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外传 后传第二十四节

海飞龙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因为家中有事,这一节时间和质量上有影响,先致歉啊


时间到了2032年春。

到了年底考评的时候,各个团都把一年的训练连同和天竺军队战斗的总结全部送到了师部,经过师部的决定,决定提升陈隽为主管训练的副师长,军衔年限未到,暂时不变。当在会议上宣布这条消息以后还是引起了不少的争议。最大的争议就是陈隽的年龄太小和没有担任过正团级的职务。只是后来陈隽的各项综合表现数据的确是达标,而且管训练的副师长实际带兵权利甚至还不如团长,只是级别高一些便于协调工作而已,虽然大家争议很大,但是当最后通过以后大家还是对陈隽报以热烈的掌声,师长要她请大家吃饭,刚才开会时候不敢出声缩成一堆的陈隽连连答应。不过当陈隽知道这个副师长当了以后就不怎么能自己亲自开飞机了,这家伙跳起脚来不同意,结果被师长一句:“已经晚了,谁让刚才不说话的,现在通过任命了,是贼船你也上了。饭也你得请,别想赖。”

委任状一发,陈隽又创了记录,继宋军最年轻少校以后又多了一项头衔:最年轻师级军官。不过没多久,基地传出了一个流言,说陈隽中校之所以能升职那么快是因为和师长乃至更高的某长官又不可告人的交易。一时传的基地的官兵议论纷纷,当然传到了当事人的耳朵了,师长大光其火,下令基地内彻查此事,到了最后终于查到了流言的始作俑者,二团团长丁磊。

基地军事法庭提审丁磊的时候,当问到他为什么要这样侮辱中伤战友的时候,丁磊显得不屑一顾。陈隽非常生气但是她不愿意把她这个共事过一段时间的上级想那么坏,而王闻晖则是怒不可遏,几次想站起来,都被陈隽拉住了。

法官也要丁磊从实招供,丁磊深吸了一口气,慢慢的开始说了:“为什么?就是因为我不服气,我是一个普通农业工人家庭出来的,从小家里条件就不是太好,我凭自己的努力终于当了飞行员,也凭自己的努力当上了这个团长,这都是我一个脚印一个脚印的踩出来的。可是呢,这位陈大小姐,别以为我不知道,从一进基地就仗着自己年轻漂亮把自己弄成了万人迷,人缘弄的不知道多好,至于技术,我承认你有过人之处,但是,如果不是你的母亲是现在师长乃至航校校长的战友,你恐怕没那么好的官运吧?没几年就从上尉到中校,在我手下没当一年的副团长就马上提到副师了,我是不服的!我承认我在和天竺人的战斗中的确是没你表现好,但是一次两次的表现好能说明什么问题吗?我就是不服,特别是当你还副团长的时候,底下的人都喊你团长,团长,他们哪里把我放在眼里了?你说我嫉妒,对,我就是嫉妒了,我就嫉妒你们这些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生来就比我们这些普通人家出生的人有优势!”丁磊越说越激动,脸色也涨红了。

这时候师长作为原告之一进行陈述:“丁团长,你有情绪是可以的,可是为什么不和大家正式的交流呢?却要用这种卑鄙的方式,你的努力和能力,我们大家都是有目共睹。陈隽从副团长提为主管训练的副师长这是东部军区的意思,因为她的飞行技术好,善于带新兵,但是毕竟是个女性,作为纯战斗员有很多的限制条件,那次战争你也知道她有多危险。而且提她当副师长便于让她开展训练整个基地的新飞行员的工作,这是上面综合考虑后得出的结论,你非要理解成为什么她靠着关系或者你所说的和我怎么怎么还为这做出这么糊涂的事情,我作为你的老上级,我感到很痛惜。”

王闻晖也要发言:“你这个衣冠禽兽,你别装可怜,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什么人,那次你想用票把陈隽骗出去图谋不轨,你别以为没人知道,整个后勤都知道了!”话一说出来在场的人都哗然,等王闻晖把事情说出来以后,丁磊无言以对。

