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民党元首蒋中正:从溪口到慈湖 建立南京国民政府,进行十年内战 17.重金收买韩复榘,釜底抽薪屡试不

方永刚 收藏 0 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size][/URL] 国民党新军阀的混战从1929年3月至1930年11月不到两年时间内,就发生了大小军阀战争十几次,其中大规模的带全国性的就有以下四次:第一次是1929年3月的蒋桂战争;第二次是1929年10月的蒋冯战争;第三次是1929年11月下旬,粤系军阀张发奎联合桂系与蒋介石进行的战争;第四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300.html


国民党新军阀的混战从1929年3月至1930年11月不到两年时间内,就发生了大小军阀战争十几次,其中大规模的带全国性的就有以下四次:第一次是1929年3月的蒋桂战争;第二次是1929年10月的蒋冯战争;第三次是1929年11月下旬,粤系军阀张发奎联合桂系与蒋介石进行的战争;第四次是1930年4月到11月的蒋、阎、冯、桂中原大战。

且说蒋介石得到杨永泰的四句箴言,如获至宝,便依计而行,果然是屡试不爽。只说这釜底抽薪吧,他在蒋桂之战中,在湖南,他用高官厚禄收买了何健,在湖北前线收买了李明瑞、杨腾辉倒戈,结果是“兵不血刃定武汉”。桂系宣告失败,李宗仁、白崇禧等逃往香港。

第二次蒋冯战争,蒋介石利用冯玉祥收缩部队、进行西撤的机会,蒋介石与宋美龄夫妻两人联手出场,施以重贿,许以高官,生生把冯玉祥心腹爱将韩复榘拉了过去,接着是石友三也投入蒋介石的怀抱。蒋介石夫妇手法之高明,令人拍案叫绝。

韩复榘(1890—1938),字向方,生于河北省霸县。初通文墨,15岁上在县衙谋得抄写文字的差事,名曰“贴书”。他在县衙混久了染上嗜赌恶习,每月微薄收入悉数送入赌场还不够,结果债台高筑,讨债人找到他家去,有的索性找到县衙,搞得声名狼藉。俗话说“三十六计,走为上计”,韩复榘只好一走了之,下了关东。穷愁潦倒之中,到清军兵营去投军,落到第三营管带冯玉祥的帐下。冯玉祥见韩复榘面目白皙,十分机灵,又有文化,颇为喜爱,入伍之初,就叫他当司书生。从此他追随冯玉祥转战南北,随冯玉祥荣辱升沉、水涨船高,由一个无名小卒,成为西北军中的一员悍将。

北伐中,第二集团军建制是九个方面军,韩复榘任第三方面军总指挥。韩部在北伐中作战勇猛顽强,敢于打硬仗。连克石家庄、保定,第一个攻进北京。自认为战功非小,想当山东省主席,计划落了空;想当河北省主席,希望成了泡影。韩在政治上连番失意,怨气冲天,认为跟着冯干,总无出头之日。

蒋介石击败桂系之后,紧接着就把矛头指向了冯玉祥。蒋介石得知冯玉祥派韩复榘为前敌总指挥,坐镇河南,不觉心中暗喜,想起杨永泰汤山夜话的情景,他决心依计尝试之。

4月8日,韩复榘先头部队铁甲车队抵孝感时,蒋介石即派员前往慰劳,接着便邀请韩到汉口晤谈。4月11日,韩复榘携新婚第四夫人豫剧演员纪甘青抵汉口,车站彩旗飘扬,蒋介石亲到车站欢迎,列车进站,军乐高奏,一派欢迎英雄凯旋的气氛。当天,汉口各界在济生路开欢迎讨逆将士大会,韩复榘被请上主席台,周佛海致欢迎辞对韩大加赞扬。晚间蒋介石举行盛宴,欢迎韩复榘。

蒋介石觉得这些还不够,还特别举行家宴招待韩复榘夫妇,并请宋子文作陪。韩复榘夫妇准时赴会,蒋介石主动迎上前去,紧紧握住韩的双手,分外亲切地说:“向方,欢迎你的到来,难得有这么个机会,再一起款叙款叙。”

旋即向宋美龄和宋子文介绍说:“这位就是我经常向你们说起的韩将军,向方兄在这次北伐中战功卓著,第一个率部打进北京城。”

宋美龄伸出右手,象征性地握了握韩的手,面带笑意地说:“久闻常胜将军大名,今日幸会,十分高兴。”

宋子文也凑上前去,与韩握手寒暄:“久仰,久仰!”

韩复榘接着把纪甘青拉到自己的前面,十分谦卑地向蒋、宋介绍:“她叫纪甘青,是末将新纳的小妾。”

“什么大妾小妾的!”宋美龄装作生气的样子,一把挽住纪甘青的手臂,像亲姊妹似的说:“纪小姐,我是一位女权主义者,绝对不许韩将军这样称呼你!”

“我也赞成!”蒋介石妇唱夫随,也打起抱不平来,“在二集团军,自我冯大哥起,就不尊重女权,满脑子的封建意识,还谈什么革封建的命呢!”

宋美龄仔细打量纪甘青的衣着,细瞧她的俊俏脸庞,然后说:“纪小姐真漂亮,又是闻名河南的大明星,韩将军可真是好福气。中国就是落后,把艺人看做下九流,若是西方,可就被捧上九重天了,怕是韩将军打着灯笼也难找到纪小姐这样的夫人了。”宋美龄一席话说得大家哈哈大笑。韩复榘的心里感到热乎乎的。尤其当他想到冯玉祥骂他玩戏子的事,对蒋介石夫妇油然生出一种敬重之感。

韩复榘本来有口吃的毛病,这时更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只是连声说:“多谢蒋主席和夫人盛情关怀,末将没齿不忘。”

酒过三巡,蒋介石又亲热地说:“向方兄堪称常胜将军,是北伐的功臣。现在成功,不应再有内战,正应从事和平建设。今后如果再有称兵叛乱之事,中央还要借重向方兄出兵戡乱,为党国再立功勋。”韩受宠若惊,心领神会,即席起立说:“复榘一介武夫,蒙钧座不弃。今后愿躬率所部,以效驰驱。”

“好,好……”蒋介石满意地笑了,宋美龄也满意地笑了。宴会临近结束时,蒋介石拍着韩的肩膀关切地说:“向方兄戎马数十年,生活还是非常艰苦,兄弟甚为钦佩,不过……”言下之意,不过也不能太寒伧了。当即拿出一张10万元支票赠韩,并说已在上海为韩准备了一处住宅,对此韩都欣然领受。

史传家评论说,这次蒋、韩在汉口的会见,对韩影响极大。他感到,他一生当中还从未受过如此隆重的款待。他既为蒋的虚假辞色所迷惑,又为蒋的金钱拉拢所利诱,对蒋备感亲切。他觉得,在蒋这里同与冯相处的情景相比,简直一个天上,一个地下,有着截然不同的两种滋味。不久,韩复榘即背叛冯玉祥投到蒋介石的怀抱。

继之,蒋介石又派钱大钧赴襄樊慰劳石友三所部,并带去50万元,算是对石友三的馈赠,此举也打动了石友三叛冯投蒋之心。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警报!一大波“日韩”军舰冲击中国岛屿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