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元首蒋中正:从溪口到慈湖 建立南京国民政府,进行十年内战 21.阎锡山疑神疑鬼,济南得而复失

方永刚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size][/URL] 津浦线的阎冯联军由阎锡山为总司令,前敌总指挥为傅作义。共计6个军,3个炮兵团,组成第四路军,沿津浦路南下。5月初,晋军全部进入山东境内。在黄河以北的韩复榘人马,与晋军接触后,未做任何抵抗,就退到黄河南岸,晋军遂占黄河北岸。5月31日,为防止晋军渡河作战,蒋介石命令拆毁黄河大铁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


津浦线的阎冯联军由阎锡山为总司令,前敌总指挥为傅作义。共计6个军,3个炮兵团,组成第四路军,沿津浦路南下。5月初,晋军全部进入山东境内。在黄河以北的韩复榘人马,与晋军接触后,未做任何抵抗,就退到黄河南岸,晋军遂占黄河北岸。5月31日,为防止晋军渡河作战,蒋介石命令拆毁黄河大铁桥。

津浦线的战事,开始时由阎锡山指挥。当改组派和西山会议派以及其他各方面的代表们,正麇集在石家庄酝酿扩大会议时,阎锡山热衷于扩大会议的召开,便匆忙到石家庄去了。

津浦线的作战由傅作义指挥。傅作义是晋军中骁勇善战的将领,1927年蒋、阎联合攻打奉系张作霖,傅作义率领别动队以迅雷不及掩耳的突袭,占领涿州。涿州为北京、保定、天津三角地带之要冲,紧扼北京之咽喉,战略地位极为重要。张作霖令张学良集中3万精兵,猛烈攻城,重夺涿州。傅作义率部硬是坚守一个月,先后击败奉军七次大规模攻击。清末民初的著名人士、81岁老诗人樊增祥曾有诗赞许他:“新收涿鹿七千人,白日燕南集大勋。十六年来千百战,英雄我爱傅将军。”

此时,傅作义的对手韩复榘已成为独据一方的军阀,处处事事以保存实力为第一要务。在蒋桂战争时,他的部队避免与桂军接触,在西北军第二次倒蒋时,他退到豫北观战,此次他以不愿与西北军直接交锋,以进攻晋军为名,脱离河南战场,来到经济比较发达能搜刮到更多民脂民膏的山东。显然,韩复榘不是把兵力用在与晋军硬碰硬作战上。

晋军开始进攻后,双方仅在济南西南50余公里、黄河岸边的归德打了一仗,激战一昼夜,韩便主动撤退,傅作义的部队顺利占领济南。

就在此时,阎锡山忽然又派北平警备司令张荫梧率王靖国、李服膺两军并附属两炮兵团编为第二路军,到济南成立二、四路联军,以张荫梧为总指挥。

总参谋长周玳问阎锡山:“那方面军原有行营主任傅作义指挥作战,现在又有张荫梧为二、四路军总指挥,究竟谁指挥谁呢?这不是添麻烦吗?”

阎锡山说:“我有多年的经验,你不要管,就下令吧。”周玳想阎一定另有作用,也就不便再说了。

当时很多人都不赞成阎的做法,因为大家都知道傅、张两人素来水火不容,这样做很不利于战事。一直到阎失败离开山西后,机要处长高管丞清理机密文电时,检出张荫梧给阎的密电,才明白了当时阎所以派张荫梧参与津浦线指挥战事的原因。

原来是张荫梧有意加害傅作义,阎本性多疑,才有这一插曲发生。当傅作义率部攻下济南时,北平警备司令张荫梧忽然给阎来了一份密电,说:“张学良和张群、方本仁等在北戴河开会时,傅作义参加了这个秘密会议,请注意。”

阎立即派张荫梧率兵前往济南,意在对傅监视。因此傅、张二人大闹意见,傅作义当然会疑心这是阎锡山对他不信任,不免泄气,直接影响了津浦线战局。

张、傅二人无法协调作战,只好兵分两路,一路由张荫梧率领第二路军向济南以东前进,攻打韩复榘;另一路由傅作义率领第四路军向南进军,攻打徐州。蒋介石见机,决定改变军事战略,把原定的先打冯后打阎调整为先打阎后打冯,集中力量打败津浦线上的晋军,再集中力量收拾西北军。战局从7月中旬起开始向有利于蒋介石方面转化。

