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殇曲 第一卷:[御鬼剐妖之卷] 第六十四曲:[黑狱乌神]

双鱼隐三仙 收藏 1 43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size][/URL] 萧子邪终究没有答应赫连舞的条件,虽然心中那一瞬间的怦然心动让萧子邪着实犹豫很久,然是萧子邪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而且这妖女的话还是有待推敲,不可尽信。又或她若让自己去那天上给她摘星星取月亮,自己还不是做不到,到时候只会徒增笑料罢了。 萧子邪便也不理会赫连舞,只是眯起眼睛,笑眯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萧子邪终究没有答应赫连舞的条件,虽然心中那一瞬间的怦然心动让萧子邪着实犹豫很久,然是萧子邪知道天上不会掉馅饼,而且这妖女的话还是有待推敲,不可尽信。又或她若让自己去那天上给她摘星星取月亮,自己还不是做不到,到时候只会徒增笑料罢了。

萧子邪便也不理会赫连舞,只是眯起眼睛,笑眯眯的淡漠说了一句:“你是自己走还是要我抱你走?”便不顾赫连舞自顾寻找今晚歇息的地方去了。

赫连舞望着萧子邪离开的背影,面带寒霜,秋水明眸中迸射出一抹阴冷毒戾的狠光,一闪而过之后,朱颜便泛起三月桃花般的灿烂笑容,咯咯娇笑道:“好一个软硬不吃的呆子,咱们便走着瞧!”言罢,便也跟了上去。

经过半日的修炼,赫连舞虽然没有将那股霸道的刀气排出或炼化,但也暂时用寒冰玉玄心法将那道真气压制住了,虽然此时还不能随意使用真气,不过还是可以自由行走的。

由此可见,赫连舞的修为还是极高的,至少比萧子邪还要强悍。当时萧子邪为剐妖刀所伤,刀气滞留体内,霸道超绝,萧子邪也丝毫奈何不得那刀气。然而赫连舞却在紫火神兵真气、青红真气、剐妖刀气,甚至包括她自己寒冰玉玄真气反噬之下才受重伤,然而仅仅经过半天的时光,便能将那些混杂的真气压制住,不得不说她的修为当真也是深不可测。

萧子邪便找了一个宽阔曲折的山洞,又在大山中猎杀了一只擘羚牛,便烧烤起来。赫连舞则是又在那里修炼疗伤,尝试将那些真气排出或炼化,丝毫不理会萧子邪。

萧子邪烤好擘羚牛,撕下一只牛腿,便递给赫连舞,淡淡道:“吃!”

赫连舞从入定中醒来,看着萧子邪淡漠模样,只觉傻愣愣的,扑哧一声笑出声来,嗔道:“呆子!”然后接过来小口小口撕吃起来。

然而,就在此时,萧子邪眉头一皱,蓦然挥袖将那篝火熄灭,清理干净后,不顾赫连舞挣扎,将她拥入怀中,躲藏起来,更是用紫火神兵真气祭起一道气罩。

赫连舞一杯被萧子邪搂在怀中,立即面红耳赤,目光中迸射出熊熊怒火,心中充满了羞恼和不安,直到萧子邪轻轻在她耳边说道:“有人来了!”才安静下来,毕竟两人现在是在逃难,若是被那桃花仙源的修真遇到便不妙了。

萧子邪只觉赫连舞身体犹如火烧般炽热,更是在自己怀中轻轻颤抖扭动,顿时心跳加快,口干舌燥,闻着她身上魅惑的麝香,一时间沉迷不已。不赫连舞对萧子邪突然出手也是感到愤怒,尤其是他火热的气息热浪一般喷散在自己的脸颊脖颈更是令她恼羞不已,只是此时已然顾及不上,因为洞口已经传来了几个声音。

两人偷偷向外看去,随着说话声,便从洞口走进来四个人,两男两女,皆穿着奇衣怪服,气息阴沉冷厉,似不是什么简单善良之辈。

其中一个留着山羊胡的老者目泛幽绿色戾光,干柴般的面庞苍白之极,身材佝偻,桀桀怪笑道:“看来这妖族也并不怎么样!五百余妖婴期妖精,几十个仙级高手,竟然连一把小小的剐妖刀也抢不到,竟被一个小姑娘浑水摸鱼,但真是贻笑大方!”

