庶民天下 正文 第十七章 谁能不挨刀

长车踏破 收藏 0 6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size][/URL] 一行人终于停步进入了一户破败的院落里,袁飞四人被推进了厅堂,行李被人拿走,在还算宽敞的厅堂里,绑袁飞四人为首的家伙正在复命。“大当家,货到了!” 和长着一双阴郁眼睛的复命者不同,被称做大掌柜的家伙矮胖粗壮、糙劲十足、满脸胡子。本来正一只脚踩在座椅上,坐没有坐相的正喝着茶,看见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80.html


一行人终于停步进入了一户破败的院落里,袁飞四人被推进了厅堂,行李被人拿走,在还算宽敞的厅堂里,绑袁飞四人为首的家伙正在复命。“大当家,货到了!”

和长着一双阴郁眼睛的复命者不同,被称做大掌柜的家伙矮胖粗壮、糙劲十足、满脸胡子。本来正一只脚踩在座椅上,坐没有坐相的正喝着茶,看见袁飞四人押进来之后就站起身近前上下的打量,轮到曾香婷和莲儿的时候还特意梗着脖子多看了两眼,打量了个够之后嘿嘿笑起来:“老二,弄的不错!”

被叫做老二的家伙自热就是这伙人的二当家了,他掀起了衣服扇着一身臭汗,坐下来边喝茶歇气,边接着汇报。“踩盘子的鱼刺上托,我带着兄弟们就把货取回来了。”

“王八羔子的!洋鬼子加上死汉奸。”自言自语的痛骂了一句之后,大当家又挨个扫视了一下袁飞四人,最后他目光停留在袁飞身上,旁边立刻有手下把袁飞绑到了屋内的大圆柱子上,取出了塞在嘴里的破布,大当家腆着肚子站到袁飞身前。“报个万儿吧!”

袁飞在被推进来的时候就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它大概能有个百十平米的样子,正中摆着一把大当家刚离坐的交椅,交椅后的一角有一道通往后院的小门,交椅的下首两边各有一些椅子之外几乎别无长物,现在屋内加上后来的二当家、鱼刺等人,一共大概有二十多人。眼前的这个被称作大当家的家伙看起来更是江湖气十足,满嘴说着传说中的黑话,袁飞并不是听的太懂,等嘴里的破布被人拿掉,看着满脸胡子的家伙向自己问话,袁飞反问:“你叫一脸毛吧?为什么抓我们?”

盯着袁飞的大当家听了这话笑了,笑的很得意,他转头向两边的手下说:“连这雏儿都知道老子一脸毛的名头,哈哈!”

手下们都陪着哈哈的笑,眼神阴郁的二当家也赶忙放下茶碗,适时的奉承:“那是!大当家的威名早就四海尽知!”

袁飞让这伙家伙搞的有点晕,闹不清楚他们是在开玩笑,还是自己的嘴真开了光,随便一瞎说就言中,不过看着大当家的满脸胡子,袁飞又有点佩服一脸毛这个诨名的恰如其分,自己的目光如炬、一针见血。

一脸毛等众手下收住了笑,又接茬盘问袁飞。“兄弟是哪条线上的?”看袁飞对黑话有点茫然,似乎被唬的一愣一愣的,觉得很满意。“你们这些王八羔子来芜湖干啥?还带着两个小娘皮。”

袁飞气不打一处来,心想这鸟人倒是真会恶人先告状。“我倒想问问你们是干什么的,凭什么绑我们?”

“绑你们!你们几个王八羔子跟个洋鬼子混在一起,老子是替天行道的!妈个巴子!你们都是汉奸!”

“我们不是汉奸!”

“老子问啥你就回答啥,别他妈说别的!”一脸毛在腰间抽出一把明晃晃的尖刀,拿在袁飞眼前晃了晃。

袁飞的眼珠让短刀带动着晃悠了几圈,心下屈辱感顿生,心想自己此时的德行肯定不好看,有种想跟一脸毛拼命的想法抑制不住的往上冲,他咬着牙没说话。

“乖乖跟老子说,你们几个王八羔子是干啥的?是不是勾结洋人要卖国啊!”

袁飞压着的火腾一下顶到了脑门心。“你们这群贼,还好意思审我们,鱼刺你个王八蛋,设套儿害我们!”

一只手耍弄着尖刀的一脸毛等袁飞说完,才看似随意的用另一只手抽了袁飞一个大嘴巴。“问啥答啥!别说别的!”

袁飞脸上顿时火烧火燎的,他鼓起眼睛瞪着一脸毛,恨不得活吞了这鸟人。

一脸毛不理会袁飞的喷火目光,看向曾香婷和莲儿。“妈个巴子!不光爷们当汉奸,两个小娘皮也当汉奸!”

已经不在喝茶的二当家这时候正站在一脸毛身后,听了这话进言。“大当家,把这两个小娘皮汉奸交给兄弟们下火吧。”一脸毛半转身甩手给了二当家一嘴巴。“老子是替天行道的好汉!能干这事?”二当家诺诺称是之后,不在言声。

“好汉!你算什么他妈好汉?你要是好汉的话,放我下来,我们单挑!”瞪着一脸毛的袁飞听到这么皮厚的自夸差点吐血。

一脸毛目光重新回到袁飞身上,翻转着右手的尖刀,把头凑向袁飞的脸。“老子说了,问你啥你就答啥!”怒气腾腾的袁飞也伸长了脖子把头迎向一脸毛,恨不得咬上他一口一样,两个人恶狠狠的四目相对。


“大当家!”

