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溅无名镇 第十二卷 反客为主 第七十五章 拜帅闹剧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05.html


祁凤站在北霸天身边,翘着脚尖看着远去小春他们脸上挂满笑容。

“看啥!?你还以为我真的把你嫁给那共产党的小子啊!”

“爹!不是你亲自跟人家说的吗?”

“哈哈哈!!!!傻闺女!”

“吧嗒!吧嗒!”的马蹄声响彻通往乡政府的马路上。路边的红高粱点头在向英雄们致敬。

“李刚,你今天又使的那一招啊!把北霸天玩的俯首帖耳的。”蒋英笑着问。

“哈哈!!送的礼又要了回来,还美美地吃了一顿。又赚回一个大姑娘。小春你小子有福啊!娶了大财主的千金,你以后就是祁家寨的姑爷啦”何可开玩笑。

“李刚,你怎么就知道北霸天上你的当?”小春问。

“敌我双方都需要‘缓兵之计’,三霸天的武装力量要休整,我们要时间完成县委交给我们的五十万斤军粮和军款五十万块大洋!北霸天以女儿许婚是假,我们答应他更是假!再说,乌龙驹是我的爱骑,不要回来可心疼坏了。不过小春可立了大功。金银财宝你不要,偏偏却要乌龙驹是对的。”

“哈哈哈!!!”一阵笑声回荡在金秋沃野的上空。

乡政府去三寨送礼的是在全乡不翼而飞。老百姓不理解李刚的行为。以前一些熟人见了乡政府的干部也不像往日那么热情地打招呼而是远远地避开。李刚看着眼里。于是他开了个全体民兵大会,把当前的形势和大家分析说明。并要求大家耐心做好群众的思想工作。同时,李刚还提出尽快查出北霸天杀害刘歪嘴等人的罪证。

南霸天听说祁吴两家归顺了李刚他半信半疑的叫人到镇上打听。回来的人告诉他;北霸天的女儿许配给乡民兵大队队长王小春啦。李刚还送北霸天一匹乌龙驹。东霸天也和镇上的刘政委结为文朋诗友。南霸天坐不住了。这两家伙,当初是他们天天叫嚷着要联合灭掉李刚。至如今他们倒好,把老子给扔到一边了。你祁文汉也太不讲亲家情分了。思前想后他决定让人去接女儿回娘家时探听一下虚实。

祁家寨客厅里,林奇坐在上席上,邢矮子和北霸天坐在他的两边。林奇是来接林香回娘家省亲的。

“兄弟,林香是个好姑娘,感谢林之东把林香嫁给我。”北霸天厚着脸皮说。

“啥?你说啥?”林奇如雷轰顶。

“咋啦?没有听懂?我是林家的女婿!明白了?”北霸天阴沉着脸说。

“这……”林奇不敢相信。

“回去告诉我的岳丈林之东,就说林香不想回去。她要陪我度蜜月。哈哈哈!!!”北霸天的笑声像一把把利剑刺向林奇。林奇霍地站了起来。

“祁爷!你也是区区五尺汉,咋干些男盗女娼的事?你就不怕我叔叔找你算账吗?”

“哈哈哈!!!找我算账?我还没有找他算账呢?他勾结共产党在林家寨杀害我近百名兄弟。他偷袭我祁家寨杀害了我的两个金刚和几十名兄弟。这账我还没有和他算呢。哦!我只娶了他的女儿他还有意见啊!回去告诉他林之东,我娶林香是看得起他。就连李刚也得听我的。我女婿是乡政府民兵大队队长王小春!他敢对我怎么样?就是我不理他林之东,我女婿也不会袖手旁观。哦!回去告诉岳丈,六月十六人来寨里拜帅!”

北霸天的一番话还真起作用。林奇听了无力地瘫坐在椅子上。

刘丰的来访让东霸天始料不及。经过一番的谈古论今东霸天对小镇上的这班年轻人感到束手无策。刘丰的‘益三友’,‘损三友’精辟理论让他不得不重新考虑对外策略。多年来与祁林两家打交道确实让他看清了南北两霸天的为人。昨天又听说北霸天把女儿嫁给王小春。他不相信。北霸天不会吧祁凤嫁给共产党的小子。李刚也不会同意。因为共产党最讲究阶级立场。那他们又玩的是啥阴谋呢?看来,吴家真成了孤军无援啦!…… 那我也不能坐以待毙。我要改变战术与李刚周旋到底。

林奇回到林家寨把事实对南霸天诉说一遍。把南霸天气的吐了血。他决定六月十日去祁家寨拜帅时给祁文汉一点眼色看看。

乡政府里,李刚和同志们研究关于北霸天六月十六日拜帅的事。是阻拦还是观望等待李刚要大家发表看法。

蒋英首先发言:“三霸天拜帅一旦举行会在全乡上下造成极大影响。同时,三股势力会联合起来与我们不利!”