另一个血红色道袍的中年男子冷哼一声,驳斥道:“公羊野,废话少说,要和妖族联手的是你,现在妖族没有得到剐妖刀,咒骂他们的也是你,本尊可不管这些!如今剐妖刀被他人抢走,圣女便无法解救出来,你说怎么办!”

那公羊野面色一冷,正欲驳斥那红衣道人的话,另一个年近古稀、头发花白拄着一根蛇头拐杖的的老婆婆却目光一冷,厉声道:“你们便都少说一句!如今剐妖刀已然丢失,鬼门百年一次的开黄泉夺泉眼也快要到来,我太平门此时已是外患连连,你们却还有闲心在此时内讧吗!徐涅,老身问你,解救圣女,你现在可有什么好的计策?”

那老婆婆似是有几分威严,公羊野和徐涅便都在她的呵斥下诺诺不敢答话,徐涅也是顿时阴沉着脸,似是也没有什么好方法。

最后那个妖娆狐媚的年轻女子却目光阴戾,盈盈娇笑道:“说起来,我太平门一脉今日如此颓败惨状,都是拜那纳兰垣宇和百里靖鱼所赐呢。一百多年前‘活死人鬼祭’那场大战到现在我都心有余悸,想我们那时也已差不多接近仙级,没想到遇到那两人,却差点连逃命的机会都没有。”

萧子邪这才知道这几人原来是鬼门分支太平门的余孽,却不知他们口中的圣女又是何人。想起黑水龙神太子百里靖鱼当初与自己那一战,现在看来他还是留有情面的,否则以他的修为,那时重伤在身的自己应该不是他的对手。听他们语气似乎赫连舞并不是与他们一伙,不由对赫连舞的身份更加疑惑,怔怔盯着赫连舞的背影出神。

赫连舞回过头,见萧子邪神游天际的傻愣模样,顿时娇笑起来,嗔骂道:“真是个呆子!”随即又传音道:“这几人乃是鬼门太平门的仙级高手,若我猜的不错,便是‘鬼师道宗’公羊野、‘胎婴散人’徐涅、‘姹混欲女’聂夏夏和‘阴魂姥姥’上官月了,没想到他们居然还隐匿在桃花仙源。”

紫火神兵真气罩便是有这点好处,除了可以隔绝一切气息,还可以隔音,因此赫连舞的话也没有被那几人察觉,当日萧子邪偷袭螟蛇老祖靠的也正是这一点。

就在此时,徐涅突然面色发青,额头滴下豆大的汗水,全身颤抖,牙齿嘎嘎作响,便见他急忙拿出一个戒子须弥袋,从袋子中放出一个浑身颤抖的裸体女人,那妇人肚子圆圆,似是已有几月身孕。她目光惊骇欲绝的望向徐涅,泪流满面,啪啪磕头哀求。

徐涅微眯双眼嘿嘿冷笑,便把那孕妇按倒在地,手成爪状蓦然插入那女子腹中,顿时鲜血狂喷,那女子痛苦的在地上打滚翻腾,徐涅舔了舔嘴角的鲜血,便从那女子腹中取出一个还未成型血淋淋的婴孩,用力吮吸起来,不一会那婴孩便被吸成了干尸。

其余三人便都像没事一般,对眼前这残忍的一幕置若罔闻,依旧在商讨着如何解救圣女。尤其是那聂夏夏,更是粉面潮红,笑若桃花,指着那在地上打滚的妇人咯咯娇笑。

萧子邪顿时想起了螟蛇老祖残虐人命的画面,一时间心中怒火狂喷,面上阴冷似冰,眯起眼睛,手握剐妖,悄悄运起紫火神兵真气,便要出去诛杀这几个妖人。

然而,就在此时,赫连舞一声娇叱顿时在耳边响起:“呆子,你想死麼!如今我二人均重伤在身,即便有剐妖在手,也绝不可能胜过这几人,你若想死,便也不要拉上我。”声音急促,言罢,便扭过头去,不再理他。

