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道风云之风云变幻 正文 九 一天去了两趟派出所

梅戈 收藏 0 15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size][/URL] 出了派出所,宋建国说道:“韩永,居委会你也别急着去,这才八点多,居委会还没人呢,怎么也得过九点才能找到人,咱们在街上先逛逛,快九点再回去!” 韩永这时也没了办法,只好听宋建国的,两个人推着车就在街上转了起来。 这前进大街变化很大,首先比韩永走之前长了不少,延长的那部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279.html




出了派出所,宋建国说道:“韩永,居委会你也别急着去,这才八点多,居委会还没人呢,怎么也得过九点才能找到人,咱们在街上先逛逛,快九点再回去!”

韩永这时也没了办法,只好听宋建国的,两个人推着车就在街上转了起来。

这前进大街变化很大,首先比韩永走之前长了不少,延长的那部分是几十栋鳞次栉比新盖好没几年的六层楼房,看着那些楼房,再瞧着满大街越来越多的行人,韩永不由得喊了声:“乖乖,现在这里变化怎么这么大?怎么这么多人?”

宋建国笑道:“这边还基本是六层楼,再往北还有二十层的,你知道咱们区现在有多少人吗?快三十万了!比你走前多了快一倍!”

“哪儿来的这么多人?”韩永越来越惊异。

“呵呵,做生意的,跑买卖的,什么东北的,南方的,是什么人都有!”

韩永东瞧瞧,西望望,觉得自己走了这七年,社会变化太大了。首先这街上卖东西的就太多了,尽管夜里才下过雪,可街上那些成排临时搭建的铁皮商亭前已经有了不少来买东西的顾客,那些五颜六色、新奇百怪的商品更是让韩永看了一个眼花缭乱。

两个人在街上转了半个小时,韩永心里着急,估摸着时间差不多了,就对宋建国说道:“建国,咱们回去吧,别一会儿去了居委会还找不到王鸣宇,这时间不能就这么耽误了!”

宋建国理解韩永的心情,自己毕竟也曾经经历过,说了声好,骑上车带上韩永,两个人顺着大雪覆盖的街道就又返回了村里。


到了村里的居委会,王鸣宇还没过来,居委会里负责管事的几个人除了村里的大婶大妈,就是村里的大叔大伯,见了韩永,少不得又是一番教育。韩永听着虽然心烦,但也只能硬着头皮陪着笑在那里听着。

长辈们教育完韩永,开始各自忙自己的事,韩永和宋建国自个儿找个两把凳子就围着屋子里的铁炉子烤起火来。时间很快就到了十点半,王鸣宇的影子还是没出现,韩永心里急,就找到一位本家婶子悄声问了一句:“六婶,这王鸣宇到底何时能来啊?”

六婶轻轻笑了一下:“这说不好,他挺忙的,平时即使到了咱们村也未必来居委会,就是我们找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韩永感觉很失望,六婶又低声道:“我知道你着急,这么着,这几天你少出去,如果他来了,我就去你们家喊你!”

韩永没办法,只好点点头:“六婶,那我谢谢您!”

六婶一笑:“一笔写不出两韩字,谢什么?!以后少给你爸你妈惹点儿事,你爸你妈都是要强的人,拉扯大你们兄弟四个多不容易?!”

韩永连答了两声哎、哎,觉得再在居委会里坐下去也没意思,就对六婶说道:“六婶,那我就先回去了,王鸣宇来了您想着喊我!”

六婶依旧一脸的笑:“好了,小子,六婶不会给你把这事忘了,你就放心吧!”

韩永又和六婶客气了两句,然后又和居委会里的其他长辈告了辞,和宋建国两个人就从居委会里出来了。

到了居委会外边,两个人一边走,韩永一边对宋建国道:“建国,我先回家,把事情先和我爸说说,他在家,我不能出去就不沾家!”

宋建国嗯了一声,韩永接着道:“你们没事就在大海家玩儿会儿,我爸三点前准走,他走了我就过去,我和力强还想聊聊!”

