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战神传 第二卷 风起云涌突变 第三十六章计除岳星明

犍为李聚 收藏 1 137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size][/URL] 一九四一年的元月一日九点三十分,在大别山战区新编第八军的军部大礼堂里是热热闹闹的一片,这里完全没有一点悲伤的气氛,好象新八军军长李聚的死跟他们是毫无关系,还是今天有什么喜庆的大事,掩盖了李聚死亡这么样芝麻小点的事情。 今天新八军的总参谋长岳星明是满面春风,精神抖擞,他穿着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041.html



一九四一年的元月一日九点三十分,在大别山战区新编第八军的军部大礼堂里是热热闹闹的一片,这里完全没有一点悲伤的气氛,好象新八军军长李聚的死跟他们是毫无关系,还是今天有什么喜庆的大事,掩盖了李聚死亡这么样芝麻小点的事情。

今天新八军的总参谋长岳星明是满面春风,精神抖擞,他穿着一身新崭崭的中将笔挺的军服,尖嘴的脸上,闪着一双奸诈、狡黠的眼睛,平时忘了刮的胡须,今天也被他刮得干干净净,头上的几根发也特意梳理得是一丝不乱,并抹上了外国的名牌炯油,头发是炯得亮灿灿的。原来李聚死的消息传到国民政府后,国民政府是马上荣升岳星明为新八军的军长之职,怪不得岳星明今天是人逢喜事,精神爽。

今天到新八军与他庆祝的狐朋狗友有二十三集团军的总司令唐式遵,五十二军军长范子英,二十五军军长张文清,五十二师长刘秉哲,四十师师长方日英,七十九师长段霖茂,上官云相的参谋长陈以忠,三十二区兵站的李笃忱等数十人,可谓兵强马壮。

被岳星明用新八军军部的命令调回来的军事将领今天有;新八军第一师师长马忠武,参谋长刘玉章。第二师师长罗百成,参谋长张天喜,由于第三师师长陈东和参谋长邱发才还在突围往返的途中,所以今天陈东和邱发才是并没有到列。炮兵师师长蒋怀中,参谋长杨彪。装甲坦克师副师长黄安国,参谋长林胜利。空军师副师长孔令辉,参谋长熊远忠和团以上级的军官也来到军部大礼堂……场面是热闹加宏大。

但今天到场的新八军将领对军长李聚的死和岳星明荣升为新八军军长一职,都感到这两件事情,是来得事发突然,加上他们看到李聚这一次是营救陈东而牺牲的,再加上唐式遵、张文清和方日英等人对他们是爱理不理的,所以新八军的将领并没有与岳星明的狐朋狗友站在一起。

“今天岳星明荣升为军长之职,为什么直属团和特种部队的周强、景宏伟、邱震海等人和中共王佳欣上校、英俄两国驻华大使馆的女秘书西西和波娃小姐怎么是一个也没有到位……”。罗百辰几个人围在一起,低喏道。

“罗师长你有所不知,据我们师掌握的情报所知,岳星明今天要在新八军来一个大清洗,听说他首先要清洗的就是周强等人。而周强等人也作好了反击岳星明的准备,看来新八军今天就要毁在他们的手上啦!”有的将领感慨说道。

“如果说岳星明和周强发生内斗,我们谁也不帮,大不了新八军解散后,我们还是返回各自的战区。”这些将领是用他们警惕的目光,注视着今天局势的发展。

今天岳星明没有叫周强等人参加他的升职大典,是他怕周强闹事吗?还是岳星明对其他的有些事情是有所顾忌。只见今天担任警卫的是新八军军里的军统特工和宪兵大队,而不是新八军的直属团担任警卫工作。

到了上午十时,新八军的军部大礼堂奏起了国民党的党歌,在宏伟的党歌声中,顿时,大礼堂上下变得是一片鸦雀无声,所有军事将领的身体都站得是笔直,所有的目光都齐展展的射向主席司令台。很快,台上就传来铮铮的皮鞋碰地“笃、笃、笃”的声音。只见全副戎装的岳星明是迈着轻快的大步,昂首挺胸,雄纠纠地走上主席台。在他的后面,跟着的是蒋介石派出的钦差大臣林尉待卫长。

