浴血抗战 首战淞沪 第十八章 并肩奋战(3)

当过兵的人81 收藏 29 75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58.html


放下望远镜,李峰拉扯着嗓门大吼道:“准备了!放近了再打!以我枪声为令!”

说完端起步枪瞄准一名军曹。

日军的攻击波队劈头盖脸的扑向国军的阵地,成群的身影在阳光下涌动,无数的钢盔在火光之下发出阵阵的褶褶璨璨之彩。步兵攻击波阵后面的轻重机枪已经架起来,“哒哒哒”流星火雨般的弹痕紧贴着战壕上方低空掠过,发出阵阵怪啸。不时还有几名日军掷弹筒手蹲下,把密如冰雹的榴弹雨砸向国军阵地。

李峰屏住呼吸,枪口准星一刻也没有离开过他锁定的那个目标。

日军距离越来越近,等到距离只有70米的时候,李峰大吼一声:“打!”

话声未落,他第一个扣动毛瑟24型步枪扳机。

李峰只感觉到自己的肩头猛然的一震,枪口处骤然的腾放出一团橘色。来不及细想很多,他迅速蹲下身,飞快的拉动枪栓,“当”弹壳带着还未散尽的热气跳了出来,一股硝烟从枪栓处冒出。一推枪栓,又推上一颗子弹。

7.92毫米子弹飞旋急速奔向那名军曹的脑袋,敲开钢盔,在头上拉出一条血线。

随着李峰的枪声,他身边的那挺马克沁重机枪突然发出暴怒的吼声。

“哒哒哒”一道绚丽的火链如同节日里的烟花样猛然绽放而开,划破那被火光渲染得有些粉红色的淡淡硝烟,在距离阵地不过70余米的日军人群之中泼洒出四溅的血痕。

“操他娘的小鬼子!打死这些狗日的!”粗鲁的骂声在国军阵地上响起。

这些国军士兵刚来守军阵地的时候,阵上19路军官兵那副惨状,已经是刺痛了每一个有良心的中国人的心。刚才日军一通炮击,又让这些精锐国军损失了不少弟兄。眼看着朝夕相处的弟兄倒下,甚至连尸体都找不到,第87师官兵们痛心疾首。现在日军已经进入射程,国军士兵们以最粗鲁的骂声吼出心中的怒火。

响起骂声的同时,守军阵地犹如迸发的火山,同时腾起一排火光。

数百支的毛瑟24型步枪同时的排放出飞旋的子弹。十几挺捷克轻机枪和马克沁重机枪更是争先恐后地咆哮着,发出阵阵的协奏之曲,只不过这欢快的节奏带来的是可怕的死亡。阵阵弹雨泼洒入日军人群之中,掀起滔天血浪,撕开一条血肉胡同。

“开火!”炮兵排长一声暴吼。

蹲在迫击炮旁边的国军炮手们抓起早已解除引信保险的炮弹,从炮口塞进。随后就蹲在一边捂着耳朵。

随着“嘭嘭嘭”一阵火药气体急速膨胀的声响,炮弹从炮口腾空而起,升上高空,变成一个个小黑点,拉出一道道优雅的弧线,向日军后阵落下。

“轰轰”爆炸的烟云接连腾起而起,碎土四下飞溅,气浪火光掺杂着炮弹的碎片在到处飞射着。不断有日军倒下,被炸得扭曲变形的歪把子轻机枪和掷弹筒飞上天空,大正三年式重机枪被炸得翻滚下河滩。

步枪、轻重机枪和迫击炮几轮急射,就把几十名日军送进靖国神社,他们的灵魂被天照大神收了回去。

李峰再次冒头出来,“砰”一枪,击中一个蹲下准备发射榴弹的日军掷弹筒手,把他的钢盔打飞到空中,天灵盖被子弹强大的动能带走,白花花的脑浆喷溅了一地。

打完一枪,他就迅速缩回战壕。

一连串暗红色的弹痕“嗖嗖嗖”带着尖啸声,紧贴着李峰的钢盔顶部掠过。

日军轻重机枪对着中国军队的防线泼洒去密集的弹雨。趴倒满地的日本兵则在猛烈的机枪弹雨的掩护下,匍匐向前,同时向中国军队还击精确的点射。整个战线上,一时之间枪弹横飞,碎片四射。

李峰身边的几个弟兄,可没有他这样高超的军事素质,在向敌人射击的同时,却被接连飞来的子弹掀翻,倒在战壕中。

“狗娘养的!小鬼子怎么那么多神枪手?”一名满脸络腮胡的少尉军官低下头缩回战壕。

话声未落,几枚榴弹带着令人心悸的呼啸声落在战壕中,几名弟兄当即就被暴雨一样泼洒而来的碎片打成马蜂窝。

李峰冲着身边那挺重机枪大吼一声:“转移!”

