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5310.html


过了许久,天地震荡终于停息下来,烟消云散之后,剑玄道人从灰烬中爬出,眼前的情景令人震惊,清灵山方圆几十里凭空消失了一般,只留下一个巨大的黑洞,洞底岩浆翻滚卷腾,热浪层层,四周尽是一片灰飞!

众修真纷纷起身,此次战役死伤惨重,五百多号修真,只余下两百多人,刚才那一记大爆炸,又死了几十人,还有许多人身负重伤,当真是损失惨重啊!

想起了刘空长老舍身取义,自爆元神,众人心中顿时一片感慨,眼睛竟湿润起来,百年得道修成半仙,一朝尽毁!刘空长老当真是正道楷模!

便在这时,左冷轩带领羽瑶山庄一干人等不知从何处赶来,也是个个灰头土脸、垂头丧气!剑玄道人心下一惊,急忙上前,正与询问,只见那左冷轩满面羞愧,哭丧着脸哀嚎道:“剑玄道人,左某羞愧啊!萧子邪与那黑衣妖女恁的厉害,而且剐妖刀着实乃神器也!我等拼死相阻,但是力有不怠,终是被他们逃脱了。左某有负众望,羞愧万分,愿承担一切责任!”言罢,便稽首弯下腰来,久久不愿直起。他身后的一干人等也都面色羞愧欲死,跟着拜下。

闻言,剑玄道人身体一颤,面色惨白,登时喷出一口鲜血,仰天长叹道:“天欲弱我仙源啊!”言罢,身体便轰然倒下!

————————————————————

萧子邪怀搂赫连舞,急速朝西北方向飞行,过了不久,便又转向朝西南方向奔去。萧子邪终究不能尽信左冷轩的话,使了个简单的障眼法,便如大鹏展翅般,翱翔急行。

此时正值晌午,晴空万里如洗,几朵白云横飘天际,烈日当空,骄阳似火,虽然经过一段时间的急行,头上升起密密细汗,气息也有一丝急躁,但萧子邪却丝毫不敢停歇。

就这样不知不觉又行了半天,估计便也有上千里了,萧子邪眼见前方矗立一座巍峨大山,连绵起伏,大山上横挂一幅瀑布,直流急下,砸到一方小谭,便升起氤氲的水雾,朦朦胧胧,一道彩虹横亘天际,萧子邪只觉口干舌燥之际,终决定下去休息一番。

将赫连舞轻轻放在岸边一块大石头上,石头边有一棵参天龙林树,落下的阴影正好为赫连舞遮住骄阳。

萧子邪走至潭边捧了几下泉水便大口大口喝了起来,又洗了把脸,顿时觉得清凉爽快,体内的燥热也消散不少。

想起了重伤在身的赫连舞,萧子邪不由皱起眉头,从空空百宝囊中取出一个器皿,装了满满的水,便扶起赫连舞,先喂她喝了一些,随即拿出左冷轩给自己的丹药,便要一股脑给她服下,然而就在此时,赫连舞却突然睁开眼,冷冷道:“你想要我死就早点说,何必用这方法?”语气冰冷之极,声音却异常虚弱。

萧子邪一滞,心里惊喜交加,但脸上却丝毫没有表现出来,淡漠道:“你以为别人都像你一样恶毒吗?”手上的动作也停下了。

赫连舞双眸秋水氤氲,面若寒霜,咯咯冷笑道:“这些丹药均是阳盛之极,属于热性,我体内真气强悍刚盛,吃了便会伤上加伤,你若想我早点死,便给我吃吧。”言罢冷笑一声,便闭上了双眼。

萧子邪顿时尴尬不已,在他眼中,丹药便是用来养伤的,却从不想还分寒热,不由一愣。毕竟萧子邪在无神山呆的十年,学的都是些武功心法,对于药理却是一窍不通。

沉默半饷,见赫连舞便连呼吸似是都极为困难,知道她伤势很重,萧子邪也懒得与她怄气,率先说道:“我可不会治病,你看这些丹药哪些能吃便吃哪些。”

赫连舞默然睁开双眼,眼中雾气氤氲,苍白的双颊升起一朵红云,怒视着萧子邪咬牙问道:“我且问你,我昏迷时你究竟对我做了些什么?”