全军的将领是一片肃立,对主席台后面大墙上的孙中山和蒋介石两个人的画像致敬。

党歌刚奏完,只见国民党政府的特使林尉首先站起身来,他开口讲道;“诸位将领,对于李聚将军昨天晚上的不幸逝世,全国人民表示了极大的悲痛,党国和国民政府也很痛惜失去了李聚这样的一个优秀抗日人才。虽然李聚牺牲啦!但党国的革命事业还是会沿着李聚将军的抗日路线继续走下去,所谓国不可一日无主,军不可一日无将,经过中国最高军事委员会的紧急磋商后,军事委员会任命为岳星明为新八军的军长之职,从今天开始,岳将军将会率领新八军全体将士继承李将军的意志,为党国的事业鞠躬尽瘁,死而后已”。岳星明是阳光灿烂的从林尉的手中接过任命书。

“我反对,李聚将军为了新八军的成长是呕心沥血,付出了不可磨的贡献,他因为营救我们第三师,才献出了他的宝贵生命,今天我们还没有来的及吊唁他的丰功伟绩,却在这里为岳星明摆什么庆功升官会,国民政府的这样做法,将令我们全体将士寒心。”谁敢在这里发杂音,大家定睛一看,才发现这时新八军第三师师长陈东和参谋长邱以才是满身血迹,赶到大礼堂,听到林尉的话后,是愤愤不平甩开喉咙,大声喊叫道。 原来陈东和邱发才得知岳星明这一个耍奸计的家伙要当新八军的军长之职的消息后,他们是快马加鞭,不顾长途跋涉之苦,赶回新八军,就是要阻止岳星明当军长。因为他们实在不愿意新八军这一支民族的抗日队伍毁在岳星明的手上。

“陈师长、邱参谋,你们请稍安勿燥,我们说过要秉承李聚军长的意志,所以希望大家今天是平下心来,为党国的解放事业而奋斗。”林尉在主席台上对陈东、邱发才吆喝道。

“意志,如果不先举行李聚长官的葬礼,我们就是不服!”空军参谋长熊远忠也站起身来,愤慨说道。

岳星明看到他的就职典礼,被新八军的几个将领是闹得一塌糊涂,他不由是脸色巨变。想到他今天如果不拿出军长的威风,今后怎么驾驭他们这一群的老少爷们儿。“陈东、熊远忠你们身为一师之长,却目无军纪,竟然带头闹事,扰乱军心,今天是该当何罪,宪兵把他们三个人拿下。”岳星明厉声吼道。

“一个煽阴风,点鬼火的家伙,要当我们新八军的长官,我“呸”,老子今天不干了。”陈东、邱发才和熊远忠三个人马上把他们军帽和佩枪愤怒丢在桌子上,就要转身离开,他们不想与岳星明等人同流合污,为祸国家。特别陈东师长是赶回来吊唁军长李聚,他看到林尉和岳星明不但没有为李聚举行葬礼,反而在军部大礼堂为岳星明举行庆功升职会,他的火爆脾气是一下喷发出来。

“竟然你们的心里只有李聚,就没有我这一个岳长官吗,你们违反了军令,擅自出兵镇江地区,今天还想离开。警卫,马上把他们押下去,等后处置。”岳星明气得是牙齿竖起,向担任警卫的军统特工和宪兵队令道。只见八个军统特工跑了进来,手持着绳索,马上五花大绑把陈东、熊远忠和邱发才等人绑住。然后把他们三个人向礼堂外押去,以免影响他的就职典礼。

“岳星明你这一个王八蛋,我们不服……不服。”陈东和熊远忠他们的话还远远的传来!

岳星明的淫威马上把新八军的其他将领给镇住。岳星明看到在他的淫威下,再也没有人敢作声反对他,岳星明的脸上才露出了一点胜利的笑容,并对大家说道;“各位同僚不好意思,我们现在继续开会。”

这个时候,新八军作战科的两名机要人员马上在大墙上挂起了一副军用作战地图,地图上主要的标明是中共新四军的兵力布置图和国民党三战区的兵力布置。小日本鬼子的兵力布置在地图上是一点也没有,一看就知道他们又在筹划围攻中共新四军的阴谋诡计啦。