说完他帮着机枪手搬动三角架。

副射手扛起弹药箱,机枪手在李峰帮忙下,抬起重机枪就转移了阵地。

他们三人刚刚拐了一个弯,进入另外一段战壕中,就听到身后“轰”腾起一团火柱,鬼子射来的75毫米炮弹爆炸,火球无情的吞噬了他们刚才藏身的火力点。

可是别的地方的重机枪却没有李峰亲自督促转移。日军一排山炮和步兵炮炮弹飞来,数个机枪火力点眨眼之间就熄灭了火焰。

“进攻!”挥着军刀的日军军曹、曹长和小队长一级级的向前压,指挥着各自的部队向中国守军的阵地发起新一轮的冲击。

“天皇陛下板哉!”有人发出一声狼嚎声。

“天皇陛下板哉!”成群结队的日军发现狂热的高呼声。

一名日军机枪中队长指挥刀向前一指:“射击!杀光支那人!”

日军轻重机枪向守军阵地疯狂扫射,绵密的子弹犹如炸开窝的马蜂群一样,向守军阵地劈头盖脑扑去。

国军的迫击炮炮弹很快就向日军机枪中队砸落下来,弹片四射,血肉横飞,一个接一个疯狂射击的日军机枪手接连见到了天照大神。

“快!找到支那人的炮兵阵地!”有人鬼嚎一声。

此时,李峰刚刚过从战壕里探出头。透过淡蓝色的硝烟,他隐隐约约发现,四百米外,有镜片反射的亮光,似乎是有人在观察己方阵地。李峰脑中闪过这样一个念头:鬼子炮兵观察员!

必须尽快打掉他!否则迫击炮阵地就危险了!

端起步枪,屏住呼吸,把那阳光反射的亮光套在准星之中。

李峰轻轻一扣扳机。

毛瑟24型步枪枪口轻轻一跳,高速旋转的子弹急射奔向目标。

打出子弹,李峰就缩回战壕。

四百米外,那名日军炮兵观察员正欲汇报国军迫击炮阵地的方位,冷不防一颗滚烫的子弹钻入他的左眼,当即就把他的脑袋掀掉一半。

过了没几分钟,第二名日军炮兵观测员冒出头,还没来得及看清楚,又被一颗子弹夺去生命。

李峰的一支步枪,能杀的人并不多,但总是能击毙关键目标,保护己方重要目标的安全。

激战已经进入到最为狂热的地步。

逼近战壕的日本人不断甩出甜瓜手雷,战壕内的国军士兵也不断甩出木柄手榴弹。双方士兵血肉横飞。爆炸声中,夹杂着几声冲锋枪清脆的射击声。道道弹痕划破淡蓝色硝烟,钻入日军人群中,腾起一阵血雨腥风。

近距离射击的冲锋枪,给日军带来极大的损失。

但日本人反击来的手雷,也给冲锋枪手很大的杀伤。

仗打到这份上,双方士兵都已经不顾自己的生死,拼命以手中的武器给对手以极大的杀伤。杀死对手,紧接着自己也被人打死。

“战车!战车冲击!”日军指挥官发出嚎叫声。

四辆89式坦克嚎叫着冲出,又细又短的炮口不时喷出一团火球。炮弹落地之处,正向日军泼洒弹雨的火力点被打成一团一团明亮的火球。坦克机枪疯狂扫射,狂射着的火链在淡淡的硝烟之中破开一道美丽的弧线,稍稍带着一点粘性,如同破空甩抽出去的鞭子一样抽打在国军阵地上,席卷起阵阵血雨腥风。

这次日本人以为,他们的薄铁片坦克还能像欺负19路军一样欺负中国人。但日本人估算错误,刚才日军的疯狂炮击,并没有摧毁第87师的战防炮。

“狗日的乌龟壳上来了!给老子狠狠打!”唐德大吼了声。

37毫米战防炮“铿锵”发出一声金属撞击声,一发炮弹破空而出,拉开低矮的弹道,准确击中一辆87式坦克。穿甲弹撕开日军坦克脆弱的铁皮,钻入车内。只见一团火球从日军坦克内喷涌而出,“轰”一声巨响,坦克骤然化为一副熊熊燃烧的火炬。

“铿锵”第二门战防炮炮口吐出一条橘黄色的火舌,又一辆日军坦克变成篝火。

谁知日本人的坦克手反应极快,第三辆坦克转动炮塔,黑洞洞的炮口对准唐德和他身边的那门战防炮。

3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