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972.html



第十五节 “北极熊团”


中国军官冷笑道:“你最好脑袋清醒一点儿,我们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后你们如果还不投降,就马上消灭你们!”

邹世勇说,长津湖血战近一个月,很多人都是靠从敌人那里找到的食物而活下来的……

大地在燃烧,烈焰在升腾,士兵在突击,伤者在呻吟,战斗异常的惨烈、悲壮。

“……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干部、战士成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遗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虽然缺粮少弹、饥寒交迫,但中国军队的作战依然气贯长虹,威震敌胆。

当小高岭的血战正在激烈进行时,11月29日下午,在古土里、真兴里附近的山谷,被称为“德赖斯代尔特遣队”的美陆战1师第1团的一个步兵营、一个坦克营及英、韩军各一部共近千人的增援部队(其指挥官是英军中校德赖斯代尔),在五十余架飞机的掩护下,向我军60师阵地发起了猛烈进攻,企图打开与下碣隅里、新兴里、柳潭里之敌的通道。

我179团团长陈占山率部奋战,多次击退美军进攻,并于黄昏在敌人失去空中掩护的有利时机下,实施坚决的反冲击,将敌人分割成数股包围在富盛里以北的公路上。

一瞬那间,卡车燃起了大火,中国军队发射的迫击炮弹铺天盖地从四面八方落了下来,哨子声、军号声和中国士兵的呐喊声此起彼伏,美军伤亡惨重。经彻夜激战,敌人除坦克大部分逃回古土里外,其余美、英、韩军大部被毙伤,美军陆战1师后勤部助理、高级军官亚瑟﹒A﹒奇德斯特中校也被击毙,其中一股美、英军混合部队约二百五十人被我179团死死地困住,眼看就要全军覆灭了。大约在凌晨两点钟时,美联社记者弗兰克﹒诺埃尔和另外两名士兵想要突围逃跑,但逃了还不到一百米远就被我军俘获。

将近凌晨四点的时候,一个中国军官带着一个被俘的美军中士从容地走进了美军阵地,已经被冻得浑身麻木的美军指挥官约翰﹒M﹒麦克劳林少校嘴唇颤抖着问:“你是来投降的吗?”

中国军官说:“我是军使。抵抗已经没有意义。我们同意你们派少数人把重伤员送回古土里,条件是剩下的人必须向中国军队投降。”

麦克劳林少校手下身体健全、能够战斗的士兵还剩下四十名,士兵们每人剩下的子弹最多不超过八发,重伤员一大堆,躺在地上哀嚎呻吟。谈判中,麦克劳林想拖延时间以等待援兵的到来,但中国军队并没有上当,中国军官冷笑道:

“你最好脑袋清醒一点儿,我们给你十分钟的时间,十分钟后你们如果还不投降,就马上消灭你们!”

11月30日凌晨,美、英军混合部队剩下的二百四十人在麦克劳林少校的率领下全部投降。

中国士兵们立刻蜂拥而上,直奔停在公路上的卡车,急忙搬运物资,食品、弹药、衣服,吃的、穿的、用的,饥寒交迫的战士们什么都要,什么都急需啊……

一些美军士兵一看中国士兵顾不上他们,就趁机悄悄的溜走了……

据志愿军老兵、27军79师235团3连指导员邹世勇回忆,在一次战斗结束后,连里有一个战士脱下一个阵亡美军士兵的背囊后发现,里面从饼干、罐头到香肠应有尽有。邹世勇说,长津湖血战近一个月,很多人都是靠从敌人那里找到的食物而活下来的。这也是为什么美军战史记载,陆战1师派往下碣隅里增援的“德赖斯代尔特遣队”被志愿军包围投降后,俘虏们发现,志愿军士兵们迅速扑向美军汽车上的补给品而把他们忽略在一旁,从而让一些美军士兵又得以重新溜走的原因……

激烈的战火暂时平息了,在这场激战中,美、英军损失惨重。后来美国陆军战史专家贝文﹒亚历山大先生在他的《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中写道:


“特遣队损失惨重:阵亡者中有六十一名皇家别动队队员,四十八名第1海军陆战团G连的士兵,一百六十九名陆军第31团B连的士兵,五十名陆战师指挥部的官兵和四十三名坦克、卡车和通讯部队的成员 ——九百二十二名参战人员中共有三百二十一人阵亡,伤亡比例为百分之三十五,另外还损失了七十五台车辆。”


不过亚历山大先生还是算错了。61加48加169加50加43等于371人,而亚历山大先生算的却是“共有321人阵亡”,显然是忙中出乱,算错了,少算了“陆战师指挥部的官兵”50人。把这50人加进去后,正确的伤亡比例应为百分之四十点二,而不是百分之三十五。抑或,是因翻译的原因而造成的错误?

