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


今天晚上我从八点多点儿就看电视,打开央视就播报日本地震事宜,没完没了,直到八点二十五才转报我国云南地震事宜,这使我感到了作为中国人的耻辱,因为我感到了中国不是我的主权国家,日本才是我的主权国家,日本的事情大于并高于中国的事情。对日本地震事宜,其报道细腻的程度令人震惊,从核电站工人的心里话,乃至到地震中生了孩子的父亲心里话,都要做细致跟踪报道,实在太过分了。突然间,张泉灵那并不丑陋的脸,立马象女巫一样恶心。她在那里喋喋不休地讲述着属于日本人的故事,却完全忘记了这是中国电视台。

我绝不是狭隘的民族主义,也并不想就此与马关条约、南京屠杀、美日联合军演、乃至对中国未来的必然性威胁联系起来,而是一个民族成员最起码应有的民族自尊心和羞耻心。如果连这样的心都没有,这个民族必将彻底完蛋。

日本大地震,死难很多人,我很悲痛,人的生命都是一样可贵的,我不会因为死的是日本人而不是中国人而减轻内心的痛苦,假如确乎还有普世价值,那么人道主义当是第一普世价值。但我发现有些人,特别是央视主持人,所表现出的悲痛,甚于国内死难的人,就差没戴孝了,这就不大正常了。他们吃着人民的税收,拿着国家给的高薪,用广告赚着外快,垄断并占有着属于公众的舆论阵地,却总要见缝插针投机显摆着自己,或者巧妙释放着属于自己的小资情调,总是给人一种屎壳郎带香花的无聊感觉。拥有小聪明、小技能却出大名、受大宠、赚大钱的怪现象,是中国舆论文化腐败的显著特色之一。央视简直就成了他们家的了,或者被雇佣的了,承包的了,哪里还有公共的社会性质?用属于自己的感情,取代公众的感情,亵渎公众的感情,奸污公众的感情,这些体面的台面中国人,一直在以自己的特权方式,合情合理地作践着中国人民大众,已经肆无忌惮到了无法容忍的程度。

我是唐山大地震幸免于难的人,当我发现我的绝好高中同窗,一瞬间就化为乌有的时候,他的女友几乎不能自己的时候,阵痛很快就归于了凝静,并发出了会心的狞笑,印来啊,你且稍等,宇太少时便去,与你再次共拉二胡,合奏一曲《赛马》,你是第一把,我得继续跟着你跑啊。大凡大难不死者,必是受到了一次生命涅槃,往往会突然开悟一回,从而会对生命的认识有所升华。因此面对死亡会有超越一般人的冷静与坦然。

人命固然珍贵,但自然灾害无以避免,此次日本地震虽然令人大痛,但死亡至今不过万人,较之唐山丰南大震,一死即数十万之众,尚可知足矣。

不是不能悲痛,也不是不能报道,但凡事当有度,不可伤及国家之尊、民族之情也。毕竟,日本不全等于中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