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0死士坚守福岛核电站 七成人两周内或身亡

171国防部长 收藏 4 677
导读:“我们不惧怕死亡, 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 一名留守死士 福岛核电站的严重泄漏事故,是人类在切尔诺贝利事故后面临的又一场核灾难。目前,福岛核电站内800多工作人员大部分撤离,只剩下最后的50位死士。他们用自己的身体,筑起保护福岛核电站的最后一道屏障。 尽管核电站在16日继续出现险情,这50名工作人员一度被强行疏散,但随着辐射强度的下降,这些工人再次进入核电站,冒死进行注水工作。核防护专家指,这50人因长时间在强辐射条件下工作,其中70%的人员可能会在2周内死亡。 最新动态

“我们不惧怕死亡,


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


—— 一名留守死士


福岛核电站的严重泄漏事故,是人类在切尔诺贝利事故后面临的又一场核灾难。目前,福岛核电站内800多工作人员大部分撤离,只剩下最后的50位死士。他们用自己的身体,筑起保护福岛核电站的最后一道屏障。


尽管核电站在16日继续出现险情,这50名工作人员一度被强行疏散,但随着辐射强度的下降,这些工人再次进入核电站,冒死进行注水工作。核防护专家指,这50人因长时间在强辐射条件下工作,其中70%的人员可能会在2周内死亡。


最新动态


16日:他们短暂撤离后又重返岗位


16日上午,福岛第一核电站再次爆炸起火,导致核电站内辐射浓度超标严重,日本政府在16日上午10时40分左右下令撤离留守的50人。


日本内阁官房长官枝野幸男在16日早上进行的记者会上证实,福岛第一核电站第3号反应堆在当地时间16日上午10时许发生再次爆炸。他说,第3号反应堆爆炸时,产生了很高浓度的核辐射量,工人无法在现场作业。因此50名参加控制核反应堆的人员已离开现场,实行暂时避难。


16日下午,随着辐射强度的下降和空中注水的失败,地面注水再次成为日本当局的选择。福岛核电站的运营方东京电力公司下午宣布,这50名工人已重返工作岗位。


一位负责和这50名工人联络的日本官员告诉美国记者:“我的一位朋友就在他们其中,他们告诉我,这是他们的职责所在,他们不怕死。”


另据报道,东京电力公司先前将福岛核电站的工作人员从800人减少到50人,现在又重新增加到180人。哥伦比亚大学放射研究中心主任戴维·布伦纳说:“他们的情况不是很好,显然他们将遭到高浓度核辐射污染,并为此丧命。他们知道这一点,因此这些人是真正的英雄。”


认识他们


他们的构成:


多数年过50 姓名暂未透露


继福岛核电站的一号和三号机组爆炸后,二号机组又在15日晨发生爆炸。当时反应堆外的辐射量出现400毫西弗,吸入1000以上毫西弗的辐射量就足以令人出现呕吐头晕等症状。鉴于形势紧迫,东京电力公司迅速撤出了大部分员工。


据报道,福岛第一核电站地震前共有800人在内工作,在发生紧急状况后,只有50人在进行紧急操作。50人是维持核电站运作的最少人数,其余750人已因避免受到辐射而撤离。


东京电力公司留下的50人中,有20名是志愿留下的员工,有30名是指派的,大部分都在50岁以上。一位59岁老员工表示愿意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更多人的安全。这位员工还有半年就退休,本可以拿上高额退休金,养老归田,但是他表示是“使命感让自己作出了这个决定”。


东京电力公司目前没有透露这50名死士的姓名,日本媒体称他们是无名英雄。


他们的任务:


为反应堆注水 防核燃料融化


日本媒体披露了这些留守人员的悲壮任务。他们需要向已经暴露的核燃料注入海水。这些核燃料一部分已经融化并释放出辐射物。如果全部融化,它们将释放出数千吨的辐射烟尘,危害到数百万人的生命安全。


由于福岛核电站的电源受到海啸破坏,核电站内部已经漆黑一片。但即使面对黑暗、辐射、海啸和地震的恐惧,他们仍需在核电厂内继续工作,不断为反应堆注入海水冷却。


在黑暗中,他们头戴呼吸器或者身背氧气筒,拿着手电筒穿过迷宫一般的设备,耳畔不断响起氢气与空气接触后爆炸的声音。虽然他们都穿着白色的连体衣,戴着紧身头罩,但这些仅能提供微不足道的辐射防护。


他们的未来:



未来两周之内 七成人或会死


据日本厚生劳动省介绍,每一名留守的工作人员都要受到100~250毫西弗的辐射,大约是美国核电站规定工作人员所受到最大辐射的5倍。据东京电力公司介绍,在核电站内一些可能有严重辐射的区域,每一位工作人员都是只工作几分钟,随后交给下一位工作人员继续,如此轮流,避免接触到太多的辐射。


东京电力公司并没有透露他们工作的电站内部有多少辐射量。核专家表示,内部辐射量要比外部的高。美国的核防护专家指出,留守工作人员中的70%可能会在2周内死亡。

史知多


切尔诺贝利大抢险


28人死于过量辐射


1986年,位于乌克兰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巨量的放射物质散发到空气当中,许多志愿者进入核电站,对反应堆进行封闭处理。3个月之后,他们当中的28人死于过量辐射,19人死于皮肤感染,106人患上了辐射病,多年后死于白血病或者其他血液癌症。


后来,切尔诺贝利在市中心为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抢险人员建立起纪念碑,碑文上写着:“献给拯救世界的人”。


鲜明对比


自卫队担心遭辐射


空中注水再次取消


本报讯 在50位死士一度撤离后,东京电力公司一度考虑出动直升机在核电站上方撒放硼酸,日本自卫队却连续两天拒绝了政府命令。驻扎在仙台市霞目基地的陆上自卫队直升机部队,16日再次决定中止对福岛第一核电站第三号反应堆的空中洒水作业。 防卫省说,中止的原因是因为核电站上空的核辐射浓度太高,可能会危及参加洒水行动的自卫队员的健康。


日本政府救灾总部从15日开始,就要求自卫队出动直升机对核电站实施洒水行动,以降低不断爆发的第三号反应堆的温度,增加其冷却水量,以防止核反应堆爆炸。但自卫队一直持消极态度。16日下午,一度准备实施洒水。但是实施之前,派出的侦察机测出的核辐射浓度依然很高,于是决定再次取消洒水计划。


“可怕的水,快逃!”



本报讯 昨天,日本《读卖新闻》刊登了一名福岛第一核电站男性工作人员的口述实录。3月11日,他正在1号机组所在的建筑物内部工作。


当时,建筑物内部的电灯全部熄灭。尽管听到了“待在原地不要乱动”的指示,但我们看到顶部的金属管道相继发生了剧烈的晃动,水流不断涌出。“这可能是非常可怕的水,赶快逃吧!”不知是谁喊了一声,我们随即跑下楼梯,冲向位于一层的出口。


在一层,等待检测辐射的工作人员在狭长的走廊上排起了长队。随后,余震不断,大家纷纷怒吼:“快点!快点!”


我虽然没有遭受辐射,但一想到自己差点就关在那里面,至今仍惊魂未定。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