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二战在华遗孤后代请求回中国

需要自行车 收藏 4 300
导读: [img]http://img6.itiexue.net/1266/12662358.jpg[/img] 连夜赶路却无法坐上“回中国”的包车,杜长春的家人(左)难掩失望之情。新快报特派日本记者 温建敏/摄 日本二战在华遗孤后代求助:“请把我们也带走” ■新快报特派日本记者 温建敏 李国辉 “是不是去中国的车?能不能带上我们?”16日凌晨,在岩手县政府门口,正在为灾区中国公民撤离工作忙碌的日本包车司机被这句流利的日语吓了一跳,问话人是一个装束与当地人无异的中年男子,他身后还站着七八人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日本二战在华遗孤后代请求回中国

连夜赶路却无法坐上“回中国”的包车,杜长春的家人(左)难掩失望之情。新快报特派日本记者 温建敏/摄


日本二战在华遗孤后代求助:“请把我们也带走”


■新快报特派日本记者 温建敏 李国辉


“是不是去中国的车?能不能带上我们?”16日凌晨,在岩手县政府门口,正在为灾区中国公民撤离工作忙碌的日本包车司机被这句流利的日语吓了一跳,问话人是一个装束与当地人无异的中年男子,他身后还站着七八人,有老有小,看上去是一个典型的日本大家庭。


记者后来了解到,这不是一个普通的日本家庭,名叫杜长春的男主人是日本二战在华抗战遗孤的后代,上世纪九十年代,他们来到日本定居,而这场举世罕见的大地震让他们的生活陷入了困境,走投无路的这家人连夜赶路来到撤离地点,请求一起回到中国。


在日17年一家仍是中国籍


在中国留学生的介绍下,操着一口流利日语的杜长春转头见到新快报记者,他愣了一下,再开口就是中文,而且是带着浓重东北口音的中文。


“我叫杜长春,今年37岁。”杜长春介绍说,“我奶奶是日本人,叫小出居香,我们家原来在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梅里斯达斡尔族区雅尔塞镇。”


杜长春说,1957年,他奶奶被确定了日本孤儿身份,但她随后仍一直留在中国,直到1990年才回日本。1994年,他们全家一起搬来日本定居,现住在岩手县奥州市胆泽郡金个崎町,几个孩子都是在日本出生和长大。


“虽然可以入日本国籍,但填表时要我们签名:我自愿放弃中华人民共和国国籍——我和我媳妇都是在中国出生长大的,受的都是中国教育,那一刻我们根本签不下去,所以,虽然有日本血统,但现在我们还是中国人。”


杜长春说,虽然全家来日本17年了,完全融入了当地社会,但他一直没忘自己还是中国人,小孩也随他们,还是中国国籍。


陷入绝境“至少送孩子们回去”


杜长春说,在这次大地震中,他家的房子给震开了一条宽达50厘米的裂缝。


“刚开始没怎么在意,因为来日本后,经历的地震太多了,都习以为常了。”直到震后两三天,杜长春才发现问题的严重性。



先是车开不动了,到处加不到油,而我上班又必须开车。食品也紧张了,要经常排队才能买到。当然,最担心的还是核泄漏的问题。”杜长春说,他原本做的是交通管理的工作,现在都没人开车了,工作也没了。


15日晚,听说盛冈有大巴接回中国人,他赶紧带全家开车过来了,“所有的油都用上了”,驱车80多公里,想“至少把孩子们(杜长春和妹妹各有两个小孩)送回中国去”。


“最困难的时候,还是想回祖国。”杜长春说。


回国未遂遇大雪陷入困境


杜长春最终没能坐上撤离的包车,因为首趟包车要求中国乘客每人准备15万到20万日元的现金作为路费,但三更半夜,他去哪里取钱呢?而中国驻日使领馆工作人员又没在现场,杜长春只能茫然地带着四个孩子,目送大巴离开,然后又开车原路返回,“油能不能坚持到家都不一定。”


17日晚,记者再次拨打杜长春电话,询问他一家现在的情况。


“现在情况很不好,下大雪。取暖的灯油(煤油)根本买不到了,汽车也因缺油开不了了,班也上不了了,没有收入了……吃的倒是暂时没问题,但也有限量,一天只能领两盒面。”杜长春在电话里忧心忡忡地说,“现在最大的问题还是取暖,所有的炉子都停了,小孩冻得不行,所有的衣服和被子都拿出来了,还是冷。”


杜长春说,他最担心的还是孩子,“四个小孩,两个男孩初一,两个女孩小一,不知该怎么送回去,就算能送回国,也不知道教育问题怎么解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4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