“三霸天拜帅是在北霸天的要挟下进行的。东霸天任何时候不会屈尊于北霸天。北霸天偷梁换柱娶了林之东女儿恐怕一场恶战就要爆发。我认为没有必要担心他们演的荒唐戏。”刘丰说。

“大家认为东南两霸天会不会去参加北霸天的所谓拜帅活动?”李刚问。

“东霸天肯定要去!一,他暂时不想得罪北霸天,他不甘心三家联合的失败。二,他要作对北霸天的最后争取。南霸天去不去不敢说。去,因为北霸天霸占了他的女儿,面子上过不去。再说,他要看看北霸天的下一步要干些什么。不去,又害怕北霸天把他给抛弃掉。”郭川分析。

“我们应该如何做?”李刚又问。

“我认为派代表去参加北霸天的拜帅活动,一是告诉他们必须按乡政府的‘地方武装有乡政府统一领导’的原则举行这次活动。二是监视三霸天的举动。三我们也好向全乡人民有个交待。”小春说。

“好!我同意小春的建议。那么代表人选有谁去?”李刚说。

“我和郭川去吧!”小春站起来说。

“我也去!”邢武也请战。

“大家看行吗?”李刚问。

“你就别添乱啦!”小春故意激将邢武。

“哎!你小子咋就不让我去呢?你仗着是祁家的女婿咋的?我去又不会抢你的祁家小姐!你们说是吧?”

“哈哈哈哈!!!”大伙儿都笑了。

“邢武啊!这次吴祁家寨非同往常,你要少说话,多留神!不到关键的时候千万不要动武。你的任务是保护小春郭川。”李刚交待。

“知道啦!”

八月十六日,祁家寨风光无限。五色彩旗迎风飘扬。寨里寨外张灯结彩;像几天前娶林香一样喇叭鼓乐响彻小寨的上空。丫环仆女穿梭般的忙着准备酒宴。矮子等打手张罗着拜帅的准备工作。寨院内高高地打起一个台子,台子上猩红的地毯铺着。两边柱子上矮子亲自己写了一副对子。上联是:“养兵千日祁家寨,精武百年红学会”;横批是:“谁能敌”!北霸天头戴儿子从前回来探亲时给他留下的国民党军官大盖帽和制服。邢矮子别出心裁的在制服的肩上加上红学会的红绒线穗,一条黄段子红线穗镶边的红色佩戴斜挎在身上。上边绣着:“防胡镇红学会统兵大元帅”的字样。一场闹剧就要开始。

这一天,东霸天鸡没有叫他就醒来。在床上翻来覆去考虑是否去祁家寨。去吧,有失老大身份;和祁文汉明争暗斗这么多年到头来还是让北霸天出了风头。不去吧,难道就这样让李刚如意一场?他祁文汉半吊子一个,我吴灵各也是半吊子?日后是非功过大家会评论。去!看他祁文汉献丑到啥程度。你不是韩信!我吴灵各今日就是从你祁文汉的胯下爬过去,也不丢人,真正的统帅是我吴灵各!只不过现在你祁文汉是指鹿为马的赵高。今日我吴灵各就来个卧薪尝胆,我要看着你的可怜下场。想到此,他起了床把吴已叫过来。

“准备去祁家寨!”吴灵各十分平静的吩咐。

“叔叔,如何准备?”

“把吴云探亲回来时留下的营长官府拿来。选一匹雪白的战马。哦!还有蒋总统赐给吴云的佩剑也给我拿来。在家丁里挑选十个漂亮威武的人,一律军人打扮。对啦!武器一样的,都佩戴新式手枪,要有黄学会的标志。”

“是!叔叔!”

南霸天气的还在床上躺着。为难的是他!这不去参加拜帅;林家寨的未来靠谁呀?自己离镇上最近,弄不好第一个要遭殃的是自己。去吧,这女婿比自己年龄还大,况且还是自己的把兄弟。这面子实在没处搁。权衡再三,他还是觉得离不开北霸天。于是他把林奇叫来说道:“今天去祁家寨拜帅!”

“叔叔!我们还是不去的好。”

“为啥?”

“这不是明摆着嘛?”

“好啦!都到这份上了还要啥面子呀!”

“如何去法?”

“就我们俩吧!”

第一方先到祁家寨的是李刚的人。郭川小春邢武和三名警卫员个骑一匹战马。小春当然骑的是那匹乌龙驹。六个人三白三黑,肩上都背着冲锋枪。这是三霸天没有的武器。也是李刚刻意安排的。如有突变冲锋枪好使杀伤力大。六个人刚刚来到祁家寨,北霸天始料不及,他万万没有想到李刚会派人来参加他的拜帅仪式。北霸天一路小跑来到寨门前。

“哎呀呀!!欢迎欢迎!!哦!小春也来啦!快!屋里请!”

