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化第七区 正文 营救75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62.html


阳沈军区106基地,前身724地区,是北东三省最大的兵工厂。建立于1919年,截止1924年完工,开始进入扩建工程。民国时期,是北东军阀张作霖的主要弹药库,当时,北东几乎所有武器制造都来自724兵工厂。甚至到目前为止,仍旧建造着轻型火力武器。


军部的入档资料上,很起眼的一个红色圆圈,连接着其它各地区的兵工分布。在全国北东和西北部、华北地区组成一张类似于不规则三角状的图形。没有人会联想到有什么凑巧和奇怪的事情,以至于把各个分布地区的兵工据点用地图坐标上的斑马色铁路线连接起来的时候,就会很意外的得到一个很异想天开的遐想——兵工厂的分布建设正好组成一张渔网般的几何图形,正好很全面的贯通连接好中部和西北部地区,如果把这样的连接线运用到铁路分布上......

事实上,在那为数不多的军界高层中就有很多人了解这其中真正的含义。

724地区,1972年被列为“第一空间计划”(即1973年修建的地下电力通道,因为根据多维空间理论,特命名为‘第一空间计划’)北东地区主要连接据点。此段通道顺G301走势延伸至呼伦贝尔方向,具体通向目的地不详。2004年正式改名为106基地,隶属101基地总部管理。

很简短的说明,却很清楚地描述了在绝密档案中关于此地区的详情。


占地4000余平方米的制造库门前停放着数十辆的披着野战帆布的军用货车。

靠近东边的审讯室里,传来几声粗俗的臭骂和阵阵嘈乱的殴打声。

“小子,你可给老子听好了!这里是军事基地,你也别抱什么希望了,嘿嘿,敢跑到这里偷军火,找刺激来了吧……让你偷……让你偷……”说着,一边的年轻审讯官就拿起皮鞋招呼了起来,还不是操着浓厚的东北口音吼着:“不老实交代,就别想活着出去!”

再看看挨打的那位,浑身上下都沾满了大大小小的皮鞋印,身后的七八个兄弟明显也没怎么好受,个个都被吊了起来身上脸上都是一道道血痕。面前还有七八个如狼似虎的大汉正虎视眈眈的怒视过来,一副不打死不解恨的样子。却仍旧面无表情的死盯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审讯官,那种无比阴冷的眼神,就像地狱恶魔般的凄寒的眼神。

“看什么看,你小子再看眼珠子给你挖出来!”年轻的审讯官仍旧一副很霸道的臭骂,却很明显的被那种目光所心悸,气势也比刚才弱了许多。

“怎么办,赵班长?要不,咱把人交给连里处理?”一旁的卫兵有些小心地询问。

“先等等,人先扣下来!哪里来的王八羔子......军区的军火都敢搞!不给他们点颜色看看咱们侦察大队的脸面何存?!”说着,还冷笑着托起最刺儿的那位的下巴:“你到底说不说,你们到底是受谁的指使?!到底有什么阴谋?!快点讲!”

那人仍旧冷冷的盯着他,浑身虚脱无力的蹦出两个字:“滚蛋!”

年轻的审讯官顿时被惹恼,大声吼着:“烙铁准备!”

5分钟后,一根一米多长的银黑色铁棍,顶端10公分左右长的烧红的铁片。

这是历史以来传下的古老的刑法,步骤简单而又效果俱佳,即使是物质和机动性发达的现代,这种残忍的审讯艺术也一直未曾失传。

“问你最后一句,说,还是不说。”那年轻审讯官一副很冷然的口气,让气氛愈加紧张起来。“上次有个泄露机密的士兵,也是我审的,跟你一样,硬汉子,口风紧......但最后还是乖乖开了口,知道为什么吗?”

那刺儿“小偷”丝毫不理会他的啰嗦,双眼很无力的微闭着,但依旧可以看见那道阴冷的目光。

“最后,我把他给阉了。而且用的不是刀子,就是烙铁......”

“滚蛋!”那刺儿“小偷”不耐烦地打断他的话,很发虚的说道:“要动手赶紧,老子没时间听你叫唤......”

“哎呦,行啊哈......倒还真像个爷们,不过。”他顿了顿,语气阴冷的一字一字咬道:“等会就让你变成太监......”说着,发红的烙铁已经慢慢的伸了过来,距离那“小偷的”脸庞仅有10公分 。

发烫的热气已经袭了过来,那刺儿兵的嘴角扬起一丝不常见的微笑,最终还是闭上了眼睛。

烙铁还在不断地靠近,所有人都有些紧张的死死的盯着,现场的气氛压抑得有些让人窒息。刺儿兵后面的几个清醒点的“同伙”有些恼怒的大骂,但那明显丝毫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十公分,五公分,三公分,一公分......

“哐——”的一声巨响,伴随着审讯室大门被强有力的踢开,年轻审讯官手中的烙铁也哆嗦了一下掉到了地上。

门口,数十名全身武装的士兵,瞬间开始布防全局,三秒钟后完成绝杀。极快的控制住现场的局势,然后在差不多不到5秒钟的时间内就有三名人员打昏剩余还在愣神的7名审讯员,包括那名审讯官在内也未能幸免。再看他们的装备更是让人心惊,清一色的顶级HK416突击步枪,PASGT9毫米防弹头盔,外加最新型的M40防毒面具。身着纯黑色国产陆军野战特种服。

10秒钟的时间,剩下的7名队员扶住已经深受重伤站立不起八名的“盗窃人员”。两名队员前面开路,一名断后。刺儿兵早就昏了过去,浑身使不上一点劲,如同一滩烂泥倒在一个队员的身上,昏睡过去......

门口早已经停放了两辆军牌车照的军用猛士,没有过多的命令和招呼,所有人员都很自觉的掺扶着伤员快速进入车内。门还没关,车就已经开始加速,剩余那名断后的队员借力一跃跨进车内。不到一分钟的时间,整场营救就已经结束,包括大门的守卫都未来及发出警报,还有审讯室门口的四个卫兵......

两道淡黑色尾气,两道清晰地轮胎印记......疾驰远去的军车......

在那么一瞬,也就仅仅是一瞬间而已。刺眼的阳光和那队员左臂上一个浅白色的长方形的反光橡胶徽章标志形成刺眼的交映,仔细看,赫然是三个粗体的阿拉伯数字:925。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