萧子邪一愣,想起自己一时的情不自禁,那柔软甜蜜的感觉顿时涌上心头,心里砰砰乱跳,但是却强自镇定道:“便是什么都做了。”

赫连舞面色潮红,急促呼吸起来,狠毒道:“我便被你毁了清白,已无颜再去见他了,活在这世上也没有意义了。”言罢竟欲咬舌自尽。

萧子邪心中一颤,不知为何,心境大失,一股强烈的怒气和嫉妒顿时涌上心头,用力捏住赫连舞的下颚,防止她咬舌,呵斥道:“你这是作甚?蝼蚁尚且偷生,你便连蝼蚁也不如吗!你若是想报仇,就要早些养好伤,现在你却是奈何不了我。”语气冰冷至极。

赫连舞泪水流下,狂怒瞪视萧子邪,眼中迸射出阴狠怨毒的戾光,身体狂烈挣扎起来,大声喊道:“对!我要死,也要先杀了你这毁我清白的无耻淫贼!你想将我放开!”

萧子邪哈哈大笑,让赫连舞靠在龙林树上,眯起眼睛阴冷道:“毁你清白?那你毁我清白又该如何算得?”见赫连舞目光迷茫,接着冷漠道:“是谁当着天下修真的面前,诬陷我与妖人同流合污?这算不算毁我清白?”

赫连舞微微一愣,似是突然想起了什么,急切问道:“剐妖刀呢?”

萧子邪右手一挥,一柄血红长刀立现手中,刀身光洁如镜,刀气隐耀,戾气纵横,赫然便是剐妖刀。

赫连舞似是放下心来一般,长嘘一口气,挣扎着从那些丹药中选了几颗吞下,又喝了几口水,便开始闭目养神,再不言语。

萧子邪见她似乎想通了,没有了自杀的想法,便稍稍放下心来,想要证明自己的清白,无非是将此妖女和剐妖刀交还给绝器山庄,但萧子邪并没有这样的打算。

从一开始去那绝器山庄,萧子邪为的就是这一口刀,就算赫连舞不去抢,自己也要去抢夺,而且,既然无论如何自己也不会把剐妖刀交还绝器山庄,那与他们早晚也会撕破脸皮。反正现在刀已到手,自己又何须多此一举再去解释。

萧子邪手握剐妖刀,沉下心来,将自己的真气度入刀身,顿时觉得自己与剐妖刀血脉相连一般,人刀合一,心神相通,萧子邪可以感受到剐妖刀的兴奋颤鸣,心里也是惊喜交加。随手挥出,一道血色刀气如狂狼涌出,登时将倾泻而下的瀑布从中生生截断!

好刀!萧子邪哈哈大笑,有如此神兵利器在手,自己便遇到拥有仙器的仙级高手也不惧怕了!萧子邪心里狂快万分,不由挥刀狂舞,渐渐心神便仿佛侵入到了刀身,一行行古怪的图形文字便默然出现在脑中,熟悉而又陌生,萧子邪仿佛进入了一个空灵的境界。

然而,就在萧子邪沉浸在这玄妙绝伦的境界里时,一声娇叱默然响起:“吵死了!吵死了!呆子!想要练刀就滚一边去,没看到我在修炼养伤麼!”