宋建国明白韩永想和邢力强聊什么,就答了声:“好,那你先走,我去合作社买点儿吃的,不能总让大海家那么破费!”

韩永听他说去合作社就问道:“你身上钱还多吗?”说着话就想从兜里给宋建国掏钱。

宋建国一把攥住韩永掏钱的手,笑道:“这事你甭操心,虽然我现在不去广州背录像机了,但手里的钱花一阵没问题,你先回去吧,咱们下午大海家见!”

韩永点点头,也没和宋建国争,大家是多少年的朋友,用不着来虚的假的,说了句下午见,他就快步向家里走去。


回到家,老韩已经睡醒起来在准备午饭,看见韩永回来,老韩问了一句:“事情怎么样?”

“派出所和居委会都去了,连片儿警的面都没见着!”

老韩唉地叹了口气:“唉,毛主席当年反对的官僚主义看来又回来了,上班时间哪能找不到人?想想我们那会儿,唉!……”

“没事儿,我和居委会的六婶说好了,片儿警一来,她就到家里来叫我!”

老韩嗯了一声:“你六叔六婶两口子人都不错,不过你也不能在家硬等着,咱们爷儿俩早点儿吃中午饭,吃了中午饭你就再去派出所找找片儿警,那户口早上一天是一天!”

韩永觉得父亲说的对,就答应了一声哎,赶紧洗手,把父亲就从案板上替了下来。


吃完了午饭不过才十二点多一点儿,韩永赶紧涮了碗,把桌子收拾了一下,然后和父亲说了一声,匆匆就出了家门。

到了大海家门口,他想去大海家借辆自行车,刚想喊大海一声,胡同口宋建国喊着他道:“韩永,这儿呢,这儿呢!”韩永脚步没停,直接奔了胡同口。

胡同口外,宋建国和邢力强两个人各自推着一辆自行车正在那里站着,看韩永走出来,宋建国笑道:“去派出所?我们知道你这时候就得去,所以跟这儿正等你呢!”

韩永会心地一笑:“你俩吃饭了吗?”

“吃了,在大海家也没事,我们就在这儿一直等你呢!”

“那好,那你们俩就跟我去一趟,不过到了派出所我自己进去!”

“明白!”说着话,宋建国和邢力强就骑上了车,韩永跑了两步,跳上了宋建国的车后架,三个人聊着天就奔了前进大街。

到了派出所门口,韩永一问宋建国时间,离一点还差十五分钟,韩永看着还不断有人来派出所办事,就对宋建国两个人说道:“你俩跟外面等我会儿,我完了事就出来!”

宋建国点点头:“你进去吧,我们俩找个向阳的地方抽根烟,反正外面也不太冷!”

韩永跟他们也没客气,转身进了派出所。

派出所对外接待办公的大屋里,五六个来办事的老百姓或站或坐地都在等着派出所上班,韩永看接待窗口还关着,但窗口前却没人,他直接就奔了接待窗口,在那里等了起来。

派出所下午一点上班,听见上班铃响,韩永就迫不及待向接待窗口里张望起来,可直到一点十分里面才有了人,这时来办事的人就排了十多个。

听韩永说找王鸣宇,里面的警察问:“找王鸣宇什么事?”

韩永陪着笑说道:“我才从新疆释放回来,是找管片儿报到申请上户口!”

里面的警察看了韩永一眼,站起身说了句:“等着,我去给你找一下!”

韩永说了声谢谢,在外面等了起来。

过了大约四五分钟,警察回来了:“王鸣宇下午去分局学习去了,吃完午饭就走了,你明天再来吧!”

韩永又是很失望,哦了一声,还想再多问一句,等在他后面的人催促道:“哥儿们,你问好了就走吧,反正你找的人也不在,我们这事也急着呢!都来好几趟了!”

韩永看窗口里的人一点儿笑容都没有,觉得问也是白问,只好离开窗口走出了派出所。


看着韩永不高兴地从派出所走出来,邢力强迎过去问道:“怎么?还没找到人?”

