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元首蒋中正:从溪口到慈湖 建立南京国民政府,进行十年内战 26.蒋宋做媒,陈诚再做新郎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


蒋介石向中央苏区发动的第一、二次“围剿”失败后,又接连发动了三次大“围剿”。在后三次“围剿”中,陈诚都充当了急先锋的角色。第三次“围剿”,陈诚受任追击军第二路指挥官;第四次“围剿”,陈诚担任中路军总指挥,是进攻中央革命根据地的主要突击力量;第五次“围剿”,陈诚任攻击军总指挥。陈诚军事集团是蒋介石嫡系部队的中坚力量,他自黄浦军校起就一直追随蒋介石,成为蒋介石的心腹干将。

且说蒋介石于1931年7月亲任总司令,坐镇南昌指挥第三次“围剿”。陈诚受任追击军第二路指挥官,率领第十八军从湖北开到江西抚州前线。当时,红军采取“避敌主力,打其薄弱,乘胜追击”的作战方针,与国民党部队展开“盘旋式”运动战。陈诚指挥第十八军在南城、黎川、广昌、永丰、吉水、宁都、兴国等地,来回奔驰了两个多月,没有找到红军的踪迹,搞得精疲力竭,“胖的拖瘦,瘦的拖病,病的拖死”。9月初,撤到吉安。

正在陈诚为“围剿”红军失利,无法向蒋介石交差而苦恼、心绪不宁、情绪低落的时候,令他意想不到的好运来了,蒋介石、宋美龄做媒,要为陈诚介绍一位名门闺秀为妻,她的名字叫谭祥。

谭祥是谭延闿的三女儿,蒋介石的干女儿,宋美龄留美时的同学。谭延闿和孙中山、蒋介石的关系都很密切,曾先后出任国民政府主席、行政院院长,蒋介石和宋美龄结婚时,谭是证婚人。

1930年9月,谭延闿患脑溢血,病中嘱托蒋氏夫妇在青年军官中为谭祥择夫。谭死后,蒋介石夫妇即开始为谭祥物色夫婿。在当时年轻将领中,以陈诚和胡宗南最为出色,而陈诚比胡宗南小两岁,此时的军功、地位以及政治见解都比胡为优,蒋介石夫妇商定后,便征询谭祥的意见,谭问:“现居何职?”宋美龄答:“军长。”谭祥又问:“是哪一军?”蒋介石答:“十八军。”谭祥表示同意。

1931年春,蒋、宋在去上海的专车车厢中为陈、谭撮合,蒋先派副官将陈诚叫来,问他原配离婚手续是否办妥,陈回答已办好。蒋介石就介绍他与谭祥见面,指着陈诚说:“这是百战百胜的陈诚将军。”又指着谭祥说:“这是新从美国留学回国的谭小姐。”谭祥温文尔雅,颇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而陈诚个头虽小,但面目清秀,有一副英气勃勃的气概,所以两人一见钟情。见面后,陈诚对蒋介石表示:“我一切听从领袖安排。”

1932年元旦,陈、谭在上海结婚。宋美龄做双方介绍人,蒋介石为证婚人,婚礼热烈又隆重。

陈诚现在娶了一位喝过洋墨水,又有深厚家庭背景的小姐为妻,还和蒋介石结成了翁婿关系,真是好运来了,想挡都挡不住。他摆脱了旧式婚姻的烦恼,重新建立美满幸福的家庭,梅开二度,自是春风得意,喜上眉梢。婚后,二人便去杭州度蜜月。


1933年1月,蒋介石发动对中央革命根据地的第四次“围剿”。任命陈诚为中路军总指挥,担任进剿红军主力,指挥3个纵队12个师约16万人,以抚州为中心,采取分进合击的方法,向苏区黎川、建宁、泰宁地区进击。陈诚得知红军主力在南丰,便下令罗卓英纵队第52师师长李明率该师经蛟湖向黄陂附近集中,第59师师长陈时骥经霍源向河口附近集中。

此时正值阴雨连绵,数日不晴,陈诚对红军的部署,毫不知情。由于情报失实,52、59师都未预料到会受伏击。这两个师以为红军不敢在白区边缘作战,特别是52师旅长腾云最为骄惰,在接到向黄陂前进集中的命令时,满不在乎,日上三竿犹酣睡未起,延误出发时间约4个小时之久,敌情地形丝毫未作研究,以此与先头的一个旅隔离数十里。

2月27日上午9时,52师进抵蛟湖红一、三军团伏击圈,当该师师部和4个团及辎重部队进入后,南北两侧的高山上的红军伏兵四起,52师被截成几段,很快被歼,李明被俘。

2月27日下午3时,陈时骥率59师进至西源西端隘路口,见两侧均是高山,地形险要,担心中伏,乃令前卫停止前进,派兵前往搜索。埋伏于此的红五军团立即发起进攻,猛烈射击,59师各部被分割包围。陈此时尚不知李明已被俘,便写信派人送往大龙坪,称:“文献(李明字)兄:弟无能,于本日午后1时失守,现部队已溃散,弟仅率士兵数十人在距蛟湖七八里许之山庄中,请迅速援助为盼,弟陈时骥。”2月28日,红一、三军团也来参战,当晚,59师被全歼。陈时骥被俘。