萧子邪顿时从那种空灵的境界中脱离出来,那种玄妙之极的感觉也消逝不见,恼怒的瞪了赫连舞一眼,却见她丝毫不理会自己的怒视,又径自打坐修炼去了。

萧子邪急急寻了一处安静的地方,又研究起来,却发现这次无论怎样都不能再进入到那种玄妙的境界,那奇怪的图形文字也没有再次出现,不过自己仍可以感受到剐妖刀与自己血脉相连的感觉。

而且,更为奇妙的是,萧子邪发现自己用不同的真气输入剐妖刀,剐妖刀便会泛出不同的光芒。输入紫火神兵真气,剐妖刀便会泛出紫红色,青红真气输入其中,剐妖刀便会泛出幽青或赤红色,三股真气同时输入,便会泛出暗灰色,而且使出的刀气也各不相同,或霸道、或刚强、活阴戾,心里不由欣喜万分。

又来会把玩了一阵,萧子邪对剐妖刀当真是爱不释手,便将剐妖刀放在双腿上,开始精心盘坐修炼紫火神兵和青红真气,那股灰色的真气萧子邪不知道修炼的法门,只能不去理会它,任由它在体内飘散。

只是刚开始却无论如何也静不下心,一会在想赫连舞为何要抢这剐妖刀,一会想她口中三番四次提到的他又是何人,一会又想自己该如何与赫连舞相处,脑中便混乱不堪,烦躁不已,忙运清心诀,强行将这些杂念排出脑中,终于入定。

就这样,转眼半天便又过去了。萧子邪将自己体内混乱的真气梳理通顺,又将七经八脉疏通,顿时觉得神清气爽,伤势虽然还未养好,但是已经得到控制。

此时,天已经灰蒙蒙一片了,天空中半轮明月斜挂,星辰闪烁,四周传来阵阵虫鸣,萧子邪起身回到那小谭边,发现赫连舞正坐在龙林树下怔怔出神,不知在想些什么,竟连萧子邪走至她身边也没有注意到。

萧子邪轻轻咳了几声,待赫连舞回过神来,才淡淡说道:“天色已晚,我们还是找个地方歇息一晚吧,毕竟在这荒郊野外的终是不方便。”

赫连舞面色阴沉,嘲讽道:“怎么,呆子,尝到了甜头变相得寸进尺麼?”见萧子邪面色一冷颇为不善,又咯咯冷笑道:“呦,还生了麼?被人占了便宜,我都没说什么,你又有什么好生气的?不过,你若帮我做一件事,我便委身于你又有何妨?”

萧子邪根本变为把赫连舞的话放在心中,自己才对她做了那些亵渎的事情,她现在估计恨不得杀了自己,又怎么会对自己有好感,更不用说委身于自己了。

两人各自沉默一阵,萧子邪蓦然回首,注意到赫连舞正笑吟吟的盯着自己,眼神似笑非笑,但是又很是认真,心中突然猛的一跳,难道她说的是真的,不是在开玩笑?萧子邪只觉全身血液蓦然加速流动。更是一股脑冲进大脑,顿时脑袋一钝,怦然心动!

要说萧子邪见过的女子虽然不多,但是个个都是顶级美女,狡猾的冷雪蝉,刁蛮的公孙蓝夏,温柔的苏菲雅,坚毅的独孤婉儿,还有看似小孩却心思深沉的慕容婧仙和楚烟云,个个妖娆绝色,或清纯,或妩媚,各有千秋,还有崔莺莺、陆清音、姜玉妆等等,然而,能够令自己心境不断失手守甚至情不自已的便只有眼前这个妖女。

萧子邪惊惧她的阴谋诡计,痛恨她的阴险毒辣,恼怒她的冷酷无情,但又沉迷她那一瞬间崩散出来的柔弱娇媚,这是一种复杂的感情,便似又爱又恨,又恼又怜,一时间心里便像是翻江倒海一般。

赫连舞面色潮红,眼眯如月,看着萧子邪傻愣的失神模样咯咯冷笑,轻哼一声,半饷才轻启樱唇,吐出两个字:“呆子!”

(明早十点前更新,仍在努力码字中,各种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