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民的战争 卷二《撤退与坚守》 第四章 兵分三路之解救

南国平民 收藏 3 11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67.html


第四章 兵分三路之解救

因为纪律的要求,解放军均没有进入过人走店空的各类超市等场所搬运物资。

但现在情况变了,储备的食物虽然还可以给养一段时间,但不能坐吃山空啊,所以,增加食物和水的来源也成了一件大事。

也因此,当上官浩利用对工厂的熟悉,迅速为蓝刚的侦察连连部25人找到了尚未来得及清理完的好几家厂内超市,还有工厂的数处厨房时,他们都为如此多的食物大为欢喜。

“浩子,你来,将我们取用的东西一一记账,等战后,我们再来一一清算,不能白拿!”蓝刚还是强调传统的三大纪律八项注意。

上官浩暗自敬佩,这就是人民的军队啊!

从收集到的大米、面粉、熟食及瓶装水的数量来看,别说20多号人,就是上百人,也够吃上用上大半年了。

蓝刚安顿好伤员及众人后,按照周指的要求,最近这段时间都只能是蛰伏在此地了。

“同志们,我们就暂时在这里进行休整了,伤员,要好好养伤,从其它部队过来的同志,需要逐渐训练侦察兵的技能,有些以前还是基层军官,需要先委屈一番了,从士兵学起,当然,你们职务我会尊重的。

我们是一个集体,有什么问题或者建议,都可以提出来。”蓝刚用鼓励的眼光从在场的每一位脸上一一扫过。

“据我所知,在深圳一地,尚有大批战友分散在各地,我们是不是可以集合一部分人,壮大自己的力量。”说话的是防化团来的少尉王国梁。

蓝刚赞许地点了点头,“国梁说得很好,我们确实需要将部队壮大起来,不光是分散在各处的友军,甚至,只要是有志为国作出贡献的人们,我们都可以选择性的吸收到我们的周围,直接参加战斗部队也好,作为外线也是可以的。

毕竟,我们的军队,就是出自于人民的军队,我们的抵抗,也要以人民作为基础,离开了人民,就是空中楼阁,什么都是一场空。我赞成国梁的建议!

我们要大力发展力量,开辟多条战线,可以预计的是,今后的抵抗都日趋困难,我们不光要有胜利的信心,也要做好面对一切困难的思想准备!

指导员,这又得多劳烦你了!”蓝刚对坐在旁边的李友斌说。

“为国为民,辛苦都值得。”李友斌没有半点犹豫。

接下来却是上官浩的发言:

“连长,此地离联军基地较近,是否我们应该再多找几个藏身之所,以利于机动及保存力量?”

“对,这是必须的,下一步,我们就要开始掌握联军的活动规律,同时,扩大我们的活动范围,寻找更多的藏身地所。

再有,我们需视实际情况,时合时分,在鬼子们的眼皮底下战斗,不是件容易的事,鬼子们有着先进的侦测系统,快速的反应能力,任何时候,我们都不能大意了,一个人的疏忽,甚至可能导致全连遭受不必要的损失。”

蓝刚又看了看其它人,黄建武站了起来。

“连长,我认为我们的狙击手应该配一个观察员,既有利于及时发现有价值的目标,也同时,提高了战场的生存率。在我军,还没有普通实行。在国外的一些军队,早就是两人一组了。”

蓝刚示意黄建武坐下来,接着说:

“看来,黄建武给浩子做了一回观察员后就爱上这个职业了。”蓝刚开了一个玩笑,“你的这个建议,我原则上是认可的,但我们的狙击手少,懂观察的战士更少,这个,得慢慢来,。我先记下了。”

。。。。。。

果然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众人一发言,竟也提了很多好点子。

接下来的日子,大家都在联军的“保护”之中,休整了起来。四个伤员除了张至申还有点发热之外(上官浩只能算是皮外伤,不算在伤员之列了),其它三个的伤势也稳定下来,估计休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以蓝刚为首,18人分成四个小组,分散在瓦窑排、坂田、清湖三处的中间区域,潜伏下来。