这时候门外进来了一个手下,手里边捧着袁飞四人行囊中搜出的战利品,呈到一脸毛面前让他查看,并且还报告说:“万老爷派人来要这几个人。”

一脸毛恨恨的暂时放弃了和袁飞的怒视,低头看那些战利品。他从不多的物件里挑拣出一份公文交给二当家去看,因为按照惯例他不和文字打交道,他自己认识的字大概不会超过他的指头数。二当家接过来公文来看,一脸毛则又拿起了袁飞的柯尔特看了看,没看明白是个什么物件,扔下了之后拿起来一张银票一看,吓了他一大跳——十万两!

二当家已经看完了并不很长的公文,看着一脸毛脸色。一脸毛示意二当家讲话,二当家的指着袁飞四人跟一脸毛说:“他们几个是九江府派去上海采买军火的,这个人是九江城的一个营官。”

一脸毛听了之后,稍微沉吟了几秒,马上挤出笑来。“王八羔子的!老子看他们也不像是汉奸嘛,哈哈,都是一场误会!既然几位和万老爷也是熟人,那大家更是朋友了,鱼刺,替老子送送几位大人,把大人们的东西也给收好。”

鱼刺听命领着几个人押着同样一头雾水的袁飞四人往外走,尴尬的笑了笑。“袁爷,对不住了,小人也是身不由己。”

袁飞只是鄙夷的看了看鱼刺,并没有搭理他,心里头猜想着是谁搭救了他们,梳理着这是怎么一回事。

大门外停着两辆马车,虞管家坐在头一辆车上打着招呼,“几位大人,有礼了!”

鱼刺和手下人把四人送出门外,把四人的行囊往车上一扔,歉意的拱了一下手就转身回了庭院内,并且关上了大门。

在鱼刺等人刚回转身的时候,袁飞就迫不及待倒转身过来示意解绑,小老头虞管家看见四人都被绑着,忙不迭下车和一个马车夫给大家松绑,最里边还絮叨着:“新帮的这帮家伙也太不像话了!”

袁飞的绑绳刚一松,他就回身要往院里冲,见大门已经关上,砸了两下之后反应过来开始踹门,也已经被松了绑的利奥过来帮忙。这个庭院的大门还算是结实,在袁飞和利奥合力飞踹下才轰然倒地,院内手足无措的十几个新帮徒众们,有知道他们两个厉害的鱼刺等人撒腿开始往厅堂里逃跑,不知深浅和跑的慢的都被袁飞和利奥打的歪倒地上。等两人跟着逃跑的人进了厅堂,发现一脸毛和二当家已经不在这里,再追着逃跑的人从厅堂角落小门穿到后院,才发现后院只有几间房屋,并没有后门,被追急了的家伙们已经开始狗急跳墙。袁飞并不打算拿小鱼小虾们出气,他和利奥翻找了后院的几间屋子之后,又翻墙来到庭院外,看着零落的邻舍和几条石板小路,丝毫察觉不出一脸毛的踪迹,也只能望洋兴叹了。

找不着一脸毛报仇的袁飞和利奥只好悻悻的往回走,余恨未消的袁飞跟利奥白话:“你信不信我抓着那个一脸毛,我活剥了他,掏出他一身下水来看是不是黑的,还骂我们是汉奸。也不看看他那惊险刺激的脸,长的像好人吗!”

大门前,曾香婷和莲儿正把他们的行囊反过来掉过去的翻找,看见袁飞和利奥回来,曾香婷着急的问:“你们没事吧?抓着那个匪首了吗?”

“见鬼了,那家伙跑的这叫一个快,这才多大工夫冲进去就没人影了。”袁飞回答完了曾香婷,和搭救了自己的虞管家搭话。“谢谢你啊,虞管家,你们老爷就是……”

“这下糟了!”曾香婷看着还有心寒暄的袁飞打断他。

“怎么了?看你们慌慌张张的找什么呢?”袁飞还没见过曾香婷慌张的表情,猜想她可能是被惊吓到了,心里边更觉得窝囊,更想揍扁了一脸毛。

“东西找不到了!”

“什么东西找不着了?不会是……”

“银票找不到了!别的东西都在,我和莲儿反复找了好几遍了。”

袁飞脑子嗡了一下,连曾香婷后半句话都没听清楚,他强笑了一下。“你——没跟我开——玩笑吧?”看着没心情答话的曾香婷和又已经开始啜泣的莲儿,连最后的心存侥幸也已破灭,袁飞开始回忆一脸毛验看大家东西的情景。“自己被他抽了一个耳光,然后就有人拿着大家的一些物品进来交给他,并且告诉他万老爷来要人,这时候二当家在读公文,一脸毛拿起了银票……后来他突然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连万老爷的来人都没有见就放了大家,并且归还了行囊,当时自己明明看一脸毛把银票和其他的东西都递还给报信的手下了,银票又会被谁偷走了呢?”

看着沮丧的大家,袁飞强迫自己冷静下来。“不管怎么样,银票都在哪些劫匪手里,我去找那些劫匪把银票抢回来,利奥你陪着她们报官去吧。”

袁飞从来也想不到自己头一次的独当一面,就会是这样的多舛,本以为轻松愉快的公费旅游居然危机四伏,世事远比想象中的艰险,想到曾纪泽对自己的信任,袁飞有点无地自容。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