只见岳星明是神采**的拿着一根指挥棒,走到军事作战地图的面前说道;“根我军的情报显示:江北新四军陈毅部自从在去年的十月十日在黄桥地区击败我军的韩德勤部后,并占领了苏中、苏北的最重要,最富饶的地区,黄桥一线。这时江北新四军不但不听我军的劝阻,还快速向黄桥的周边地区发展,江北新四军迅速占领了泰兴、靖江、如皋等市县。并以此为苏中、苏北新四军的中枢纽的根据地。江北的新四军占领这些地方后,向东可以向南通、海门地区发展挺进,向北可以与山东和华北的八路军连成一线。由于这些地区都是物产丰富,人口稠密,税收充盈的富饶之地,如果让江北新四军在黄桥地区站稳脚,那将是党国的心腹大患。”岳星明此时完全说得是口若悬河,犹如黄河泛滥,绵绵不绝。此时完全暴露出他们的反共反民族的罪恶本质。

“还有根据我军的军事情报人员侦知:皖南新四军叶挺部的最新军事动向。他们把目光放在天目山、黄山和四明山之间,企图恢复当年赤匪中央苏区的盛势……,还是他们想与江北的新四军会合,但不管皖南的新四军向南、向北发展,对我们党国来说,新四军的存在,始终都是我们党国的一大祸害。所以蒋委员长和顾总司令长官也向我们三战区上下,下达了密切注视新四军动向的命令,并要我军集中一切可用的兵力,在黄桥地区和云岭地区同陈毅、叶挺部决一死战,消灭在江南、江北的新四军。”岳星明向三战区的各军各师下达了进攻新四军的命令。

“岳军长说得不错,所谓得中原者,得天下,所以我们要阻止皖南新四军与江北的新四军联成一线,阻止新四军与山东和华北地区的八路军联成一线。如果让中共部队立足华北地区,将是党国的噩梦……!也是我们党国军人的耻辱” 林尉也鼓吹说道。

“岳军长、林待卫长,你们的话我不认同,根我们中国现在的抗日情况,新四军是一支抗日的部队,如果他们能够在华北沦陷区建立抗日根据地,也能牵制大量的日军,也能减轻我们国军部队在正面抗日战场的巨大军事压力。请战区司令部收回成命,让新四军贡献出他们的力量。”岳星明和林尉的话马上遭到一部分军事将领的正式义反对。

岳星明和林尉看到又有人跳出来反对他们的命令,双眼马上冒出一股强烈的杀气,马上就要把这一个发言的军事将领拿。但是令他们想不到的话,难堪揪心的话又传来。

“岳星明,你这一个龟儿子,我们早就知道你没有安过好心,李长官刚刚一死,你们还说要继承他的抗日意志,为民族的统一大业奋斗。但是你们马上就翻脸不认人,违背了李长官的意志,你们放屁比脱裤子还要快。要我们新八军充当反共的先锋队和炮灰,要我们新八军的将士充当反民族的军队,我们可不干。”新八军的全体将领站起身来,愤怒骂道。并且都要转身离开。

“放肆,你们这些人还把党国的利益放在第一位吗!才跟李聚几天,自己姓什么都搞忘记了吗!一群忘恩负义的家伙些。”方日英仗势他是嫡系,是嚣张无比的吼到新八军的将领。

“我日你方日英的先人板板,我们新八军的事关你球事,你相不相信,老子把你龟儿子揪出去。”

“战区司令部的人早就知道你们这一群人长了反骨,我们早也调了一个团的兵力进驻新八军,如果说你们敢违抗军令,就不要怪我们今天心狠手辣啦!”唐式遵也冒皮皮唬道。

岳星明有了这些反动将领的伸腰,神色是更加嚣张:“你们今天要是敢走的话,我就以泄露军事机秘,枪毙了你们。”岳星明满羞成愤威胁众位将领。

“就是我们今天死,也不会做一个损害民族利益的败类。”新八军将领的正义昂然的声音,马上呛得在坐的反动将领的脸色是一阵苍白,一阵缺青! 但是并没有制止岳星明等人的反动气焰。

“好样的,你们一个个的是自视清高,那我岳星明今天就做一回卑鄙无耻的小人,来人,把他们全部押下去。”岳星明对门外的军统特工和宪兵命令道。

军统特工和宪兵队听到岳星明的叫声,马上冲进来几十上百名。岳星明看到军统特工和宪兵没有马上动手执行他的命令,他向站立的军统特工和宪兵吼道:“今天你们的耳朵聋哑了不成,没有听到我的命令吗!赶快动手把他们抓起来。”但是军统特工和宪兵队还是持着枪站在一旁,完全没有理会岳星明的命令。

“当官不为民族的利益着想,不为自己的将士着想,谁会再听你们的。”

