残忍!骑木驴后凌迟处死的太平天国女犯

yy814476810 收藏 54 83784

清代统治者对农民起义俘虏的处理,一般都是凌迟处死。如太平天国北伐军失败,将领林凤翔、李开芳等人被俘,都押解到北京凌迟示众。捻军首领张洛行、赖文光兵败被俘、太平天国忠王李秀成、英王陈玉成被俘都受到了凌迟之刑。太平天国翼王石达开在大渡河兵败,向四川总督骆秉章投诚,但还是没有受到宽大处理,清廷传旨将石达开不必押送北京,在四川就地处以凌迟之刑。同治二年六月二十五日,清兵把石达开和宰辅曾仕和、中丞黄再忠等绑赴刑常石、曾二人分别被面对面缚在两个十字木椿上。执行凌迟时,刽子手先对曾仕和割第一刀,曾仕和受疼不过,惨叫狂呼,石达开斥责他说:“为什么不忍受此须臾时间?”曾仕和这才紧咬牙关,不再叫喊。石达开受刑时,被割一千多刀,他从始至终默然无声。石达开的凛然正气和坚强意志使清军官兵感到震惊,四川布政使刘蓉说他“枭桀坚强之气溢于颜面,而词句不亢不卑,不作摇尾乞怜语。……临刑之际,神色怡然,实丑类之最悍者。”中国历史上死于非命的皇帝很多,但被凌迟处死的却只有一人,那就是太平天国的幼天王洪天贵福。他是如何登上帝位,又是为何在16岁的豆蔻年华即被凌迟处死呢?

洪天贵福是天王洪秀全长子,1849年生于广东花县,1851年1月金田起义后立为幼天王,从1860年起即以幼天王名义发布诏旨。1864年6月6日洪秀全死后即位称幼天王,7月19日天京(今南京)陷落后突围至广德,由干王洪仁干等护卫,经皖南入江西,准备与侍王李世贤、康王汪海洋部会合,但行至江西石城时一千余人的护卫部队被清军击溃幼天王只身逃脱藏身于一山洞内四日,后来实在饥饿难耐外出觅食。适值10月,正是秋收季,当地人有雇人割稻的习惯,称香客。洪天贵福求人剃了头,化装成香客割稻,但生于深宫之内,长于妇人之手的幼天王哪吃得下这般苦,很快被搜寻的清军发现,10月25日幼天王被俘,11月18日被凌迟处死于南昌。

1864年天京被清军攻陷,清军随后对天京进行了灭绝人性的屠城,无数太平军被俘女兵遭受了骑木驴游街然后凌迟处死的酷刑。

1860年6月13日《华北先驱报》上目睹清兵凌迟太平军俘虏的信件:

“太仓被占领的次日,上午十一时光景,有一大批俘虏被押送到卫康新附近清军营地。这批太平军,有男有女,有老有少,从刚出世的婴孩,到80岁蹒跚而行的老翁,从怀孕的妇人,到10至18岁的姑娘,无所不有。清军把这些妇女和姑娘,交给一批流氓强奸,再拖回来把他们处死。有些少女,刽子手将她们翻转来面朝天,撕去衣服,然后用刀直剖到胸口。这些刽子手做剖腹工作,能不伤五脏,并且伸手进胸膛,把一棵冒热气的心掏出来。被害的人,直瞪着眼,看他们干这样惨无人道的事。还有很多吃奶的婴儿,也从母亲怀里夺去剖腹。很多太平军俘虏,不但被剖腹,而且还受凌迟酷刑,他们的衣服被剥光,每个人被绑在一根木桩上面,受到了最精细的残忍酷刑。他们身体的各部分全被刺入了箭族,血流如注。这种酷刑还不能满足那些刑卒的魔鬼般的恶念,于是又换了别种方法。刽子手们割下他们一块一块的肉,有时塞到他们的嘴里,有时则抛向喧哗的观众之中。令人不忍卒睹......这些可怜的人们在数小时内都一直痛苦地扭动着。大约在日落时分,他们被一个兽性的清军刽子手押到刑场上,这家伙手里拿着刀,急欲把自己的双手染满鲜血,简直像个魔鬼的化身。他抓住这些不幸的牺牲者,威风凛凛地把他们拖到前面,嘲笑他们,侮辱他们,然后把他们乱剁乱砍,用刀来回锯着,最后才把他们的头砍断一大部分,总算结束了他们的痛苦。”


101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花县生员洪秀全 虽然是一乡间土鳖 但也好过满清甚多 最可恨的是那湘乡荷叶塘的曾贼国藩 就是一条满人豢养的忠狗 有做人的机会都不会做 1864年剿灭天平军后 竟然自废武功 解散十万湘勇 平白无故丧失中国当时最有战斗力的部队

本文内容于 2011/3/19 15:41:16 被小编a7编辑

20楼laida

 以下是引用独立树 在第19楼的发言:
如果中国现在还保留凌迟,贪官就少了

贪官怎么能够自己制定对自己不利的决策?

最后的歇斯底里的疯狂,通过血腥的残忍的镇压与恐吓,以此来巩固自己摇摇欲坠的江山社稷,一切腐朽没落阶级最本质的嘴脸。

伪满的野蛮阿。。如果没有伪满入关窃国,华夏也不用蒙难!

 以下是引用西北望月 在第14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黑马不黑 在第9楼的发言:
旧社会拉洋片的有段词:长毛造反捻子乱,洋鬼子趁虚而入来犯边,英法联军攻破了大沽口,占领了北京火烧了圆明园。可见当时老百姓对太平天国的印象。


中国人一向是“成王败寇”

赢了天下那就要吹到天上去了

朱元璋不也是红巾军出身么

和其他农民起义比较,太平天国最大的特征就是邪恶。

5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我们足球都赢啦,这里岂能服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