郭川小春邢武等人下了马迈着整齐的步子来到小客厅。

“祁凤啊!快出来!帮我招待客人!”北霸天叫道。

祁凤来到客厅见是小春喜出望外地说道:“是你呀!我就知道你要来。”祁凤给大家倒水。他来到小春面前,用眼瞥了一下北霸天,见北霸天正在和郭川说话就伏在小春的耳边低声说:“今天不要喝酒!”然后大声说道:“王同志请喝茶!”

小春一时不知祁凤的话意。但从祁凤的神情里看出今天祁家寨要有一场好戏看。

“祁爷,吴家寨吴庄主驾到!”手下人进来报告。

“恕我不能奉陪!你们慢慢用茶,我去迎接吴庄主。”北霸天急匆匆的走出门去。

吴家寨一行十人,清一色的军人装束,清一色的花斑马,清一色的盒子炮。那可真像个样。吴灵各的黑色马靴格外显眼。还有那套营长军服。让人看不出是真假军人。北霸天来到寨门见吴灵各如此打扮,下意识地看看自己的连长官服有点不高兴。心里想:摆你娘啥阔气?你就是穿上司令的官服今天也要拜在我的脚下。

“哎呀呀!!兄长驾到有失远迎,恕罪!恕罪!”

“哪里!哪里!准备好了没有我的元帅?”吴灵各不卑不亢地下了马。

“那还不是托兄长的福!才有三寨联合的今天。没有三寨的联合,哪有我三寨元帅之说?”

北霸天引着东霸天一行人往客厅里走。这时东霸天看见树上拴着几匹黑白马问道:“兄弟何时买来如此好马?”

“哦!是镇上我女婿小春他们的。”北霸天故意把“女婿”二字说的重。

“哦!兄弟何时和李刚攀上亲家啦!”东霸天明知故问。

“就前几天的事。哎!女孩子菜籽命,你把它撒在啥地方就是啥地方。这不,前天迎娶林香时李刚来送礼,哦!他送我一匹乌龙驹。李刚亲口向我提出要把祁凤许配个镇上民兵大队队长王小春。没办法,你那侄女也同意,咱们当老的还能说个啥?我就顺水推舟答应啦!”北霸天也能猫!

“哦!那就好!以后兄弟就有靠山啦!”

“哈哈哈哈!!!!”

“兄长是到大客厅做还是到小客厅?”北霸天问。

“有啥说法吗?”

“镇上的人在小客厅。”

“兄弟你说我是到那个客厅为好呢?”

“哦!我知道兄长不愿与镇上的人为伍,那就到大客厅吧!”

“祁爷!林家寨林老爷驾到!”

“啥?”北霸天没想到南霸天回来,他猜摸南霸天不会来。可他就是来了。

“兄长,失陪啦!我去迎接……”北霸天不知如何称呼南霸天。

“去吧!岳丈兄弟驾到岂有不迎之礼?”

“啊!啊?哈哈哈哈!!!!!”二人笑起来。

东霸天有下人领着去了大客厅。

“矮子!快!派十个人跟着!”北霸天害怕林之东狗急跳墙。

“是!”

矮子迅速派十个大汉跟在北霸天身后来到寨门口。见南霸天只带着林奇一个人来心就放下了。

“哎呀呀!庄主驾到,欢迎欢迎!!”北霸天一不叫兄弟,二不叫岳父;这庄主的称呼也够别出心裁。

“文汉啊!”南霸天坐在马上叫道。

“啊?……”北霸天还是头一回听人这样直呼其名。而且没了姓氏。

“文汉啊!还不扶我下马?”南霸天高昂着头望着远方。

“哦!………,是!”北霸天伸出双臂要去扶南霸天。谁知南霸天把脚尖点在北霸天的肩上用力下踩,北霸天不自觉的弯下了腰。南霸天顺势把另一只脚踏在北霸天的背上下了马。北霸天尴尬的哭笑不得。论武功北霸天哪里是南霸天的对手?

北霸天要把南霸天领到小客厅;他要让林之东看看谁来了。

“请!”北霸天把林之东领进客厅接着一一介绍:“这位是我的女婿,乡政府民兵大队队长王小春!这位是乡政府民兵大队队长郭川。哦!邢队长就不用我介绍了,你们是把兄弟!”

“林庄主好?!!”邢武感到奇怪,你南霸天咋有脸来呀?