“是谁敢在这里妖言惑众,有种的就马上给我站出来,我就不相信你的脑袋瓜子是韭菜做的。”岳星明是全身冒着寒蝉说道。

“有何不敢。”只见这一个时候新八军大礼堂的大门一开,周强、景宏伟、邱震海、陈东和熊远忠他们抬着是一副大红棺材走了进来。新八军的其他将领看到大红棺材,马上一个个的泪如雨下,赶紧跑过去,抬着棺材的一角,他们充满着悲愤和痛苦,气氛一下严肃起来,缓步地抬着大红棺材放在主席台上。

“周强,李将军的死,我们也很非常的痛苦,你们要是胡闹,也要看清形势地点吧。”林尉看见场面是异常的火爆,只能小声责备道周强他们。 因为他们看到周强等人的突然出现,就知道周强也解除了他们的武装……!

“林长官,我们李长官的尸骨末寒,我们不想他是死不瞑目。请求林长官和岳长官,今天让我们在这里,把李长官的追悼会开完。”邱震海泪流说道。

“你们太放肆了,李长官的死,我们也在正在调查之中,自然会找出凶手,为他报仇。周强,我们今天正在召开军事紧急会议,你们却抬着一付棺材来捣乱。你们的眼中还有军法吗!还有你周强身为保护李长官的指挥官,却玩弄职守,没有保护好李长官,你该当何罪。来人把周强他们一块拿下。”岳星明这时完全没有平时的镇静,他的心神已经大乱,因为从最高峰一下落在谷底。

“林长官、岳长官,我们今天来只是求您们主持公道,为我们的大哥报仇雪恨。”景宏伟也含着眼泪对他们说道。

“我们已经掌握了杀害李长官的凶手。我们开完军事紧急会议后,我们就马上抓捕凶手,今天念你们对李长官是一往情深,我今天也网开一面,不再追究你们的军事责任,你们赶快退下。”岳星明看到新八军的将士是一个个目露仇恨的火焰,再加上今天军统特工和宪兵队都不听他的命令,只有把话一松软说道。

这时候,新八军的民解特工队员把军统女特工杨洋押解进了大礼堂,岳星明看到杨洋这一女人,脸色是大变,但他也是反应特快,马上变得气宇轩昂,镇定向杨洋吼道:“原来李长官是你下的毒手,你赶快交待,谁是你的幕后人。”

“岳长官,我的幕后指使人是……!”杨洋吞吞吐吐说道。

“杨洋,你作为一名党国优秀的特工,你要敢作敢当,还有你不要害怕,今天有在坐的各位将军和林待从长给你作主,你把指使你的人说出来,我们会对你是从轻罚落。”岳星明对杨洋说道,岳星明的眼睛还在向杨洋打眼色,意思是随便找一位新八军的将领,污蔑他是杀害李聚的幕后凶手。

看到岳星明龟儿子是一付死猪不怕开水烫的丑样。邱震海是怒火中烧,他双手分开人群,冲到岳星明的面前,当面就给他一拳,打在岳星明的鼻子上,顿时岳星明的鼻孔流血。

“岳星明龟儿子,你还在给我们装腔作势,杨洋已经交待出你就是杀害我们李长官的幕后主谋。杨洋杀死我们的李长官后,你就马上派人想杀杨洋灭口,我们因此救了杨洋,从她的嘴里才知道你就是指使她杀害我们的李长官。”邱震海指着岳星明的鼻子破口大骂道,又给他几个耳光。

“杨洋是孙城辉的情妇,她杀李长官是为了给孙城辉报仇。这蛇蝎女人的话,大家千万不能相信。”岳星明还在不停地辨解道,就是来一个死不认帐。

“你们大家是不是搞错了,岳军长是党国的高级军事人才,他不可能做出这样人神共愤的丑事。这分明是这一个臭女人在冤枉他。”四十师师长方日英站出身来,为他的狐朋狗友仗义道。

“对啊……对啊,方师长说得一点也不错!”岳星明的一丘之貉替他开口说道。

这时,王佳欣、张瑞芬、杨谨洵、海冰冰、西西和波娃她们押着沈达飞走进了军部的大礼堂,手里面拿着一大堆的文件。岳星明是神色慌张的趁起身来,指着沈达飞狡辩道:“沈达飞是中统特工,是他泄露了李长官的行踪路线,才遭到了小日本鬼子的围攻。还有昨天晚上就是他们中统特工袭击了军部的医院!沈达飞可能早就被汪伪政府收买,他所说的话,肯定是挑拨离间我们新八军的内部矛盾。大家千万不要相信他所说的话。”岳星明这时候完全是乱了分寸。他的狐朋狗友听到他的这一些话后,也是都直摇头……叹息。

“岳星明原来是你杀死李将军的,你简直辜负了党国和委员长对你的厚爱,做出了这种禽兽不如的事情。”林尉不仅怒骂岳星明,还走上前去,蹬了岳星明几脚。林尉看到事情的暴露,现在只有丢车保帅啦!