侦察连第一排的状况是最好的了,在地下管道中出发,从瓦窑排至上塘一带,仅不到两个小时就到了,已是傍晚时分的光景了。

寻机越过福龙路,这一带开始便是丘陵了,一周前,蓝刚等人就是从这里出发侦察联军驻地的,不过,现在一排的行进方向相反了。

联军尽管占领了深圳,但山区等地方的力量却比较薄弱,甚至除了直升机偶尔例行侦察外,巡逻车是半天都见不到。

彭志胶将队伍按班分成三部分:先锋、主力、后卫。

向目的地羊台山区域进发,那里山高林密,路途崎岖,除了给养有些不便,安全性还是不错的。

经过高峰水库,前方便是龙华水库,右方是一个叫菠萝山的地方,离彭志胶等人约五百米。这里,彭志胶隐约闻到一股香味。

突然前方传来鹭鸟的鼓样叫声,这是前方侦察情况的陈亮与自己约定的声音,如果发现敌情,便回传鹭鸟声。看来,有麻烦了。

彭志胶看了看时间,已是晚上8点,林间蚊子多,这里又没有特别的军事目标,怎么会有鬼子呢。彭志胶回了一声,示意陈亮靠近。

不多时,陈亮已回到队伍中,彭志胶安排人员进行警戒后,对陈亮说:

“什么情况!”

“该死的,左前方2点钟方向约560米处,靠龙华水库的地方。有鬼子,是日本人,我数了数,约有一个班,还有一辆89式步战车,在前面搞烧烤。”

彭志胶眉头一皱,看样子,还是绕道比较好。他们不是求战,而是要先保存自己。

“XX的,他们还抓了五个妇女。”陈亮愤愤不平的被上一句。

彭志胶一听这话,立刻火冒三丈。

“他NN的,这帮畜生!”彭志胶一挥手,三个班长立即聚拢过来。

“话我不多说了,前面有畜生,共十三只,给我集合好手,我要20人,水性好的13人带上劲弩和匕首,潜水抵近。陈亮,你带7人,操家伙,从后面截住他们的退路。你们准备好后,发出鹭鸟声,我们先动手。

行动!”彭志胶恶狠狠地一声下令,自己抓起自己的弩弓就走。

陈亮一招手,其它7人紧跟其后。

彭志胶一队都是两栖侦察兵,潜水行家,不多时来到龙华水库的岸边,几乎不用夜视仪,他们看到前方不到150米处,一帮鬼子在喝酒唱歌,按理来说,军队都有出行的严格规定,这帮鬼子,是找到什么理由,到这里来逍遥快活的呢。

旁边的战车旁边绑着五个良家妇女,一脸惊恐的看着那些饮酒作乐的鬼子,谁都明白,这些狗日的想干什么。

彭志胶没有说话,手一指,大家都轻轻下水,向前潜泳。

这帮鬼子正忘何所以的尽情喝着酒、唱着歌,战争的生活是如此的枯燥,早就想放松一下了。今天好不容易放假半天,正好在巡逻后返回基地的福龙路上发现这五个慌慌张张的中国妇女,便抓了起来。

军曹在跟少尉请示后,得到特批,“自行放松,但不能留痕迹!”战争时期,谁会在乎几个平民的生死呢。

彭志胶一行人已经到位,岸边的水里,一字儿看去,只看13个人头浮在水面上,他们的目光,如饿狼一般死死地盯着仅10几米开外的鬼子。

8时32分,从前面传来了两声鹭鸟声。水中的14条好汉轻轻扬起手中的劲弩,从左自右,一人盯一个目标,其中一个将会得到两支的高规格待遇。

“放!”彭志胶低喝一声!

十四支劲弩疾然发作,瞬间便插在目标的咽喉部位。就在弓弩离弦的同时,十四条好汉好似从地底冒出的杀神一般,扑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的鬼子堆中。

堵后路的陈亮一队也如猎豹扑食般飞身而至,

顿时,匕首横飞,十三只畜生没多少反抗,便身首异处,这种下场,据说“天照大神”也是不收的。

战斗的结果,大显侦察兵的神威,利用黑夜的掩护,以及自卫队鬼子的狂妄,全歼了这一个鬼子班,特别是缴获89式步战车一辆(一个半基数弹药)。

彭志胶满意地看着自己这帮兄弟杰出的表现,表扬了一番:

“都他X的有种,这才是侦察兵,都好样的。”

沉醉了片刻,彭志胶才意识到那被解救的五个人还在地上坐着。

抹了抹脸上濺起的血渍,彭志胶的模样更加吓人,当他走到那五个同胞旁边:

“你们是怎么回事?”

事出突然,加上这么一个满脸是血的凶神站在自己面前,五人都吓得哆嗦,无一人回答。

陈亮稍为干净一些,也走过来说:

“我们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你们是谁?”

五人才有些稍微放下心来,其中一个年纪较大的一点的,壮着胆子说:

“我们是从市内屋桶一带逃出来的,爬过了横龙山,今天下午在福龙路边,没想到被这帮日本鬼子给抓了。”

“市内?不是联军鬼子的占领区吗?你们怎么跑出来了?”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