“诸位兄弟好!”南霸天笑容可掬打招呼。可大家都装着没有听见。南霸天无趣的找了个座位坐下。

“诸位,我有事要出去了料理,失陪啦!”北霸天退了出去。

北霸天来到院里把矮子叫到面前。“加强警戒,派人盯住林之东他们!如果他们敢胡来!”北霸天用手在自己的脖颈上一抹。“干掉他们!”矮子会意地点点头。

不一会,祁家寨里里外外都布满了岗哨。就连大小客厅门前也是荷枪实弹的家丁。

上午的宴席开始了。大客厅里摆了十几桌。参加拜帅的人有各村的自保队干部和祁家寨的红学会人员。大家狂吃烂喝。这时北霸天手把酒壶大声说道:“诸位,静一静!今天大家来祁家寨参加拜帅仪式,大家的捧场我表示感谢。现在我先干一杯,表示对大家的敬意。然后,我敬大家一杯;大家喝完这杯酒,我们就举行仪式。

“好!好!”一些人在起哄。

“千万不要喝北霸天的敬酒。”小春低声对同志们说。南霸天心中不快一杯接一杯地喝。此时已有点醉意。

矮子看的真切于是送上来一壶酒来到南霸天的面前。北霸天结果矮子手中的酒壶先给吴灵各写酒。

“兄长,你是老大,我理应先敬你一杯。”

“怎么?贤弟想给我灌醉呀?”

“哪里哪里!!这是兄弟的心意,再说以后还要靠兄长你的指教不是!”

“哈哈哈!!!这话我爱听。”东霸天喝了北霸天的敬酒。

北霸天又来到林之东的面前。

“庄主!我要敬你三杯!”

“叫……我啥?叫我啥?”南霸天已有点醉意。“叫我岳丈……大人……”

“哈哈哈!!!!“在场的人哄堂大笑。

“哦!对了!岳丈大人,小婿敬你三杯!”北霸天终于等来了林之东赐给他的名份。

“这第一杯是小婿的敬意。”

南霸天仰脖子喝进肚里。

“这第二杯是念在过去我们是……”北霸天不知如何说。“是……知己!”

南霸天又喝了。

“这第三杯是感谢你今天来参加拜帅仪式。”

“我喝!我……他娘的……全喝!哈!哈!哈!”南霸天喝完酒嚎啕大哭起来!他醉了!北霸天一拧脖子示意手下人把林之东搀扶下去。

北霸天来到小春等人桌前说道:“郭队长,邢队长还有王队长,我也要敬你们三杯。”

“祁寨主,敬酒就不必了。不过,李乡长临来有安排。”郭川站起来。

“哦!请说!”

“这事还要向全体入会人员讲明。”郭川站在椅子上大声说道。各位父老乡亲!今天我们来祁家寨。要说明的是:我们是代表乡政府和祁寨主协商关于三寨拜帅的事而来的。人民政府是不允许私自成立武装组织。任何地方上的武装都应由*产党人民政府领导。更要说明的一点是,祁寨主的三寨联防大队应在乡政府领导下才能合法的成立。如果祁寨主同意*产党的领导,那么这个组织是合法的。如果不同意那就应该取缔!也就是说不合法的地方武装是不能成立的!我们*产党解放军还有人民政府是广大老百姓的军队和政府!目的是带领老百姓走向解放过上幸福日子的。国民党就要灭亡了!解放军已经解放了大半个中国。蒋介石已经逃亡台湾!蒋家王朝已经不存在了!但是,一些人仍然不愿意放弃他们的醉生梦死的妄想!企图还想骑在我们头上作威作福!我奉劝这些人识时务悬崖勒马!不要自食其苦果,到头来后悔莫及!”

郭川跳下椅子,得体的握住北霸天的手说:“祁寨主是个顾大局识大体的英雄豪杰,我想我们这个要求不算过分吧!”

“啊!……啊!哈哈哈!!!不过分!不过分!”郭川把北霸天的高帽子穴的云来雾去。答应不是他的初衷;不答应他见邢武小春等人已经把冲锋枪抱着怀里。于是就顺坡下驴点头表示同意。

“祁爷!吴庄主喝醉了。”下人过来说。北霸天望着趴在桌上的吴灵各说道:“会服老大道客房里歇着。”

小春望望邢武郭川会心地笑了。

“报告!祁爷!镇上来人说让邢队长他们回乡政府有紧急任务。”祁家寨岗哨来报。

“这……拜帅的仪式还没有举行呢!”北霸天好不愉快。

“祁寨主,我们有紧急会议要回去。今天就不久留啦!”郭川说道。

“这……那好吧!来人啊!送客!”北霸天只好放人。

小春郭川邢武带着同志们大步向庭外走去。北霸天望着他们离去的身影把手中的酒壶狠狠地摔在地上。

北霸天原以为把吴灵各和林之东灌醉好顺顺当当地举行仪式。把小春郭川邢武灌醉强迫他们接受拜帅的仪式。不料这些秘密让他的宝贝闺女祁凤告诉了小春。北霸天的元帅美梦破灭了!

祁凤为啥要透漏这个秘密呢?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