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188.html

第三十三节

天空在不知不觉中亮了起来,第302团第1营第3连连长郑浦生呆呆的看着泛白的天际,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他感觉自己做了一个漫长而又令人恐惧窒息的梦。梦境里,无数的袍泽兄弟陨落,凌厉的惨号几乎刺穿他的耳膜。幻境中,数不清的恶鬼狞笑着朝他们扑来,嘴里喷吐的火焰分明就是一挺挺令人胆寒的机枪。一道道熟悉的身影在恶魔的爪下起伏挣扎,有的想要奋起反抗,有的想要快退离开,但所有人的举动终究没有起到丝毫的作用,在恶鬼的狞笑声中,被吞噬的一干二净。

枪炮声消失了,喊杀声没有了,恶鬼的狞笑声也飘荡去了远处,四下里空荡荡的,安静的让人有种莫名的不安。

四下里飘散在空气中的刺鼻硝烟味杂夹着血腥、焦糊、恶臭,融合成了一种怪怪的味道,闻之欲呕,沾之即吐,抬头看着被灰烟遮蔽的天空,郑浦生却是毫无所觉。

半晌之后,或许是一直保持未动的样子让他有些吃力,便不由自主轻轻的挪动了一下屁股,想让身体放松一下,然而让他料想不到的是,浑身上下传来的酸痛顿时将他包裹起来,无数个关节,就像是要脱裂一般,疼的龇牙咧嘴起来。

在安静的四下里,连长的这种动作顿时引起了周围人的关注,一个略微沙哑的年轻声音在他的耳畔关切问道:“连长,没事吧。”

偏过头来,郑浦生看到了一张显得陌生而又带着熟悉感的年轻脸庞,黝黑的皮肤,平凡的长相,一双比常人略大的眼睛透出着一股与其年龄不相符的沉稳,不是石头还有谁?这张脸庞的出现,顿时将郑浦生从那种虚幻若无的感觉中拉进了现实,随即昨夜那一幕幕血腥惨烈的战况蓦然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

那是一副漆黑的望不到尽头的画面,画面中,302团大半的弟兄被一面长长的火墙所阻隔,火墙的前面是修罗炼狱,火墙的后面则是惊慌失措的他们,在短短几分钟的时间里,那些平常悍勇异常,与他们一起坚守在这个山坡上足有四五天之久的袍泽们,纷纷捐躯殉国,敌人的凶残和狠辣,远超出了他们的想象。

然后画面一转,战场重新回到了半山腰处的阵地,侥幸留了一个命回来的他们,在那道连日来被日军炮火摧残的千疮百孔的阵地上与敌人血战不休,源源不断从黑暗中杀进阵地的日军士兵,就像是来自幽冥的恶鬼般无穷无尽,士气跌落到谷底的3连士兵很快便被分割包围。

画面之中,石头出现了,这个年轻的士兵,两手各提着一把军刀,全身都被鲜血所染红,整个人如同凶神下凡一般,毫无畏惧的冲向了日军之中,凡是靠近他身侧的凶悍日军,这一刻就像是被恶魔诅咒了一般,纷纷倒毙,石头的战刀之下,几乎没有一合之将,而紧随他后面的便是一班的众人,他们浑身带伤,但个个奋勇向前,毫无畏惧,看到那一道道老的老小的小的身影,看着一班长歪歪扭扭明显受了伤的身躯,郑浦生浑然有种想要放声大哭的冲动,这就是他的部队,这就是他的袍泽兄弟,就是这么一群“老弱病残”,尽然将他们眼中几乎无法战胜的敌人杀的鬼哭狼嚎,四散而退,看到石头刀锋所指之处,日军退避三舍的画面,郑浦生觉得自己这一辈子白活了,这个连长也白当了。

越来越多的三连兄弟加入了那支看起来不堪一击的队伍,越来越大的喊杀声响彻在那片看不到希望的战场上,然后被分割包围的兄弟渐渐的汇聚在了一起,怒吼着在敌群之中杀开了一条血路,尽然让他们退回到了山坡顶端的阵地上。

虽然在半途中,他们遭受到了日军的火力攻击,然而没有全军覆没,这已经是一个堪称不错的结局。

郑浦生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石头的脸,半晌之后,苦笑说道:“石头,你到底是什么人?”

