露宿。战士们反映,这些俘虏兵多是北方人,被我军释放后结伴而行。多数俘虏没钱买衣服,只能穿着国民党军装。沿途的老百姓见到这些俘虏,群起而攻之。结果俘虏有的被打死,有的被打伤。国民党部队在往南逃跑的路上,烧杀抢掠干了很多坏事,老百姓恨死他们了。所以,这些俘虏兵不敢单独走,就尾随在我们的部队后面走。遇到被老百姓殴打时,就跑到我军部队求救。我们的战士只能劝解百姓,俘虏们才得以安全。

这些俘虏兵很可怜,我们部队吃饭时,他们就来向战士们讨饭吃。大家实在看不下去,就给他们留一点。后来连队干脆多做一些饭,留给俘虏兵。这些饭可能根本不够吃,但总算能让他们吃上一口。

我们走一路,俘虏跟了一路,而且越来越多。我们的粮食也越来越紧张,只好向上级汇报。从兄弟部队得知,这种现象很普遍,各个部队都遇到了大量俘虏兵尾随的问题。

自从打过长江后,部队的俘虏政策发生了变化。以前的俘虏兵,经过教育后都补充的我们的部队。过江后,基本没有大仗,部队的伤亡很小。对于俘虏,基本采取简单教育后就地释放,发给路费让他们自行返乡。

当时广西已经解放,战事结束。我军几十万部队纷纷撤离。而跟随国民党部队南撤的那些敌军,不是被俘,就是被打散,或是自行溃逃,这时都借我军撤离之际,沿路尾随,为的是能够安全的返乡回家。

大量俘虏尾随的问题越来越严重,直至反映到野战军首长那里。后来,上级机关专门安排了火车专列来遣送这些俘虏,问题才得以解决。我们集结到柳州,俘虏兵也跟随到了柳州。上级决定让俘虏兵先走,接着组织俘虏兵乘坐火车到武汉,在那里俘虏兵返乡就容易多了。我军的俘虏政策再一次感动了俘虏,国民党兵败如山倒,连属下成建制的部队都扔下不管,我军却组织俘虏返乡,这些形成了巨大的反差。

我们一直走到柳州,部队乘上火车向北进发。


一九五O年二月一日上午,我们一一二师三三四团作为三十八军凯旋的先头部队和代表,乘着列车徐徐开进武昌车站,接着换乘渡船,来到汉口。江风阵阵,雨雪时下时停。在渡船上,同志们有说有笑。大家说:“去年咱们开着枪开着炮打过长江,今年全国解放了,咱们坐着船又过长江。”是啊,我的心情就是这样。当时打过长江时,谁也没有想到,全国解放这么快。今昔对比,无限感慨。

古老的汉口码头以它新生的容颜,披红挂绿,沉浸在欢乐的海洋之中。江滨矗立着一座高大的凯旋门,两旁挂满了大幅标语“热烈欢迎凯旋归来的三十八军全体指战员”、“向劳苦功高的勇士们致敬”等。凯旋门直下市区,一眼望不到头的欢迎人群,挥舞着彩旗、打着腰鼓、扭着秧歌欢呼跳跃。中南局、中南军区和武汉各界群众举行盛大的仪式,隆重欢迎大军凯旋。

在汉口,四野总部和中南军政委员会为三十八军举行了隆重的凯旋仪式。

我三十八军政委梁必业在码头上代表全军指战员接受了群众代表的献花。江汉海关大楼的浑厚钟声“当、当、当”的响起,伴随着喧天的锣鼓、震耳欲聋的鞭炮和此起彼伏的口号声,在英雄的城市上空回荡。

部队接受献花后,排成四路纵队往市内行进。走在最前头的是军政委梁必业,走在他两旁的是我团团长刘海清和政委柴川若。接着是一营、二营。我和连长带着我们六连,自豪地走在这支英雄的部队中。欢迎的人群朝部队挥舞着彩旗,燃放着鞭炮。工人、学生捧着茶水让指战员们喝,数不尽的老大娘挎着篮子,把里面的鸡蛋往战士们的口袋里塞。这些感人的场面,让指战员们热泪盈眶。

队伍在如潮的欢呼声中穿过人群,直赴市区的群众乐园,参加在这里举行的欢迎大会。

林彪、谭政、肖克、陶铸等第四野战军首长出席了大会。林彪司令员首先讲话,然后是其他首长讲话,梁必业政委致了答辞。

欢迎大会后,每个指战员都收到一大包十分丰富的慰问食品,然后分别来到各个公园、广场参加武汉人民为他们举办的文娱晚会。

我和战士们来到一处公园,只见门楼和回廊上张灯结彩,像过年一样热闹。我们一边欣赏着台上艺术家们的表演,一边品尝着慰问食品。

晚会结束了,夜也深了。告别了武汉人民,我们来到火车站登上列车,继续向北行驶。我心里一直在想,部队要去哪里?

第二天,列车停下了。我们打开车门,看到一望无际的大平原。上级传来命令,全体下车,整队出发。下车后,在站台上我看到了“驻马店”三个字。这时我才知道,我们又回到了河南。

部队很快安顿下来,当地的老百姓腾出了房舍,烧热了土炕,在噼噼啪啪的鞭炮声中,迎接我们的到来,我团驻扎在驻马店东部的汝南县,我们又有了新家。

连续几年的征战,我和每一个战士时刻都是紧绷着战斗的弦。我们心中的目标是打倒国民党,解放全中国。现在这个目标实现了,我们新的目标是什么呢?

驻扎在河南的期间,连队除了正常训练,大家议论最多的是以后干什么。我想的很简单,服从组织安排。

当时,已经听说有些部队开始裁撤,大量部队开始复员。但在38军丝毫没有这样的动静。我们心里都在想“38军是主力部队中的主力,裁撤谁也不会有38军的。”60年过去了,解放军经过了多次大裁军,38军不仅没有减少编制,还增加了新的作战力量。

战争结束了,我能活着看到胜利,已经很庆幸了。






=============================================================================================

共和国野战军,他们是现代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前身,他们是共和国抗美援朝,维护祖国统一的先锋。我们特向全体铁血网友发出征文邀请,您或你身边的亲友有些什么关于野战军的经历故事,欢迎写下来,和大家一起分享,更有机会赢取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65式指北针(地质罗盘仪) 哈光正品等大奖。

点击查看活动详情



本次活动由铁血君品行提供赞助。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铁血君品行地址::点击进入



德国parka 运动户外迷彩野战风衣/冲锋衣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本文内容于 2011/3/23 17:56:38 被小编N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