贝文﹒亚历山大还逻辑混乱地写道:


“中国人并没有信守让重伤员撤离的诺言,不过他们的确同意把重伤员转移到一间朝鲜房屋内。而当共军返回山丘的一天时间里,伤员有机会撤到了古土里。”


美国人根本就无法得知,中国军队的武德传统可以追溯到两千年前的公元纪年之前,那个时候,美国人的祖先还流着鼻涕,穿着开裆裤撒尿和泥玩儿呢……

后来,这条历经惨烈激战的山谷被美国人称之为“地狱之火谷地”,也有译者翻译为“冥火谷”。

中美两国两支王牌劲旅相遇,战斗异常惨烈。陆战1师在白天顽强进攻并付出重大伤亡后,依然没有突出中国军队的重围 ——但宋时轮迅速歼灭被围美军的企图也没有实现。

史密斯少将的这一轮出手,差点儿把自己的手给打折了。

当兵力调整完成后,现在,轮到宋时轮出手了。

11月30日,副司令员陶勇亲临新兴里指挥,集中了第80师、第81师(缺第243团)两个师的共五个步兵团的兵力和27军全军的炮兵,从东、南、西、北四个方向同时向新兴里之敌发起了猛烈攻击。在该地区,我参战兵力为敌之四倍,火力约为一点八倍,火力终于勉强形成了局部优势。在部署上,我军以四个团四面围攻,以一个团位于新兴里以南,担负阻敌南逃北援之任务。

27军的战士们浑身挂满了手榴弹,一边投弹一边前进,攻势凶猛快速,终于突进了美军的坦克防御圈内,与美军士兵展开了惨烈的肉搏战。我239团一部随即又冲到了美军团部指挥所和炮兵阵地,炸得美军炮兵四处奔逃。次日拂晓,将敌压缩至狭小地区,与敌人展开了逐壕逐屋的反复激烈争夺。

史密斯少将一看不妙,急速派遣一队人马前来救援,被我军打援部队一阵猛打,只得抱头窜了回去。

据守新兴里的美军指挥官是美7师第31团团长艾伦﹒D﹒麦克莱恩上校,他的部队主要是由美7师第31团、第32团的1营和美第57炮兵营组成。其中的美第31团是一个具有悠久历史的加强团,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该团参加了对苏俄的干涉作战,并因成功攻入俄国西伯利亚,战功显赫,被伍德罗﹒威尔逊总统授予“北极熊团”的称号,并由总统亲自授予“北极熊旗”。

在中国军队一次比一次更加凶猛的攻击中,30日13时,麦克莱恩上校眼见伤亡惨重,待援无望,便在四十余架飞机的掩护下,以十余辆坦克为先导,沿公路向南突围。

我第80师和第81师部队在伤亡惨重、有的团队只剩下几十个战斗人员的情况下,仍然坚持战斗,冒着敌机轰炸奋勇投入追击,沿途围追堵截。80师240团7连5班长隋春暖的脚趾在入朝时因冻伤已经烂掉了两只。为了不“泄密”,他悄悄地用布裹好脚一直对战友们隐瞒着实情。在这次追击作战中,他忍着剧痛率领全班迂回9﹒5公里,切断了敌人的退路,为全歼逃敌做出了很大贡献。后来,他右臂又负了伤,仍勇猛地跳上汽车与敌肉搏。他一人就击毙敌人十余名,俘虏五人,缴枪五支。

80师和81师在追击作战中,又将该敌截歼大半,美第31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被击毙,代理团长法恩中校也被打伤。

敌机在低空一遍又一遍地来回轰炸、扫射、投掷燃烧弹,地面上,机枪、步枪在啸鸣,手榴弹、炮弹在不停的炸响,大地在燃烧,烈焰在升腾,士兵在突击,伤者在呻吟,战斗异常的惨烈、悲壮。

后来当战斗结束后,小小的新兴里村已几乎被夷为平地。由于敌我双方反复的拉锯、肉搏,所以许多地方敌我尸体都混在一起。在争夺的要害阵地上,尸体已经堆积成了小矮墙,显然,敌我双方都曾经利用对方的尸体来作为掩护自己的屏障……

就在这次战斗中,第80师240团5连埋伏在雪地上,准备伏击美7师第31团。可是第二天,当敌人从这里逃跑时,却没有一个人站起来向前冲锋。我军增援部队赶来时,发现已经展开战斗队形的整整一个连的干部战士,全部冻死在了雪地上,他们每个人都保持着手执武器的准备冲击姿态,怒目注视着前方。

一百多人的连队,幸存者仅两人:一个是掉队的战士,一个是传达命令的通讯员。

宋时轮将军在致志司总部并报中央军委的电报中报告道:“……打扫战场时发现,全连干部、战士成战斗队形全部冻死在阵地上,遗体无任何伤痕与血迹。”

舍身堵枪眼的黄继光,烈火焚身的邱少云已经家喻户晓,可是今天,有几个人知道柳潭里、新兴里、下碣隅里这些不但曾经让一代中国军人血脉贲张,而且也让美国军人同样记忆深刻的名字?又有几个人知道,在1950年的朝鲜东线那冰天雪地的盖马高原,零下四十度的严寒中,还曾有过多少个没有留下姓名的邱少云式的战士?