韩永懒洋洋地答了一句:“说去学习了!”

宋建国嘻嘻一笑:“现在开会学习是常事,就是家里分个户让你来个七趟八趟也正常,所以你也犯不上为这事不高兴,知道什么叫官僚作风吗?以后你还不知道要遇上多少!”

邢力强递给了韩永一支烟:“我和建国回来也是过了小半年才把户口上上,还得考察你呢,你犯了错误,不难为你难为谁?!”

韩永接过来邢力强递过来的香烟,就着邢力强的烟把烟点着了:“不赶紧上上户口,找工作是问题不说,就是那粮油关系也要了命!”

宋建国道:“这事你也不用急,我不是说了吗?!我帮你弄点儿!”

“可哪能总那么麻烦你们?昨天晚上就花了你小二百,我听韩峰说,现在工作两三年的人一个月不过才挣七八十块,如果这么等下去,谁等得起?”

“那也没办法,你就得等!”说着话,宋建国推起了自行车,“走,韩永,力强,咱们找地方坐会儿去,这冰天雪地的,咱们傻在这儿站着干啥?给派出所站岗啊?!”

“谁说不是?!”邢力强转回身也是把自行车一推,“走,韩永,咱们找个冷饮店坐坐!”

韩永看他们走自己不能不跟着走:“这时去什么冷饮店啊?!大冬天的,喝什么汽水!”

邢力强嘿嘿一笑:“嗨,是说习惯了,现在是不能喝汽水了,大冬天的!”

宋建国骑上了车:“韩永,这几年,这吃的玩儿的可多了,咖啡没喝过吧?!高乐高听说过没?巧克力奶?呵呵,现在冷饮店不光卖汽水,点心,热饮,好吃好喝的有的是!”

韩永对这些没听说过的东西感觉很新奇,看邢力强也骑上了车,他就跟着跑了两步,跳上了宋建国的车后架。


进了冷饮店,宋建国买了不少吃喝。吃了两块点心,喝了一杯浓浓地巧克力奶,宋建国两个人又宽慰了他两句,韩永感觉心情又好了起来。

又聊了几句乱七八糟的事,韩永问邢力强:“力强,听大海说你奶奶和你爸妈都过世了,现在你过的怎么样?有钱用吗?”

一说起这话题,邢力强的脸色又暗了下来:“勉强还可以吧,眼前还能过!”

“那以后呢?”

邢力强极力笑了笑:“以后再说以后,咱们能想那么长远吗?”

“你和建设有点儿别扭?”韩永试探着问了一句。

邢力强点着一支烟:“韩永,这也就是你,我是有什么说什么,其实我爸妈和我奶奶去世,我是真的很伤心,我在这世界上就这么三个亲人,可我真的没怪建设,我怪他干嘛?那天打架是有因由,可我要怪只能怪自己的脾气,何况建设这些年对我也很义气,……”

韩永听着,觉得邢力强跟自己说的是真心话,他也的确没因为亲人的去世而怪张建设。等邢力强说完,韩永握住了他的手:“力强,我和你说两句话,第一,你奶奶他们不在了,这世界上你也不是没了亲人,从咱们认识的第一天起,我们就是好朋友,不但以前是,现在是,将来也是,力强,今天我和你说一句,从今后你就是我的亲兄弟,我就是你的亲人!”

邢力强听着韩永从内心里说出来的肺腑之言,眼圈一下子红了:“韩永,我也是,从我一开始认识你,我就一直把你当做我的兄长,你的话我记住了!”

宋建国这时也把手伸了过来,热情地说道:“还有我,我也是你们的好兄弟!”

韩永和邢力强都笑了,六只手紧紧地握了有一分多钟,三个人都有些激动,最后还是宋建国说道:“咱们虽然不是一个爹妈养的,但一直意气相投,以后咱们一定要互相帮助!”

韩永和邢力强都赞同地点了点头,三个人的手又紧紧地握了一下。

(未完待续)



0
回复主贴

相关文章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