52、59师被歼,陈诚在电话中接到噩耗,两手不住颤抖,脸冒虚汗,差点晕倒。他受到何应钦、熊式辉等人的严厉攻讦。消息传到蒋介石处,蒋回电称:“本军未有之惨事。”

陈诚虽遭此惨败,并未改变进剿计划。1933年3月初,陈诚得到空军侦察报告,称:“红军主力已向广昌南进。”陈诚便命令所部取道新丰、甘竹,向广昌急进,企图从中间突破红军阵地。3月20日,陈诚的第十一纵队正经黄陂向草苔冈南进,第11师在前,第52、59两师的残余部队175旅跟进,第9师殿后,前后形成一条长达3日行程的长蛇阵。鉴于陈诚的这种战法,朱德和周恩来决定拦腰截击第11师。

3月21日拂晓,红军发动攻击,很快切断了11师和第9师的联系。陈诚得到草苔冈被围的消息,急电吴奇伟率第二纵队回援,又令第9师就近支援。可第二纵队距草苔冈有两日行程,远水不解近渴。而东陂地处河谷,第9师被红军在草苔冈居高临下阻止,不可能展开较大威胁的进攻。陈诚电请南昌行营派飞机助战。在红军的猛攻下,当天,11师几乎被全歼,师长萧乾负伤,旅长黄维、莫与硕负伤,三位团长阵亡。全师22000人,剩下不到3000人。至此,第四次“围剿”即被打破。蒋介石不得不承认:“此次挫败,凄惨异常,实有生以来唯一之隐痛。”

第四次“围剿”失败后,陈诚遭到同僚们的非议。何应钦大骂陈诚饭桶,逼蒋介石严处。江西省主席熊式辉电告蒋说:“辞修骄横,目中无人,不听劝阻,惨遭失败,其责非浅,望委座撤销他全职,改编十八军。”顾祝同、杨永泰也趁机向陈诚发难。蒋介石为避免国民党军内离心倾向的进一步发展,便给了陈诚降一级、记大过一次的处分。

陈诚觉得威信扫地,无颜见人,不得不打电报给蒋介石辞去本兼各职,并撤销中路军总部。不待回电,即从抚州回南昌私寓,闭门不出,任凭同僚对他攻讦。

陈诚军败后,在“剿共”问题上,国民党各大员又争成了一团,最后蒋介石博采众议,决定采取“战略上以守为攻,战术上以攻为守,碉堡推进,经济封锁”的政策。但环顾其手下大将如何应钦、刘峙、顾祝同、蒋鼎文等,或者优柔寡断,或者暮气沉沉,皆不足以担当新计划的执行人。蒋介石思前虑后,觉得最适合执行这一计划之人还是陈诚。

蒋介石乃决定起用陈诚,并频频示意,要陈和他见面。陈因对蒋啧有烦言,信任动摇,因而心怀怨望,坚不往见,其用心在于有所要挟,以坚蒋对己之信任。于是出现了僵局。

南昌行营参谋长贺国光见此情况,心里很着急,蒋、陈不见面,将影响前方的战事,他便去见陈诚的夫人谭祥,请她设法让蒋、陈见面。林蔚是蒋介石身边的高级参谋,曾在陈诚手下任旅长,他也对谭祥说:“辞修不肯见委员长,这样倔强,应有个转圜的办法,你可携陈去见蒋夫人。”谭祥觉得林蔚的话有道理,就怂恿陈诚说:“你不见委员长,我们去看看蒋夫人好了。”于是就和陈诚去见宋美龄。

这天晚上,陈诚偕同谭祥来到宋美龄公寓,相互寒暄不久,蒋介石即出见,笑着与陈握手,说:“这个,此次‘围剿’失利,责任在我,你就不必多介意了。”

陈诚一听,很是感激,说道:“我没为你争光。”

这时,蒋介石出示熊式辉的密件。陈诚一看怒火中烧,说:“委座如不需要十八军,请干脆撤销此番号,何必改成三师八团?否则,悉凭钧裁。”

蒋却对他说:“予以改编为两军八师。”

陈诚听蒋说十八军的实力反比惨败前大长,才转怒为喜,与蒋谈起第五次“围剿”红军计划。蒋介石采纳了他的建议,说:“辞修,这回你要重整旗鼓,整顿好十八军,再由你出任总指挥。”

经过整顿,在第四次“围剿”中严重受挫的陈诚军事系统的实力,又得到恢复和扩充。9月下旬,蒋介石开始对中央革命根据地进行第五次“围剿”,陈诚奉派任北路军前敌总指挥兼第三路军总指挥,夺取了赣南重镇广昌,接着,又攻占了建宁、石城等地。这时,蒋介石决定筹办庐山训练团,陈诚奉调去庐山,担任训练团副团长。前方军事由罗卓英代理。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