萧子邪心中矛盾万分,一来他实在是心里极为震怒,狂躁不安,恨不得立即出去拼杀一番,另一方面又想到自己的处境,却是不敌外面四大仙级高手的围击,怕是极是出去了也是白白送死,无奈、暴怒、憎恨一时间齐齐涌上心头,心境大失。便连萧子邪也不知道自己为何竟变得如此急躁。

此时,阴风阵阵,狂风怒号,冷月光华撒在洞口,幽深死寂,这石洞便似一个魔窟般,阴森恐怖。那妇人在地上滚了一阵,不断哀嚎,抽搐几下便再也没了声响,终是死了,血流遍地,当真是凄惨至极。

萧子邪不忍再看,便低下头去,咬牙怒道:“终有一日,我要亲手刮了这些妖人!”言罢,便又觉得一阵暴躁阴戾,连忙运气清心诀控制心境。

赫连舞咯咯冷笑并未答话,瞥了他一眼,似是很是不屑萧子邪的妇人之仁,过了一会,却突然小声道:“你快看!”

萧子邪随声望去,只见洞孔又来了一个男子,手里提着一个浑身是血的红衣小男孩。那男子身材伟岸,脸上邪气凛然,眉头扬起,面色铁青,目光如鹰般犀利,一身黑色宽大长袍,阴气缭绕,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他的肩膀上立着一只巨大的黑色怪鸟,黑羽红嘴蓝眼青爪,便与那日周青的血鸦相差不多,只是这只乌鸦看起来更加怪异,目中泛着幽幽的红蓝血光,凶芒毕露,鸟喙上尖牙隐现,上面还挂着几片血淋淋的碎肉。

公羊野几人一见那人,便急忙对他俯身稽首,口中恭敬道:“属下参见周护法!”

那男子轻哼一声,丝毫没有理会几人,也没有理会地上的死尸,便像是对此司空见惯一般,缓缓走入石洞之内,将手中的小男孩扔在地上。那小男孩面色惨白,剑眉紧皱,闭着眼睛,似是已经陷入昏迷,后背皮开肉绽,似是被什么炸开,鲜血淋淋,骨头清晰可见。

公羊野等人面对那男子的阴历的目光,皆是颤颤发抖,最终,阴魂姥姥上官月颤巍巍上前,俯首轻颤道:“老身上官月参见周护法!今日能重新得见周护法,我等太平门余众心中惊喜交加,激动万分,终于可以回归我鬼门正道了!”

“‘黑狱乌神’周耶!”萧子邪蓦然想起一人不由冷喝道,原来他便是“赤血鸦王”周青的父亲,鬼门三大护法之一。想起自己刚出无神山便遇到他那个不成器的儿子,如今在此处又遇到他,当真是有缘分呐,不过却是孽缘。

周耶目泛凶光桀桀冷笑道:“你们不是与妖族相处的很好麼?又何须回归鬼门!我看你们太平门却是风光的紧!”言罢,目光阴森冷漠在众人身上扫过,顿时公羊野诸人颤抖起来,却丝毫不敢反驳。

上官月连忙求饶道:“护法饶命,我等对鬼门之心天地可鉴、可昭日月!一百年前,我太平门被黑水龙神百里靖鱼和那忘忧公子纳兰垣宇重创,属下拼死逃出,被那两个奸贼追杀下无奈逃亡西北妖族境内,虽与妖族虚与委蛇,但我等心中想的却是鬼门呐!”言罢,便老泪纵横,颇为可怜。其他三人也是连连点头附和。

周耶丝毫不为所动,面色铁青,目光阴森,桀桀阴笑道:“废话少说,本护法可没有时间听你们诉苦!我得到消息,剐妖刀是不是被他人抢走了?尔等该当何罪?!”声色俱厉!那血鸦也嘎嘎大叫,声音尖锐刺耳,一时间洞内气氛紧张起来!

0
回复主贴

相关推荐

更多 >>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