“不是我,你们误会我啦!”岳星明顿时瘫痪在地下嚎叫道。

“岳星明,你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你现在已经是不打自招啦!你怎么知道杨洋是杀害李聚的凶手,还有你的副官沈达飞虽然是中统的特工,但他早也被汪伪政府收买,但你知道后,为什么还不抓他,我们都还没有告诉你的事情的真像,今天你又怎么知道。这些话,都是你不打自招,亲口对大家说的。没有人冤枉了你吧!”我突然从大红棺材里,站起身来对对岳星明说道。

这时我的知己,我的战友和志同道合的朋友们一看到我并没有死,一起昂首挺胸站起来,他们都一个个的热泪盈眶,齐声喊道:“李聚……李聚!我们支持你。”

“来人,把岳星明这一个畜生押到三战区的司令部,听候军法处置。”林尉令道。我知道林尉这一个钦差大臣是想瞒天过海,借尸还魂,想保全岳星明的这一条狗命,因为岳星明是蒋介石的一条忠实的狗。

竟然岳星明这一个反共高参今天是落到我李聚的手上,我肯定不会这样的轻易放手。这样的民族祸害是消灭一个算一个。今天就算得罪了林尉这一个钦差大臣,我也不会放过岳星明。这样就对不起牺牲的将士们和天下的黎民百姓。

“李聚,今天你怎么这样霸道,岳星明有没有罪,有没有犯法,他的罪行是由军事法庭说了算,我们会对他作出正义的宣判。你这样干涉司法公正,难道说你不怕丢职。”林尉发出愤怒的声音,威胁对我说道。

“林长官,岳星明到底有没有罪,我李聚说了不算,国民政府的军事法庭说了也不算。他今日犯下的罪行,是由新八军的全体将士决定,是由死在岳星明手上的战士们说了才算数,还有就是他自己承认犯下的罪行才作数。您可以马上当作将士们的面,当在世界新闻媒体的面前,问一问岳星明本人,他认不认罪,如果他不认罪,我李聚当着众人的面放了他。还会在天涯海角保护他的安全。”我们押着岳星明和沈达飞等人来到礼堂前的大操场,我对站在立操场上的新八军的将士们说道,我对手持长短话筒的世界新闻媒体说道,我对躺在甲板上牺牲的将士们说道。

“杀死岳星明……杀死岳星明这一个民族的败类。”将士们的声浪是一浪盖过一浪。

这时千万只的眼睛都看着林尉和岳星明等人。因为今天不是我李聚今天假作大方,是因为岳星明不敢说他无罪,如果他无罪的话,那么谋杀李聚的罪行,就是由顾祝同和蒋介石他们来承担。岳星明和林尉等人也深知其中的厉害。我和周强就是要岳星明他自己走上断头台。

岳星明顿时两眼泪汪汪,双脚跪在地上,向他面前的千千万万的人说道,“同志们,我对不起党国,对不起蒋委员长的厚爱,做出了不可饶恕的罪行,不该以一己私欲谋杀李聚,我有罪……我罪该万死!”

我看到岳星明承认他的罪行后,我马上下令民解的特工对岳星明、沈达飞、杨洋等罪大恶极的份子押解到操场上,立即对他们四人进行枪毙。并验明正身。我当众枪毙岳星明等人,不仅在新八军全体将士的面前起到很好的教育意义。也对其他的顽固不化份子起到了威慑的效果。

我和周强对于其他的汪伪特工,我们是立即释放,并发送路费。因为这是我和周强早也商量好的办法。决定对敌人是攻心为上,才是战胜敌人的良策。因为对释放的汪伪特工,不管汪伪政府敢不敢再用,这都会在他们的内部起到瓦解、崩溃的作用。想不到我们这样做,还歪打正着,在往后的日子里,不少汪伪政府的内部特工向我们提供了不少的小日本鬼子和汪精卫政府的军事、经济、政治的情报,他们也为民族的解放事业作出了他们的贡献……。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