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连载待编辑)我们的留学续geelong岁月(征文-我这十年是八年留学时光2004-2011)

齐鲁将军 收藏 0 281
导读:我们的留学后续 (原创)我们的留学续geelong岁月(征文-我这十年是八年留学时光2004-2011) 上一次,我说到了留学到了高中因为一些事情,还是由于我处理鬼佬的种族歧视不得当,斗争没有讲究好策略,从而失去了那个学校的一个大平台,之后我的vce考试之路十分的曲折,还在tafe里面挂职混了半年,之后考的vce,那个时候我可是一边学tafe的东西,一边复习考试,而且tafe的东西搞不好也得影响考试,最起码影响我的签证,不知道鬼佬校董当时弄得啥策略,我深刻的明白了,其实最主要的意思就是想尽千

我们的留学后续

(原创)我们的留学续geelong岁月(征文-我这十年是八年留学时光2004-2011)



上一次,我说到了留学到了高中因为一些事情,还是由于我处理鬼佬的种族歧视不得当,斗争没有讲究好策略,从而失去了那个学校的一个大平台,之后我的vce考试之路十分的曲折,还在tafe里面挂职混了半年,之后考的vce,那个时候我可是一边学tafe的东西,一边复习考试,而且tafe的东西搞不好也得影响考试,最起码影响我的签证,不知道鬼佬校董当时弄得啥策略,我深刻的明白了,其实最主要的意思就是想尽千辛万苦的办法把我干的心里伤残了,之后再回国。可是对于一个有着根深蒂固的民族主义情绪和真正信仰的人来说,打击是不算啥的,奉致仁致慈的真主之名呀!




我说实在的一开始能够考上la trobe因为回国了学费忘记叫了,所以嘛嘿嘿入取的30个名额没有我,之后就进入了迪肯geelong校区了,那个校区可谓是天苍苍野茫茫呀,风吹草低见牛羊呀!可能别的人就要选择,换一个学科吧,或者找一个tafe多少还是属于墨尔本的,我当时的想法就是迪肯之间的各个校区可以互换,所以我要是成绩不错,据说4个c就可以换过去,我当时想,这个很容易,保证不fail科就可以了。




当时,我去了迪肯geelong(以下简称WP)校区,在一开始去踩点儿的时候我就知道那里得做vline1个小时,而且四处十分荒凉,在这么一个地方肯定能够好好地学习,身体估计也坏不了多少,毕竟空气好,而且也没有多少的烦心事儿,最起码墨尔本与鬼佬的那些事儿和一些琐碎的事情就可以忘却了。




记得当时我去geelong的时候,我是嘴里哼哼着小曲儿去的,基本上都是些戍边歌曲,啥毛主席的战士最听党的话呀,啥骏马奔驰保边疆呀,因为那个地方确实很像是尚未开垦的荒地。当然我的一些其他的原班同学也从那里很损的说,山东哥去戍边啦!




我当时说了,放心了老子还会回来第!用那句老话,谁活着谁看得见!




其实在wp没有发生多少大的事情,所以也就着重讲一下我的房东,我的室友,我的朋友和我的学校以及学习和生活吧!我的房东是一个叫做H的迪肯退休的老太太,她是原来迪肯的文科系的国际关系的老师,研究日本和东亚关系的。正好呀,这个房东给我小小的讲述了一下迪肯的国际关系和一些相关性质的知识和问题,算是唠嗑了。之后,我的前homestay我会从此章里回忆一下我的homestay。慢慢听我道来!




和房东处的不错,以后她去了waoornonbal校区的那个家了,房租是破天荒的400块钱一个人全包。是不是听着比较奇特了,我也觉得确实是呀!




我的室友,一开始认识的俩浙江人,以前还去过我们的那个闹事儿的高中,他们是国内外联合办学高中的。这两个人比较搞笑,一开始认为自己十分有把握就能够通过学科,所以整天基本上过的是美国东部时间,昼伏夜出,当时我的生活还算是比较规律的,最起码是该上学的上学。这群哥们最后由于学习原因直接就被迪肯给扫了,但是实际上说这俩人都不错的,没有啥很坏的心,也不去消遣,就是生活比较稀拉。我们整天互相扯,又整天互相聊天。还有一个多月后,我们又搬家来一个广州的哥们叫z他更牛,原来驻柬埔寨戴尔公司,号称横扫越老柬埔寨hdq无敌手。




他最好玩的就是,花了1000块钱买了辆破车,之后那个车就像是被炸弹炸过的一样,我当时说这个车能开吗?他说可以兜兜风呀。那个车的样子致残,是我从来都没有看到过的。




记得我们有一次晚上一起出去,那俩浙江哥们说晚上要去写作业,以及那个z同志也说想去学校查点东西,家里的网络给断了,我的网络是仅供一个人的,当时也因为电线进水他妈的给短路了(网线是拖着厨房,走廊,浴室的地过去的,不短路才怪那!)事后证明,要是那次少一个人,也不会出现那么尴尬的局面。