最后陈隽上来说:“大家也不要太责怪丁团长了,我相信他是一时糊涂,我没什么多的要说的,我只想说,我并不是她所说的含着金汤匙出生的人,我家庭也不不富裕,甚至还经历过困难时期,我也不想说我小时候多么努力刻苦,我只能说,我遇到了很多好人,我只为自己的想法去努力,于是就到了今天的位置。说实话我对职务真的没所谓,我只是想就那么着随着我的想法去活,所以,拜托你,也拜托大家,让我活的简单些。所以,我正式请求,拒绝这次上面对我的任命。”说完了就跑出去了,王闻晖连忙追了出去。

丁磊显然已经后悔了,他也不再多说什么了,只说请求快对自己做出处理。于是军事法庭做出宣判,原空一师二团团长丁磊上校侮辱中伤长官和下属,判处军监半年,撤职留衔,以观后效。

王闻晖这次怎么也没办法把哭的梨花带雨的陈隽劝好了,心里无名火起,走回了军事法庭,正好宪兵带着丁磊出来了,王闻晖为了当初保护陈隽的那一份承诺,一向温文尔雅的他挥起拳头打向了丁磊,丁磊猝不及防,被狠狠的打了几下,旁边的宪兵连忙把王闻晖拉开控制住,师长出来见此混乱的场景,又烦恼又愤怒,一声令下把王闻晖先关禁闭。

陈隽还在外头抽泣,孟麦说:“陈….”一下子不知道叫师长还是叫团长了,情急之下喊道:“陈姐,快,你老公被宪兵抓了!”陈隽连忙停止了抽泣跟着孟麦赶到事发现场,弄清楚是怎么回事以后,连忙去找师长。

无论陈隽怎么努力,处理结果都无法改变,王闻晖军士恶意伤人,开除军籍,因受害人不想追究,所以其刑事责任免除。而东部军区的调令也下来了,鉴于陈隽中校任副师一事争议过大,引起一系列不好的后果,取消此项任命,而改由其任二团代理团长,副团长职务由一大队长担任。师长也好,张春雄也好,在劝最近心情很不好的陈隽时候都说到就这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如果没有你妈妈老战友的照护,你遭受的挫折和打击远比现在要来的多,大而且密。张春雄的话更有意思说:“就凭你这本事和脾气,要是长丑点人家兴许还算了,长成你这德性,不遭人嫉妒才是怪! “

陈隽在禁闭室去看王闻晖的时候,又生气又心疼的说:“你为什么要那么冲动啊,这下弄的,我都帮不了你了。”王闻晖说:“我的确不是冲动的人,可是我一看见有人欺负你,再看你受欺负,我就忍不住!陈隽轻轻的在王闻晖的头上点了一下,说:“你呀,都已经娶到我了还那么上心啊?”王闻晖说:“天哪,你为什么会怎么看我啊,难道我是哪种哄女人的人,娶到手就不当回事了吗?冤枉死我了!”陈隽笑了,说:“你看你,逗你一下,这么激动。”王闻晖也故意使性子说:“哎呀,不成,生气了。”陈隽一把把王闻晖脑袋抱住亲了一口,说:“好了吧,大宝,真是的,差不多30岁的人了还要像孩子哄。”王闻晖忽然严肃道:“小宝,离开就离开,反正说实话我来这里也是为了你,至于保护你和为你做好吃的东西这些,你现在已经是我的妻子了,在哪里都是一样的。”陈隽轻轻叹了一口气说:“也只好这样了。”王闻晖老大不甘心的离开了基地,于是陈隽的电话短讯箱和虚拟社区的留言板上每天都被浩如烟海的来自于王闻晖这边的各种消息和留言给淹没,弄的陈隽每天休息的时间只够她看和处理这些东西了,实在受不了了,于是大发雌威命令王闻晖一天最多只能发三条!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女白领玩的军事游戏:输了要扒衣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