在津浦线曲阜、兖州一线,傅作义部遭到激烈抵抗。蒋介石任命刘峙为津浦线总指挥,贺耀祖为徐州行营主任,调王金钰、徐源泉、杨虎城、蒋光鼐、胡宗南、陈诚、马鸿逵各部,全部集中曲阜、兖州一线,组织会战。8月1日,蒋军开始全线反击,傅作义难于招架,下令全线撤退,逃出泰安、肥城一线。逃到大汶口河时,因为河水上涨,晋军多是旱鸭子,不识水性,不知有多少晋军官兵葬身河中。傅部无力挡住蒋军的进攻,从泰安退往济南死守。

此时,东路军战事也出现逆转。开始,韩复榘出于保存实力的动机,并不想和晋军一争高低,步步退让。谁知张荫梧不明真相,一味要和傅作义争战功,穷追猛打,一心想活捉韩复榘,致使韩复榘已无退路,在高密一带坚持。这时,蒋介石从海上派来援军,韩复榘又恢复了当年的勇气,带着部队一马当先,向济南进军。

8月14日,傅作义部退出济南,张荫梧部也加入逃亡行列。时届酷暑,连日暴雨,平地雨水没膝,河水猛涨。晋军撤退极为狼狈,天上有蒋军飞机轰炸,前有黄河阻挡,后有蒋军追兵,溺死毙命者,难以计数。

阎锡山在开战以后,津浦线一路胜利,早把援助西北军的承诺遗忘,把盟兄冯玉祥抛在一边。开战两个月来没有给过西北军一元经费和一颗子弹,西北军的供给非常困难,甚至连咸菜都已吃完,仗很难再打下去了。岂料战局急转直下,阎锡山无可奈何,只得厚着脸皮再去央求冯大哥。他命周玳带着50万元现洋和一批弹药、面粉赶到兰封,求见冯玉祥。冯从大局出发,还是发动了“八月攻势”。8月6日西北军各部开始行动,有所进展。此后天气不遂人愿,接连数日,滂沱大雨,使西北军不得不停止进攻。蒋介石的分化瓦解战术发挥了威力,冯玉祥部下将领纷纷倒戈,人心涣散,士气低落,再加上武器、弹药、装备、给养极度短缺,西北军已经处于危机之中。

蒋介石适时改变战略,将重兵调往河南战场,矛头指向平汉、陇海线交叉结合部,重点突破西北军的后方和退路。这一战略,因为阎锡山部可以从豫北退回山西,而冯玉祥部退回陕西的退路被切断,西北军的末日来临。

蒋介石8月16日给中央的电报中说:“我右翼军已于15日下午2时确实占领济南,并因我军先绕道占领黄家庄等地,逆敌只有一小部分渡河北窜,期于全数被擒,是役俘虏官长无数……现津浦路我军正分路渡河追击,胶济路各军亦早协同前进,晋逆必可完全歼灭,冯逆残部闻风胆落,而日来向我各部作最后之猛烈攻击者,昨晚完全沉寂。此据报告,且已成溃退之象,我军部署追击,就不难一鼓荡平。”

22日,蒋介石发表训令,争取冯、阎的部将。训令说:“阎锡山冯玉祥倡乱魁率,法无可宥,至其所部将士,皆曾为革命尽力,徒以冯阎胁制,乃至误入歧路。其情实有可原,其遇尤为可悯,现拟重行传檄,明白告诫各该部将士,果能大义灭亲,擒解祸首,听候中央惩治,自当特予懋赏,但使自拔来归,迫令其祸首阎冯卸除兵柄,驱逐于其所谓防地者之外,杜绝割据弄兵扰乱党国之野心,则各部本为中央之军队,就必仍与中央各军享受一律待遇,决不稍有歧视,并以各军反正附义之先后,以为论功行赏次第之表率。”

9月6日,蒋部发动对冯的总攻。

9月18日,张学良发出通电,东北军大举入关,支持蒋介石。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