记得我们当时开到了m1(wp校区距离mi只有不到400m),突然在附近的一个safeway那里停车场上,z的车打不着火了,geelong的天气夜间和早上能有9度,而且十分的阴冷,一般人打得着火才怪那,而且他那个车也是电子打火不行,所以十分麻烦,突然俩警车过来了,而且大声有话筒喊,get over, let me check, 疑似逃犯????我当时就不动了,双手抱着头。因为我知道公路巡警是真的会开枪的。结果那三人没听懂,依然不熄火,不反应,而且还在掏自己的包儿,我你妈这不是找死那,我和那个z就下车,我说i am getting out of the car, don't shoot。之后,我转过身来,警察真拿着枪那,那个9mm的手枪,要是打进去估计会爆头吧!接着,我和z就趴在车顶上,那些人就想去检查,但是那俩人还没出来,我当时就说妈的快出来,投降呀,不然开枪咋办,这车一看就是偷得。咱几个大晚上在m1附近盘踞,这都是很可疑的呀!




最后他俩终于下车了,警察挨个搜身,问我们有无犯罪记录啥的,我当时无语了说咋能有犯罪那??后来,警察完事儿后说,你们以后不要大晚上盘踞在空旷无人的停车场,尤其是连接着m1的,这里经常是一些人接头和啥火拼以及逃亡者的地方。还有把你的车修好,这种车我就没看见过好人开这种车的。




最后警察说,除了李,反应比较及时,而且正确外,要不是我们已经知道你们可能是学生,因为有书包和迪肯的study guide,你们会更麻烦。那两个不下车的人,这是不对的,要是真的采取措施伤害的是你们呀,那个探长很语重心长的给我说,你们穿的衣服不是蒙着头就是捂着脸,这个像啥你们知道吗?我说这是个误会,当警察知道了我们的处境以后,就把那个适合于car的电池助冲器(我叫做夹子)借给我们了,并且护送我们走了2km的路程,因为他们知道这个z是刚在国内过来,其几乎只有临时牌照的经验,其实善良的警察叔叔确不知道,他在广州一天驾龄都没有丫是假照。他们最后终于完成了自己的作业,z也终于查完了自己的资料,我也是趁着他们玩玩学学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居然把我一个assignment的论文给写完了60%,最后我们满载而归了,已经是早上11点了,虽说不是周末但是没啥大事儿了,直接一起开车去墨尔本吃饭去,从周五一直到周二都没有课,这不爽死了!




记得我们经常买很多的吃的,之后推回家,但是日积月累推车居然超过了20辆,很晕呀!我们几个人谁也不想去专门还一次,因为太远了而且推车20辆不好控制,最起码得4个人一起才能玩转呀!




还有一次车的问题,有一次一个姊妹和我们一起玩儿,她自称自己会开车,其实假的,之后她就给z说开车,善良的z答应了她,结果她就开了,倒车几乎把自己家的栅栏撞了,但是也不算啥,没看见嘛(辟谣),之后更无语的事情,一辆车从对面开来了,她居然对着车突然停下了,不玩了,我你妈这样不是找死了,所以她一看车缓缓开来,就一打方向,一下子撞在了边树上。当时10min内我是几乎说不出话来,从小到大第一次做这么没准儿的事儿。




最后,也是一次关于车的问题,记得我去写论文,刚完事儿,我就叫那个哥们过来接我,但是不幸的事情发生,居然那个破车因为冬天太冷3读又给打不着了,他也没有那个电夹子,我就找了一根电线,想把wp校区汽车站的电灯砸下来,给他的车连接上电线估计1个小时就能充电好了。他一听这个疯狂的决定就无语,叫了racv服了很多的钱,其实他一开始为了省钱没交养路费没交保险。




一件最寸的事儿就是,我那次在我们的家里因为家里的天井里面掉下来一只乌鸦(澳洲的乌鸦超多),我就想把它赶走,但是不幸的是赶到了可怜的z的房间里,之后我想把乌鸦捏出去,可是由于力度太大居然把乌鸦给捏死了,而且还是在丫的床上,从此以后这个哥们不是被警察罚款,就是被炒,又是和人家打架没打过人家,反正烂事一大堆。最后气得他很是无语,连发火都心思都没有了,直接叫上我们的一家子人,加上那个姊妹说,你们跟我一起做,拿着三根烟,拿着一杯米,烧香,拜佛。还说谁这次回国一定得去南华寺烧香呀!我那次回国以后就去了济南的灵岩寺给丫烧香去了。




之后,我就由于考试不错,成绩还可以申请转校区就给回到了墨尔本了,就到了风起云涌的2008年。


预知后事如何,且看下回分解!


本文内容于 2011/3/19 0:36:13 被huazhiqiao编辑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