朋友们,同胞们,请记住这些无名烈士吧!为了中国人能够昂首挺胸站立在这个弱肉强食的世界上,他们化作了一座座晶莹的冰雕,他们的身体,永远留在了朝鲜的三千里锦绣江山;他们的英灵,永远凝固在了1950年朝鲜半岛北部寒冷的盖马高原!

新兴里之敌被围歼大半,剩下的敌人眼看就要窜过已经封冻的长津湖,与湖西的美陆战1师会合了。但美国人万万没有想到,机械化好是好,机械化使他们摆脱了中国人永远也不会停顿的、没完没了的攻击,但最后埋葬他们的,也正是他们赖以生存的机械化。刚刚封冻的长津湖只能过人,不能过车,而拼命逃跑的美国大兵们又一股脑儿的全挤到了车上,压强过大,致使湖面坍塌,一部分美国大兵又葬身于长津湖冰冷的湖水之中。

剩下的一路美军约有四百多人,逃到后浦里、泗水里地区,被我埋伏在那里的81师242团第1营兜头截住,经过一夜激战,这股已极度绝望的敌人被全部歼灭,接替第31团团长麦克莱恩上校指挥的第32团1营营长唐﹒卡洛斯﹒费思中校也被我军击毙。美军战史后来羞羞答答地承认:


“第32步兵团3营原有兵员一千零五十三人,现在官兵和配属的南朝鲜士兵总计起来只剩一百八十人,其它各营的损失也和这个营差不多。”


围歼“北极熊团”的战斗结束后,战士们在打扫战场时捡到了一面旗子。这面旗子为藏蓝色底,中部绣有彩色图案,图案的正中是一只雄鹰,其两爪一个爪抓着一枝橄榄枝(象征和平),另一个爪抓着一束利箭(象征武力);鹰的上方是一只北极熊的图案,即是“北极熊团”称号的标志;下方为一条黄色勋带,带上为英文番号,翻译后是“第31步兵团”。

这面旗帜就是“北极熊团”的团旗。

今天,“北极熊团”的团旗已经成为位于北京的中国人民革命军事博物馆(北京军博)的展览品,属国家一级文物。后来,美军战史专家贝文﹒亚历山大先生在他的《朝鲜:我们第一次战败》中写道:


担任营救任务的海军陆战队第1汽车运输营营长奥林﹒比尔中校“一行人在12月2日营救了三百一十九名士兵,这些人几乎都被冻伤或打伤。一些士兵被找到时,由于受到惊吓,正在水库的冰面上毫无目的的兜圈子。……估计有一千零五十名幸存者被营救回来,只有三百八十五名幸存者肢体健全。一支陆战队的侦察巡逻队在那三个营抛弃的卡车里又找到三百具尸体。还有更多的人在战斗中失踪,大概都已死亡。”


激战至12月1日,美7师第31团团级战斗队除二百余人逃走外,全部被我军歼灭。共计歼敌三千一百九十一人,俘虏三百八十四人,击毁坦克七辆,汽车一百六十一辆,缴获坦克十一辆、汽车一百八十四辆、火炮一百三十七门,各种枪两千三百四十五支(挺)。这是朝鲜战争中志愿军成建制全歼的唯一一个美军团级部队。

美军“北极熊团”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曾参加过太平洋战场上的冲绳岛、阿留申群岛和马绍尔群岛等战役,是美国陆军中战斗力较强的团队,最终却在朝鲜战场上遭到了惨败的命运,全团覆灭,军旗被缴,团长被击毙,这在美军的历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在大榆洞志司总部,彭德怀闻讯大喜:“嘉奖第九兵团,嘉奖27军!”

此时,西线“联合国军”在我军的猛烈攻击下已经全线退却,狼狈南逃。东线新兴里之敌被我军歼灭后,东线敌人也更加动摇。11月30日,美10军军长阿尔蒙德向陆战1师师长史密斯和美7师师长戴维﹒巴尔传达了麦克阿瑟的新命令:“长津湖附近所有部队全部撤往咸兴、兴南地区。”

其实史密斯早就知道,如果再不赶紧脱逃,31团的命运将会落到自己头上,这几天,他已深深地感到,中国军队是一支勇敢善战士气高昂的队伍,有极强的战斗力,从他们不畏重大伤亡奋勇冲锋的精神来看,他们根本没有把美陆战1师放在眼里。11月30日晚上19时20分,史密斯急令柳潭里的陆战1师第5团、第7团的几个美军营迅速突围,向下碣隅里靠拢。