石头同样呆呆的看着连长,一张朴实的脸上,因为层层干涸的血迹而显得有些骇人,然而他的眼睛里面却满是茫然神色,闻言只是无奈的说道:“我是谁?我到底是谁?”说完,石头痛苦的将脑袋藏进了一双大手之中,身躯无助的颤抖了起来,昨天一晚上的杀戮,几乎让他陷入崩溃之中。

旁边的许强靠了过来,半边身子已经被鲜血所染透,与石头不同的是,他身上的血迹,可大部分都是他自己的血,这让他的脸色看起来十分的苍白,整个人也没有了往常的精明神色,徒然间像是老了好几岁一样。

“只要能够活下去,早晚能想起来以前的事情的。如果死了的话,你是谁都不重要了。”许强喃喃的看着天空,像是在对石头说着,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石头抬起了头来,回味着班长的话,自己喃喃说道:“活着!继续活下去!”

人类最基本的生存本能,此刻已经成了他们生命中最奢望的事情,在经历过这么长时间的血腥厮杀之后,没有人敢保证自己可以活着离开这片战场,就算是骁勇无比的石头,在想到这几天的战斗之后,脸色也是苍白异常,心中骇然不安。

活着?在飞机大炮的炮弹覆盖下,在仿佛无穷无尽般冲来的日军攻击下活着,谈何容易!

不过,许强的话,终究起到了极大的作用,石头似乎也很快明白了一个道理,那就是想要弄清醒自己的身份,最起码也得先活着打完这场仗再说。

“咦,小鬼子的飞机怎么还没来?”在这个时候,小山东突然感觉奇怪的说着。

这声轻咦顿时惊醒了还处在云里雾里的众人,直到这个时候他们确实发现了异常,以往日军的清晨和黄昏攻势,那可都是准时准点的,除非像前几天那样雷雨交加的时候没来之外,几乎一次都没有出现过意外,可今天这时间也不早了啊。

郑浦生的想法却要比其他人深远的多,作为连长,此刻他顿时想起了身上的职责,强咬着牙,摇摇晃晃的从壕沟中站了起来,虽然身上的痛楚让他差点一头栽倒,但摇了几下之后,他终究是挺住了,长吁了一口气,然后在阵地上喊道:“连副在不在?”

连副是昨天带队攻击的人,此刻恐怖是凶多吉少了,但郑浦生还是抱着一点希望的问着,结果却是毫无反应。

“三个排长还有活着的没?”郑浦生面无表情的继续喊道。

“连长,我还活着。”一道中气十足的声音响起,正是昨天晚上斥责手下乱扔手榴弹的周远。

看到三排长身上有几个血口,但情况还算不错,郑浦生微显安慰的点了点头,然后问道:“周排长,你们排还有多少人?”

周远显然先前已经清点过人数,这个时候用几乎哭出来的声音说道:“连我在内,一共5个。”

即便是郑浦生已经大有准备,但在三排长报出这个数字的时候,还是被刺激的一头栽倒,5个人,一个排只剩下半个班,这仗打的已经不能用惨烈来形容了。

随后郑浦生又继续的查询着各班排的情况,得出来的结果让他仰天长叹,整个连队百来号人,此刻在阵地上呆着的,不过32人,3个排长阵亡2人,10名班长只剩4人,这种损失,按照惯例已经算是失去了战斗能力,但在没有接到撤退命令的情况下,郑浦生根本没有擅自决定的权利,只能无奈的对着众人说道:“小鬼子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攻上来,为了接下来的战斗方便指挥,我暂时重新调整一下人员。”

“一班长许强暂任一排长,一排缩编为二个班,每个班8人,三排长周远暂代二排长,同样缩编成二个班,每个班7人,一排驻防的区域不变,二排调驻上面的阵地,以便相互支援……”郑浦生心头痛苦不堪,但却不得不继续强打精神安排着阵地的防卫,相对于人员的损失,阵地的防守则是更加重要的事情,相信团部会将部队折损严重的情况汇报到旅部,而他们此刻的任务,便是尽一切可能拖到调防的友军过来。

石头傻了眼了,他迷迷糊糊中好像听到了连长提到了他的名字,然后惊讶之中看到了一双更惊讶的眼睛盯着他,是一旁的小山东,只不过小山东惊讶的眼睛中也还着一丝羡慕,更多的则还是佩服的神情,在惊讶过后,更是偷偷的朝小山东竖了竖大拇指。

而连长这个时候已经安排好了大体部的事情,刚想坐下来便感觉到了石头不安的目光。

昨天晚上还人挡杀人,神挡弑佛的石头,此刻却是局促不安的奇怪说道:“连……长,我没听错吧,我当一班长?”

[韭菜写过的几本老书,还望大家多多支持:《冷刺》《尖兵》《孤鹰》都是铁血独家签约发布,书库中搜索一下便能看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